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手毒醫說的堅定,韓楉樰也鄭重的點了點頭,她一定會好好的將這本書給保存好的,好好得而發揮了它的作用。

「那就謝謝前輩了。」

這個時候,半夏也和其他的人說完了話,來和韓楉樰道別來了,只見他滿臉的不舍。

「韓姐姐,我這一走,以後就再也吃不到你做的好吃的了,我好捨不得啊!」

聽了半夏的話,韓楉樰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他和鬼手毒醫,果然不愧是師徒啊,就看對吃的執著,都是這樣的深。

「韓姐姐,我還想著,要跟著你學習那些神奇的醫術呢,沒有想到,我們這麼快的,就要分開了。」

半夏原本還想著,等自己的師父好了,就好好的和韓楉樰學習醫術的,她還答應了自己,要將那套神奇的針法,教給自己的呢。

結果,自己的師父,剛剛好了一些,就說要離開了,半夏也沒有辦法了。 「你放心吧,我就知道,你會惦記著這個的,那套針法的秘訣,我都給你放在包裹裡面了,你有時間的時候,就好好的看看,將它練熟了。」

韓楉樰就知道,半夏還是會惦記著這件事情的,所以早在得知他們要離開的時候,就將這件事情給準備好了,這會兒,就放在自己送給他們的包裹裡面了。

「真的啊!韓姐姐,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半夏頓時就高興了起來了,他一直都很想和她學習那套針法的,只是,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一直沒有機會而已。

半夏也沒有想到,韓楉樰一直記得,還將這套針法給記了下來,他的心裡,是真的很開心呢,也很感動的。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該走了。」

等鬼手毒醫見半夏和韓楉樰他們告別的差不多了,就出聲催促了,他們還要趁著天黑之前,趕到下一個住的地方去呢。

就算是鬼手毒醫發話了,半夏還是有些念念不舍的,往上京的方向看了又看的,就連韓楉樰也看出來了,他像是在等什麼人似的。

「半夏,你在看什麼啊?」

韓楉樰這個時候,也有些不明白,半夏這是在看什麼,好像,該來的人,都已經來了,難道他是不捨得離開上京嗎,可是也不像啊。

「韓姐姐,明霞怎麼沒有來啊?」

見韓楉樰問起,半夏也沒有隱瞞,直接開口問著,他以為,明霞會來送他們離開的,結果,到了現在也沒有見到人影。

韓楉樰也沒有想到,半夏居然是在等著明霞,她雖然知道他們是今天離開,但是,也不知道她會不會來。

韓楉樰想著,看來,半夏在她在皇宮的這段時間,和明霞之間,應該是發生了一些事情的吧,要不然,這會兒,也不會這樣的介意她沒有來送他了。

「那個,半夏,明霞她,可能有事,不能來了吧。」

都這個時候了,要是明霞要來的話,肯定早就來了,既然現在都還沒有來,那肯定是不會來了,韓楉樰雖然知道,這樣說,半夏會傷心,可是也不希望他一直等著。

「我知道了,韓姐姐,那我和師父就先走離開了,你要是見到了明霞的話,算了,還是不要和她說了,韓姐姐,我們走了,以後再回來看望你們。」

半夏說完了之後,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上京的方向,然後就和鬼手毒醫一起上了馬車了。

