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得到了這座幻方城,就等於得到了一座軍事要塞!

這個利益實在是太大了,連上位神都會怦然心動!

接下來,陸青青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傀儡大軍,讓昔日的紅營首領「赤虹戰將」以及藍營首領「月纏綿」各自率領一支隊伍,從幻方城內飛了出來。

眾多傀儡破空飛舞,停在了陸青青身後,排列的整整齊齊。這些傀儡的身上沒有生命的氣息,卻散發出了強悍的波動,加在一起,是一支相當強大的戰力。

方圓域主看了看這些傀儡,嘖嘖讚歎了幾句,然後表示要設宴款待眾人,給眾人接風洗塵。

在幻方城附近,有一艘屬於方圓域主的大型星舟,設宴的地點就安排在船上的一間餐廳。

這種邀請推辭不過,范浪率領一部分人應邀參加,陸青青、天縱丹聖、鐵手先生等等都跟著去了。

雖然方圓域主熱情款待,但范浪知道事情沒這麼簡單。

之前所有進入幻方城內冒險的人,都要簽署協議,一旦從中得到好處,要分出一部分貢獻給國家,或者說貢獻給方圓域主本人。

現在范浪這群人活著出來了,得到的利益不是一星半點,而是整個幻方城。

這個利益牽扯的太大了,別看方圓域主現在隻字不提,但以後肯定是要分一杯羹的,甚至有可能獅子大開口。

不把這位域主打發了,眾人別想帶著幻方城離開。

對此,范浪心知肚明。

怕就怕五百塊加一面小錦旗,這就操蛋了。

眾人一起進入星舟,來到了餐廳,這裡堪稱富麗堂皇,處處雕樑畫棟,隨便一個器皿都精美無比。

眾人分賓主落座,以方圓域主的身份,自然坐在主位,他刻意讓陸青青坐在了自己身邊,而另一邊是范浪。

換做以前,陸青青是絕不可能有這種待遇的,別說是坐在堂堂域主的身邊,就是想見域主一面都是奢望。

席間,方圓域主熱情招待,話題大多圍繞幻方城,詢問了方方面面的情況。

酒過三巡,方圓域主話鋒一轉,沖著陸青青笑道:「陸青青,如果讓你繼續擔當下級的星海神捕,那就太屈才了。像你這樣的人才,就應該提拔重用。我有意把你收入麾下,提拔你當星系之主,你可願意?」

聞聽此言,旁邊的范浪眉頭一皺,握著酒杯的手停在了身前。 方圓域主對陸青青拋出了橄欖枝,要將陸青青收入麾下。

表面上看,這是招攬,實際上暗藏玄機。

一旦陸青青成了他的手下,那麼幻方城自然也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這位域主的胃口實在不小,竟然要把整個幻方城據為己有!

范浪聽到這種話,自然是要皺眉。

如果吧陸青青比作棋子,那現在的局面就是有人要從范浪手中奪走這枚棋子,這是他絕對不可能接受的。

他精打細算,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才把幻方城得到手,絕不可能拱手讓人。

陸青青張著嘴,不知道該如何作答,目光有意無意的望向了另一側的范浪。

剛才還推杯換盞的酒宴,一下子變了味,氣氛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在場的人,但凡是有點腦子的,都看出了苗頭不對。

碰。

范浪將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發出了一聲脆響。

「陸青青臉皮薄,就讓我來代為回答吧。承蒙域主賞識,給了陸青青一個平步青雲的機會,奈何她無意在官場上發展,已經有了別的安排,就不牢域主費心了。另外一件事情,也是時候好好談談了。我們得到整個幻方城,按照之前的約定,應該給神國上繳一筆費用。這筆費用具體有多少,還請域主名言,我們保證分文不少,一切都按照約定辦事。」范浪望向方圓域主,一字一句平穩有力。

方圓域主臉上笑容不減,喜怒不形於色,笑著道:「我是在問陸青青,還是由她本人來回答比較好。她是女中豪傑,有什麼臉皮薄的,這是給她安排職務,又不是給她相親。至於費用一事,大家都是自己人,好商量,等以後再談不遲。」

