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畢

後背拜火圖騰開始發作,野火更是有靈直接沖入慕雲霆體內,兩道火焰直接融為一體,開始不斷焚燒到慕雲霆靈體。

「啊!」

一聲慘叫痛楚難當,靈體微弱野火逞凶,開始一點一滴的抹殺慕雲霆靈體,若是如此性命就有極大危險。

「怎麼回事?」

慕雲霆的慘叫聲一起,將沉睡中的五鬼齊齊叫醒,黑龍見狀更是大驚起來,誰能夠想到自己這位新主人,居然以靈體狀態進入古玉。

黑虎道「先不要管怎麼回事了!將這野火鎮壓下來!」

「起陣!」三鬼一口同聲道。

秘術起,黑芒化星羅道陣,其中銘刻著亘古的文字,彷佛來自天地的初始之時,一字皆是一大法。

「鎮壓!」

星羅道陣籠罩慕雲霆靈體,文字與野火的較量,開始在瘋狂廝殺的起來,而慕雲霆每一刻都能夠感受到其中無法言語的痛楚。

僅僅只是一縷野火就充滿著無窮的魔力,縱然在星羅道陣威壓下,也未減弱多少殺傷力。

黑虎道「這野火實在太過強大,古玉內怎麼會出現此物?」

黑龍沉聲道「這野火應該來到那道巨門內。」

古玉內的黑獄鐵門,五鬼全數是避之不及,只是沒有想到自己主人,居然會與之發生聯繫。無須多想三鬼催動一身鬼邪之力。

「起!」

星羅道陣光芒再度大起,每一個亘古文字,都充滿著無窮魔力,五鬼將這段時間沉睡修復而來的力量,全數賭了上去。

慕雲霆苦苦支撐著,以頑強的意志對抗野火入體的痛楚,生不如死的感覺,若是常人註定要崩潰。

……

「星羅無窮!」

野火熄滅的一瞬間,五鬼連忙將慕雲霆靈體送回肉身,一場意外總算是有驚無險的結束了,只是五鬼的對黑獄鐵門更加忌憚。

許久之後

慕雲霆終於還是蘇醒過來,儘管靈體的傷害並沒有延續道肉身上,可依舊是一臉慘白,精神萎靡,青燈之行宛如夢幻一般。

三鬼見慕雲霆醒來,齊齊抱怨太過冒失,居然以靈體進入青燈,而且還觸碰古玉禁忌。

「我也想不通,為何會進入古玉內,更不知道為何會對黑獄鐵門起了莫名念頭。」慕雲霆極力著回憶著的古玉內情形,心中突然有了一個駭人聽聞想法。

拜火圖騰與青燈有某種關聯,若是不然那黑獄鐵門內的野火,為何會與之連為一體,單單這僅僅只是一個猜想而已。

黑虎見自家冒失主人無事,則是開始抱怨起來「今日之後我們要進行一段長時間的深度沉睡,誰叫我們為了救一個冒失鬼,透支了自身力量。」

「透支所有力量?」慕雲霆也是已經,若不是三鬼全力施救,恐怕現在自己已經殞命,「要沉睡多久?」

「這個說不定,我們透支了所有力量,若沒有一個天地靈氣充裕的地方……」

黑龍所言也讓慕雲霆倍感壓力,若是無法破除末法時代,那三鬼將要陷入無限期的沉睡當中。慕雲霆還剛想開口詢問,只是這個時候五鬼已經疲憊不堪的,直接進入沉睡當中。

「唉!」

三鬼乃是自己一道隱藏底牌,如今卻不得借用,慕雲霆更是內疚為了自己的性命,五鬼賭上了自己。

「放心吧!為了你們我一定會打破這個末法時代。」

待慕雲霆回過神來總感覺,事情太過詭異,分明之前在衝擊醒神境界,可為何會莫名進入古玉。

「難道不能越級晉陞嗎?怎麼說我這千年老屍也是天才嘛。」慕雲霆不禁開始抱怨起來,手心看著那一滴狼月血,之前還為晉陞的關鍵時刻所準備,現在看來想要使用此物,還是不到時候。

福禍相依

這一次的意外也讓慕雲霆對武道修行更為謹慎,對自己而言帝屍之軀體,也是一道殺手鐧,自己也要更加註重。

「路啊!還長著咧!」 收拾心情慕雲霆起身離開洞穴,或許是一種錯覺,好似今日碎石窟內有些許的不一樣,幽光粼粼中,總是帶著一絲絲莊重。

「該不會又有事情發生吧?」連番征戰的慕雲霆,自然是格外的敏感,讓自己心中隱約有些許確定。

暗鶯大殿內

暗鶯核心小組已經全員到齊,個個婀娜多姿,無不是沉魚落雁模樣,完全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只是眾人都是一臉嚴肅,顯然有嚴正以待之態。

慕雲霆見狀又小聲嘀咕道「看這架勢可能事情還真是大條了,希望不要與我有關才好。」

又是一聲沉沉步伐聲,暗鶯護法老嫗,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毒辣的目光掃過眾人,一臉心思盡在其中,看了慕雲霆一眼則是不言。

