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著李暖暖無話可說,李母捂著嘴「格格大笑」某人沒話了,某人沒詞了,有本事某人也找個幫手啊!」

老不羞!「某人是不是覺得我找不到!」李暖被激怒。

「對了,某人還真是找不到,不然某人怎麼不領回家看看。」李母繼續刺激某人。

「那什麼,過幾天我就領回家給你看看……」李暖明顯心虛,說實話她還真沒辦法。

「呦呦……某人有說大話了,我想想。」李母陷入沉思,「呦,想起來了,某人剛被前男友甩了。」

這痛苦,致命啊,「那什麼李穆是我甩的他。」李暖強調。

「是啊,被人甩了,就找借口,跟誰學的。」李母話尾看向李父。

李國政那個委屈啊,怎麼說著說著扯我身上了,他本想再次開口勸和,「我沒有……」李暖大聲否認。

「不用吼這麼大聲,有本事你帶一個回來。」李母內心愜意,目標即將達成。

「帶一個就帶一個。」李暖嘴裡喃喃,「那你想怎樣。」

李母快速回答,「你張叔叔小兒子剛從國外回來,電話聯繫方式給你,不要說老娘沒給你機會。」她將名片放到桌上,嘴角翹起詭異的微笑。

「我會怕你……我明天就約出來見面。」李暖沒反應過的拿走桌上名片,起身,「再見。」 走出家門時,伴隨著心情波動的平復,李暖突然意識到,「我卡,兩個老不羞,合起伙來套路我!」她欲哭無淚,生氣的望著大門,最後無奈離開。

狗糧喂也就餵了,竟然還合起伙來坑人,這李暖就不能接受了,帶著委屈,她直奔李青家裡。

李青家客廳里,「嗚嗚……青青……那……兩個老不羞的合夥欺負我,不僅、喂我狗糧,還、合起伙來坑、坑我。」

看著梨花帶雨的李暖暖,李青那個心疼,摟在懷裡,「好了乖,不哭啦,有什麼事情不是姐姐我在嗎!」

「嗚嗚……那什麼,我、現在怎麼辦?」李暖可憐巴巴的望著李青,尋求著對方給她答案,給她想要的答案。

「沒事的,不行我們就不去。」

不去,李暖心裡盤算,不去豈不是太沒有面子,而且海口都說了出來?不,「青青……」她溫柔的趴在懷裡拖著長腔撒著嬌,「青青……」

「好了好了小寶貝兒,那你說怎麼辦……」李青心疼的望著懷裡的心肝,「要不明天我替你去見上一面。」說完她就後悔了,這麼老套狗血的劇情,她可不願過多牽扯。

一束寒芒,隨後判若兩人,委屈消失,一臉嚴肅,「你說的。」李青內心愜喜,上當了,她上當了。

不對,她那眼神,李青一把推來懷裡的女人,「李暖暖你竟敢坑老娘。」她瞬間明白過來了,感情這是在她面前演戲!

被推開的暖暖直接躺在沙發,什麼鬼?失敗了?看來鋪墊有些著急了,演技不夠只能可愛來湊!她緩緩坐起,一臉茫然表情湊到李青跟前,李青憤怒的推開她,她直攻下盤,找準時機,一把抱住大腿,「青青……青青青青姐……親親親姐……你剛才可是答應人家了啊!」撒著嬌,賣著萌,她可憐巴巴的望著。

李青可笑,一把手捂住她的臉推倒一邊,「李暖暖你夠了,你竟然如此無恥的套路我,虧我還這麼關心你!」

暖暖沒有生氣,強顏歡笑著將臉扭過來,「青青姐,只有你能幫人家了,你要是不幫我,我就一直抱著你的腿。」

李青哭笑不得,「李暖暖你放開。」她嘗試著走動想要掙脫,奈何這貨太重抱的有緊,嘗試移動掙脫幾次,都以失敗告終!

「李暖暖你放手!」

「不嘛不嘛,青青姐你不答應,我就不放手。」說著,李暖抱的更緊。

李青哭笑不得,抱大腿?耍無賴!這都是跟誰學的,她之前怎麼不知道!

「你放手,你在不放手,我可就不理你了。」李青假裝生氣,實則想趁機開溜。

「哼,你不愛我了,你不愛我了……嗚嗚……」

李青實在沒有辦法,這招太損了,她實在忍受不了,事想一個你熟悉的好友,突然做出如此舉動,關鍵還是那殺傷力巨大的嗲聲,一次又一次,她渾身不知起了多少雞皮疙瘩!

