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自己離開的原因……這個克萊爾也是清楚的。

對艾瓦梓來說,如果自己真的打算加害於她,儘管想必她並不害怕,但能少一事何必多事呢?正好打發走。

就算不是,把自己留下來也沒有任何好處。

「嗯?錯覺嗎?面前不是幾位小姐嗎?為什麼聽到了男人的聲音」

守衛揮揮手,意示她們跟過來,就是……這守衛好像聽到了什麼不該聽到的話。

「……嗯,是錯覺吧,是錯覺……蠢東西,為什麼要說話啊圖恩克?孤獨太久了總想說點啥?嗯?」

很少見的,艾瓦梓用一種很輕柔的語氣開口了,不過後半句又開始放低聲音罵人就是了。

之後圖恩克就保持了安靜,也沒有其他人再繼續說話,順利地辦完了參賽的手續。

進入鎮子后,樹的密度減少到二三十來步一棵,儘管如今星之輝的濃度大不如前,但這樣的防護還是很有必要的。

手續,自然也是在那些零散種著的樹中間空地上,建起的一座石房裡辦成的。

「之後直接去旅店嗎?我看天色也挺晚了」

那個帶路的守衛還是繼續熱情地說。

「早點休息吧,明天第一場比賽挺早的……唉,我們就要加班準備比賽就是了」

坐在對面正在核對參賽人員名單的人也勸說道……那個人,貌似是大賽主辦方的樣子。

「……繆小姐?抱歉,我們剛剛應該還有一個人在的,有人看到她去哪了嗎?」

接著克萊爾就在回頭的一瞬間發現了不對,諾依忒不見了。

「誒?還有那麼一號人?好像是哦,什麼時候走了?」

「……這,貌似進來的時候確實,還有一個人」

而大賽主辦方和守衛明顯都是不知道的表情。

「還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啊。

知道是什麼時候她是什麼時候跑的嗎?就在三分鐘前,你在填表的時候,那個叫諾依忒的就跑了。

……啊啊,不會走太遠就是了,還在這個鎮上吧,我倒想看看她要幹什麼」

艾瓦梓倒是一副知道的口氣,聽了這回答,克萊爾也只能接受諾依忒離開的現實

但她沒想到一推開門就看到諾依忒了。

還是被幾個守衛穿著的人押著帶過來的

她激烈地掙扎著,可一個小孩子要怎麼才能掙脫開呢?

「怎麼了?」

很巧的是,那幾個守衛把諾依忒帶進了這個房間里,看著眼前者過於巧合的一幕,主辦方皺起了眉頭問道。

「報,這人把大賽的獎品偷了!」

站在最左側的守衛大聲地答到。

「比賽開始前一天把獎品偷了?你們怎麼搞的?那既然人抓到了,東西呢?」

「不……她好像放到了什麼地方」

「……有同夥?哦?是你們?」

主辦方把視線移到了克萊爾和艾瓦梓身上,克萊爾不知所措地偏過了視線,而艾瓦梓卻冷笑著搖了搖頭。

「同夥?不,路上剛剛碰見罷了,看我之前的口氣你也不會覺得我和那個小偷很熟吧?」

「我就姑且相信好了,那麼,喂你,你把東西藏哪了?」

「嗚嗚嗚,沒有偷,我就是沒有偷啦」

不知道什麼時候,諾依忒眼中又泛起了淚光,而當主辦方質問起她時,她一下子就大哭了起來。

「撒什麼謊」

「真的沒有嗚,嗚嗚,嗚嗚嗚」

聽著諾依忒的哭聲,原本視線已經往邊上偏的克萊爾又將眼神直視著那兩人。

「繆小姐?您真的沒有偷嗎?」

她問道,深紫色的瞳孔與諾依忒赤紅的眼睛對視著。

「沒有,就是沒有嘛!嗚嗚嗚」

「……好的,請問這件事能交給我調查嗎?我會找出真犯人的,當然,繆小姐,您不會撒謊吧?

如果真的是您偷了的話……想必您那時就會明白這並非正確的選擇了」

面對著主辦方,克萊爾嚴正言辭地說,儘管她什麼證據也沒有。

「哦,那麼,你和她是同夥?」

「不,只是剛剛遇見的人」

「你覺得我會相信?而且,就算你說你要來調查,要是沒能調查出怎麼辦?

