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的書友們,萬分抱歉,十分鐘!

陸成一時間有些呆住,林輝就當場傻了。他林輝不遠千里因為一個誤會,被支配到魔都來,落地之後教訓下自己的徒弟,都要被一個計程車司機罵自己沒教養,到底是自己瘋了還是這個世界都瘋了?

計程車師傅看到林輝還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再要凶幾句時,陸成趕緊打圓場道:「師傅,去四季春酒店,這是我的老師!剛剛都是誤會,就算不是誤會,他教訓我幾句是應該的。」

陸成是怕他喊師父與師傅同音被誤會了,所以講一聲老師。

計程車師傅立刻臉色就變得格外尷尬,然後趕緊出口道:「這那啥?這不是那啥了嗎?這誤會不那啥了嘛!」

一時間,他竟然有些拘謹地開始語無倫次,這是罵錯了人啊。

陸成在魔都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還受了那麼多委屈,這人家老師過來肯定是給陸成撐腰的啊,好傢夥,剛下飛機就被自己罵了幾句,這誤會不大了么?

不過這司機也是機警得很,馬上改口道:「我說呢,怎麼一見教授您就有一種親切感,原來您是小陸醫生的老師啊。」

「您來了好啊,您來了好啊,您就狠狠地削他們就完事了。那般玩意兒完全都不是個人樣兒你知道嗎?他們。」

陸成馬上叫停了碎嘴的東北師傅,笑着道:「師傅,我老師剛下飛機,需要休息一會兒,您要不先送我們過去吧?」

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有些話該對對的人說。

昨天晚上,自己被找茬了,而且視頻還被發到了網上,假如是李東山和閔宏來了,那可能這二位好歹在江湖混了幾十年,他們說不得在魔都有點人脈,訴訴苦倒還沒什麼。

林輝也是自己的老師,本來就只是個主治,在醫學這個領域他也入行不久,江湖都還沒踏進去。他來魔都只是為了早上的誤會,這把什麼事都一股腦地往他頭上倒下來,這不是讓林輝左右為難嗎?

林輝說不管吧,陸成也是他學生,這受了委屈老師就只勸他想開點,那當老師幹嘛?

林輝說要管吧,別到時候把自己栽進去了,這完全沒必要。

不過,陸成拒絕有道理,但在林輝聽起來,這話裏面肯定還有話,他直接把陸成給打斷了。認真道:「師傅,剛給您說啥?能不能繼續講完,什麼叫那般玩意兒完全就不是個人樣兒?」

計程車師傅一聽這話,暗道你玩個毛線啊?合著你完全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啊?你來魔都不是為小陸醫生撐場子的啊?那你過來幹啥玩意兒?

緊接着,陸成還要說話,被林輝用狠厲的目光給颳了回去!

也不知道東北那邊的人是不是就有說相聲和小品的天賦,計程車師傅就非常麻利而且精準地把事情的始末給講了出來,話里話間,加的語氣助詞,還恰到好處地就把所有的情緒都給渲染上了。

「您來評評理吧,本來就是他們把小陸醫生給趕走了,導致了自己的家人截了肢,還怨恨小陸醫生下了班?」

「本身小陸醫生下午就參與了急救,人不累么?」

「晚上能去醫院做手術,就是加班加點了。還偷偷摸摸地拍視頻想要搞網絡暴力,您說這事兒是人做得出來的么?」

林輝聽完,便點了點頭說:「是好像有點不太對,謝謝您啊師傅。辛苦您送我們去四季春酒店。」

「好嘞,您二位坐好。」司機立刻踩了油門。

陸成和林輝也就沒繼續討論這件事,但是,陸成卻是在中途,看到了林輝一連在vx的好友裏面,選了幾個從來沒有互發過消息的窗口,一連發了好幾條消息過去,然後才閉上了手機屏幕,閉目開始養神了起來。

