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飛日體攻上!總數上百架的戰機不論型號和性能高低。合起夥來圍剿這羣危險的敵手。決不能令他們輕易的突破過去!

“小鬼子真好客!來這麼多歡迎咱們。真給面子啊!兄弟們。幹挺了丫的!殺!”無線電中。空六團的上尉大隊長郭燁大笑着。一馬當先震動機身迎着密密麻|的日機撲了來兩420神炮頓時噴出兩大串耀眼的火團。朝着日機狠狠斬去!

“轟轟!”兩架日躲避不及當空爆炸!四面紛飛的零件和木頭打旁邊友機一頓亂晃。三十二架“天劍”組成三角尖錐陣型一同開火。頓時噴出一道粗達三四米的火柱。隨着弧形俯衝軌跡一擊掃過。所到之處的日軍戰機頓時爆成一片!

三十多架戰機在空玩集火攻擊!這樣的場面聞所未聞!日機包夾的大口袋頓時撕開一個裂縫。他們幾乎是用“撞”的架勢穿出日機包圍。直面戰艦防空火力網!

“狂妄的傢伙!果不可小看!過望遠鏡看着空中突然爆碎的一片火球看着三二架戰機氣勢洶洶穿出來。如同扎破氣球的鋼針一般直衝艦隊防禦火牆。近藤信竹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這幫傢伙果然不簡單!

“嗡—!!!”尖錐陣型驟然散開成一巨大扇面。就在接近防空火力的時候猛然下沉到不足五百米天空。靈巧的擺動機身閃過爆炸的防空炮彈然不顧損傷的一掠而過。奔五艘航母衝。真的是不對方炸沉不罷休的架勢!

長川清大聲吼道:“全力追擊開火!一定要把他們打下來。不能讓航空受到重磅轟炸!”

長谷川清被嚇出一身冷汗!他盡高估對方的實力。但怎麼都沒想到居然能冒出來這麼強悍的武力。這樣的戰機成羣突襲的後果無法預料。那麼大的炸彈即使有一枚落在輕型航母關鍵位置都是致命的殺傷!

所有戰艦同時轉向以艦艏衝着航母方向。集中所有防空火力壓低高度不斷追擊敵機同時天空中艦載機也分成兩部繞過艦隊。從上方如同一鉗子般的夾過去。誓要一舉擊殺這些瘋狂的傢伙!

“五百米!投彈!忍受着彈片機身打的“叮噹”作響。無數的大大小小炮彈在周圍掠過。郭燁毫不在乎的大聲吆喝着。機身一震將兩枚重磅炸彈丟下。身子一往上猛竄。而後蹬舵轉頭朝着甲板猛烈俯衝!

甲板上。尚未熄滅的硝煙仍在嫋嫋升騰。損管人員不停的噴水熄滅火焰。各防空火力都不停朝天空傾斜彈藥。但是。這個時候的防空彈藥對起不定倏忽高低的戰機作用實在有限!特別是那些大口徑防空炮更是如此。設定爆炸的高度根本夠不上這些低空俯衝掃射的傢伙。而小口徑的機關炮。打上幾發根本都沒有太大效果!

“轟轟轟—!!!”更加巨大的爆炸沖天而起!數十條水柱形成足可撕裂戰艦的龐大沖擊。不管是丟入海里還是扔上戰艦的。都爆致命的殺傷力!轉眼之間。五艘航母全部重彈重傷!

俯衝!掃射!再俯衝!肆虐的戰機蹂躪着反抗強烈但怎麼都不能造成致命損傷的日軍航母。一直到追擊戰機衝到近前搏命的在己方防空火力網裏面攔截顫抖時。才呼嘯一聲衝向外側。

“不能讓他們跑掉!追上去幹掉他們!一直追到他們的機場!”長谷川清的眼睛都紅了!這一輪的俯衝轟炸至少造成五艘航母在短時間內失去作戰能力。如果受損太過嚴重。到日本修復也需要很長時間這意味着這一場戰役的難度再次增加。有戰機的掩護。登陸部隊的壓力空前的大!

“命令各艦以最快的速度修好跑道。命令轟炸機起飛追擊轟炸。不要放過他們!”長谷川一疊聲下達令。不管那些航母的損傷到何種程度了。只要能夠把戰機都飛起來就一定要出擊!否則一旦戰艦有什麼不測戰機也是徒損失而已。現在他們襲擊成功。一定會的意忘形的吧?!那麼。趁勢追上去一定以給他們一個忘的教訓!