這個時候不應該用什麼東西來抵押嗎?作為沒能調查成功的代價,那麼這位小姐,你有嗎?」

「我……」

能夠拿來抵押的東西……克萊爾一時不知道能夠如何作答。

那群守衛,還有諾依忒的視線都聚集到了她身上,難道就到此為止了嗎……?!克萊爾不甘心地想著。

「我說,這個夠了嗎?」

不知什麼時候,艾瓦梓站到了克萊爾身邊,並拿出了一條雕琢著薔薇的,十字型鐵制項鏈。

「真是拿你沒辦法啊,我說,這個夠了嗎?那邊那個,聽不到嗎?」

臉上滿是嘲諷的神色,但此時的艾瓦梓就如同救世主一樣地出現了。

「鐵制的……?那確實有夠少見,不,等等,這個花紋……你是……你是……」

「喲,沒想到還是個結巴啊?」

「不不不,對不起,完全夠了,這個是,這個是「執行者」的項鏈!你究竟是什麼人!」

主辦方用驚愕地看著艾瓦梓,甚至還用手擦了擦頭上的幾滴汗。

「你似乎沒有認出我啊,不過,畢竟隔了那麼久嘛,我也是剛剛想起來的

離開弗洛瓦城之後原來到這裡來了啊,阿尼克斯……是該叫阿尼克斯先生嗎,哼

多的話我也懶地說,這樣就當做抵押了吧,旅店,是免費的吧?接下來該怎麼做,想必你很清楚」 這次出發收穫不少,獲得了超過200枚的喪屍晶核。

做為獎勵,花楹給這次的戰鬥人員每人分了3顆晶核,於鼎分了6顆,剩下的一大半給了梁烈,花楹姐妹倆一共分了30顆左右。

梁烈沒有推託,這100多顆晶核確實是他應得的。

梁烈算了一下,加上之前花楹給他的晶核,他現在有超過200顆的晶核,在末世初期,僅憑一個人就有如此多的晶核,這是非常厲害的。

花楹姐妹倆則有超過50枚的晶核,不過她們沒有能量提取器,沒法吸收其中的能量。

當然,梁烈可以用真氣幫花楹吸收,但他並沒有這麼做,他覺得自己已經幫她夠多的了,而且他連自己的修鍊時間都不夠用,實在沒那個閑功夫。

………

今晚的飯是花影做的,她跟周元喜的老婆學的不錯,手藝大有進步,梁烈在餐桌上給她豎了一個大拇指,花影非常高興,一個勁給梁烈夾菜。

三人還喝了點酒,畢竟今天收穫頗豐,而且花楹還成了能力者,確實需要慶祝一番。

花楹姐妹倆完全不把梁烈當做外人,酒喝多了之後,什麼都敢說,連一些女兒家的私事都說給梁烈聽,梁烈聽得都有點坐不住了。

二女喝的面紅耳赤,偏偏她們兩個又是各具特色的美女,花影青春靚麗,花楹成熟幹練,在酒氣的熏陶下,展現出了一番別樣的風采。

尤其是花楹,她總是所有若有若無的偷看梁烈,美人的秋波是能勾人的,喝醉了的美人就更厲害了,梁烈被她看的有點心猿意馬,心裏怪怪的。

酒足飯飽后,在梁烈的攙扶下,二女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梁烈走入房內,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剛剛花楹靠在自己身上,在他耳邊吐氣如蘭,竟然讓他有點心跳加速,胡思幻想。

美人窟真是英雄冢啊!

這裏真的不能久待了,他覺得該差不多找個時間離開這裏了。

也不知道z市倖存者基地能不能找到南宮赫等人?

拿出三枚晶核,梁烈在床上盤膝而坐,用真氣吸收他們,現在他的修為達到了聚氣一品,吸收速度又快了一點,一晚可以吸收最多四枚晶核。

吸收的晶核能量他沒有用來轉化為真氣,而是將這些能量全部輸到血池之中,他的火焰異能還不夠強,需要能量。

可惜他吸收的晶核中沒有什麼高級晶核,如果有一顆高個喪屍吸收的那種橙色晶核,他的異能絕對可以變強不少。

…………

這之後的幾天,基地的發展很快,也許是因為城市中的喪屍變得越來越厲害,很多倖存者無法繼續生存下去,只能冒着生命危險逃離城市,前往倖存者基地,其中有不少人收到了花楹發出去的廣播,投靠了她的別墅區。

而水稻的種植也在按部就班的進行着,花楹弄了一塊實驗田,四周都被高牆圍着,這個季節正是種植水稻的時候,陳博士一邊在實驗室內培育水稻幼苗,一邊讓人開墾田地。

按照他的說法,高質量的幼苗加上肥沃的土地,如果氣候也非常完美,他可以做到一年兩熟甚至三熟。

只要他的這塊實驗田成功,以後整片別墅區都不用為糧食擔憂了。

不過前提是他們的基地能一直生存下去,且種植區不會受到外力的破壞。

十日後,別墅區的倖存者人數超過800人,十五日後,別墅區的人數超過950人。

而在今天,別墅區的人數正式超過1000人,也是在這一天,花楹關閉了廣播,別墅區的人數已經足夠了,再增加下去,這個小基地就會出問題。

現在別墅區的戰鬥人員有160人,醫療,種植,後勤,建造,以及工程車輛駕駛員等專業人員有250人,而花楹姐妹倆由於工作日益繁忙,招了24名工作人員,這些人大多數是有學歷有工作經驗的年輕人才,其中還有2名是負責她們飲食的阿姨。

基地還有超過30名的孩童和十幾位老人。

除此之外,基地還剩大概400名左右的「無業遊民」。

他們不願意工作,只靠着每天最低的食物分配活着,整天不是聚在一起聽廣播,就是到處亂逛,結交這個,結交那個。

花楹看在眼裏,並沒有多大的反應。

這是正常的,基地就這麼大,不可能做到所有人都有工作。

………

此刻,梁烈正躺在一棵大樹底下休息,陽光溫暖,清風和煦,他看到前方有幾個孩子正在草地上踢足球,覺得這一切實在神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