因為鬼手毒醫的身體,還沒有完全的養好,所以半夏他們,也就放棄了騎馬,而是改為了比較舒適一些的坐馬車了。

等將半夏他們送走,韓楉樰他們,也就一起回上京去了,他們還要回去看著益生堂呢。

半夏這一走,益生堂裡面的大夫就有些不夠了,韓楉樰還在考慮著,要不要再請一個大夫回來。

這眼看著,她的月份越來越大了,很快就要生了,韓楉樰想著,還是要請一個的,而且,容初璟也不讓她在做事了,怕她會累到。

而半夏他們,也在馬車上面,將韓楉樰送給他們的那個包裹給打開了,見到了裡面的東西,他和鬼手毒醫都愣了愣。

只見裡面,有著數額不等的銀票,加起來,大概有一千兩左右吧,其實,在半夏他們要離開的時候,韓楉樰就已經給過他們銀子了。

說是半夏這段時間,在益生堂幫忙的工錢,他們也就沒有推辭,沒想到,這包裹裡面,還有這麼多的錢,看來,她是擔心,他們在路上的盤纏不夠。

「師父,我們以後會回來的吧?」

半夏是真的很捨不得離開這裡的,並不是因為這裡繁華,而是因為,這裡有讓他覺得很溫暖的人。

除了銀子,包裹裡面還有韓楉樰說的,那本記著針法的書,和一些瓶瓶罐罐的,半夏知道,這些,都是她為他們準備的,用來急用的。

甚至,連一些韓楉樰獨有的藥方,她都給半夏他們,放在了包裹裡面了,看到這些,他的眼眶又紅了。

「楉樰丫頭,確實是個好的!」

看到這些,鬼手毒醫也感嘆了一句,從韓楉樰準備的這些東西,就可以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希望半夏好的。

「是啊,韓姐姐最好了,她教會了我很多,而且,要不是她,我還不能找到師父你呢。」

半夏對韓楉樰也是很崇拜的,見鬼手毒醫也說她好,他是無比的贊同的,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的馬車卻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

這樣的事情,當然不會是鬼手毒醫來處理了,半夏直接開口問著外面趕車的人。

「公子,前面有個人,將馬車給攔下來了。」

車夫也很無奈啊,誰能想到,他好好的在大路上趕馬車,也會被人給攔住了,要不是他的技術好,說不定這會兒都出事了呢。

可是,見到看著馬車的人,那個車夫,搖了搖頭,看起來,也不像是要打劫的樣子啊。

半夏聽車夫說,有人將馬車給攔住了,就將馬車的帘子給掀開了,看向了那個攔著他們的馬車的人。

「明霞!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在見到看著他們的馬車的人,是明霞的時候,半夏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可是,下一瞬,就變成了滿滿的疑惑。

要是明霞要送他們的話,應該和韓楉樰他們一起才對的啊,怎麼會一個人到這裡來,這裡離上京,可是有一定的距離的。

而且,還穿著這樣一身衣服,明霞雖然想要男扮女裝,可是因為沒有經驗,讓人一看就能看得出來,是個女子,而且,還帶了一個大大的包袱。

雖然疑惑著,可是,半夏還是下了馬車,往明霞那裡去了,想要好好的和她告別一下,原本,剛剛沒有見到她來,他的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呢。

「半夏,我要和你們一起走。」

半夏還想著,和明霞說幾句話,等會兒,就讓人將她給送回去,沒有想到,她一來,就說了這樣一句讓自己震驚的話。

「明霞,你說什麼?」

半夏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明霞剛剛是說了,要和他們一起離開的嗎,這怎麼可能。

「半夏,我說,我要和你們一起走,一起去南疆。」

見半夏一臉的不可置信,明霞又堅定的,將自己剛剛的話,清清楚楚的給說了一遍。

「不行,明霞,你別開玩笑了,你怎麼能和我們一起去呢。」

這下,半夏也不再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可是,這樣的結果,才更加的讓他覺的不可思議,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明霞的話。

