血肉在蠕動,割裂的傷口飛速縫合……

岳山懵了;

時空戰隊懵了;

數萬羽林大軍全都懵了。

在所有人懵逼的注目中,僅僅頃刻之間,霍校尉的手掌就已變得完好如初。

彷彿先前那可怕的傷勢根本不存在一般。

神秘、詭異、恐怖至極……

「天啦,這是什麼能力?」呂振在驚呼。

「我的媽呀,這還是正常世界嗎?這個世界的人竟如此強悍?」時空戰隊成員在驚呼。

「你……你這是什麼手段?是超能力嗎?」岳山失聲發問,向眼前的對手驚駭問道。

聞言,霍校尉搖了搖頭:「此乃仙人所賜,吾稱其為:不死之身!」

什麼?仙人?不死之身?

「正是!」

霍校尉點點頭,隨後轉身,面向東方遙遙一拜。

那裏是大漢帝都——長安之所在。

岳山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自己居然忘記這個世界有高級文明的存在,而它正隱藏於西漢仕女「陳月姬」小姐背後。

時空戰隊能夠跨越時空,降臨這個世界,也是源於它的幫助。

那是一位極其神秘、極其可怕的恐怖存在。

沒人知曉它的身份;

沒人知曉它的來歷。

但它的威能卻超越了時間,超越了歷史,甚至超越了整個現代世界的科學觀。

「閣下!」

平靜的聲音響起,打斷岳山的浮想:「現在該輪到我了!接我一劍如何?」

岳山猛然抬頭,望向前方。

但見,那位千古名將已然舉起自己的佩劍,劍未出鞘,劍身橫卧胸前。

這一刻,一股可怕的氣勢從霍去病身上猛然湧出。

崢嶸、鐵血、殺意凜冽……

狂風乍起,吹動霍去病的披風獵獵作響。

岳山駭然大驚。

「卧槽,這特么又是仙人所賜嗎?你還是不是人啊?!」

……

(下注,下注!小夥伴們繼續下注,評論區留言,賭誰能贏?)

。 「承兒,是嗎?」

葉遠志扭頭向葉秋問道。

「是的,現在的楊狗蛋已經能夠煉製出三品葯丹了。」

葉秋微笑著回答道。

葉遠志聞言,愣了半晌,旋即大喜道:「好事真是好事,楊狗蛋,本城主願意出高價聘請你當府邸的專職煉丹師。」

「不。」

楊狗蛋卻突然搖頭。

眾人皆都一愣,楊狗蛋這廝會煉丹了就忘恩了,既然拒絕城主的聘用?

「城主大人,葉秋少主,你們誤會了,要是沒有少主的傳授和點拔,我楊狗蛋還不知道要在丹道上摸索多少年才能成為一名煉丹師,少主就是我的授業恩師,這份大恩我豈能不報,所以在下決定不要聘金,免費當城主府的煉丹師一年。」