「陸青青已經表示要效忠於我,我的決定,就是她的決定,所以由我來代為回答就可以了。」

「哦?原來你這位極光學院的院生有這麼大的本事,能決定陸青青的前程?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你有足夠高的參天大樹給她這隻鳳凰棲身么?年輕人,有雄心壯志是好事,但也要量力而行。」

雙方唇槍舌劍,所說的話看似溫和,實際上鋒芒畢露。

方圓域主是文官派系的代表人物,執掌一整個星域,實力卓絕,身份至高,與他針鋒相對,需要的不止是勇氣。

范浪仍是毫不相讓,正色道:「誠然,以我的身份,在極光神國內算不上什麼,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但這並不妨礙陸青青歸順我。她這次能夠煉化幻方城,主要是仰仗我的幫助,理所當然應該有所回報。」

「如果只是為了報恩,可以由我替她報償,這並不能成為一種束縛。我想聽的是陸青青本人的意見,而不是你的。」方圓域主轉過頭凝視陸青青,「你自己表態吧。是否願意接受我的提拔?這個機會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我……」陸青青左右為難,內心做著劇烈的掙扎,選擇一方,就肯定會得罪另外一方。

見到陸青青猶豫不決,方圓域主暗中傳音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投靠我總比投靠范浪強得多,他不過是極光學院的一介院生而已,給不了你什麼前途,投靠我才是明智之舉。你不要有太多顧忌,只要你投靠我,其他方面我都可以替你擺平。」

這些話是暗中說給陸青青聽的。

與此同時,范浪投眼望了過來,目光十分的平靜,彷彿有恃無恐,好像一點也不擔心陸青青會背叛。

陸青青與范浪對視了一眼,那種平靜的目光,讓她心中一沉。

她隱隱覺得,如果背叛范浪,會比得罪方圓域主更加恐怖!

「對不起,域主大人,我怕是要愧對你的栽培了,正如范浪剛才所說,我已經投靠了他,要為他效力,豈能言而無信。極光神國人傑地靈,你還是另請高明吧。」陸青青歉然道。

方圓域主仍是不動聲色,微微苦笑道:「唉,那真是太可惜了,人各有志,既然這是你的決定,我也不好勉強。來,大家繼續吃喝,千萬別客氣。」

方圓域主接下來閉口不提剛才的話題,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眾人繼續吃吃喝喝,但是氣氛仍然微妙。

散席之後,方圓域主邀請眾人前往書房,聲稱要辦理一些公事。到了書房,方圓域主坐在了書桌之後,桌子上擺著筆墨紙硯,以及一摞摞的卷宗。

「私事歸私事,公事歸公事。剛才我們只是私下閑談,怎麼樣都行,現在就不同了,希望大家能夠配合。」方圓域主沉著臉道。

「那是當然,域主大人有什麼安排請講。」范浪道。

「幻方城出現在我麾下的鳳琴星系,我有權處置它的歸屬。陸青青,你將幻方城煉化,探查清楚了幻方城的情況,可謂功不可沒。我會重重的獎賞你一筆錢,在這之後,你要交出幻方城的控制權,由我來妥善安排。」方圓域主語出驚人,用一種凌厲的目光看著陸青青。

陸青青臉色驟變,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如何回話。

方圓域主之前在宴席上用軟的,現在開始來硬的了,竟然要逼迫陸青青直接交出控制權,擺明了是想要把幻方城據為己有!

摘桃子可以,但是摘到范浪的身上,這就不行了。

不是誰的桃子都可以摘。

「域主大人,這樣安排恐怕不妥吧?」范浪眯眼問道。

「閉嘴!本域主公事公辦,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質疑了?你當這裡是剛才的餐廳嗎?」方圓域主橫眉立目,不復之前的和善,算是徹底撕破臉了。

「域主好大的官威。我不會把這裡當餐廳,也請你別把我當成一名普通的院生,畢竟我的身份,還是有那麼一點特殊的。」

事到如今,范浪也就沒什麼好客氣的了,直接從身上掏出了極光神令,拿這個來提高身份,證明自己不是好欺負的。

「呵呵,你以為拿出極光神令就能嚇唬住本域主嗎?極光神令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才有,不知道多少年前,神帝陛下就賞賜給了我一塊,而且許可權比你更高!」方圓域主從身上掏出了屬於他的極光神令,重重的拍在了桌上。 兩人都有極光神令,而且方圓域主手中的更大一級。