「為什麼不行,你們都能去,我為什麼不能去?」

明霞也沒有想到,半夏會這樣直接的就將自己給拒絕了,心裡頓時就有些委屈了,不過,她還是忍著沒有哭出來,而是直直的看著他。

「明霞,你知道,我不是開玩笑的,你不能和我們一起去,你知不知道,我們這一路,會很危險的。」

半夏雖然很捨不得明霞,可是,也沒有想過,她會和他們一起離開,先不說危險。

單單是這一路上的要受的苦,就夠明霞受的了,她一個嬌生慣養的郡主,半夏是不願意讓她受這樣的苦的。

「我不怕,我知道,這一路上會有很多的危險,也有很多的苦,可是我不怕,我能堅持的,半夏,你就讓我和你們一起去吧。」

明霞早就已經想過了,這一路上,肯定是有很多的苦的,可是,既然半夏他們能堅持,那自己肯定也是能堅持的,她不想,還沒有出發,就已經先放棄了。

這次,明霞也是考慮了很久,才做了這個決定的的,也是鼓足了勇氣,才一個人在半夏他們必經的路上等著他們的。

「明霞,你為什麼,一定要和我們一起去呢?」

在上京當個養尊處優的郡主不好嗎,不過,這句話半夏就沒有問出來了,他真的想知道,明霞為什麼,這麼堅決的,要和他們一起離開。

「半夏,你知道嗎,我從生下來,就一直在上京,去的最遠的地方,就是上京城外的那座普祥寺了,我真的是真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說道這裡,明霞深深的看了半夏一眼,還有一個理由,她沒有說,她是不想和他分開了。

半夏也沒有想到,明霞居然連上京之外的地方都沒有去過,這樣看來,她雖然貴為郡主,其實還是挺可憐的。

「可是,這件事情,也不是我能決定的,我還是先去問問我師父吧。」

明霞都這樣說了,半夏實在是找不到什麼理由來拒絕了,而且,他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的拒絕了她,只能將自己的師父給搬出來了。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明霞想著,就算是半夏的師父,鬼手毒醫不同意,自己也要想辦法說服他同意。

半夏點了點頭,只能讓她跟著自己往馬車的方向去了,其實,剛剛在馬車上面,鬼手毒醫就已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了。

「我不同意,明霞丫頭,你還是回去吧。」

這會兒,見明霞和半夏過來了,鬼手毒醫也沒有等他們說話,就直接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他是不會讓她跟著他們一起離開的。

倒不是鬼手毒醫不喜歡明霞,相反,他對這個單純的丫頭,還是挺喜歡的,可是,就是因為她愛單純了,他才不想讓她和他們一起,去經歷那些危險充滿了算計的事情。

「前輩,你就讓我和你們一起去吧,我真的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就算不會的事情,我也會學的。」

明霞見鬼手毒醫一句話也沒有讓自己說,就這樣拒絕了自己,一下子就有些著急了。

可是,在家裡的時候,明霞真的是什麼都沒有做過的,這會兒,她還真的是不知道會些什麼,一時間,有些沮喪了。

「明霞丫頭,這外面,並沒有你想像的那樣的好,你還是回去吧,要不然,你家裡的人會擔心的。」 鬼手毒醫的語氣還算是比較得平和的,至少,對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他還是將自己身上凌厲的氣息給收起來了的。

「前輩,我已經和我的父母說過了,他們不會反對的,前輩,你就讓我和你們一起去吧。」

明霞倒是沒有說謊,她確實是和平陽王他們說過了,不過,她也只是給他們留下來一封信而已,這個時候,他們應該還沒有看到自己的信吧。

見鬼手毒醫還是一臉不贊同的樣子,明霞有些無奈,她是真的很想和他們一起去的。

「前輩,就算你們不帶著我,我也會跟著你們的,到時候,我肯定會更加的不安全的。」

沒有辦法,明霞是真的很想和半夏他們一起去,只能用這樣的辦法了,她的話音落下之後,半夏也只能幫著她說話了。

「師父,要不然,我們就帶著明霞一起去吧。」

鬼手毒醫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半夏,原本,他還想著,將明霞給勸說回去的呢,結果,這個臭小子這話一出來了,他的話,都不好說出口了。

「前輩,你放心吧,我真的不會給你們添麻煩了,我還會做菜呢,是楉樰姐姐教我的。」

明霞可是知道的,半夏是個吃貨,那天在韓楉樰那裡的時候,也能看得出來,鬼手毒醫對吃的,也是有些執著的。

所以,明霞這個時候,只能將自己比較拿手的東西出來了,她可沒有說謊的,她確實是和韓楉樰學過做菜的。

那個時候,明霞吃過了韓楉樰做的菜之後,覺得很好吃,就請她教了自己,她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學會了幾道小菜,和兩道點心。