「好了,OK你放開我答應你。」李青爽快答應,在不答應她就要哭了,遇到這樣的閨蜜她是有愛有恨。

答應了?李暖一臉微笑,鬆開大腿起身九十度鞠躬,「拜託了青青姐。」十足的中二少女上身,其實她也不知道,不經意間深受動漫的中二風影響。

李青一臉嫌棄,話語冷淡,「行了,戲都演成這樣了,真不知道當初為什麼不去上戲,可惜了你這個人精了。」

目的達成,自然不在停留,吃吃喝喝一天,李暖自然是打道回府。

「行了青青姐,欠你的人情,娘娘我加陪奉還,還有我明天我來接你。」撂下話,拿起沙發上包包,李暖起身離開。

加陪奉還,她會信?會信就見鬼了!不過鬧歸鬧,聽說李暖要走,李青還是十分關心,「寶貝兒,這麼晚了,在我這住下吧,再說了我們很久沒有睡一張床了!」最後一句,她特意一臉嫵媚的拋個媚眼。

什麼!李暖停下腳步,扭過頭一臉驚訝帶些什麼都懂的微笑,「你該不會是惦記老娘的身子吧?」她回過頭走著說著,「四年前你上一段感情結束后就在沒找男朋友,現在想想,咦……」她故意拉著長腔嫌棄,並加快行走步伐。

「李暖暖……」

伴隨著高昂聲音的餘威,李暖早已逃離,慶幸是跑的快點,被抓住?她望著星空了想,那還不得可勁撓她痒痒,這裡她笑了,笑的是那麼痛快!

約了父母朋友家傳說中的兒子,餐館李暖讓李青訂在了河馬餐廳,說實話雖然某人昨天特意提醒她多吃點茶點,但他做的飯菜著實令人滿意,當然她自然不會計較和生氣,只是內心無聊的調侃而已。

一早接上李青,兩人特意逛了逛街,為李青特意做了頭髮,當然這麼做自然是為了她們兩的計劃。

李青定了一樓的大廳,靠窗的山水和內廳青橋,距離上四桌左右,地形上山水位於青橋的斜角,青橋的視野可以清晰的透過屏風的進出口一目了然,當然這麼做更方便千里傳音而不被發現!

兩人一早邊來到了現場,比起約定的時間,她們足足早到了一個小時。

十二點整,張曉生來到餐廳,他已經提前半個多小時了,畢竟是和女孩子吃飯,作為紳士他自然不敢怠慢,當然還有一部分原因他剛回國,對於W市與時俱進的發展,他對路實在不熟,如果是市區那還好說,可偏偏對方約在了如此偏僻的郊區餐廳,不得已他一早出發。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張曉生來到山水,他那裡想到對方這麼早,他提前了半個小時,結果還是對方先到了一步!

張曉生自然覺得歉意,走進包房,「暖暖小姐?」他希望對方不是,當然山水的座位自然不會錯,他內心只是小小的自我安慰。

「張曉生,你好。」李青起身伸手。

「你好你好。」張曉生受寵若驚,伸手表示友好,「很抱歉,提前了半個小時,沒想到還是暖暖女士先到了一步。」

李青微笑,「都是年輕人,其實不用這麼拘謹。」說著李青率先坐下,張曉生緊跟其後。

張曉生的印象里,他對相親這種老套路的情節多少還是了解一二,只是如今對方,十分禮貌的態度,豁達的性格,通情達理的可不是一點點,這樣的女孩將他腦中的不好景象瞬間拋之腦後。

和諧舒服的開場,落下一籌的張先生率先打開話題,都說第一印象很重要,而李青留下的印象,他十分深刻,加之對方漂亮長相,完美的身材,他打滿分,他打滿分!

開場白嗎?自然是簡單的寒暄,雖然張曉生十分喜歡,但他懂的循序漸進,一上場就直奔主題的絕對是莽夫,莽夫的下場十有八九都很慘,當然他不是莽夫,自然他這麼認為。 「小蜜蜂、小蜜蜂,這裡是蜂巢,收到請回答……」一旁李暖著急,這飯菜都上了,兩人光是寒暄就花費了十幾分鐘。

「嗯。」李青自然的低聲,表示自己收到。

「小蜜蜂不要跟他過多糾纏,找機會直奔主題,哦喔……」

李青內心買買批,這糟糕的英語,話說我辦事就這麼不讓人放心嗎!還有,你一個旁聽這麼著急幹嘛,反正是攪黃這場相親,所謂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聽你的,我就不是李青青!

