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為了預判曹軍的起居動向,隔岸居於高山之上,暗中觀看曹營。

次日,曹操派來使者過江,向劉備下戰書。

但劉備軍營中轅門緊閉,高掛免戰牌,營中一人不出。

曹軍使者無奈,就把戰書留在轅門處,自回大營。

當夜更深,諸葛亮在山上,見曹營燈火方息,軍士歇定,約莫半個時辰過去,諸葛亮下令手下放號炮。

趙雲在土山上,聽得號炮聲響,令五百軍士鼓角齊鳴。

曹兵在睡夢中被驚醒,慌亂不已。

曹軍將領,只疑是劉備軍劫寨,想著在魏王面前好好表現一番,以最快的速度整軍迎戰。

等到大家點亮燈火,整軍到營門外列陣迎戰,卻不見劉備一兵一卒過來。

折騰這一陣,已經快一個時辰過去,曹操讓軍士們回營休歇。

營中才熄燈火,對岸的號炮又響,上游又是鼓角齊鳴,吶喊震地,山谷應聲。

曹兵徹夜不安,無法入睡,軍心疲憊,無法出戰。

曹操驚疑不定,司馬懿獻計道:

「此乃疲兵之計,魏王可留下警戒將士,其餘照常歇息。」

曹操然其言,當天晚上,讓各將留下警戒的軍士,其餘將士照常歇息。

但人心惶惶,休息的軍卒也難以合眼,一連三夜,都是如此,曹軍士卒,睡眠不足,疲態盡顯,戰力明顯下降。

曹操見此,非常擔心,害怕劉備軍真的前來劫營,就拔寨後退三十里,在空闊處紮下營寨。

看到曹操後退,諸葛亮笑著對劉備說道:

「主公,曹操雖知兵法,不知詭計。」

因為是曹操親臨,也只有劉備才有資格與他對話。

於是,諸葛亮請劉備親自領軍渡漢水,背水立下結營。

徐晃背水結陣,才敗了一陣,現在諸葛亮也用此計,劉備驚問其故,諸葛亮附耳道:

「可如此這般……」

曹操後退以後,也是在試探劉備,看他敢不敢過江迎敵。

見劉備居然背水下寨,曹操心中疑惑,又使人來下戰書。

這次劉備大開轅門,把使者迎進去,以禮相待。

劉備看完戰書以後,遞給諸葛亮,當場批下四個字「來日決戰」。

次日,兩軍各前進十餘里,位於兩軍營寨的中間,剛好有一片開闊地,雙方出一萬人馬,列成陣勢。

按照規矩,曹操畢竟是大漢丞相,地位崇高,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他首先出馬,立於門旗下,兩邊布成兩列龍鳳旌旗,擂鼓三通,喚劉備答話。

劉備雖然只是自領益州牧,但也是皇室宗親,大漢皇叔,沒有弱了聲勢,引劉封、吳班等川中諸將而出。

曹操以大漢丞相自居,揚鞭大罵道:

「劉備,你枉為皇室宗親,忘恩失義,甘當反叛朝廷之賊!」

劉備一直與曹操針鋒相對,自然不會被他這幾句話嚇住,大聲反駁道:

「吾乃大漢宗親,當今天子欽定的皇叔,奉天子衣帶詔,討伐你這個逆賊。你先弒貴妃,再弒母后,自立為王,僭用天子鑾輿,非反而何?

曹操雖然還沒有正式篡位,但權勢已經熏天,與皇帝無異。

在朝堂之上,曹操的威嚴日重,滿朝文武,無人敢忤逆於他,養成了唯我獨尊的習慣。

就連漢獻帝,都要看他臉色行事,很多年沒有人敢在他面前言語放肆。

上次濡須之戰,曹操與孫權陣前相見,曹操也是以大義責備孫權,但對方並沒有惡語相向。

劉備卻是一頓毫不留情的指責,曹操不由心中大怒,命先鋒徐晃出馬搦戰。

趙雲、黃忠,被諸葛亮安排領軍設下埋伏,劉備身邊武功最強的,就算義子劉封,劉備下令他前去迎戰。

劉封尚未出陣,劉備叮囑了幾句,就先走入陣中,率領衛隊飛馳而去,引入山谷不見。

劉封雖然不知劉備有什麼的計策,但出陣之時,已經得到劉備不可力敵的吩咐,他與徐晃只斗得數個回合,力氣不加,抵敵不住,撥馬便走。

手下軍卒,見主將敗陣,跟隨他一窩蜂往後便逃。

曹操雖然派徐晃出戰,但並沒有指望在斗將上取勝,因為已方並不佔優。

劉備軍中有張飛、黃忠、趙雲、魏延等勇將,而曹操部下只有許褚、張郃、徐晃堪與匹敵,明顯處於劣勢。

因此,曹操打的就是混戰的主意,他一見徐晃建功,劉備的敗軍沖亂了自家陣腳,就急忙下令道:

