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王文輝離開此地,蕭凌冷笑一聲,走下了擂台。

「第二輪,蕭凌勝!」裁判員道。

至於王田的屍體,已經被王家的人帶走了。

「蕭凌贏了。」

凌通目光看著一旁雲淡風輕的君臨,說道:「蕭凌還沒有全力出手……」

「呵呵,沒有全力出手又如何?」

君臨淡淡一笑,道:「就先讓他跳一下,到時候我要狠狠的踩著他,讓他明白挑戰我的下場只有死。」

蕭凌的表現的確讓君臨很驚訝,但僅僅只有驚訝而已。

因為王田是溫室的花朵,完全不知道如何戰鬥,一直被蕭凌牽著鼻子走,這種天才完全不能與那種經歷了廝殺的天才相比。

「第二輪繼續。君臨對凌通!」裁判員在擂台上高聲道。

聽到裁判員的話,君臨身形一閃,眾人完全沒有看到君臨的身影,就發現了君臨已經站在了擂台上。

「六星巔峰武靈啊……」

凌通眼中有著濃濃的戰意,雖然他明白自己打不過君臨,但是他依舊要去拼。

只有和強大的人戰鬥才能夠提高自己的實力。

咻!

凌通身形一動,跳到了擂台之上,拱手道:「請指教。」

「你出手吧。」

君臨背負而立,淡淡的看著凌通,道:「我讓你攻擊,若是你能夠打中我,我自動認輸。」

嘩!

君臨的話無疑是撼人心魄,讓在場的圍觀眾人眼中滿是敬畏之色。

真武城城主之子,果然名不虛傳。

「小瞧我?」

凌通倒也無所謂,畢竟君凌的確有這個底氣。

「我來了。」

凌通語音剛剛落下,雙目變得銳利起來,只見他腳步踏著地面,身形一躍,在空中五指成拳,毫無花哨的朝著君臨殺來。

「武荒拳!」

凌厲的拳風在凝聚,攜帶著狂暴的元氣波動呼嘯而過,使得地面都是發出爆炸的聲音。

「武荒拳修鍊的不錯。」

君臨依舊是背著手,談笑風生,面對呼嘯而來的武荒拳,他身形一動,直接是躲避開來,來到了凌通的身後。

「繼續吧。」君臨淡淡道。

一拳落空,凌通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他明白了君臨實力很強大,這勾起了他的戰意,使得他再度朝君臨殺來。 喝!喝!喝!

連續不斷的低喝聲從喉嚨吐出,凌通身形一動,雙手全部握拳,頓時間,清脆的啪啪聲,攜帶著風勁,朝著君臨再度殺來。

凌通就不相信,在他的瘋狂進攻下,就不能打到君臨!

「還是慢了許多。」

君臨淡淡一笑,雲淡風輕,腳步微微移動,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凌通密集的拳法。

「不錯,修鍊的游雲步法進步很大……」

觀戰台上的君粱看著君臨將游雲步法施展到這種地步,微微點頭,顯然十分滿意。

「君臨的步法很強,只比迷蹤無影步弱上一點。」

軒轅月嬈美眸轉動著,心道:「若是與蕭凌現在的步法比起來,兩者速度應該旗鼓相當了。」

「落花腿!」

見拳法打不中君臨,凌通心中一動,施展起腿法。

咻!咻!

凌通的雙腳極快,凜冽的腿風使得空氣都是爆炸開來,然後重重的推進,朝著君臨的下盤踢去。

「還是差了一點。」

面對腿風的包圍,君臨依舊是雲淡風輕,身形一動,躲過了凌通的瘋狂攻擊。

擂台之上,人影交錯,狂暴的元氣席捲而出,顯得極為激烈。只不過,凌通根本打不到君臨。

「我認輸。」

凌通氣喘吁吁,他明白自己沒有必要再度戰鬥下去了,因為君臨太強悍了。

「第二輪,君臨勝出!」

裁判員高聲道:「決賽,君臨對蕭凌!」

嘩!

全場嘩然起來,最後的最終決賽,果然是君臨對蕭凌。

君臨,真武城城主的兒子,天賦異稟,年紀輕輕就到達了六星巔武靈,並且還有諸多強悍的武技在身,實力撼人心魄。

蕭凌,擊殺過王毅,並且血洗狂劍武館,最後在真武城眾人追殺下,逃之夭夭,最後強者歸來,站到了這裡!

更何況,兩者還定下了生死契書,由此可見,這絕對是一場火爆的比賽!

「蕭凌,你不是要挑戰我嗎?」

君臨淡淡的看著蕭凌,說道:「今天我就讓你明白你我的差距!」

「君臨……」

蕭凌緩緩的站了起來,漆黑的眸子直視君臨,毫不畏懼道:「六星巔峰武靈很了不起嗎?今天我就要擊敗你,讓你明白傷害小金,需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果然是你。」

君臨淡淡一笑,道:「也就你對那頭畜生有感情。只不過,那頭畜生受了那麼重的傷勢,現在應該死掉了吧。」

想到小金一直不屈服自己,君臨心中很不爽。

他可是真武城城主的兒子,真武城年輕一代第一人,竟然馴服不了一頭畜生,的確很丟他的臉。

因此,他才狠狠的虐待小金,讓這頭畜生明白不屈服自己的下場。

「這關你何事?」

蕭凌身形一動,來到擂台上面,目光冷冷的盯著君臨,道:「今天我來,就是向你索要代價的!」

小金的傷勢很嚴重,若不是龍碧君出手,再加上自己配製的葯浴,此刻小金已經死掉了。

小金對他很重要,因為他已經把小金當成自己的孩子了。

「哈哈,想要我付出代價?」

君臨不屑道:「我就在這裡,你儘管放馬過來吧!」

看著擂台上一觸即發的戰鬥,裁判員微微沉吟,道:「兩位選手準備好了話,即可開始決賽!」

見君臨和蕭凌都點了點頭,裁判員才高聲道:「真武城百城比武決賽正式開始!」

觀戰台之上。

「蕭哥哥加油,你一定能夠勝利的!」

軒轅月嬈揮動著粉的拳頭,顯然對蕭凌很自信。

「我還是覺得君臨會贏!」

林老雙眼深處,有著精光閃爍,道:「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君臨一直壓制在六星巔峰武靈,隨時都可以突破七星武靈!」