飯局循序兼緩,張曉生不時開口主動出擊,這不聊還好,一聊他簡直太喜歡了,他把握時機,直擊敵軍深處。

張曉生的自認為,在李青看來雖然這個男人風趣幽默,聊天也很有水平,但是光吃飯廢話太多這一條,她就將他直接槍斃,她速來沒有吃飯說話的習慣,這種場景她可以理解,但她本來就不是主角,面對對方的十足熱情,她顯得十分尷尬。

一頓飯花費了一個多小時,一旁的李暖早已餓的趴在桌上喊救命,她也有想過點菜吃飽再說,她怕打草驚蛇,畢竟冷清的一樓就這兩桌有客人,而且她還是獨自一人,又或許是心虛,她放棄了明智的選擇,傻傻的原地等待。

不過話說,河馬餐廳的服務就是好,之前她特意交待不要打擾,結果人家愣是理都沒理!

「小蜜蜂、小蜜蜂,你在不結束,我就要餓死了。」

飯也吃完了,茶點喝著吃著,李青也要結束這場戰爭。

「張先生剛從國外回國,不知道今後個人有什麼打算。」李青開始出擊,這叫先禮後兵,既給對方了面子,這場相親結束也不至於成為仇人,畢竟多個朋友總歸沒有壞處!

「哦,家裡希望我繼承父業,我們家你應該也是了解的,其實出生在我們這樣的家庭,有時候個人的想法,總歸不太現實。」張曉生苦笑,他說的是實話,十分誠懇。

「哦……」李青表現得有些失望,低下頭,端起茶輕泯口茶,輕輕放下,氣氛瞬間冷場。

完了,哪裡說錯了,張曉生突然不明,他沒有說謊話,而且表現的如此誠懇,「暖暖小姐,你是不是覺得失望。」他小心翼翼。

「也不是失望,你說的對,我們這樣家庭出來的孩子的確要接受現實,雖然很殘酷,但也無法改變。」李青話裡有話,尤其是最後翹起嘴角的微笑,明顯有些諷刺嘲笑的味道。

張曉生自知說錯了話,他開始轉移話題,想要彌補剛才的失誤。李青自然也不會給他機會,戲到這裡,差不多就行了,她也沒有閑工夫繼續跟他聊下去。

「我能明白暖暖小姐的擔心,不過,我這人還是喜歡挑戰自我,尤其是為一個喜歡的人做出改變。」

他言意直白,李青也明白,只不過僅僅剛認識就說出這話的,他不是慌了,就是滿嘴跑火車,她不會信!

「其實說實話,和張先生認識真的很高興,當然聊了這麼一會,我們彼此也有了初步了解,既然是相親,其實我更喜歡直奔主題,條件上大家都心知肚明,我們都很優秀,當然我不否認張先生,但是我不太喜歡優秀男人。」

不太喜歡優秀的男人?這是病語還是什麼?張曉生一臉疑惑。

李青繼續說道,「你我的家庭十分相似,就像你說的,從小到大我們的人生都無法自主選擇,也正是這樣,你的人生和我的人生接下來都會以家族事業為主,我的人生已經被束縛,所以我不希望未來的另一半同樣深陷在這個牢籠里,當然你剛才說過,為了喜歡的人可以做出改變,但我想你我都明白,這隻不過是飯桌上的客套話。」

張曉生明白了,感情對方壓根就不在意這場相親,不過對方態度著實令他無法生氣,從一開始這個女人就掌控者全局,這一刻他內心由衷佩服!