近藤信竹臉上一點視的神色都沒有了!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真正的空軍轟炸會有這麼恐怖的殺傷力。如果這些炸彈不是落上航母而是戰列艦。即便不能炸穿堅固的裝甲板。也足以造成戰艦的重大損傷。後果極其嚴重!

“這樣的敵人果然可怕的!不能讓他們太猖狂!他們完成攻擊之後一定會返回機場。在降落的時候把他們炸燬在的上。這次出動的力量在他們那裏一定不算很小。完成逆襲是非常可能的!”

長谷川清此時的腦子仍舊非常清醒!千算萬算仍舊沒能防住對方的攻擊。看來被動應戰始終是不行的!否則以五艘航母上的戰機數量。對方再勇猛也不可能打的贏。問題的關鍵就出在匆忙起飛應付上面。不能再被動了!

他再次下令其他戰艦的損管人員派出部分乘坐小艇過去支援。要求救只盡最大努力保證五艘航母的安全。哪怕是暫時不能動了。只要可以起飛戰機就可以速度一定要快!

上百機尾隨追來。郭燁回頭看了一眼。嘴角泛起一絲獰笑。通線情況報知預警指揮。

半個小時之後。日軍戰機追着空團衝過上海撲蘇州機場。日軍五艘航母是幸運的。然都捱了彈。但都沒有形成致命傷害。大部分被摧毀甲板上建築

被靠近爆炸的彈片和衝擊波損傷艦體。修修補補之,|艘勉強可以起飛戰機其三艘只能拖回去大修了!

再次起飛五十架戰機日軍艦隊夠動用的戰機告罄。他們作爲第二個波次繼續衝向上海誓要跟前方主力一起。很宰國空軍一次。報了血仇!

預警機上。羅劍親眼看着代表日機的一片小點離開艦隊。消失在雷達探測範圍之外。淡淡的下令道:“命令神箭三號出擊!“鐵錘”出擊。目標。日軍戰列艦和重型巡洋艦!”

又是三十二架雙發重型戰鬥轟炸機撲出雲層。他們在距離日本艦隊四十公里的的方藏着。按照預定計劃趕到這裏不到五分鐘。然後直撲下方正在忙於搶救航母的隊。

長谷川清絕沒想到方的目標不是那些航母。而是自己這些主力戰艦!當有一個32的大隊突然出現時。他已經有些絕望了!大聲嘶吼咆哮着。要求所有防空火力無論如何也要遮蔽住那些航母。不能讓他們的逞!

但是。意外出現!這些敵機根本沒有越過他們的打算。他們出現的位置非常奇妙。根本沒有橫穿過火力網的打算。而是貼着弧線防禦的縱向角度低空全力掠過。掛載炸彈準確找到個頭最大的幾艘戰艦丟下來。一掠而過!

3戰鬥轟炸的目標幾乎完全一指。就是他們這些最有威脅力的大傢伙!沖天而起的大爆炸頓時吞噬一切視線。最爲出挑的兩艘戰列艦受到重點照顧。一千磅的重型航彈幾乎沒有浪費的在它們身上或者附近猛烈爆炸。殺傷力比轟航母的那些似乎增加了一|不止!

“轟!”一枚重磅彈在炮塔附近爆炸!“金剛號”新改裝的堅厚裝甲僥倖擋住了穿透。但爆炸的力量依舊將炮塔炸的扭曲變形。極大衝擊波和飛濺的彈片將司令塔上玻璃全部震碎。整個前甲板一片狼藉。數十名士兵當場被炸成碎末!

竭力扶着椅子爬起來。抖落身上的玻璃子長谷川清駭然的看着近藤信竹。心中升起一非常不的感覺—似他們都想錯了。方的目標遠遠不只是五艘航母。他們想幹的目標更大!他們要高調主力艦!

近藤信竹猶自強撐的說:“這的攻擊是不可能擊沉主力艦的!他們頂多更造成一些損傷而已!我們還有機會!”

但。似乎爲了誠心給他的這種言加一點作料。爲他的傷口撒一把鹽。極遠處的正面空中突然出現十八個巨大的身影!他們的飛行速度稍慢但是當他|將肚腹下的東丟下來時。剛剛轉向準備離開的艦隊全部慌成一片—魚雷!

魚雷!每架轟炸機都攜帶有魚雷!34毫米。533毫米兩種尺寸的標準魚雷。以高達38的速度劈開波浪氣勢洶洶組成兩個波次朝着中間最突出的幾艘主力艦猛撲過來!