「眾將士可奮勇殺敵,無論官職大小,捉得劉備,便為西川之主。」

這可是一步登天的機會!曹軍將士眼都紅了,齊聲吶喊,奮勇向前,向劉備軍追殺過來。

劉備軍陣勢大亂,盡皆望漢水而逃,馬匹軍器,丟滿道上。

曹軍見到如此多的戰利品,不少人撿起來,負在背上,追趕的速度,也慢了下來,曹操見狀,急令鳴金收軍。

眾將都是騎馬,勒馬返回,軍士們雖然停止向前,但不少人還在收取戰利品,戰場一片混亂。

眾將問曹操道:

「我等奮勇向前,正待捉得劉備,大王何故鳴金收軍?」

曹操回答道:

「我見蜀兵背漢水安營,其可疑一也;多棄馬匹軍器,其可疑二也。此必是諸葛村夫之計,可急退軍,休取衣物。」

曹操傳下軍令:

「妄取一物者立斬。火速退兵。」

曹兵聽了軍令,這才戀戀不捨地往回走時,那邊山頂上,諸葛亮看得分明,舉起號旗。

劉備領中軍從山谷中殺出,黃忠領軍從左邊殺來,趙雲右邊殺來。

曹兵因為停止追擊,陣型散亂,不能抵禦,被趙雲和黃忠兩邊夾擊,大潰而逃,劉備領軍連夜追趕。

曹操眼見劉備軍追趕甚急,就傳令大軍先回南鄭,再作計議。 曹操大舉進攻漢水之時,馬謖領命悄然來到張飛軍中。

與魏延軍匯合以後,先由馬謖傳達了這次進取南鄭的軍令,然後悄悄從米倉道前往南鄭城。

雖然張飛在下辨之戰中戰敗,折了副將雷銅,但他軍卒的損失並不大,只折損了數百人。

張飛退回米倉山,還有四千餘人,劉備有心給張飛上點眼藥,並沒有給他補充軍隊,讓他率領殘兵,在米倉山附近作為疑兵。

因此,當黃忠和趙雲在漢水大戰的時候,張飛卻因為兵力不足,不能主動出擊,只能率領軍隊在山溝里轉來轉去,和許褚捉迷藏。

雖然沒有什麼損失,但也無寸功可言,張飛心裡非常鬱悶。

聽說讓他領軍前去攻打南鄭,張飛知道馬謖謀而後動的性子,認為這次一定能夠建功。

張飛也知道南鄭的守將是夏侯惇,但這次他再不敢推辭了,他自己需要功勞,馬謖更需要功勞。

劉備雖然對張飛可以有些敲打,但對馬超只能採取懷柔的手段。

馬超的損失比張飛大得多,從下辨敗退回來以後,劉備並沒有半句責怪,而是對馬超多方安撫。

又撥給馬超兩千軍卒,讓他領軍前往太白山一帶休整,扼守斜穀道,準備攔截從斜谷過來的曹操援兵。

魏延這次能夠與張飛一起進攻南鄭,也是劉備刻意栽培他的結果。

雖然取得西川以後,論功行賞,魏延的職務和地位得到了很大提升,但與張飛相比,還是差的太多,本部也只有一千軍馬。

魏延自從跟隨劉備進入西川以後,一直在劉備的眼皮底下做事,顯示出對劉備的無比忠誠。

在劉備眼中,魏延雖然還有一些不足,但其重要性還在黃忠之上。

黃忠雖然表現非常出色,但畢竟已經年老,實力處於快速下降期,能用的時日無多。

而魏延正當壯年,武功和謀略直追黃忠,而且實力還處於上升期,可謂潛力巨大,是劉備重點培養的後輩幹部。

這次攻取南鄭,劉備並沒有把魏延劃歸到張飛的麾下,而是另外給他兩千人,讓他獨領一支三千人的軍隊。

這是劉備和諸葛亮用兵的特點,兩名將領互不統屬,雖然不能擰成一股勁,但好在還有主次之分,兩人之間並不會出現各行其是的現象,就像是一個雙保險。

米倉山劫糧,諸葛亮用黃忠為主將,卻讓趙雲獨領一軍相助。

這次攻取南鄭,劉備讓張飛為主將,那是沒得商量的。

讓魏延獨領一軍相助,這是劉備釋放出一個信號,那就是魏延的地位,可與趙雲比肩。

張飛和魏延的軍隊,都善於山路行軍,他們偃旗息鼓,走米倉道,悄然進入漢中,在離南鄭數十里的一個山谷中,隱伏下來。

南鄭城的安危,對曹操的影響非常之大,他留下了手下最信任的大將夏侯惇鎮守。

夏侯惇是夏侯淵的族兄,奇謀雖然不如夏侯淵,但穩重猶有過之,早年他在曹操軍中的地位,還在夏侯淵之上,是與曹仁比肩的存在。

但自從和呂布的交戰中失去一隻眼睛以後,就收斂鋒芒,才屈居夏侯淵之下。

這次夏侯淵被黃忠所斬,曹操把夏侯惇留在南鄭,除了害怕夏侯惇找黃忠拚命以外,也是因為夏侯惇為人穩重。

夏侯惇與夏侯淵雖然不是親兄弟,但常年在曹操麾下並肩作戰,感情非常深厚。

