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老爺子望著她,渾濁的眼裡怎麼看怎麼覺得不懷好意。

葉簡汐和慕洛琛對視了幾秒,移開目光看向蘇瑾年,在看到她穿的是什麼的時候,眼睛微微的眯起來。

剛才離的遠,她也沒注意到蘇瑾年的穿著,現在距離這麼近,她能清楚的看到蘇今年的裝扮。

蘇瑾年身上的一襲白色的禮服,正是她在禮服店試穿的那一件。

這件衣服本身整體是喇叭形狀,由上往下,逐漸變得寬鬆,在腰間有一條亞麻束帶可以調節寬鬆度,無論是胖瘦都可以穿。

蘇瑾年她人長得纖瘦,除了腹部,其他地方都和沒懷孕之前沒什麼區別,而且她雖然懷孕了六個月,但肚子本就比普通的孕婦小了一半。

現在鬆鬆的系了一下腰帶,衣服的腰部鬆鬆垮垮的,既掩飾了肚子,又帶著一絲休閑簡單的韻味。

葉簡汐定定的望著蘇瑾年出神。

原來,剛才自己不是眼花,真的看到了周文達。

沒想到她和蘇瑾年的眼光也一樣,竟然挑選上了同一件衣服。

蘇瑾年注意到她的視線一直盯著自己的腹部,有些不自然的抬手護住了那裡,懷上這個孩子,她知道對不起葉簡汐。

但這個孩子,是她和洛琛的,那麼她一定會守住。

「Jane女士,有什麼不妥嗎?」裴老爺子誤以為,葉簡汐是因為看到蘇瑾年和慕洛琛一起出現,而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面上帶了一絲的得意。

「沒什麼不妥。」葉簡汐聽到裴錦德的生硬,回過神來,斂去了眼底的深思,淡笑著說:「蘇女士今天的穿著很漂亮。」

她表現的很平靜,但這平靜,和剛才的失神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讓看的人覺得她只是不想在情敵面前丟了面子,才會刻意表現成這樣。

裴老爺子身心舒暢,看向蘇瑾年說:「瑾年,你現在懷孕了,不能一直站著,還是坐著吧。」

蘇瑾年頓了下,微微的頷首,不敢再看葉簡汐的眼睛。

裴老爺子吩咐完蘇瑾年,又看向慕洛琛,眼底帶了一些冷意,面上卻依舊笑呵呵的,做出慈祥的長者的模樣說,「洛琛,瑾年我就交給你了,你好好照顧她。」

裴老爺子說完,走到沈老爺子跟前坐下。

四個人一一落座,查理目光犀利的望著慕洛琛,若不是前面簡汐拜託了他,別跟慕洛琛算賬,他早就往死里打慕洛琛了。

查理坐在了慕洛琛的鄰座,把他和葉簡汐隔開,然後握住葉簡汐的手,低聲說:「別怕,簡汐,有我在。」

葉簡汐手僵了一下,下意識的想要甩開查理的手,可餘光里注意到慕洛琛在給蘇瑾年倒茶,心頭一酸,不由得有些賭氣。

他什麼都不讓她和查理握手,可他自己呢? 親自給蘇瑾年倒茶……

演戲未免演的太過了!

葉簡汐告訴自己,不要太在意這些,慕洛琛只是演戲,可到底心氣不順,所以猶豫了一下,任由查理握住了自己的手。

慕洛琛倒了茶,神色淡漠的往葉簡汐的方向看了一眼,見她和查理的手握在一起,嘴角的弧度拉平。

但他沒有露出任何聲色,而是將目光投向了沈老爺子。

沈老爺子在慕洛琛來的時候,就看到他了,可也沒好意思打招呼,沈家和裴家的聯姻,只要稍微知道點內情的,都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沈家和慕家一向交好,現在沈家幫著裴家打壓慕家,說難聽點就是背叛。

沈老爺子臉皮厚,可也此刻面對慕洛琛,還是有一些不好意思。

沈老爺子咳嗽了兩聲,對裴老爺子說:「我去後面看看,準備的怎麼樣了。」

「去吧。」

裴老爺子笑眯眯的。

待沈老爺子走之後,裴老爺子看向慕洛琛,說:「洛琛,現在映雪和清華都訂婚了,你跟瑾年什麼時候結婚?她都懷孕六個月了,再遲一些,只怕孩子就要生下來了。」

他說的一本正經,像是什麼時候都沒做過似的。

若是換做以前,葉簡汐真的會被他騙過去。

現在看著裴老爺子這幅面孔只覺得噁心,還有什麼叫結婚?慕洛琛說,要跟蘇瑾年結婚嗎?