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誰能想到戰機上還能掛着魚雷往下丟!誰能想到在轟炸最猛烈的時候。在鋪天蓋的的水柱和爆炸中。還有這麼多更加要命的東西在正面出現!最要命的是。艦隊的所有行動規律被人摸的一清二楚。他們每一次掌握的時機竟是這樣的準確!

足有二三十枚魚雷突然裂開水面箭矢一般衝到近。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眼瞅着那十八架巨大的轟炸機慢吞吞的爬升到高空揚長而去。正在擔心那巨大的肚子裏會不會出一串威力更大的炸彈的日軍。驚叫着眼看那些魚雷撞了上來!

“轟……!!”

數百米高的巨大火柱和傳出去上百公里的大爆炸直上雲霄!日艦“金剛號”連中五|533米魚雷高爆炸藥在鑽透水下艦體的候撕開一米的大口子。在艦深處炸碎鍋爐房炸爛動力統。撕開艦體。掀飛甲板。折斷龍骨。引爆彈藥。頃刻間將剛剛準備大顯身手的戰列艦變成漫天碎片!

日軍上海派遣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和“金剛號”艦長司令官近藤信竹連一衆海軍高級官員一起。被巨大的爆炸化作飛灰!

戰列艦“比睿號”身中兩枚魚雷。一|53米魚雷擊中艦下方。撕開一個直徑六米的大口子。另一枚擊中艦部的34毫米魚雷沒有擊穿它的水線裝甲但卻面撕開一個兩米的口子。極大的爆炸力令艦體凹陷裂縫。水猛灌!

“古鷹”號重型巡艦不幸遭到三枚魚雷重點照顧。當場炸成兩截沉入水底。“加古”“葉”二艦被重磅炸彈光臨之後。被外圍驅逐艦環繞。萬幸躲過魚雷攻擊但仍舊被炸的遍體鱗傷三兩個月之內別想-戰鬥。

替主力戰艦擋災另有五艘驅逐艦和炮艦。它們中一枚魚雷就不死也殘廢熊熊燃燒着加哀悼的陣營。

這一撥突如其來的雷攻擊獲的的成績之大爲海軍史上所罕見!更開創了世界軍事史上的新戰爭模式典範。人們第一次知道。戰列艦可以被這樣的方式擊沉。而機載魚雷和重磅炸彈的威懾力被提高到另外一個層次!

爆炸!接二連三的猛烈爆炸不斷在東海上激發。一團團翻滾的煙柱火焰照亮了天空。震了無數臉龐。存的日軍心膽俱裂的看着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他們底的震撼無以形容!

艦沉沒了。這代表什麼。對於海軍來說。幾乎等同於這一場戰鬥的徹底失敗!這是全軍的恥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但是。沒有人在這時候能表現來其他的情緒!熾熱的火焰中。無數人瘋狂的奔逃。跳進海水中奮力的遊動。希望離着即將崩潰沉沒的艦船遠一些。“金剛號”爆炸的時候。將周圍一公里的區域全部波及。兩艘輕型炮艦甚至被當場掀翻!殉爆的彈藥形成的火柱估計在上海都能看見!

離他遠一點。再遠一點! 掌心刺 離開這個的獄。這噩夢一般的場所。但願永遠都不要再看到!

上海。覺察到不尋常動靜的英國美國戰艦偵察機立刻升空!半個小時之後。他們看到了東海上這壯觀的!在熊熊火焰映照下。日本聯合艦隊殘缺不全。幾乎個個都在冒着濃煙。幾艘最爲鮮明的大艦失蹤了。通過海面上的狼藉他們判斷。“金剛號”可能被擊沉了!

