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是利益,未免有點太牽強了。

還有盛家那位被傳得神乎其神的老爺子。

自己兒子兒媳莫名其妙的就死了,他會沒一點懷疑,沒有往下查嗎?

就讓人不解的是,不管盛家三少爺是怎麼死的,他們為什麼要抹掉他的所有痕迹?

若是查出是他殺,難道最應該的,不是報仇嗎?

就算那兩位殺人時,手腳乾淨,不留一點尾巴,無法讓人查到他們身上,那盛家也不應該是不讓人知道他們還有個三少爺啊?

他們這麼做,不外乎兩點。

一個是心裡有鬼,包括那位盛家老爺子。

說不定當初盛辭衣父母的死,他是知情的。

人都已經死了,肯定沒有活著的人重要,所以就替他們隱瞞了下來。

第二,問題可能就出在盛辭衣父母身上。

比如——他們知道了什麼驚天大秘密。

所以殺人滅口,抹掉他的全部痕迹,為了避免有心人順藤摸瓜,查出那個秘密。

路瑾一陣沉思過後,問凌父:「爸,你知道盛辭衣父母多少事情?」

若真有什麼秘密,那這絕對是對付盛家的大殺器。

凌父想了想,腦子裡閃過什麼。

他激動的一拍大腿,笑著說,「閨女,你這麼一說,還真讓我想起點什麼來了。」

「盛家能有今天這家業,這可都全依靠盛家那位三少爺的功勞。」

路瑾一聽還真有信息,趕緊催著他說。

對你老子也沒見你這麼用心,這會一個小白臉都快抵得上老子的位置了。

凌父有些吃味的瞪了路瑾一眼,心不甘情不願的把那件事說了出來。

「盛家在十八年前遠沒有今日的輝煌,不僅沒有,百年基業還差點毀於一旦。」

「十八年前盛家還是老爺子掌管,那時候盛家已經開始走向衰弱了,盛家老爺子當即就決定轉型房地產。」

「但轉型需要找個大項目帶奠定基礎。」

「那時候剛好就有這麼一個機會,盛世集團幾乎是掏空了自己,才把那個項目拿下。」 開啟五玄的李瀟,雖然氣海內的靈力空空如也,但其實力絕對不弱於氣海五重的修士,甚至要更強。

只因,潛力本就是自身的東西,駕馭,施展起來,都比靈力要更加順暢,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會更加強大。

再加上李瀟前一世所掌握的武技,現在的他,恐怕在氣海境內,以是無敵了。

「我說他們是廢渣,就是廢渣。」李瀟輕蔑道:「你幫我回絕了吧,我不去。」

「八玄宗有規矩,你不能避戰。」月白雪皺眉道。

雖然月白雪知道,那金斯羽肯定不是李瀟的對手,但李瀟還是要去。

這就是規矩,不能破。

「今天來一個,明天來一個,我要應戰到什麼時候?」李瀟沉聲道:「我可沒那麼多時間去對付那些廢渣。」

月白雪聞言,暗自點頭,她也覺得李瀟說的沒錯。

若是隔三差五的有人來挑戰你,結局還偏偏已經註定,這確實是在浪費時間。

仔細想了一下后,月白雪眼睛一亮,道:「你可以挑戰第八峰最強的弟子,只要戰勝他,那麼第八峰內的其他弟子,就沒資格挑戰你了。」

「行,那你幫我寫一封挑戰函,我這就去挑戰第八峰最強的弟子。」李瀟無奈,想來想去,也只能如此了。

說罷,李瀟離開修鍊室,朝著第八峰走去。

與此同時,月白雪幫李瀟寫了一封挑戰函,交到了第八峰最強弟子,沐風的手中。

「快看!李瀟又來了!」

「這次是金斯羽,他肯定能把李瀟揍趴下!」

「你們聽說了沒,李瀟還給沐風下了挑戰函!」

……

沒過多久,第八峰的擂台附近,便是喧嘩之聲響起。

第八峰所有弟子都來了,他們倒不是在意李瀟和金斯羽的戰鬥,而是想要看看,李瀟是如何被沐風給打趴下的。

「沐風師兄可是第八峰最強弟子,修為據說已經達到了氣海九重!」

「再有一些時間,沐風師兄就可以進入第七峰,甚至是跳級進入第六峰!」

……

四周,不少人都在討論沐風,十分看好他。

快穿之渣男洗白實錄 對此,李瀟只是靜靜的站在擂台上,一臉無聊的等著金斯羽的出現。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直到半柱香后,一個金髮少年才穿過人群,面帶高傲的走上了擂台。

這人,正是金斯羽。

「氣海七重,來的這麼遲,裝什麼大蒜。」李瀟沒好氣的說道:「準備好了沒,我要動手了。」

「哼,本少若非受人之託,豈能和你這種廢物交手。」金斯羽昂了一下下巴,一臉高傲道:「我給你下挑戰函,你該感到榮幸。」

「呱噪,你可以滾了。」李瀟扣了一下耳朵,隨即一腳踏出。

五玄之力,如洪水爆發,席捲四肢百骸,最終凝聚在了右腳掌之上。

帝王步,施展!

轟!

在一道爆響之下,罡風暴起,漣漪瘋狂的擴散,如水波一般。

整個擂台,都在這一腳之下,輕輕的震動了一下。

而原本一臉高傲的金斯羽,在被這些漣漪撞擊到的那一刻,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身軀更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噗!