微笑看著葉秋和葉遠志,楊狗蛋認真地說道。

「哦?好,好,好,哈哈——」

葉遠志聞言,高興的大笑了起來。

要知道,城主府每年給煉丹師的酬金相當於整個城主府一年稅收的五分之一,楊狗蛋居然不用酬金免費幫忙一年,這就等於省下了一大筆巨額開支啊,所以葉遠志才會如此的高興。

「這小子知恩圖報,我沒有白教他。」

葉秋薇笑著點了點頭。

此事就這麼定下來了,楊狗蛋免費當城主府的煉丹師,至於一年後的酬金,就到時在商談了。

楊狗蛋很稱職,繼續在此煉丹,所煉藥丹全部用於充實城主府的庫房。

葉秋則是回了住所。

「少主,咱們成婚這麼久了,你到底啥時候帶我們去闖蕩世界啊?」

他剛進到庭院,婉兒和靖兒便行上前來,挽住了葉秋的胳膊,兩位美嬌娘都很希望早日跟著這位心愛的男人出外面去見識世界。

「嗯,蜜月已經過完了,哥明天就帶你們去闖蕩世界。」

葉秋認真的說道。

「太好啦。」

大小兩位美女高興的一笑,她們第一次聽到「蜜月」

一詞,眨巴著美眸,好似兩個好奇寶寶般的問道,「蜜月是甚麼意思啊?」

「新婚之後的第一個月乃是最甜蜜的日子,所以就叫蜜月啊。」

葉秋微笑道。

婉兒和靖兒對視了一眼,旋即兩美女紅著臉蛋竊笑了一聲,婚後的這一個月時間裡,夫妻三人每日都做那種羞羞的事情,真可謂是如膠似漆恩恩愛愛,回味起來也真是太甜蜜了,葉秋少主用「蜜月」來形容,真是的太有才了啊。

葉秋跟兩位嬌妻調笑了一番之後,獨自進入了房間里,然後他將自己的心神投入意識海里。

「咦?那道身影怎麼不見了?」

先前葉秋意識海里明明出現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不知道那中年男子到底是什麼身份,進入自己的意識海里又是何目的,葉秋打算此刻好好研究一下那人,結果卻不見那男子的蹤影了。

「找找,看看那中年男子躲在我意識海里的哪個角落。」

葉秋不甘心,他將自己的心神沉浸在意識海里,四處尋找起來。

房間外面的院子里。

葉遠志興高采烈地回來了。

「遠志,啥事這麼高興啊?」

江秀儀迎上前去,賢惠地為丈夫拍掉了衣服上的灰塵,好奇的問道。

「承兒為咱城主府做了一件大好事啊。」

葉遠志笑著感慨道。

「哦?什麼大好事,你快說來聽聽。」

江秀儀大感興趣地追問道。

「先前我還發愁找不到煉丹師呢,結果承兒教會了楊狗蛋煉丹,然後……」

葉遠志把葉秋教會了楊狗蛋煉丹,然後楊狗蛋答應免費當城主府的煉丹師一年這件事情講述了出來。

「太好啦。」

聞言,江秀儀也是相當高興,又感傷的嘆口氣,說道,「承兒這樣的人物咱是留不住的,剛才我還聽婉兒和靖兒說,明日承兒就要帶著她倆離開城主府,去外面闖蕩世界了,我看,咱是時候把真相告訴他了。」

「哦?」

聽到葉秋明日就要離開了,葉遠志也略有傷感,點了點頭,「你說的對,咱們應該把真相告訴他了。」

房間里。

葉秋仍舊在意識海里尋找那個中年男子的身影,不過沒有找到。

可能那道身影離開了吧。

「不找了。」

他將心神從意識海里收回來,葉秋睜開了眼睛,想要走出房間。

房門這時咿呀一聲輕輕打了開來,葉遠志和江秀儀探著腦袋往房裡張望。

「爹,娘,有事嗎?」

葉秋狐疑地問道。

「承兒,你沒有修鍊啊。」

葉遠志夫婦倆從門外行了進來,然後又將房門關上,說道,「的確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見葉遠志和江秀儀兩人皆是一副慎重又帶著一絲感傷的神情,葉秋神色一疑,暗道這老兩口是要鬧哪樣?「承兒,其實……我們並不是你的親生父母。」

葉遠志夫婦倆開口說道。

「啥?」

葉秋一怔,頗感驚訝,他們竟然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嗯。」

葉遠志點了點頭,回憶著說道,「十7年前的一天,我和你娘在城外某處遊玩,突然有一個滿身是血的男子跑到我們面前,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一個嬰兒,那個嬰兒正是你。」

「當時那男子說有人正在追殺他,他把嬰兒交給我們手上,並託付我們撫養,交代了幾句后,便急匆匆離開了。」

葉秋聞言,連忙問道:「這麼說來,那名男子才是我的親生父親了?」

「嗯,那男子才是你的親生父親,也姓葉,名叫葉青雲。」

葉遠志很認真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