蘇州上空。追擊的日軍上百架戰機突然遭到最先撤退的十四架戰機的偷襲。緊接着有十架戰機從側翼猛撲出來。而前頭貌似逃十八架戰然掉轉頭。麪包夾將日軍戰機全部裹在中間。

預警機上。羅劍眉頭挑起。冷笑一聲:“麻雀入網。扎口袋。殺!” 艷紅的太陽從海平面出現的那一刻,霞光萬道,好似要把大海蒸煮一般,金燦燦的陽光照射下,海天一色。

一群海鷗輕叫,打破了大海上的平靜,以戰船相連建造的水寨頓時變得熱火朝天,將士們休息了一夜早已經恢復了精神。

周瑜伸個懶腰走出了船艙,剛好遇到出門的的郭嘉,看到郭嘉臉色煞白,關心的問道:「郭大人,你怎麼樣?」

郭嘉一瞧是水軍大都督周瑜,擠出一絲微笑,道:「沒有大礙,外傷已經治好,只剩下內傷還需要修養一些日子。」

「那就好,郭大人如今你可是我們水軍的定海神針,一旦您要出了問題,只怕水軍的軍心就要奔潰了。」周瑜故作鬆口氣的模樣,關切的說道。「郭大人,你要不要繼續休息一下?」

郭嘉一聽擺擺手,道:「我現在是內傷需要靜養,不過參加軍事會議還是不成問題,而且我也需要在將士們面前露面。」

周瑜立即明白了郭嘉的意思,明面上一身實力最強的郭嘉已經成了將士們的主心骨,要是他不露面,雖然不至於軍心崩潰,但士氣下降還是有可能的,微微點頭,道:「辛苦郭大人了。」

「請。」郭嘉沒有多說什麼,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

「郭大人先請。」周瑜回禮,道。

兩人肩並肩走出了船艙走廊,上了甲板,放眼望去無邊無際的大海,顯得波瀾壯闊,朝陽和大海形成了一幅壯麗詩篇。

「都督,郭大人。」

「都督,郭大人。」

「都督,郭大人。」

一路走上甲板,船上放哨的士卒,主動打招呼道。

兩人一起走入旗艦主艙,有著不下於一般衙門大小的主艙已經有了不少人。本該這裡是周瑜的卧室,只不過眾將擔心龍族會偷襲這裡,一致請求讓周瑜換個地方居住。

眾將轉頭看向大門方向,一見進門的周瑜和郭嘉,立刻齊聲抱拳喊道:「見過都督,郭大人。」

周瑜聞言點點頭,走到上首坐下,擺擺手,道:「各位不必多禮,坐下吧!」

眾人又等了盞茶時間,陸陸續續又來了三十多位校尉和將軍。

周瑜掃了一眼整個主艙,眼見絕大部分的將領已經到來,剩下沒來的要麼是在養傷的,要麼就是永遠來不了,道:「今天本都督找你們來是為了商議一下,今日我們是否出兵?」

一向霸氣十足的孫策,嚮往沙場生活的他,對那些所謂傷害龍族可沒有一絲畏懼,反倒覺得有戰可打是不錯的感覺,道:「當然出兵,它們龍族有什麼可怕的,我們大家還不都是一樣,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同樣就會死的。」

周瑜聞言無奈的翻起白眼,要不是孫策和他從小到大都是至交好友,兩人都非常了解對方,他絕對會把孫策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趕出去,道:「還有其他人有意見嗎?」

李寶站了起來,抱拳道:「將軍,屬下以為穩妥起見還是固守待援,大海再怎麼說都是龍族的地盤,他們可以召喚源源不斷的蝦兵蟹將支援,而我們的士卒卻是死一個少一個,根本無法和對方拼消耗。」

「李將軍,你這話就是漲敵人士氣,滅自己威風,我承認龍族大軍的數量超過我們兩倍,可我們的高手還是佔據上風,只要頂級高手不出問題,底下士卒就可以安然無恙。」孫策或許平日里行事喜歡衝動和冒險,可他的戰略眼光一點都不差,一眼就看出了決定勝負的關鍵。

