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氣放軟的費亦行,眼睛還瞪著姜軼洋,故意惹姜軼洋惱他,「替我轉告紀總,我吃飽了。」

「你……」

「吃你的山珍海味,管我那麼多幹什麼?」

費亦行有時候簡直就像一條瘋狗,見他就咬,這咬他沒關係,反正他也習慣了,可這是紀總的意思,費亦行還不領情了?「不吃別吃!」

姜軼洋走後,費亦行趁著廚房裡的人還沒出來之前趕緊解決旁邊這個麻煩。

……

從高速口出來,到了機場,陳莉跟孫波買了票,離登機還有段時間,兩人就在休息室的包廂休息。

聽到敲門聲的陳莉,還以為是服務員進來送東西。拿著包廂里提供的筆記本正在查看網上的消息。

「姐,那張宇軒還……」

見門推開了,孫波沒有再說話,縮回腦袋看東西。

「沓沓沓……」

幾道凌亂的腳步聲進來,讓原本就不大的包廂瞬間變得擁擠。

抬頭的孫波,看到幾個身著便裝戴著鴨舌帽和口罩的男人進來,「你們是誰?」

孫波話沒說完,就看到陳莉前面站了兩個人,「姐……」起身要去陳莉那邊的孫波,被人一耳光打的摔回原位。

「你們,你們是誰,光天化日之下……」

對方一揚起巴掌,孫波就沒話了,用手擋著臉瑟瑟發抖。

站在陳莉面前的男人,兩隻手叉腰,俯身盯著坐在沙發上,目光緊張努力擠出笑容的陳莉。

「不知道你們找我有什麼事?」這些人到底是誰派來的,是不是赫戰洺,還是白一近知道她出事了,找了打手過來教訓她?

「陳女士,我們老闆說了,讓你不要再去找張宇軒的麻煩,如果讓他知道,你敢去找張宇軒……」男人一隻手搭在陳莉腦袋上,揪住陳莉的頭髮,扯著陳莉的腦袋往後昂,「我們有的是證據,讓你一輩子都別想出來。」

她沒想到,赫戰洺跟白一近沒還沒找到她,張宇軒就先動手了。

這個張宇軒,居然還懂得用這招來威脅她,「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我保證不去找他。」

男人拍了拍陳莉的臉,像是很滿意陳莉的表現,「別做蠢事,惹不起的人,別惹,小心斷了自己的路,你混這行那麼久應該知道了吧。」

「知道,知道。」

「知道就好,你不找他,我們也不會來找你,你要是想打什麼主意,就算你到了天涯海角,我們也天天來問候你。」

「我以我的性命發誓,我絕對不會再找他。」要不是赫戰洺來這一出,把她炒魷魚加發聲告,興許就不會有這一幕,果然應驗了那句話,樹倒了,阿貓阿狗都敢來踩一腳。

男人笑著收回鬆開陳莉頭髮的手,在手路過陳莉耳邊時,往後抬起數厘米,又用力扇在陳莉臉上,「啪——」

挨了一耳光的陳莉,偏著腦袋,在這擁擠氣氛危險的包廂里,她連一口氣都不敢喘,就這樣忍著屈辱靜靜看著地板,直到來找她算賬的人離開好長一段時間后,陳莉才回過神來。

對面的孫波,已經嚇傻了,眼睛瞪大看著陳莉,一句話都不敢說。

兩人就這樣在恐懼的氣氛包圍中,看著對方,不知道過了有多久,孫波扳直的腰桿才一點點彎曲放鬆,「姐,怎麼辦?」

「能怎麼辦……」臉上那陣火辣辣的痛,就像剛發生不久的事情,還圍繞在她腦海里揮散不去,「先離開這裡再說。」她陳莉不是那種一點虧都不能吃的人,她可不傻,跟張宇軒硬剛下去,吃虧的人只會是她,她還是先離開這裡,等東山再起的機會。

「姐,要不,要不咱們去求求白一近吧……」現在除了這個主意,他已經想不到還有誰能幫助他們脫離這個險境。

「你以為白一近會放過我們,你太天真了。」就白一近那個脾氣,沒雪上加霜就不錯了,還拉她們一把?

景城是待不下去了,以後還不知道該怎麼混,他實在是不想像只過街老鼠一樣到處東躲西藏,懊惱又後悔的孫波用手拍打自己的腦袋。

吃過午飯後,喬隱先離開了,跟著紀澌鈞去書房的赫戰洺,談了會事情出來后就遇到面色嚴肅站在門外的費亦行。

這模樣,怎麼跟他來之前不一樣?