如果單論身份高低,方圓域主肯定是要遠遠高於范浪的,而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掌握著高高在上的特權。

「怎麼樣?能分辨出極光神令的不同么?」方圓域主冷冷一笑,「如果你以下犯上,不肯接受我的處置,那就請陛下降臨定奪好了,以陛下的聖明,一定會做出合理合法的公斷。」

只要動用極光神令,就能聯絡到極光神帝,請他降臨於此。當然,降臨的肯定不是他的真身,而是他的化身。

如果真把極光神帝請過來,他會偏向誰還是個未知數,恐怕還是會偏向於方圓域主更多一些,不大可能為了一個小輩,寒了老臣的心。

所以方圓域主才會有恃無恐,根本不懼范浪手中的極光神令。

這條解決辦法,算是行不通了。

范浪沉默了一下,將極光神令收了起來,淡淡道:「像是這種小事,就別去驚動陛下的大駕了,還是我們自行解決吧。」

「算你識時務。」方圓域主神色稍緩,以為范浪這是要妥協了。

然而事情並非如此。

范浪對幻方城志在必得,豈容他人伸手,既然極光神令派不上用場,那就另想辦法!

剛才在沉默的時候,范浪已經動用懶蟲光靈等聯絡手段,給數人發去了消息,其中包括玄機大帥、六道天王以及影蛛會!

既然極光神帝靠不上,那就請別的靠山幫忙!

范浪聯絡的都是國內權傾一方的大佬,身份可以跟方圓域主平起平坐,而且這些人會偏向於他。

只要請過來一位,事情就有轉機了。

對待不同的麻煩,有不同的解決方式。

神浩星那邊的麻煩,暫時還沒那麼嚴重,所以范浪只是讓玄機要塞派去了一支船隊幫忙。

而眼下的麻煩就嚴重多了,非得請點大佬過來助陣才行。

范浪發去的都是緊急消息,很快得到了回應。

第一個回應的人是玄機大帥,傳來了一段話:「此事非同小可,幫你就要得罪方圓域主,除非你答應我將來畢業之後從軍入伍,加入我們武官派系,我才能幫你這個忙。只要你從軍了,就是我們的自己人了,不單單是這一次,以後你遇到什麼麻煩,我都可以幫你。」

范浪想都沒想就接受了這個條件。

凡事都是需要代價的,不能指望著別人白白得罪一位域主。

而且范浪的計劃當中,本就有參軍這一環,玄機大帥的要求,正好跟他的計劃不謀而合,所以沒什麼好猶豫的。

雙方達成共識,玄機大帥表示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送過來。

這樣就有了一個大佬助陣!

與此同時,范浪表面上還要應付方圓域主,虛與委蛇道:「好吧。小胳膊擰不過大腿,既然這是方圓域主的命令,那我們這些小人物也只能低頭,只希望域主能夠高抬貴手,額外給我們一些補償,好讓我們平衡一些。」

「這當然可以,本域主是講道理的人,不會讓你們竹籃打水一場空,該給的賞賜一分也不會少。」方圓域主欣然道。

在場的人很多都以為范浪真的服軟了,一個個都很生氣,卻又不敢當場發作,只能忍氣吞聲。

范浪為了拖延時間,繼續跟方圓域主扯皮,談判補償問題。

說話之間,他陸續收到了另外兩位大佬的回話,一個是六道天王,他答應了趕過來當和事老,而且沒有提出額外的要求。

另外一位大佬來自影蛛會,是影蛛會的高級成員之一,他也答應過來幫忙,同樣沒有提出額外的要求。

這樣一來,就有了三位大佬助陣,方圓域主再怎麼強橫,也得掂量掂量。

剩下的,就等這三位大佬過來救場了。

表面上,范浪繼續虛與委蛇,實際上是在拖延時間。

方圓域主起初沒有察覺,等到時間拖的久了,這才發現有些不對勁,橫眉立目道:「范浪,你跟我東拉西扯,到底是何用意?本域主公務繁忙,可沒時間浪費在你身上。現在我就列出一份契約,你們統統給我畫押,一切全聽我的安排。剛才我許諾給你們的補償,已經夠多了。」