連三息時間都沒到,金斯羽體內的靈氣便被震散,口中鮮血噴洒,整個人更是倒飛了出去,最終跌落在了擂台外,暈死了過去。

「秒殺!?」

「我靠!幾天不見,這傢伙的實力又變強了!?」

亂晉我為王 「一腳震暈氣海七重的修士,這傢伙是變丨態吧!?」

……

四周,驚呼聲連連,幾乎沒人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幕。

「額……這麼不經打?」李瀟一臉愕然,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腳,有些不太相信。

李瀟知道現在自己的實力很強,若是全力施展帝王步的話,可能會把金斯羽活生生的震死。

因此,他只動用了帝王步的六分力而已。

可誰能想到,六分力而已,金斯羽就昏死過去了,若是再加一分力,這金斯羽豈不是要被震死。

「尼瑪!這麼不經打,你來下什麼挑戰函!?萬一你被本皇震死了,本皇是要受到懲罰的!」李瀟心中怒吼,心有餘悸,感覺差點就被金斯羽給坑了。

「你就是李瀟?」

就在此刻,一個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的少年從人群之中沖了出來。

他的目光如獵豹一般,似將李瀟當成了獵物。

「正是本皇。」李瀟點頭。

「好!今日我就要看看,玄開峰的弟子到底有多麼的出色!」這少年大喝一聲,雙腳猛踏地面,朝著擂台縱身躍去!

「沐風出手了!」

「這李瀟必敗無疑!」

「一個剛開啟氣海,只有氣海一重的廢物,今日就讓他看看,我第八峰不是那麼好惹的!」

……

四周,第八峰的弟子氣勢高昂無比。

他們對沐風很有信心,認為他能替第八峰擊敗李瀟,討回一些顏面。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所有人都懵逼了。

「我只是給你下了一封挑戰函而已,你就不必上來了。」

這一刻,李瀟輕語了一聲,沒等沐風躍上擂台,便是一擊帝王步落了下去。

轟!

瞬間,罡風席捲,漣漪如浪濤一般,擴散的十分劇烈。

沐風根本來不及躲避,甚至還沒落到擂台上,就被這一道道罡風擊中。

「金剛之身!」

沐風怒吼,身上靈力沸騰,一層金光瀰漫全身,宛若一件袈裟一般,將其籠罩。

這是黃階中級武技,一旦施展,身若金剛一般,堅不可摧。

然而,這金剛之身,與帝王步比起來,還是差遠了。

噗!

僅僅是瞬息之間,沐風身上的金色光輝就被震散,同時其體內的靈氣也潰散了,整個人更是如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

噗通!

穿越后我自帶錦鯉好運 在眾人矚目之下,沐風腳朝上,頭朝地,毫無形象的墜落在了距離擂台十米之處的地方,一口淤血被噴出老遠。

「沐風師兄還沒上擂台,你這算是偷襲!」

「沒錯!你這是偷襲!」

……

四周,一群人替沐風叫不平,甚至有人提議,讓沐風再去戰一次。 「只是沒想到後邊地皮有出了問題,當時的盛世岌岌可危,大廈即將傾覆。」

「已經有好多人在那觀望,趁機上去踩一腳的人也不少,都準備在盛世倒了之後撈點肉。」

「他們做夢也沒想到,他們沒等上撈肉,倒是把自己賠進去了,讓盛世重新站起來了。」

「解決盛世那次危機的就是盛家的那位堪稱經商奇才的三少爺。」

說到這,凌父停頓了下,連聲音都減小了幾個分貝。

「那次盛世轉危為安的事,大家都說是盛家老爺子的功勞,半點都沒提過那位三少爺,盛家老爺子的威名也是從那個時候傳開的。」

路瑾好奇:「爸那你是怎麼知道的?」這麼隱秘的事,別說外人,就是盛家也沒幾個人知道的吧。

畢竟搶自己兒子功勞這事,傳出去還不得讓人笑掉大牙。

凌父把周圍都看了一遍,確定沒有人偷聽后,才神神秘秘的跟她說:「閨女啊,這事也是關係到我們父女兩個的身家性命,我告訴你了,你可千萬別往外說,就給我爛死在肚子里知道嗎?」

「知道知道。」路瑾的好奇心也被他勾起來了,這會可勁的點頭,催促著讓他趕緊說。

凌父好似還是不放心,盯著她看了好一會,最後掙扎了半晌,一咬牙說了出來。

「盛家那位三少爺死前,我見過他。」

路瑾虎軀一震。

怪不得他能知道這麼多,原來是認識那位三少爺。

這麼說,那凌父肯定還知道點別的。

路瑾晶亮的眼神掃過來。

「你想多了。」凌父譏笑一聲:「我要是跟那位三少爺熟,這會坐在你面前的就是個鬼了。」

他解釋:「那位三少爺很神秘,知道他的人很少,更被說見過他的人了,不然你以為要抹掉一個人的痕迹就那麼容易?況且,那時候那位三少爺也有二十七八了,又不是剛出生二十七八天的小嬰兒,哪有這麼容易。」

的確。

一個生活了二十七八年的人,就是接觸到的人就不計其數,更不說別的。

也就是這位三少爺一直就低調的沒有存在感,也間接給了盛家行事的機會。

「那你怎麼就見了那位三少爺?」還在人家死前,那麼敏感的時間。

也怪不得凌父這麼小心,這是要是被盛家的人知道了,不管他們到底有沒有關係,他都要涼。

更別說,那位三少爺明顯是讓凌父知道點事情。

凌父開口:「我那也是意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