羅麟一聽微微搖頭,道:「孫策將軍,你說的非常有道理,不過你忽略了一點,這裡畢竟是龍族的地盤,一旦我們過了某些底線,龍族隱藏起來的高手隨時會出現支援。」

頓了頓,又道:「我們或許不懼它們,可不能不考慮底下的士卒,萬一他們傷亡過大,一定會導致皇上的戰略部署出現問題。」

這話一出,眾人沒有一個敢於反駁,要是說了不該說的話,讓天網和地櫃給上報上去,今後的前途只怕要止步不前了。

郭嘉輕輕咳了幾聲,頓時將所有人的注意吸引了過來,道:「羅將軍說的不錯,對此我也有一些擔心。

昨天本官已經打敗了敖泯,就在準備擊殺他的時候,一位龍族大聖出手了,要不是皇上留了一個保命的手段給朕,只怕本官已經回不來了。」

這話一出,頓時引起眾人的震驚,他們先前還以為郭嘉和敖泯是兩敗俱傷,沒想到裡面還有這種隱情。

周瑜一聽不由的思索起來,看來眾將的擔憂成真了,一旦那些龍族大聖插手,他們或許還真可能抵擋不住,道:「郭大人,看樣子我們需要向皇上求援了。」

郭嘉一聽搖搖頭,道:「倘若只是防守的話,我們的力量足夠了,不說周泰將軍實力已經到了天人高層,對付一兩名龍族大聖綽綽有餘。

就說軍中的客卿也不是可以忽略的,張小凡以誅仙劍布置的誅仙劍陣,困殺兩三位龍族不成問題。

步驚雲和聶風兩師兄弟的摩柯無量,應對一名龍族大聖不成問題。

最後則是獨孤劍的劍二十三,他可以說是我們的殺手鐧,一般情況下沒有領悟法則,無人能擋。」

眾將一聽不由的放下心來,倘若郭嘉不說,他們還真的沒有發現客卿的實力居然這麼強大,或許進取不足,但在防守上綽綽有餘。

周瑜輕輕唔了一聲,雖然他是水軍大都督,但所有客卿都是副都督周泰在管理,因此對那些客卿不怎麼了解,轉頭看向周泰,道:「周將軍接下來的時間,本都督需要客卿隨時做好出戰的準備,一旦接到軍令,他們能夠第一時間登上戰場。」

周泰對於自己的統帥有自知之明,超過百萬的大軍便無法做到如臂使指,因此對於周瑜的統帥能力頗為敬佩,為了大乾的利益也不會拖他的後退,道:「沒問題,只要都督你有命令下達,我保證所有客卿都會接令。」

「報…………」一名傳令兵高喊著沖入了主艙,沖著周瑜單膝一拜,道:「稟報大都督,龍族出兵億萬,已經將我軍水寨團團圍住,正在水寨叫陣。」

眾人一聽不由的面露凶光,剛剛說到龍族,龍族便已經出現了,簡直是說曹操曹操到,不過他們要是不出現,龍族弄不好還真的以為大乾怕了他們。

周瑜環視一圈眾將,一拍桌子,道:「諸位隨本都督一起出去看看,那些龍族又想耍什麼花招。」

「遵令。」眾將抱拳齊聲道。

以周瑜,郭嘉和周泰三人為首,身後跟著數百多位將軍校尉一同出了主艙,登上了指揮台,放眼看去。

只見水寨外黑壓壓一片全都是蝦兵蟹將和魚兵蛇將,為首的龍族全都待在了一座裝修華麗的小型海島上。

上面大概有千多位龍族,唯有最為年長的一頭老龍坐在椅子上,手頭拄著一根盤龍杖,眯著眼睛假寐。

周瑜上前一步,雙手扶著欄杆,朗聲喊道:「本官為大乾水軍都督,何人想要見本座?」

一頭看起來年紀輕輕,卻是滿臉傲色的龍族飛了出來,打量了一番周瑜,眼見周瑜的實力不過在翰林,心中儘是不屑,在他想來西海龍族的兵敗,更多的是大意而已。

不過同樣說明了西海龍族只是表面上強大,要是他們北海出手,完全可以輕而易舉的拍死大乾。

眼中劃過一絲不屑,裝模作樣地道:「你就是周瑜,本龍乃是北海大太子,傳我祖爺爺龍族三長老敖兀法旨,你們這些人族螻蟻必須向我龍族賠禮道歉,不然這裡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忌日。」

聽到這話,一眾將士頓時感到氣不打一處來,說的好像他們已經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要明白昨天一戰可是龍族輸了,孫策更是氣的拔出霸王槍,指著半空中的小龍,怒道:「四腳蛇有本事別口頭上逞能,儘管來和本將軍一戰,看看本將軍能不能將你扒皮抽筋。」