「這老嫗的眼神怎麼有種不懷好意的感覺。」慕雲霆又是腹謗道。

眾安暗鶯還在等待著

未過多久

一道倩影如是謫仙飄來,輕紗蒙面更顯夢幻,當代暗鶯夏蟬駕臨。這是慕雲霆第二次見到夏蟬,還是一樣的神仙氣質,只是此次慕雲霆總感覺,對方無形當中有了一絲變化。

難以琢磨的變化,好似少了一些俗世人間的氣息,周身上下透著一絲一縷玄玄空靈,讓人感覺一切都不大真實。

「見過暗鶯。」眾人行李道。

一語落地原本護法老嫗準備開口,卻被夏蟬給攔下,一個細微的舉動,就可以看得出來,接下來的一言一句絕對不簡單。


「今日過後,本暗鶯將開始閉關。」

「閉關?」

說來也奇怪,慕雲霆天生感知敏銳,可還是完全看不出這位暗鶯的修為,如今對方居然要閉關,如此自然更加讓人心生好奇。

飛妙君等人聽到此言並沒有多大的意外,畢竟在這個武力至上的時代,武道中人都想要衝擊更高境界,可夏蟬再度開口,則是讓飛妙君不再淡然。

「同時,我還會卸下暗鶯之位。」

「這?」飛妙君欲言又止,暗影之位一旦坐上就是終生,這是暗鶯組織內不成文的規定,而這一次夏蟬則要開先例。


「暗鶯,這樣不大好吧!你閉關我們可以等你啊!」曲清兒小聲開口道。

連寒葵也道「是啊!我們只認你一位是我們的暗鶯,別人我們都不認。」


其餘眾人雖是未開口說話,不過其神情表達出來的意思,也同兩位一致。至於慕雲霆完全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誰當暗鶯對他來說都沒有太大的關係。

夏蟬一改常態,語氣十分強硬,完全沒有任何轉圜餘地「這件事情我已經與護法取得共識,不得違逆!否則就是背叛組織。」

護法老嫗接下暗鶯的話來,精神一振,十分嚴肅說道「下一任暗鶯為曲清兒!」

「我?」

曲清兒當下就懵了,老嫗這一句話著實太讓人震驚。慕雲霆也是如此,「這個決定該不會是喝醉酒說的吧!」

曲清兒再有本事,可在暗鶯五人組面前,還是仍有一段距離。同樣這個決定對飛妙君等人,著實也是一個意外。

「你們五位晉陞護法,輔佐新人暗鶯,可有異議?」

「我等沒有異議。」

曲清兒此刻才回了神過來,她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可這個時候她手中已經多了暗鶯印。

夏蟬又道「為了今日之事得以見證,我請來一位見證者。」

一個哆嗦

慕雲霆感覺背後一涼,好似進入冬雪氣候,回首一看當下大驚,夏蟬居然請來一位狠人,萬年大冰山燕冰。


一襲銀袍


袍下一把長刀挎著,渾身上下散發著氣息,已經分不出是寒意還是刀氣,慕雲霆自然是下意識避讓。

而燕冰到第一時間注意到慕雲霆的存在,冷漠如她自然沉默少語,冷冽目光環視全場,彷佛已經說明了一切。

夏蟬再道「既然如此,此事就定下了,我也要為閉關做好準備。」

……

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似乎形成默契,眾人都在等待燕冰開口。

「燕婉渃了。」

當初徐天麟前往燕族提親,誰料被燕冰斬殺,而商少華則帶著燕婉渃私奔,就在此地舉行婚禮。如今燕冰開口,自然讓慕雲霆頭皮發麻。

痞子殺手闖都市 燕婉渃了!」

燕冰再度開口再度讓暗鶯大殿冷意幾分,可以說現場眾人,無疑都是商少華的幫凶,慕雲霆甚至懷疑,對方來此並不是為了當一個見證者。

「冰祖。」 婚色撩人,唐少的小萌妻 ,燕婉渃秀眉中儘是緊張,腳步怯怯而來。

原本慕雲霆以為燕婉渃已經身在商家,卻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在碎石窟內,商少華如此行徑,都不得不讓慕雲霆開始懷疑起來。

「這商家公子爺該不會玩金屋藏嬌吧!然後家裡再來一個,享盡齊人之福,也難怪會惹到燕冰。」

慕雲霆還在假想時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背後,小聲道「你這麼一臉的猥瑣,該不會在想什麼齷蹉事情吧!」

「是你?商少華!你還敢在這裡,不怕被打斷狗腿嗎?」

「去去去,能說點像樣的話嗎?要知道真愛無敵!」

「關鍵是對你說不出來。」

……

難得一見的溫柔,讓人都不敢相信這居然是生人勿進的燕冰,「在這碎石窟住得還習慣嗎?你們就是在這裡拜堂成親的?那你郎君對你可盡心……」

燕冰拉著燕婉渃的小手邊走邊聊,讓原本以為大禍臨頭的商少華如蒙大赦。

不過這個時候最為苦惱的還是曲清兒,完全是一臉的不知所措,靈動的雙眼都紅了一圈,「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了?為什麼會選我?」

飛妙君輕撫著曲清兒的秀髮,溫柔一笑「放心吧!我們會輔佐你的!」

「輔佐我?可是我感覺無論,那一個姐姐都比我合適啊!」曲清兒一臉漲紅,小聲怯怯的說道。

確實

將一個極富盛名的組織,交給一個小丫頭,無論是對組織,還是對個人都是一個不小的考驗,也難怪曲清兒會是這般心情。

謎沁也是一臉溫柔模樣,給予的曲清兒鼓勵,在眾人的安慰下,曲清兒才慢慢平復心情下來。而這是雪新月開始調戲起慕雲霆來。

「放心吧!我們不是還有一個名震罪城的凶獸嗎?」

慕雲霆一聽完全是苦著臉,這雪新月看樣子是完全把自己,當做暗鶯的打手,心中自然大是不滿「怎麼說,我也是做山賊的主啊!居然把我定位在打手上面。」

商少華見燕冰與自家娘子,在遠處敘舊心情非但不緊張,更是大好起來,只是現在燕族的情況,也著實讓自家,不禁為自家娘子擔心起來。

「據說,不日之後燕族將要舉行繼任大典,你怎麼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