從君臨與凌通的戰鬥,林老就感受到君臨身上有著一股若有若無突破的氣息,直到現在,他才能確定,然後說了出來。

「七星武靈!」

聞言,軒轅月嬈美眸有著擔憂之色,不過,她想到了蕭凌層出不窮的底牌,嫣然道:「七星武靈又如何,我覺得蕭哥哥還是會贏的!」

「我們看比賽吧。」

見軒轅月嬈好像很了解蕭凌的樣子,林老嘆了一口氣,目光看著擂台上目光堅毅的蕭凌。

這樣的少年,的確很吸引少女啊……

與此同時,在人群當中,君流一直看著擂台。

直到蕭凌對上了君臨,君流激動的在發抖,心道:「大哥,你要加油!一定要為我手刃了這混蛋!」

對於蕭凌,他有著盲目的相信。

因為他調查過蕭凌的成長史,裡面的內容很撼人心魄。

聖武院當初的廢物,此刻卻站在了真武城百城比武的擂台上,與那真武城最強的天才君臨對決,這演變的太快,讓人不敢相信。

「君臨!開始吧!」

蕭凌看著背手而立的君臨,說道:「我希望你在這場比賽當中用真實的實力!」

「你……」

看著蕭凌這副姿態,君臨目光一冷,點了點頭,道:「也罷,我就讓你明白,我們之間,有著多麼大的差距!」

轟!

狂暴的元氣從體內爆發出來,君臨的氣息在節節攀升,直接到達了七星武靈才停了下來。

「什麼!君臨竟然是七星武靈!」

所有人看見這一幕,皆是目瞪口呆,然後看向蕭凌的目光充滿了憐憫之色。

原本他們就不認為蕭凌能夠勝出,此刻,君臨展現出真正的實力,讓他們更加肯定蕭凌必死無疑了!

錚!

緊接著,君臨拿出一把通體幽藍的長刀,使得整個擂台上有著飄雪落下,美輪美奐,引得無數少女尖叫花痴。

「的確很強啊……」

感受著君臨強大的氣息,蕭凌舔了舔嘴唇,漆黑的眸子有著濃濃的戰意。

「冷刀飄雪斬!」

運轉全身元氣,強悍的波動在體內流轉君臨全身,他身形一動,朗笑一聲,朝著蕭凌狠狠的劈來。

轟!

一道飄雪冰刃凝聚起來,重重推進,轉眼間,就到達了蕭凌面前。

面對君臨強悍的攻擊,蕭凌卻是出人意外的沒有半點躲避的跡象,見到這一幕,許多人皆是暗中搖了搖頭,看來這真武城百城比武的決賽就要分出勝負了。

「尋死的人,最終的下場依舊是死!」

觀戰台上,君粱看向蕭凌,目光當中充滿了不屑,悠閑的靠著椅背,品嘗著上好的茶水。

轟!

冷刀飄雪斬,轉移間就來到蕭凌面前,然而,就那凌厲的攻擊要擊中蕭凌的時候,蕭凌終於是有了動作,手持無鋒劍,直接是抵擋著君臨這一刀。

轟隆隆!

兩者相撞,狂暴的元力席捲開來,瘋狂的肆虐破壞擂台,掀起了大片塵囂。

然而,蕭凌的表現令眾人感到意外,他們以為蕭凌在這一刀之下必死無疑,卻萬萬沒想到,蕭凌竟然是紋絲不動,抵擋住了君臨這一刀。

彷彿君臨這一刀,根本無法讓蕭凌動容一樣。

「君臨可是七星武靈!蕭凌為何沒死!」

這一幕,無疑是讓不少人目瞪口呆,心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君臨七星武靈的力量,完全撼動不了三星武靈的蕭凌,這無疑是撼人心魄!

震驚的不止是諸多群眾,身為當事人的君臨更加吃驚,因為他這一刀的力度已經用了十分,卻依舊無法撼動蕭凌,彷彿蕭凌的腳是樹一樣紮根在地上。

他心中不安的情緒,瀰漫開來。

「呵呵,七星武靈又如何?」

蕭凌盯著臉色陰晴不定的君臨,淡淡一笑,緊接著,他身上的血氣在涌動,因為他依舊施展了嗜血,他此刻的力量,與君臨比起來,絲毫不弱多少!

七星武靈的實力!

「我沒有看錯吧,蕭凌竟然也是七星武靈的實力!」

無數道倒吸聲連綿不絕的響徹開來,眾人終於明白蕭凌不畏懼君臨的原因,因為蕭凌有著七星武靈的實力,這才是他為什麼有膽量定下生死契書的原因!

「可惡!此子若是不除掉的話,他日一定是大禍害!」

君粱看著擂台上那道削瘦的身軀,不知不覺,原本淡然的他,心中也有了異常的波動,恨不得立馬殺掉蕭凌。

因為,蕭凌給了他一種威脅感。

這種感覺他成為真武城城主后,已經很久沒有了,現在這種感覺又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