費亦行這一嚴謹就讓赫戰洺覺得,氣氛不正常。

「費助理,你沒事吧?」

怎麼會沒事,事大了,想起剛剛花瓶里那件東西,費亦行就忍不住捏把汗,側過身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赫總,需要我安排人送你?」

他還是喜歡,費亦行不正經的樣子,太嚴肅氣氛就緊張了,「不用了,我自己走。」

目送赫戰洺走遠后,費亦行正要敲門,小跑過來的保鏢在費亦行耳邊小聲彙報,「費哥,那兩個人確實出去了,但是我們在排查屋內安全因素的時候,在宿舍找到長得一模一樣的兩人,老呂那邊去看過了,那兩人中了迷藥,昏迷了不止一個小時。」

那就是說,有人喬裝打扮混進來了?就這麼在他跟老薑的眼皮子底下混進來,還在屋內放了定時炸彈?

想想自己對這裡的安保如此有自信,費亦行才知道有多可笑,「查清楚這件事,屋內所有安保都更換,廚房那邊……」他現在總覺得身邊的人都不可信,卻又不能不用。

「廚房那邊,要不要找許衛回來幫忙?」

許衛那傢伙正在考核,這個時候叫回來不合適,就在費亦行頭痛的時候,一個名字閃過他的腦海,「對啊,妹子。」

「誰,費哥?」妹子?

「對,佟悅妹子。」他怎麼把這號人給忘記了,找妹子來幫忙,准沒錯,就這樣。

佟悅?他想起來了,就是費哥口中那個,管天管地,一把年紀還沒男人敢要的男人婆佟悅,「那不是紀董的人嗎,費哥,你之前巴不得她走,現在把她找過來,會不會……」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人是難搞了一些,不過,安全。」

安全?

這句話怎麼他聽出了別樣的意思。

瞧那什麼眼神,費亦行瞪了眼旁邊在開玩笑的男人,「腦袋裡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趕緊去給我騰間宿捨出來。」

「費哥,宿舍都是男的,是不是要給她安排到別的地方?」

「她也就性別是女的。」還搞什麼特殊,就佟悅那性格,工作需要讓佟悅住混間,佟悅也不會說二話吧,不過,他就喜歡佟悅妹子這做大事不拘小節的風格。「趕緊去收拾東西,我還得找紀總幫我要人呢。」

「是。」

費亦行進去后,離開去給佟悅收拾房間的男人,在樓梯遇到姜軼洋。

「姜哥。」

瞥了眼路過跟自己打招呼的男人,姜軼洋停住腳步叫住人,「等等。」

「姜哥,有什麼事?」

「你們內務在搞什麼,怎麼在這個時間點集中大掃除?」盛起雲是費亦行安排主管內務的人,可沒費亦行的意思,盛起雲也不敢在這個做這種事情。

這不是大掃除,而是借著更替屋內裝飾和布局的名義在做摸底安全因素排除,「費哥說,寶少爺不喜歡這個風格,所以上下都得趕在寶少爺下午放學回來之前更換。」

寶少爺不喜歡?

這是費亦行自己編出來的瞎話吧。

本來這個時候,人手就不能隨意調動,費亦行還有閒情逸緻「搞裝修」?

深呼吸了一口氣的姜軼洋,抿著唇抬頭望著天花板,忍住心中對費亦行今天數種行為的不滿。

書房內。

赫戰洺走後,正要工作,紀澌鈞就被右下角的一個熱點吸引住。

點進頁面,彈出一個直播畫面。

視頻那頭,木小寶和鄭星河一塊,正在農場做直播賣菜。

這小子,中午不回來,說跟師傅要去做大事,原來是在網上直播賣菜。

打算給木小寶捧捧場,紀澌鈞用費亦行的賬號登陸上去后,紀澌鈞也沒來得及看賬號名,直接就手動敲了一行稱讚木小寶的話發出去。

視頻上,手裡捧著一個大南瓜的木小寶面對紀澌鈞這句誇讚高興到露出一抹笑容,「謝謝,景城最帥的妞,我也愛你喲。」

發出去紀澌鈞就後悔了,費亦行這傢伙,怎麼取了這種名字,簡直是有辱他紀澌鈞的男人威風。

就在紀澌鈞犯嘀咕時,視頻那頭繼續傳來木小寶的聲音。

「謝謝我家親愛又帥氣的四叔,謝謝他給我贊助一顆兩克拉的鑽石,人數滿一百萬就在線抽獎。」

「哦,我爹地啊,他很窮的,他什麼都沒有給我贊助啊,他現在還在家裡努力工作,給我妹妹賺奶粉錢。」

這個臭小子,在外面損起他來,還真是有一套,跟他家兮兮一個樣,生怕他太優秀被人惦記。

「叩叩叩……」

聽到敲門聲,紀澌鈞把聲音調小,「進來。」

推門進來的費亦行,關了房門后,快步來到紀澌鈞旁邊,見紀澌鈞嘴角含笑望著屏幕,費亦行餘光瞥了眼電腦的顯示屏,「紀總,臨時出了點狀況。」

自從他退居二線以後,少了一些明爭暗鬥就很少見費亦行這麼嚴肅的面孔,「什麼事?」上樓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人員走動密集,這不像是費亦行平時的辦事風格。 毫無懸念的,庚俗又被狠狠的操練了一番。