師傅把陸成和林輝送到了酒店,馬上打了發票,然後他把自己的手機亮了起來,上面正好就是與車費金額相等的一個轉賬發給了他。

師傅接着道:「小陸醫生,教授,你們好走啊,你們的車費已經有熱心人給你們付過了,都是小錢,就當是請你們喝幾瓶飲料的錢!」

「我不能收雙份的錢,你理解啊。」

說完,他就趕緊麻溜地下了車然後幫林輝把行李箱從後備箱給取了出來,然後等到陸成和林輝下車之後,趕緊一腳油門跑了。

才跑五十米,他便單手握著方向盤,單手用手機發着語音,說:「我告訴你們啊,我看到了小陸醫生本人,可有禮貌了,還有他老師也來了魔都,說不得,就有好事情能夠看到了。」

「剛剛還好哥哥我機智,讓你們給我轉個賬,等會兒我轉在群里,發紅包的人記得重新領一下。」

「他老師看起來還是比較儒雅的,儒雅是儒雅,但也不像是個好惹的人,兄弟們都注意一下啊。要是以後遇到了這兩個人,車費能減免的減免一點,能幫忙的幫忙一下!大錢我們幫不起,小錢可以直接找我要。」

「主要是心裏舒坦。」

……

下車之後,陸成便道:「師傅,我去給您辦理入住吧。您身份證帶了嗎?」

林輝看着陸成這又推著箱子,又熱情的樣子,比起剛看到他時,明顯就要世故了不少。便道:「你這一套都是跟誰學的?還有,你都沒我身份證,怎麼給我訂的酒店?你什麼時候記住我身份證號呢?」

陸成憨笑着說:「現在訂酒店都不用身份證號了,直接把名字輸進去,然後用身份證就可以辦理入住。」

林輝點了點頭,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了。只是啊,他還是希望,陸成能夠慢一點被同化,慢一點懂這麼多人情世故,現在就老老實實地當一個學生好了。

只是有時候,這社會卻不會因為你的年紀小就等你。

等到陸成把林輝的入住辦好,兩人便直接上了電梯。而林輝入住的房間就與陸成同一層樓,不過卻並不是相鄰和對面,中間隔了有四五間的樣子。

林輝進了房間里,便把外套給取了下來,正好這個時候,一個電話打到了他手機里了。

「大輝哥,可是好久不聯繫了啊。您是大忙人啊,今天有空?」林輝就是故意把電話開了擴音。

林輝並沒有先說自己來了魔都的事情,就道:「在網上看到了學生的事情,就想問問對方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是什麼局面。這不知道灼哥你在魔都么?」