既然相親不成,結交個朋友自然沒有壞處,張曉生紳士的起身,「很高興認識暖暖小姐,那麼我想、成為暖暖小姐社交圈的一份子,這你不會拒絕吧!」

「自然。」李青說完,兩人同時笑了。

單已經買好,張曉生結賬時有些尷尬,好在大家本身都不在意,他客氣的表示有機會一定在續,李青也大方的答應了。找了個借口打發走張曉生,李暖來到青橋。

「我的親親姐,你可算完了,服務員……」李暖迫不及待。

「某人怪我嘍,誰讓你不吃早餐,誰讓你不聽老人言,我之前怎麼說的,讓你點菜自己一邊先吃,你不聽,該。」李青批評。

剛讓人幫了忙,自然不能翻臉不認人,賠著笑臉李暖說著好話,「人家這不是緊張嗎!辛苦了青青姐,要不你在吃點。」

小機靈鬼!「不了我不吃了,你自己享用吧,我陪你坐會,下午還要回公司呢!」

點完菜,李暖問起,「怎麼下午要回公司。」

「嗯,是的,還有你覺得你張叔叔兒子怎麼樣,雖然我把人給拒了,什麼這都給你辦妥了,但你要是覺得合適,找機會把話說清楚,我想人家也不會在意這些細節。」李青覺得畢竟這是她出發點的想法,說實話她雖然不喜歡,但這不代表李暖不喜歡。

不了,你不喜歡我也不會喜歡的。」李暖一口否決。

「嘿,我說什麼叫我不喜歡你就不會喜歡,這能一樣嗎!」李青自然覺得可笑,每個人對另一半選擇都會不同,李暖這明顯是跟風。

李暖不想繼續跟她討論這個話題,當然還有這個男人,「好了不說了,話說你剛才可真能聊,吃完飯一早說明不就完事了,這可不像是你的一貫風格。」

這女人,白為她著想,李青沒給好臉色的白了一眼,「相個親而已,總不至於做這麼絕,我們圈子就這麼大,以後提頭不見抬頭見的,傳出去對你我名聲都不太好,再說了,他們集團和我們公司有大量業務往來,得罪了他,我以後在公司會有好果子吃嗎!」

「是是是,還是青青姐想的周到。」李暖溜須拍馬,可勁的恭維著大功臣。 被人恭維的時光總是讓人愜意,尤其是自己的好閨蜜,幫了這麼大人情,以後某人總是要還的!

李暖簡單點了兩個菜,她餓的不行,也顧不上在說話,獨自享受食物的美好。

看著李暖狼吞虎咽,「你慢點寶貝兒,咱有點淑女的樣子好不啦。」

「嗯嗯。」李暖應著,樣子絲毫沒有收斂,現在對她來說,可勁吃飽再說,有沒有外人,要啥面子,要啥形象,要啥自行車!

小餓死鬼!李青感慨。

李青快吃完時,李青看了看時間,她起身,「你慢吃著我先走了。」

「嗯嗯。」李暖只顧低頭。

李青無奈搖搖頭,走出屏風時,她轉過身,「山水賬單掛在了青橋,你一會不要忘了把單買了。」說完她轉身離開。

「知道啦。」嚼完嘴裡食物時,李暖才慢悠悠了回了一句。

讓李青幫了這麼大忙她自然不會再讓李青買單,雖然李青這小富婆不差錢,但理是這個理。李青也自然不會客氣,她也自然不會為了面子買了單,這麼多年的姐妹,錢不錢的兩人都無所謂。

吃了飯,享受完飯後茶點,李暖覺得下午該找點事情做做,她想到了自己公司的工作,雖然她在公司是可有可無人物,但總歸是自己家公司,就當給老爸視察視察工作!想著她離開餐廳,驅車前往公司。

二年前,應李國政的懇求,李暖辭去了大學代課老師工作,進了自己家的公司,應自己老爸的話,先從底層做起,一步步來,他退休以後,就讓自己接收整個公司。

李暖其實也是心疼老爸,作為民營個人企業,管理著大大小小近五千人的公司,他著實不易,二十幾年的兢兢業業,他把畢生的心血都投入到了這家醫療公司!也正是這樣,她希望老爸早點退休,她希望老爸不在受苦受累的安享晚年生活。

回到公司,回到自己的小辦公室,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李暖投入工作。

李暖的出現,不僅引起辦公區的騷動,大多都是一些無聊的八卦,例如:這姑娘三天兩頭曠工不來,這姑娘絕對有後台,這姑娘同樣是普通員工,卻特殊的擁有獨立辦公室,雖然是小小的一間,可那也是獨立辦公室啊,作為普通不知情的員工,總有人嫉妒不滿。

這樣的事情兩年來絡繹不絕,當然也有些資歷較深的老員工不滿的向上級主管提出意見,不過最後都無功而返。

其實這種事情上級主管總會知道一點,他的上面安排了人,他也不好說什麼,不過領導總歸是領導,聯想到老闆姓李,這一切也都明了。

安插的女孩說實話可有可無,對於部門主管的時輝來說,這對部門的工作並無影響,職場摸爬滾打這麼多年,有時候睜一眼閉一眼才是王道的選擇!

