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自從懷孕后,秦菲就總是容易感到飢餓。

這不,就在等菜的間隙,秦菲突然聞到了火鍋的味道。

循著味道找過去。恰巧看到一對情路正往對方的嘴巴里餵食物,秦菲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喂,嫂子,你至於嗎?」

東方豪宇多少有些看不慣秦菲這副饞貓樣。

秦海這廝好像看不懂東方豪宇的臉色似的,故意遞給了秦菲一塊糕點:「沒事,你先嘗嘗這個。」

「真的可以吃嗎?」秦菲眼神放光,滿臉期待地看著秦海。

秦海也是醉了,秦菲這小妮子還真是會給他出難題。

很顯然東方豪宇不可能讓她吃火鍋的,畢竟醫生交代過的任何細節,這個男人都是知道的。 黃江城。

方昊天一身灰衣,長相普通,化身為一個普通人行走在街道上,過往的人都沒有注意到他。

「轉眼就半個月了。」

豪門復仇千金 方昊天走進一家酒樓。

這半個月中,他已經摧毀了聖魔殿在滄瀾郡六個分殿,現在他的目標是設在黃江城的那一個分殿。

他在酒樓的一樓大廳找一個靠窗的地方坐下。

以他現在的修為幾天不吃不喝是完全沒問題的。

但人類就是人類,修為再高總是改變不了吃飯的習慣。

不吃的話也會有飢餓感,叫感覺沒什麼力氣,精神也感覺不好。

方昊天隨意點了一些酒菜,邊吃邊琢磨,消化這半個月來與聖魔殿強者的對戰經驗。

學無止境,不管多強大的強者,都知道自已並不是真正的無敵。

相信到了公孫無敵這個層次也一樣。

這方世界無敵了,但天外有天,到了更高層次的世界也許自已還是墊底的存在。

所以就是強如公孫無敵也都不斷的在學習,甚至比任何人都更加勤奮與刻苦。

「嗯,這傢伙還沒死啊!」

方昊天的眼眉突然微挑,他看到了一個熟人。

他竟然看到了王越。

王越雖然盡斂氣息,看上去只有靈武境的層次,也改變了樣子,但怎麼瞞得過方昊天?

現在的方昊天已非初見王越之時的方昊天,靈魂之強大,只要他見過的人再是如何的掩飾都逃不過他的感應力。

王越一身富商打扮,還帶了三個表面上都比他強大的護衛。

四人直上酒樓的二樓,王越進入了一間包廂,那三個護衛則是留在了外面。

過不了多久,一名美婦也帶人上了二樓,然後那美婦也跟王越一樣,將手下留在外面,她自已進入了包廂。

「惡魔會么?」

方昊天冷笑。

這個美婦竟然是一個惡魔喬裝,修為比王越強大多了,幾乎是半步金丹的存在,一隻手指就能輕易碾死王越,但她顯露出來的氣息卻跟王越差不多。

方昊天沒有急著動手,他想知道王越跟那惡魔美婦談什麼。

那美婦一進門便將門關上,然後手不露痕迹的揮了揮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包廂,不讓聲音外傳。

