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教、人教、闡教、截教。

在立教的那一日,便已註定了定要做過一場,甚至是好幾場。

定會在劫數之中見分曉。

玉皇大帝,就是一個夾在諸位聖人之間的餡餅。

但有半點越界。

五位聖人便都會出手敲打!

甚至,便是素來居於太素天蝸皇宮中的蝸皇聖人,也難以忍受。

若是過去,通天教主連理都懶得理會昊天。

但如今,在那方凡人為主的陌生天地,三次來回之後,見著那方天地的種種。

通天教主怦然心動。

玉皇大帝既想要驅虎吞狼。

那便成全他一下。

正好藉此瞞天過海,行那虛實之計。

於是,便輕輕一彈指間,將一點上清仙光,包裹著他的念頭,送往那東海龍宮之上的天帝車攆。

……………………………………

東海龍宮的上空。

天帝車攆,浩浩蕩蕩。

十萬天兵天將,皆是騰雲駕霧,列陣兩側。

數百仙神,持著寶貝,簇擁在天帝車駕之前。

更有那真龍、翔鳳之影,環繞在那天闕之上。

盡顯天帝威儀!

海面上,東海龍王敖廣,領著東海水族,戰戰兢兢,俯首稱臣,獻上無數貢賦。

一箱箱天銀,每一箱都有著起碼千錠!

這些是龍海龍族,行雲布雨,所獲得的功德與香火,經由那水族中的大匠,以秘法鍛造后而成的寶貝。

可以直接為仙人使用,作為吞吐那九天仙光時的輔助。

一錠天銀,可助一位地仙,接引一個時辰的九天仙光。

相當於閉關數日。

可抵在凡間修鍊數年!

更緊要的是,以天銀修鍊,對天地所欠因果,大大降低。

故此,三界之中,無論仙神還是菩薩,都愛天銀。

除了天銀,更有天金數千錠!

這可了不得了!

天金乃是以最純粹的功德,加上最純粹的眾生願景,由天仙洗鍊而成。

以天金修鍊,不僅僅效率是天銀的十倍。

所欠天地因果,更是降到了最低。

聖人之下,沒有人不喜歡天金。

那西方教的佛陀、菩薩的金身,便是以天金凝練而成,故此只要金身功德不壞,便萬法不沾!

往年天帝巡海,四海龍族都是寧肯獻上更多天銀,天金是一錠都不肯拿出來的。

如今,敖廣肯奉獻天金,甚至多達數千錠。

玉皇大帝自然無比滿意!

他自然知曉,這不是他的地位上升了。

純粹是因為,這四海龍族,見他巡海,截教聖人為之吐納天地,落下祥瑞。

玉皇大帝也不惱。

這是好事!

他巴不得,三界上下,人人盡知。

最好諸位聖人也都知曉。

再沒有比待價而沽更賺的事情了。

也再沒有比各位聖人劍拔弩張,對他更加有利的事情。

於是,玉皇大帝在收下敖廣的貢賦后,便起身面朝碧游宮所在的方向,燃香致敬:「昊天敬謝聖人師兄為朕吐納天地,降下祥瑞!」

玉皇大帝自然知曉。

截教聖人自困碧游宮中千年。

千年來不問世事。

當然不可能回答他的謝意。

這波啊,這波叫狐假虎威,借力打力。

只要截教聖人不來拆穿他。

他就穩坐釣魚台。

然後,手中天香剛剛升起。

便有一道仙光,從那九天落下。

落到了玉皇大帝的車駕之前。

就聽得一聲雷動。

有天音響起,天花亂墜,雲層之上,無盡金光回蕩。

一個聲音,在所有仙神耳畔響起。

「昊天師弟,毋需多禮!」

玉皇大帝傻眼了。

而在場的無數天兵天將和仙神們,卻都是興奮莫名。

紛紛俯首下拜:「小仙等恭聞聖人法旨!」

那海面上的東海水族,也都是齊刷刷的俯首下拜,恭敬不已:「小的們恭聽聖人法旨!」

獨有玉皇大帝,臉色一陣晴一陣暗。

他明白,恐怕很快就要有闡教金仙或者西方佛陀來找他問一下了。

陛下……

闡教敬酒您喝嗎?

西方夾菜您端碗嗎?

然而,他能怎麼辦?

只能打腫臉充胖子啊!

不然呢?

比起得罪闡教金仙、西方佛陀。

截教聖人更加惹不起!

惹毛了他,都不用他說,那各部天尊、天君,直接能讓天庭停擺。

好在……

有了截教聖人法旨。

那各部天尊、天君,想必是肯和他這個天帝好好說話了。

天庭的命令,多少也能傳達下去了。

這樣,倒也不虧!

這麼一想,玉皇大帝的臉色才恢復正常,對著那落下的仙光,稽首而拜:「昊天向聖人師兄問安!」

那仙光中,聖人念頭微微致意,然後便捲起無數雷光,向著碧游宮返回。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591章防止你被女人欺騙

林宇立即操作,開啟《無限穿越卡》的功能,選擇想去的地方。

唰!白光乍現,形成耀眼的光圈!

瞬間,林宇被吸入光圈,從卧室消失。

嗖!林宇穿越到明朝時期的徽州,站在一棵松樹下。

前方藤椅上,躺着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

旁邊擺放燒烤爐,正烤著羊肉串和雞翅膀。

林宇笑眯眯地說:「小媳婦的廚藝不錯,烤得真香!」

白衣女子急忙回頭,她,正是趙敏!

「宇哥!」

趙敏激動地叫喊,立刻站起,撲入林宇的懷內。

「宇哥……你終於來了,我等得好苦……」

趙敏喜極而泣,緊握林宇的手。

林宇親了親趙敏的臉蛋:「我承諾過,一定回來找你,決不辜負你。」

趙敏說:「我相信你,所以才耐心等你。」

林宇瞅著燒烤爐:「這些羊肉串和雞翅膀,是你親手烤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