就這幾道菜,明霞還是很有信心的,至少,韓楉樰都說,已經很不錯,這個時候,她才敢說出來,用這個來讓鬼手毒醫答應帶著她一起離開。

果然,聽了明霞的話之後,鬼手毒醫雖然還是不贊同的樣子,可是,已經有了一些鬆動了,最後,還是不得不答應了下來了。

「那好吧,你先跟著我們一起走吧,不過,要是這這途中,出現了其他的事情,我們就要將你給送回來了。」

明霞只聽到了鬼手毒醫答應了,讓自己和他們一起離開了,心裡很是高興,也沒有在意他後面說的話。

「嗯嗯,我知道了,前輩,你放心吧,我一定能堅持的。」

於是,就這樣,明霞高興的和半夏還有鬼手毒醫一起離開了上京了,而這個時候,韓楉樰他們也才剛剛回到上京的益生堂。

剛剛回到了益生堂,韓楉樰就收到了明霞交給自己的信,有些疑惑,不明白,她這是為什麼,要給自己信。

「這個明霞,真的是······」

看完了明霞寫給自己的信,韓楉樰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她也是真的沒有想到,那樣看起來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子,居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一個人,就敢跟著半夏他們離開,明霞的信上說了,她要去出去看看,讓韓楉樰不要為她擔心了,她不會有事的。

等下午容初璟回來了之後,韓楉樰就和容初璟說了這件事情了,他倒是沒有任何的異樣。

「既然明霞做了決定,那我們就尊重她的決定吧,你放心,半夏他們,會照顧好她的。」

對於明霞,容初璟以前沒有多少的了解,只記得,自己好像是有這樣的一個堂妹。

還是明霞和韓楉樰來往了之後,容初璟對自己的這個表妹,才有了一些印象,這次,她好像又刷新了自己對她的印象了。

能有這樣的勇氣,想要出去見識一下,容初璟覺得,自己還是很欣賞明霞的。

韓楉樰當然也知道,明霞這樣的決定,是好的,半夏也會照顧她,可是,她一個女孩子,身份也不一般,要是平陽王知道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這件事情,我會和王叔說一說的。」

容初璟也明白韓楉樰的顧慮,自己的王叔,有多寶貝自己的這個女兒,他也是知道的,要是讓他知道了的話,肯定是會擔心的。

既然容初璟說了他會解決的,韓楉樰也就不再為了這件事情而發愁了,她相信,有了這次的經歷,明霞會變得更加的好的。

而這個時候,韓楉榛也在容楚越的人的護送之下,來到了上京附近的一個小鎮上。

「小姐,你怎麼來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冰兒見到突然出現在了自己面前的韓楉樰,一時間,很是疑惑,自然的就想到,是出了事情了。

冰兒是韓楉榛的貼身的丫鬟,過年之前的時候,她因為家裡出了事情,就被韓楉榛放了假,先回家了,這會兒,還沒有回去呢。

韓楉榛也是因為,自己想著,要和容楚越做大事,冰兒也是不能進宮的,就先喝她說了,要是沒有自己的命令,讓她先不要回上京了。

「冰兒,我是出了一些事情了,你馬上找一個僻靜的地方,我有話和你說。」

韓楉榛現在和冰兒,可是在大街上見面,這可不是說話的好地方了,她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才能將自己的話,說給她聽。

「小姐,你跟奴婢來。」

冰兒聽到了韓楉榛的話,也不再多問,馬上就帶著她,往一處僻靜的地方去了。

冰兒帶著韓楉榛來到的,是一家很小的飯館,來了之後,她和老闆說了兩句話,然後,就被帶到了一個後院的小房間裡面。

「小姐,這裡是奴婢的一個朋友開的,很安全的,你放心吧,你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啊,你個奴婢說說吧。」

冰兒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跟著韓楉榛了,可以說,要不是有韓楉榛,他們一家子,可能都沒有命了,所以她對她,是絕對的衷心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韓楉榛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之後,才只敢來找冰兒了,而且,這件事情,也只有她能幫助自己了。

「冰兒,我們的事情失敗了,現在,我正在被容初璟和韓楉樰追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