她徑自就坐到了王越的對面,道:「東西帶在身上嗎?」

王越搖頭:「沒有。」

「沒有?」美婦臉色驟寒,「你玩我?」

王越說道:「我哪敢,但你毒蠍是什麼性格我是知道的,沒得到我得到的東西我怎麼可能將東西放在身上?」

美婦雙眼眯起,有殺芒閃爍,似乎下一瞬間她就會出手將王越擊殺。

但她最終沒有動手,而是嫵媚一笑,道:「你膽子是越來越小了。怎麼,被人類打怕了?」

「誰幾次都差點被人殺死,誰都會怕。」王越沒有否認,他將右手輕輕的往桌子上一放,道:「我要的東西呢?我知道你帶在身上,依你的實力沒必要怕我搶你的。」

「你真了解我。」

美婦笑著用手解開她上衣的扣子,竟然當著王越的面將上衣解開,就連底下的衣衫也都解開,兩團白花花的東西直接就露在王越的面前。

王越卻是神色不變,似乎他看到的只是兩個普通的大麵包。

美女幽怨的嗔了王越一眼,道:「你就不動心?如果你想我可以在這裡陪你玩,絕不別收費。」

王越面無表情道:「將東西拿出來。」,他怎麼會動心?這個誘人的外表底下可是惡毒醜陋的毒蠍身體,他想玩女人也不敢沾這個蠍魔的身體。

「真沒趣。」

美婦冷哼了一聲,然後她直接將她右胸撕開。

沒有半滴血,因為這只是一個披在她身上的皮囊。

「沒想到你也這麼小心。」王越看到有點訝異,「你是怕你的那兩個殿主發現吧?」

「當然。小心點總是好事,東西放在空間戒指里都不安全。」美婦拿出一個小盒子就丟給王越,然後道:「東西在哪裡?」

王越沒有應話,當著美婦的面打開盒子,裡面是一枚丹藥。

「偷仙丹?」

方昊天愕然。

王越的修為雖然也有了進步,但現在也只不過是天人境八重,連虛丹境都不是,根本用不上此丹。

「能不能告訴我你要此丹做什麼?」美女顯然也看出了王越的修為,道:「你才天人境的修為根本用不上。」

王越卻沒有回話,他將盒子收起后道:「我點了些酒菜你慢慢吃,半個時辰後會有人告訴你東西在哪裡。」

美婦身上殺息瞬間涌動:「王越,你找死?」

王越渾然不懼,道:「我沒辦法,你的實力太高了,如果我現在告訴你那跟將東西放在身上沒什麼區別。」

美婦身上的氣息越涌越強烈,化為了實質的氣墊向王越碾壓而去。

王越的臉色馬上浮現痛苦之色,那股強大的氣勢幾欲要將他的身體壓得粉身碎骨。

一會,美婦突然將氣勢盡收,道:「好,我就暫且信你一次。如果你敢騙我,我必吃了你。」

王越感覺壓在身上的一座山突然搬走一樣,忍不住輕輕的吁了口氣。

他沒有說什麼,將門拉開便帶人離開。

美婦帶來的手下進來。

美婦擺了擺手,示意手下們坐好,道:「都坐下,好好享受美食。」

幾名手下坐了下來。

酒菜很快就上來,很豐富,簡直是十幾人的份量。

但這些人都是惡魔,吃量更加驚人,這點份量其實是不夠吃的。

「我還是覺得人類才是最好的食物。」一個惡魔吃了幾口后嘀咕道。

啪!