「就問問。」

陸成眼巴巴地看着林輝,看着林輝一副隨意的樣子,應該是與對方的關係極好了。而林輝語氣也頗為隨意,就像是普通的嘮嗑。

對方回道:「還真不曉得這小夥子就是你大輝哥的學生,不然我早就攔下了。你也沒提前打個招呼啊!還生了這麼多誤會。」

林輝這邊翻了翻白眼說:「他昨天中午的時候飛機落地,我現在總住院值班,我給你講什麼,還能喊你接我學生吃飯?他這麼大臉盤子啊?明明我看他還挺帥的欸。」

「哈哈,聽輝哥你說話就是舒服。」

「那什麼許家,在魔都也就有個小產業。市值也就一兩個億而已吧,老爺子的兒子不想從商,就去當了運動員。許家的關係也不是特別深,輝哥,你有啥想法么?」

「要對方上來登門道歉,是件小事情。但是要搞其他的話,稍微需要點時間。就看你要到那一步了。」對方也是玩笑着道。

似乎啊,就剛剛這會兒工夫就把所謂的許家打聽了個門兒清的樣子。

陸成這裏眨巴眨巴了眼。

好傢夥,一兩個億在對方看來都是小錢,我tm有兩個億,放銀行裏面,一年時間就不要,光利息錢我欠的賬都可以還了。

「什麼到哪一步咯,我們是湘省的文明人,早就不是湘省的土匪了。現在是法治社會,又不是什麼生死之仇。就只是覺得心裏不順暢,灼哥能安排一下,大家一起見個面不?」

「我請你吃飯。」林輝輕描淡寫道。

「大輝哥你又打我臉了,上次我去沙市,你怎麼不說喊我請你吃飯啊?」

「你什麼時候方便,就今天晚上的七點鐘,外灘見方便不?」

「或者你說你現在在什麼酒店,發給我個位置,我喊人來接你。」對方回問。

林輝就說:「我們自己過去,等會兒可能還要見幾個人。」

「行吶,大輝哥你是大忙人,我這邊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那邊就主動掛斷了電話,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打完了電話,林輝就道:「昨天給你講的事情,你完全就沒想起來。在魔都,你師父還是有幾個朋友的。」

陸成這裏就苦笑,一副乖寶寶樣子地道:「師父,我這邊自己都還沒搞明白髮生了什麼。只是在商場門口救人的視頻,被人發到了網上,而當時情況緊急,所以就沒太注意什麼無菌原則這些。怕被網絡暴力啊。」

「而且我才剛到魔都,就來向您求助,這未免也太惹事了點。」

林輝點了點頭說:「也是,不過啊,咱們不要去主動惹事,但是遇到了事情,只要有理啊,就不要怕事。堂堂正正的做人,你還怕什麼呢?」

「至於急救現場的緊急避險,這你要是也被處理了,那也是可以申訴的,現在我們國家已經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正規了。」

林輝一下子把話題提到這麼高,陸成一時間就不知道怎麼接了。

於是便趕緊轉移話題道:「師父,您餓了么?我們去外面吃點東西吧?」

「飛機上有飛機餐,但是沒吃。這附近,我想想啊,有什麼可以吃的。」林輝說着,就打開了地圖,然後定了個位置,看清楚處於哪幾條路之後。

便道:「這附近有一家不錯的川菜館,走,我帶你去嘗嘗。」

陸成愕然。

在沙市,基本上所有好吃的地方,林輝都打過卡,可以一下子給陸成推薦至少十家口味不錯的館子,沒想到,來了魔都之後,林老師也是沒有讓他失望。

在吃貨這條路上,林輝走的深度,比他專業上可能還要遠得多。

那陸成自然沒得多說,只能聽林輝吩咐咯。

到一半的時候,林輝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道:「你家那個小姐姐,是不是也在九院?她和你約了沒?」

陸成搖頭。解釋道:「師姐昨天參與了急診手術,今天早上九點多才睡下。估計還沒醒。」

林輝頓時對着陸成豎起了大拇指,微微點了點頭,說:「中!有點開竅了,幾點睡的都了如指掌了。爭取下次知道什麼時候醒。」

上半句沒太明白,但是下半句,陸成聽懂了。

陸成當時都驚呆了:「啊?」

師父這套路這麼深的嗎?

「走了,我叫車了,到樓下!」

林輝站在門口,拿着房卡。招呼陸成該走了。

心裏暗自嘆氣,就陸成這男女方面的道行,還欠缺得很,估計對方那小姑娘也是個基本沒道行的人,才能被這小子騙。但凡有點經驗的,就陸成這修為,不被對方玩得連骨頭都不剩??

可能偶爾還是要敲打敲打陸成才合適,自己的徒弟,也不能在這些方面差了。

打車來到了所謂的川菜館的門口,此刻已經一點多接近兩點,已經過了飯點,但是裏面的人氣依然不減。

林輝與陸成下車之後,進了門,便看到了老闆娘上來熱情地招呼著:「幾位啊?裏面!」

只是啊,她只是上前了幾步,話到了半途,便停下了。

陸成聽着這話就不太對,然後就看到這老闆娘啊,竟然就雙眼瞪瞪瞪地看着自己身邊這位,眼中充斥着意外。與她一樣的是,林輝的目光里也充斥着意外,而且一隻腳都往後退了小半步,並且還拉着陸成的袖子,做着什麼示意。

陸成馬上明白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老闆娘先說話了:「兩位嗎?裏面請,隨便坐。」

「小淼,兩位,帶上樓一下!」

給安排上了。請訂閱的朋友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本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各位在盜版看書的書友可在起點中文網網站,起點讀書app,qq閱讀等閱文正版平台閱讀。

訂閱的書友們,萬分抱歉,十分鐘!