夏侯淵的陣亡,對夏侯惇的打擊很大,但他畢竟識大體,留在南鄭城以後,不敢怠慢,把南征的守得跟鐵桶似的,給曹操解除後顧之憂。

曹操這次進攻西川,報糧草分別囤積在米倉山和南鄭。

米倉山的糧草,是為了進攻西川之用。

而南鄭的糧草,是為了全身而退。

米倉山的糧草已經非常不保險,南鄭的糧草顯得尤為重要,曹操給夏侯惇留下了五萬大軍。

就算是劉備親領主力到此,想要想強攻南鄭,也是非常之難。

因此,馬謖提出這個裡應外合的方案以後,劉備和諸葛亮舉雙手贊成,不惜改變堅守不出的戰法,親自領軍與曹操對陣,配合張飛和馬謖攻取南鄭。

馬謖安排好行動方案,茲事體大,容不得半點差錯,他還是不放心讓手下那幫人在城中操作,計劃親自進城安排定計。

根據馬劍合提供的方法,馬謖得到從南鄭城出來的斥候接應,順利潛入到南鄭城中。

馬謖並沒有急於行動,把那幫手下和他們掌控的兵力全部集結以後,這才通知張飛和魏延,讓他們前來攻打南鄭東門。

夏侯惇聽說有人前來攻城,本來是要堅守不出的,但聽說前來攻打的主將是張飛,夏侯惇就氣不打一處來!

張飛作為夏侯家的女婿,居然坐視自己有岳父之實的夏侯淵,被黃忠陣前斬殺,夏侯惇心裡有氣,也在情理之中。

夏侯惇有心給劉備和張飛一點顏色看看,想要擊敗張飛,最好是能夠把張飛生擒活做,才能出了心中這口惡氣。

在徐州之戰中,夏侯惇曾經多次與張飛交鋒。

夏侯惇雖然武功高強,但較之張飛還是頗有不如。

每次能夠擊敗張飛,都是倚多為勝。

這次張飛雖然只有萬餘人馬,但要想擊敗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夏侯惇沉思良久,諒必張飛沒有傷害自己的膽子,決定還是用老辦法倚多為勝,就傳令盡起城內的五萬大軍,親自出城迎戰。

張飛、魏延在城外列成兩個獨立軍陣,魏延在左側,張飛在右側,由魏延出馬罵戰。

忽然城門大開,夏侯惇領兵出城迎戰。

看到夏侯的將旗,遠遠望見獨眼的夏侯惇一馬當先,張飛面色一變。

張飛不敢面對夏侯淵和夏侯惇,固然是因為諾言所迫,但也是妻子夏侯娟的囑託。

張飛在外面八面威風,除了大哥劉備,那是誰也不服!

但回到家裡,還是夏侯娟說了算,頗有點「英雄怕老婆」的味道。

張飛也顧不得臉面,派一個傳令兵通知魏延,兵分兩路,讓魏延留在這裡對陣夏侯惇,自己領兵前去攻打北門。

也不等魏延回話,張飛直接領兵往北而去。

魏延也是久聞夏侯惇的大名,早就有心與他一戰,雖然只有三千軍馬,但他知道馬謖還有后招,並不懼怕,與夏侯惇對陣。

夏侯惇一見張飛避開自己,知道他是一個守信之人,就準備拿魏延出氣,正要下令全軍出擊,用自己的五萬精銳,碾壓魏延數千軍隊。

誰知道,夏侯淵進軍的鼓聲還沒有響起,先聽城頭上響起梆子聲,然後是萬箭齊發,射向夏侯惇背城而列的軍陣。 夏侯惇大吃一驚,回頭一看,身後的城門已經被關閉,弔橋高高掛起,想要退回城內,就要先打破城門。

因為夏侯惇是臨時駐軍,而主戰場遠在漢水流域的米倉山,南鄭城並沒有進入戰時狀態。

南鄭城是夏侯淵經營日久的老巢,城防很完備,夏侯惇落得清閑,連城門都沒有接管。

現在城頭上已經換成劉備軍的旗幟,將旗上寫著一個斗大的「張」字,顯然是張飛提前策反了城中的世家大族,女牆后密密麻麻的弓弩手,全部換成了敵軍,向城下的曹軍放箭。

夏侯惇深知世家大族的秉性,見風使舵是他們生存的慣用伎倆,對此倒也見怪不怪,但再一次有負魏王重託,夏侯惇心裡不是滋味。

當年的情景歷歷在目,彷彿出現在眼前。

興平元年(194年),曹操征討陶謙,留夏侯惇守濮陽老巢。

可是,張邈、陳宮叛迎呂布,曹操的家眷都在鄄城,夏侯惇率軍隊輕裝前往救援,正好與呂布的軍隊相遇,雙方交戰,呂布退走。

呂布趁機進入濮陽,突襲獲得夏侯惇軍隊的軍用物資。

呂布又派將領假裝投降,趁機和夏侯惇的部下一起劫持夏侯惇,向他索要珍貴的軍用物資。

夏侯惇的士兵非常震驚惶恐,是部將韓浩臨陣不亂,整頓軍隊,威壓綁架者投降,解除了危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