美婦突然一巴掌就將那個惡魔拍飛到一邊去。

其他的手下連頭都不敢抬一下。

而那被拍飛的惡魔知道自已說錯話了,趕緊爬起來磕頭求饒。

蠍魔交代過,不得做出現半點暴露他們是惡魔身份的事,那個傢伙剛才說的話若被人類一些有心的強者聽到,那他們的身份就暴露了。

雖然蠍魔知道她再度布起無形罡氣籠罩包廂,聲音不會傳出去,但這個手下卻已經違反了她的命令。

「過來。」

蠍魔召手。

「上使,饒命,饒命啊。」

那個惡魔嚇得不輕,連連磕頭。

蠍魔后突然一召,那磕頭的惡魔就飛了過來,他身上的衣服突然炸開,顯示出強壯的身體。

雖然是人類的身體,但還是比普通人類要強壯,其中某人地方更是大的驚人。

蠍魔的衣服也炸開,然後就將那個惡魔騎在了身下,當著其他手下的面上下起伏。

完事後,蠍魔身下的那惡魔已經變成了一張空皮囊,其惡魔身體已經被蠍魔在最後衝上高峰的狀態中吸干。

蠍魔手一揮,那張人類空皮囊便化為了粉末。

「這個……」

有個惡魔突然吃到了一個小珠子。

蠍魔手一伸便將小珠子吸到手中,直接就將珠子捏碎,裡面是一張紙條。

「這個王越真夠狡猾的。我還以為他是派人來,沒想到藏在菜里,當年不愧是屠魔軍的智將之一啊!」

美婦似乎都有點佩服王越的精明,但她眼眸中的殺芒卻是越發的濃烈了。

「我們走。」

美婦起身,帶著手下離開。

等化身美婦的蠍魔出了酒樓後方昊天也結帳離開。

「這是要上演狗咬狗的好戲么?」方昊天遠遠的跟著,心裡暗樂,「等看完戲再將他們全殺死就是。」

蠍魔美婦帶人出了城,到了黃江城北百里左右進入了一個山谷中。

「誰?」

蠍魔美婦一入谷就發出一聲怒喝。

噗噗……!

她帶來的手下下子全部被殺,然後王越現身。

蠍魔美婦卻不理會王越,她的目光盯著前方的一棵大樹。

大樹後轉出一個人來。

那人臉龐蒼老無比,彷彿他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商牟,是你?我明白了。」蠍魔美婦道:「王越就是為了你要的偷仙丹。但你們根本就沒有我需要的人氣丹,所以你們只能引我來這裡殺了我滅口……不對,不對,你商牟雖然也已經從屠魔軍中退下來,但你這麼多年以來仍然堅持不懈的刺殺我們的人強者,你怎麼可能跟已經投告我們聖神殿的王越混在一起……」

聲音突然停頓,蠍魔美婦雙眼瞪大有駭然之色,她赫然回頭看著她本不放在眼裡的王越,道:「原來你就是混入我們總殿的那個人類姦細。沒想到,真沒有想到會是你,怪不得我們總殿這些年總會有一些高層外出就會被商牟截殺,我們怎麼查也查不出是誰泄露秘密,因為我們對你是信任的,原來一直都是你跟商牟在配合。這麼說你們一個離開屠魔軍一個背叛人族都是假的。」

已經在附近等著看好戲的方昊天內心大震,他也是目瞪口呆,同時內心裡生出一股寒氣。

如果不是跟來這裡,他絕對不可能想到這些內幕。

若他在酒樓動手殺王越的話,那就真的枉殺一個真正的英雄了。

他不由的回想之前遇到王越的事,更是回想那一晚王越就差一點點殺死他最後卻被蠻王三老救了他的過程。

此時想來,當時王越不是沒有能力殺他,而是掩飾的好有所保留,無情殘忍的轟殺之下卻能夠讓他熬到蠻王三老出現。

方昊天獲知王越的身份后頓時肅然起敬。

這需要多大的毅力與隱忍力才能讓王越在人人喊殺喊打的情況下活下來繼續隱伏在聖魔殿中不斷為人族送出聖魔殿的一切動靜?

這時,王越突然退後。

「你知道了,那就更該死了。」

王越手一揮便有一樣東西綻放光芒將整個山谷都籠罩在其中。

蠍魔美婦臉色一變,她突然飛起一拳打出。

轟!

她的拳頭打在了光芒上,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震落回到谷中。

轟隆!

商牟已經出手了,他用的是槍。

長槍所向,槍影浩蕩有百獸咆哮奔脫。

商牟,百獸王槍! 東方豪宇壓根就沒打算答應秦菲,直接搬出了醫生的原話,惹得秦菲頓時垂頭喪氣。

就在兩個男人以為秦菲會妥協的時候,就看到秦菲遞過手機質問道:「你們看,這網上都沒有明確說孕婦不能吃火鍋,我怎麼就必須要受限制呢?」

秦海眸底快速劃過一抹狡黠,似乎很滿意看到東方豪宇此刻的神情。

哼,別看他跟東方豪宇兩個在秦菲面前相安無事,其實私底下都不知道爭執過多少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