請訂閱的朋友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本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各位在盜版看書的書友可在起點中文網網站,起點讀書app,qq閱讀等閱文正版平台閱讀。

訂閱的書友們,萬分抱歉,十分鐘!

陸成一時間有些呆住,林輝就當場傻了。他林輝不遠千里因為一個誤會,被支配到魔都來,落地之後教訓下自己的徒弟,都要被一個計程車司機罵自己沒教養,到底是自己瘋了還是這個世界都瘋了?

計程車師傅看到林輝還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再要凶幾句時,陸成趕緊打圓場道:「師傅,去四季春酒店,這是我的老師!剛剛都是誤會,就算不是誤會,他教訓我幾句是應該的。」

陸成是怕他喊師父與師傅同音被誤會了,所以講一聲老師。

計程車師傅立刻臉色就變得格外尷尬,然後趕緊出口道:「這那啥?這不是那啥了嗎?這誤會不那啥了嘛!」

一時間,他竟然有些拘謹地開始語無倫次,這是罵錯了人啊。

陸成在魔都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還受了那麼多委屈,這人家老師過來肯定是給陸成撐腰的啊,好傢夥,剛下飛機就被自己罵了幾句,這誤會不大了么?

不過這司機也是機警得很,馬上改口道:「我說呢,怎麼一見教授您就有一種親切感,原來您是小陸醫生的老師啊。」

「您來了好啊,您來了好啊,您就狠狠地削他們就完事了。那般玩意兒完全都不是個人樣兒你知道嗎?他們。」

陸成馬上叫停了碎嘴的東北師傅,笑着道:「師傅,我老師剛下飛機,需要休息一會兒,您要不先送我們過去吧?」

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有些話該對對的人說。

昨天晚上,自己被找茬了,而且視頻還被發到了網上,假如是李東山和閔宏來了,那可能這二位好歹在江湖混了幾十年,他們說不得在魔都有點人脈,訴訴苦倒還沒什麼。

林輝也是自己的老師,本來就只是個主治,在醫學這個領域他也入行不久,江湖都還沒踏進去。他來魔都只是為了早上的誤會,這把什麼事都一股腦地往他頭上倒下來,這不是讓林輝左右為難嗎?

林輝說不管吧,陸成也是他學生,這受了委屈老師就只勸他想開點,那當老師幹嘛?

林輝說要管吧,別到時候把自己栽進去了,這完全沒必要。

不過,陸成拒絕有道理,但在林輝聽起來,這話裏面肯定還有話,他直接把陸成給打斷了。認真道:「師傅,剛給您說啥?能不能繼續講完,什麼叫那般玩意兒完全就不是個人樣兒?」

計程車師傅一聽這話,暗道你玩個毛線啊?合著你完全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啊?你來魔都不是為小陸醫生撐場子的啊?那你過來幹啥玩意兒?

緊接着,陸成還要說話,被林輝用狠厲的目光給颳了回去!

也不知道東北那邊的人是不是就有說相聲和小品的天賦,計程車師傅就非常麻利而且精準地把事情的始末給講了出來,話里話間,加的語氣助詞,還恰到好處地就把所有的情緒都給渲染上了。

「您來評評理吧,本來就是他們把小陸醫生給趕走了,導致了自己的家人截了肢,還怨恨小陸醫生下了班?」

「本身小陸醫生下午就參與了急救,人不累么?」

「晚上能去醫院做手術,就是加班加點了。還偷偷摸摸地拍視頻想要搞網絡暴力,您說這事兒是人做得出來的么?」

林輝聽完,便點了點頭說:「是好像有點不太對,謝謝您啊師傅。辛苦您送我們去四季春酒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