葉簡汐捏住杯子,平靜的面容有了一絲絲裂痕。

「再等等,不著急。」慕洛琛淡淡地說。

蘇瑾年看了一眼葉簡汐,又看了眼慕洛琛,眉心微蹙了下,而後散開。

「什麼不著急?再等等,這個孩子就成了沒名沒分的孩子了。」裴老爺子沉下了臉呵斥。

慕洛琛抿著唇角不開口說話。

氣氛頓時有些冷。

「不著急的。」蘇瑾年靜默了片刻開口說。

裴老爺子瞪了她一眼,「你呀,就是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才會吃那麼多虧。」

說罷,裴老爺子看向葉簡汐,話卻是對查理說,「查理王子,你和Jane的婚期也應該到了吧?」

查理皺眉,自己的確看不慣慕洛琛當著簡汐的面卿卿我我,可更加看不慣裴老爺子,這個老頭子從一開始就唧唧歪歪什麼:「裴先生,這是我和Jane的私事。」

裴老爺子碰了一鼻子的灰,嘴角的笑容卻沒變:「是我唐突了,查理王子別介意。」

查理沒再理會裴錦德,鬱悶的坐了一會兒,對葉簡汐說:「簡汐,要不要出去透透氣?」

葉簡汐點了點頭。

查理拉著她的手站起來。

「查理王子,Jane女士,宴會快開始了。」裴錦德提醒道。

「我們很快會回來。」

查理不耐煩的說完,帶著葉簡汐離開。

裴老爺子看著他們離開,意味深長的看著慕洛琛說:「查理王子和Jane女士的感情還真是好。」

慕洛琛面無表情的說:「裴爺爺說的是。」

話說完,他沒再繼續說下去。

蘇瑾年有些忐忑不安,她本意沒想過破壞慕洛琛和葉簡汐的感情,可現在看來,因為她的出現,慕洛琛和葉簡汐的矛盾已經很大了。

慕洛琛明面上看著沒什麼,可她跟他一起長大,又怎麼會不了解他的脾氣,越是表現的平靜,越說明他在生氣。

「你……你要不要看看她……」

蘇瑾年猶豫了下開口說道。

慕洛琛抬眸看著她,幽邃的眸底情緒起起伏伏:「你想讓我過去看看?」

當然不……

可與其讓他坐在這裡悶悶不樂,她寧願他過去看看。

蘇瑾年點了點頭。

慕洛琛靜坐了兩秒,說:「好,那我去看看。」

說罷,他起身往查理和簡汐消失的方向走。

裴老爺子給站在身旁的人使了個眼色,那個人會意,跟著慕洛琛走了出去。

裴老爺子看著那人走了,扭頭看向蘇瑾年,惋惜的說:「瑾年,你不是從小到大都喜歡洛琛嗎?」

裴老爺子這麼問,當然不是關心蘇瑾年,而是他擔心,蘇瑾年一直退讓,撮合葉簡汐和慕洛琛,會破壞他的計劃。

蘇瑾年微微的點頭,「可他現在對我已經沒感情了。」

她自己能感覺的出來。

裴老爺子皺了眉頭,「什麼叫沒感情?他要是真的對你沒感情,為什麼要一而再的照顧你?現在又帶著你來,而不是帶著……」

裴老爺子話說了一半,把葉簡汐的名字咽回去,頓了兩秒又說,「這說明他很在意你,想陪著你和這個孩子,瑾年,就算你不在意自己,也應該為孩子考慮,你也不想他生下來,就成私生子吧?」

私生子三個字,讓蘇瑾年心頭一顫。

裴老爺子見自己的話起了作用,繼續蠱惑道:「我看,他是在意你比那個人多的,你主動把他推出去,他肯定不開心。」

蘇瑾年疑惑的看著裴老爺子,真的是她沒看清楚嗎?

洛琛還在意她……

若是可以,她真的很想和他再在一起的……

而在她動搖的片刻,恰好訂婚儀式快開始,裴老爺子趁機說:「瑾年,你去把洛琛叫回來,儀式快開始了。」

蘇瑾年聞言,點了點頭說:「是。」

走到外面一處偏僻的畫廊,查理放開葉簡汐的手,忍著怒氣問:「你和慕洛琛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才慕洛琛明顯對那個叫蘇瑾年的關照有加,甚至還提起了婚事。

他把簡汐好好的送回來,慕洛琛就是這麼對簡汐的?