方圓域主一揮手,桌上的筆墨紙硯動了起來,飛快的寫下了一份契約,內容是轉交所有權,並給予一定的嘉獎補償,總數不過三千萬宇宙幣而已。

這筆錢不算少,但是跟幻方城本身的價值一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說成打發要飯的都不為過。

這些紙筆非比尋常,寫下來的字跡,任何人都無法更改。一旦簽字畫押,就有了合法的效力,上哪打官司都沒用。

「你們簽字吧!陸青青,你第一個簽!」方圓域主逼迫道。

陸青青僵在原地,慢慢抬起了手,伸向了筆架上的毛筆。

方圓域主見狀,不耐煩道:「快一點,別磨磨蹭蹭的,再不簽字,別怪我動用武力!」

這已經相當於明搶了。

之前范浪剛來這裡的時候,方圓域主曾經拉攏過他,說的那叫一個好聽,現在卻要巧取豪奪,露出了本來面目。前後這麼一對比,實在是諷刺。

陸青青緊咬嘴唇,內心糾結萬分,她好不容易才得到幻方城,擁有了強大的實力,現在卻要將這一切拱手讓人,讓她如何能夠甘心?

她甚至有一種跟方圓域主硬碰硬的衝動,但是又不敢真的動手,如果挑戰一位域主,這個罪名實在太大了,等於跟整個極光神國為敵。

那樣一來,事情會變得更加嚴重。

她好不容易,這才將毛筆拿了起來,浸滿墨水的筆尖落向了契約。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門外有人大聲喊道:「報!玄機大帥率兵前來,聲稱有要事求見域主大人!」

玄機大帥來了!

一方域主掌握的是星域,而大帥掌握的是軍權,一個屬於文官,一個屬於武官,兩者的身份算是平起平坐。

聽到這一聲報告,方圓域主皺起了眉頭。

一旁的范浪則是翹起了唇角,慢悠悠道:「有貴客來訪,這邊簽訂契約的事還是先放一放吧。」 聞聽此言,方圓域主立即恍然大悟,想到玄機大帥的到來一定跟范浪有直接關係。

武官派系跟文官派系畢竟有著派系之別,如果玄機大帥在這件事情上插一腳,事情就更複雜了。

方圓域主當機立斷,喝道:「趕緊給我簽字畫押!」

他大手一揚,釋放無窮威壓,對著陸青青籠罩而下,要控制陸青青簽字。

單憑陸青青自身的實力,肯定抵擋不住一位上位神的威壓。好在赤虹戰將跟在她的身邊,此時發揮了作用。

「休傷我主!」赤虹戰將大喝一聲,橫刀架在了陸青青的頭上,刀身綻放出一個個陣法,與當頭落下的強大威壓進行抗衡。

赤虹戰將現在屬於自動護主,在主人遇到危險的時候,就算沒有得到命令,他也會出手,這是根植在他中樞當中的規定。

雙方強強碰撞,引發出轟的一聲巨響,書房裡的防禦結界啟動,擋住了猛烈的衝擊力,令整間屋子都泛起了淡淡的光幕。

如果沒有這層結界,整間屋子都會被震塌。

「大膽!你竟敢對我動武,這可是誅九族的不赦之罪!」方圓域主勃然大怒,算是找到了把柄,更加肆無忌憚,抬手又是一招攻出,這次不止是威壓而已了。

周圍憑空浮現一面縱橫交錯的棋盤,一道道線條割裂了空間,將眾人籠罩在內。

方圓域主是上位神當中的佼佼者,他這一招下去,在場沒幾個能擋得住。

千鈞一髮之際,有另外一股扭轉乾坤的強大力量降臨此地,干擾了方圓域主的招式,護住了范浪眾人。

與此同時,一聲聲詩號響徹而起,字字鏗鏘有力,如同九天炸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