兩年來,李暖都是做著可有可無的工作,她並不是不想努力,只是上面一直不給她機會,雖然是底層工作安排,但是依老爹的性格,他這安排是如此格外的扎眼。

這些她都懂的,她也不想過多計較,也就順著老爸的心意,看起來這兩年她是混著過日子,但實際她對行政部的工作早已了如指掌。

行政部是個閑差,在李暖看來,比起財務、研發、採購、營銷,絲毫沒有挑戰的興緻,不過好在最近她和老爸提過幾句,營銷部門最近有大的變動,不久后她應該會升遷調離。

當然這都是她猜的,不過以她對自己老爸的了解,這事十有八九。

閑差就是閑差,悠閑的一個下午,四點半鐘,李暖一早離開公司。

李暖走後,行政辦公區再次沸騰。

率先調侃的王南開口,「唉我說,有人就是不一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簡直跟公司是自家開的。」

「王南你這是嫉妒了,有本事你也有個後台。」一旁女同事諷刺。

「就是就是。」一旁同事跟著起鬨。

「可惜咱是個男的,咱要是女的,有她那身材和臉蛋,咱後台不一定比她差。」

「我說王南,女的怎麼了,長的好壞都是爹媽給的,再說的人長的漂亮那也是本事,你啊老老實實工作吧您。」

「是是是,姑奶奶說的在理。」

「唉我說,你倆也有意思,每天都要為了些小事鬥上幾句嘴。」

「誰說的,我才不願意跟他吵呢,我是看某人眼酸,提醒某人幾句。」

「是是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不過我知道不也是好奇嗎,難道你們不好奇。」這話一出,辦公室瞬間安靜,說實話誰不好奇。

見眾人沒了聲音,王南不甘心沖著資歷最老的劉姐問起,「劉姐你難道不好奇嘛。」他是故意挑事,這辦公室誰不知道,自打那女孩來了以後,劉雪就一直心生不滿,論資歷論工作能力,那女孩那樣有可比性!要說部門為彰顯工作突出設立的獨立辦公區,如果沒有那女孩的到來,她劉雪最有資格,可惜她還是敗給了後台!

劉雪也毫不避諱,「怎麼不好奇,好奇有什麼用,時輝哪裡我也去了不少次,話我也套了不少,可有用的絲毫沒有,我估計時輝也不知道那女孩的來歷。」

「不是吧!那女孩隱藏這麼深!」周圍同事感慨。

劉雪苦笑,「也不怕各位笑話,我劉雪進入公司也已經九年了,在這間辦公室我也是資格最老的員工,可惜啊,職場這水太深,你們也看到了,這就是差距,像我們這樣兢兢業業的好員工,還不及人家叫一聲乾爹好使。」她自然是諷刺,對她來說莫大的諷刺。

那句不及人家叫一聲乾爹,成功引起了周圍同事的鬨笑,悠閑的工作之餘,八卦總會是辦公室完美的調劑品,你一句我一句,很快眾人將話題扯遠。

李暖並不知道,不過對於辦公室眾人的不滿多少她都有些了解,不過這事她都沒放在心上。

相比李暖悠閑的醬油時光,身為百強化妝品公司銷售總監的李青格外繁忙,下午二點她面見了公司亞太區總經理,就最新一季度的銷售數據做了詳實報告。

面見完總經理,下午三點李青召開了銷售部會議,會議大致總結了上一季度銷售成績,規劃了新一季度銷售目標,就這樣忙碌一下午,她疲憊的返回家中,完成了完美的一天! 接下來的幾天,李青和李暖都出奇的忙碌,李青嗎,自然是為了下一季度的銷售計劃,另外還有就是代理商和分銷商的戰前動員,雖說一些小型分銷商都可以交給下面人處理,但一些大型的代理商,例如:美顏、晚美、笙艷,這種一線城市區域的大型代理機構她還是親自過問了,還有就是線上平台銷售這一塊,她格外關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