查理想到剛才慕洛琛的所作所為,胸腔里的怒火蹭蹭的燃燒,恨不得沖回去,給慕洛琛一拳頭。

葉簡汐不知道,此刻現在周圍有沒有人監視,所以也沒敢透底,而是委婉的說:「查理,他是有苦衷的。」

「他有苦衷,就可以當著你的面,跟另外一個女人談婚論嫁?」

查理不買賬,大聲的問。

葉簡汐正要開口說話,身後驀地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我和簡汐怎麼樣,用不著你來管,查理先生。」

葉簡汐轉過身,看向身後,見到是慕洛琛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氣著了,還是在演戲,嘲諷的說,「慕先生,你怎麼不陪著蘇小姐了?」 慕洛琛邊邁步走向她邊說,「簡汐,我陪著瑾年是因為她懷了孕,你別鬧,我們有什麼事情回家再說。」

「鬧?我哪裡鬧了?」葉簡汐冷笑,「我和你本來就沒關係,哪裡值得我鬧?」

慕洛琛面色變冷,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可還沒碰到她便被躲開了。

葉簡汐看也不看他,徑直向查理走去。

到了查理跟前,主動握住了他的手。

慕洛琛落空了手,漆黑的眸子盯著她,手心漸漸的攥在了一起。

查理看著慕洛琛,語氣裡帶著責怪的說:「慕洛琛,蘇瑾年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你這麼做,怎麼對得起簡汐?」

「那個孩子是一場意外。」慕洛琛眉心緊皺。

「意外?真的是一場意外,你就讓蘇瑾年把孩子拿了,等她把那個孩子生下來,你讓簡汐如何自處?」

「那個孩子是一條命!不是說拿了就拿了!」慕洛琛猛地拔高了聲音,聲音里隱隱的夾雜著無法壓抑的怒氣。

「那是個私生子,他本來就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為什麼不應該?」查理反問。

「查理先生不也是私生子嗎?」

慕洛琛眉峰凌厲,直把話戳到查理的心口。

「慕洛琛!」葉簡汐聽到他的話,揚聲厲喝:「請你注意你自己的言行,查理先生是我的朋友!」

慕洛琛見她維護查理,面上的肌肉跳動了幾下,漆黑的眸子里的寒意幾乎壓抑不住流瀉出來。

但他掙扎了幾秒鐘,還是壓下了怒氣,沉聲對查理說,「查理先生,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這事是我跟簡汐的私事,和你沒任何關係!」

「這事情跟簡汐有關係,那就和我有關。」查理不肯退讓,將葉簡汐拉到自己的身後說,「如果你再繼續跟那個姓蘇的女人糾纏不清,我會帶簡汐離開,這次哪怕你自殺,我也不會讓她留下來!她沒了你,可以活的更好!」

慕洛琛聞言,渾身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嫉妒。

靜默了片刻,他驀地上前一步,用力的揪住查理的衣服領子,「你盡可以試試,看看是你跑得快,還是我子彈的速度快!」

「殺了我,你也別想活著!」

查理抬手,重重的推了他一下。

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眼看著兩人就要打起來……

畫廊的入口處忽然響起一道柔柔的聲音。

「洛琛……」

慕洛琛抓住查理的手頓了兩秒,繼而把他重重的推開,「你給我小心點!」

低聲警告了查理,他轉身看向自己的身後。

蘇瑾年一步一步的走到慕洛琛跟前,見他面色冷硬,沒有一丁點暖意,小聲問:「你們剛才是怎麼了?」

慕洛琛余怒未消,但聲音已經平靜了下來:「沒什麼,你怎麼出來了?不是讓你好好的休息嗎?」

蘇瑾年看了一眼他身後的雙目噴火的查理,以及一臉譏誚的葉簡汐,「訂婚典禮快開始了,我叫你過去。」

「嗯,好。」慕洛琛微微的頷首,然後轉身看向葉簡汐,說:「等宴會結束,我們談一談。」

「我們沒什麼好談的!」

葉簡汐厭惡的瞥了他和蘇瑾年一眼,拉著查理往大廳里走。

兩人的話里充滿了濃重的火藥味,加之剛才看到的那一幕,蘇瑾年心裡已經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唇瓣動了動,可她最終什麼也沒說。

慕洛琛在葉簡汐經過身邊的時候,伸手握住她的胳膊說,「你別無理取鬧了成不成?」

葉簡汐像是一隻炸毛的貓一樣,大聲吼他:「我鬧?慕洛琛,你自己睜開眼睛看看,我到底哪裡鬧了,我上次流產,就是因為知道她肚子里懷了你的野種!是自己跟我說,這個孩子不是你的,我以為這是誤會,才會留下的!現在你跟我說,是假的,還要我接納這對母子,我告訴你,想都別想!」

話說完,她瞪著通紅的眼睛,滿是嫌棄的想要甩開他的手。

可慕洛琛緊緊地抓住她的手,她那點力道沒能把他甩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