賴美雲美曰其名的稱是磨練,但下手確實絕對不留情,在這群人之中,她的手段最狠,也最讓庚俗懼怕。

狂爆的雷電之力,轟擊的庚俗毫無抵抗之力。

最終,整個人完全癱在地上,連起來的力氣都沒了。

不是他不夠強,而是賴美雲太強。

經歷了半個月的瘋魔式,庚俗能堅持下來,也總算是成長迅速,此刻他的實力,總算是達到了正常地仙境初期高手的水平,可能還要稍微高一些,但和他們這些妖孽們一筆,就顯得不怎麼樣了。

見狀,仙宮內的林楠笑了。

隨即身形一動,不久后林楠出現在演武場內,眾人看到林楠出現,一個個笑著上前打招呼,庚俗也勉強掙扎著看向林楠。

說話話,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林楠,以前只是聽過名字。

只是他實在想不通,他們這是要幹什麼。

爺爺雖然說讓自己聽林楠的命令,跟在他身邊,也不至於這麼虐待吧。

「林楠,我和你無冤無仇的……」庚俗對其他人還敢狂,對林楠則不敢,他清楚這是一個大狠人。

自己都不見得得罪的起的。

雖然是混亂之城有名的二世主,但他還是清楚自己能得罪起的人和不能得罪起的人。

林楠上前,看著慘兮兮的庚俗再度輕笑。

「你別這種眼神看我,這只是開頭而已,他們和你也只是玩玩而已,真正的危險還在後面的,即便是你死了,我也沒辦法,庚仙王前輩也不會多說,他是把你徹底交給我的,什麼時候我滿意了,你才能重獲自由!」林楠笑著說道。

庚俗一聽,臉頓時黑了。

「憑什麼啊!」長這麼大,啥時候受過這種罪。

「就憑我比你強!」林楠輕笑回復。

頓時,庚俗無語了,愣在原地。

「現在好好努力吧,現在有他們操練你,至少你不會死,頂多的辛苦點,我們當年修鍊可都是拚命,一天之中可能拚命很多次,次次都有損命的危險,才走到這一步,你太缺少了,所以我會讓你都補上,你現在不把握機會,後面死了我可不負責。」

說罷,留下發愣無語的庚俗,再度留下一句話便撤了。

「讓他真正見見血,不死就行!」

不久后,洪辰親自動手,一頭九階超階妖獸抓了回來,直接丟進演武場內,洪辰親自坐鎮,防止發生什麼意外,任由庚俗在其中廝殺。

半個小時后,庚俗渾身破爛,鮮血幾乎流盡,若非有仙甲守護,早就死了。

而這頭超階妖獸也被他拼成了重創,不過卻比庚俗強,依舊還有一戰之力。

最終,這頭超階妖獸被洪辰出手封印。

…………

林楠繼續在閉關,對庚俗的操練還在繼續。

不過這次閉關並非在凌雲仙宗,而是在一旁的城內,在仙盟的頂級洞府內。

在這裡,絕對是最安全的地方,也絕對不會有人打擾。

趁著分身之法的參悟完成之際,林楠終於著手煉製分身了。

仙盟商行內,林楠耗費了上百萬,購置了大量極品材料,都是配合混沌胚土煉製分身所需要的輔助配料。

仙人境高手的分身,想要做到一般無二,可著實不易。

混沌胚土是其一,另外還需要其他各種輔助之物,哪怕是空有分身之法,空有其他條件,沒有仙晶也不行。

一次性拿出上百萬塊仙晶,普通天仙境哪怕是得到分身修鍊之法,上哪拿的出來。

但林楠都不缺。

洞府內,洞口完全封閉,他閉關的消息只有邱雲仙王崔慶蔣鑫他們幾人知道,除非天大的事情發生,否則絕對不能打擾。

煉製分身,關係重大。

「希望不要出什麼意外!」林楠心中自語了一聲,而後再沒有管其他,開始整理起諸多準備好的特殊材料。

…………

一晃,足足兩個月過去,林楠在洞府內閉關不出。

邱雲仙王庚仙王崔慶蔣鑫等人都在等待著,期待著林楠能夠成功。

「這麼長的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吧?」仙宮內,邱雲仙王自語了一聲。

身邊,庚仙王赫然也在這裡等待著。

「估計應該是成了,真若是失敗,早該結束了!」

邱雲仙王微微點頭,他自然也期待如此。

隨即他察覺到了什麼,輕笑著看著這位老友。

「你這位二世主孫子現在再看看是不是滿意了不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