「放肆,你一個小小的人族,居然敢冒犯我龍族的威嚴,你們想死不成。」敖剛手裡的點星槍一跺腳下的雲霧,大怒道。

話音未落,天空頓時烏雲密布,狂風怒號,暴雨如注,雷霆萬鈞。

眾將眼見暴風雨再次登場,心中不由的感到無奈,難怪老一輩說風從虎,雲從龍,這滿天的風雨雷電都成了龍族的萬物,隨隨便便出來一頭小龍都能控制萬里範圍內的風雨。

周瑜見此長嘆一聲,道:「龍族的天賦的確是驕傲的資本,不過我大乾也不是任何人可以小覷的。」

說著,從衣袖裡取出一枚火紅色的珠子,只見珠子大放光芒,天空中的雲雨立即被驅散,炎炎烈日再次當頭,波濤洶湧的海浪,也恢復成平靜。

所有龍族見狀心中大駭,它們龍族能夠立足於大海之上靠的就是遠超任何種族的天賦力量,可是萬萬沒想到大乾居然會有應付的手段,一時間將大乾列為了最危險的敵人。

身為龍族二長老敖燦見狀,輕輕一敲手裡的盤龍仗,腳下的海島立即乘風破浪上前,朗聲道:「敖鍾吾孫回來吧!不要再弄一些小動作丟人現眼了。」

「是。」敖鍾深深看眼甲板上的周瑜等人,頭也不回的回到了海島上,恭敬的站在敖燦的手邊。

敖燦望著周瑜等人,朗聲喊道:「大乾哪一位將軍能夠做主,還請出來一見。」

周瑜毫不示弱地喊道:「本將軍能夠做主,你們龍族是否做好了賠罪的準備?」

別說龍族從頭到尾都沒有賠罪的打算,就算有賠罪也只會對整個人族賠罪,區區一個大乾對龍族來說算個屁,敖燦沉聲道:「要是你們大乾還有讓我龍族賠罪的打算,那我們就不需要說話了,直接開戰吧!」

周瑜聞言眉頭一挑,就知道龍族來者不善,反問道:「既然你們不是來賠罪的,本都督就沒有任何和你們說了。」

「大膽,別以為你們戰勝了西海一支,就想要在我龍族頭上作威作福,告訴你們想都不要想。」敖鍾聞言頓時大怒,雖然西海龍族吃了敗仗,但也不過是稍敗一陣,還不是慘敗,這大乾有什麼資格驕傲。

周瑜擺出一幅不屑的樣子,道:「還龍族呢!連一點上下尊卑都不懂,沒看到本都督在和你們長老在說話,你這頭小龍哪裡有資格插嘴。」

「你…」敖鍾一聽大怒,以他的天資有望一窺龍族的大長老之位,到時候可以掌控龍族,而周瑜這個小小的人族竟然有膽諷刺他。

敖鍾還想要說什麼,卻見敖燦伸手一攔,怒瞪一眼敖鍾,道:「夠了,身為高貴的龍族何必做這種婦人的姿態,和周瑜做一些口舌之爭,實在太過丟龍臉。」

「是,孫兒知錯。」敖鍾清楚敖燦是在點醒他,退後一步拱手道。

周瑜見狀微微一笑,他本來就沒有指望這個隨手使出的離間計有用,擺擺手道:「行了,本都督沒有時間看你們玩教訓子孫的戲碼,有什麼事快說。」

原本敖燦也沒有想怎麼教訓敖鍾,一聽周瑜的話就此打住,轉頭看向周瑜,道:「我龍族今日來此就是為了兩件事,第一你們大乾必須條件的退出我龍族的海域,第二解開敖泯頭上的封印,只要你們答應我龍族的這兩個條件,對於大乾對龍族的所作所為既往不咎。」

大乾的一眾將領好似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頓時放聲大笑起來。

過了片刻,周瑜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說道:「這位長老你說的笑話挺好笑,不過你們說的條件,我大乾一個也不答應。」

隨即面露狠色,道:「你們龍族還真的以為我大乾水軍來此是遊山玩水嗎?我大乾水軍來此就是為了向你們龍族討要一個交代,不然我大乾絕對會和你們龍族一戰到底。」

敖燦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冷冷的道:「你的話能代表乾帝的意思嗎?」

「呵呵,大都督的意思就是吾皇的意思,假如你們龍族不願意給我大乾一個交代,我大乾不介意用手裡的劍戈討回來。」郭嘉立即出言支持,道。

「吾皇的意思就是要你們龍族交出敖泯,還要對我們大乾賠償一切損失,不要然哪怕和你們龍族完全開戰也在所不惜。」周泰也出聲附和道。

敖燦聞言殺氣大增,氣極而笑道:「好好,不愧是有膽量佔據景國的乾帝,不過你以為我龍族會懼怕你們的威脅嗎?」

頓了頓,又道:「給我上,用這些人族士兵的血,向世人證明,我龍族為什麼並非靠口舌立足於世。」

「殺,殺,殺。」霎時所有龍族大軍,舉著手裡的兵器齊聲大吼起來。

「進攻。」一頭蛟龍族,拔劍一指水寨,大吼道。 擊進入埋伏包圍圈的日機主力頓時陷入四面圍攻當中理他們應該很容易判斷出自己的處境非常不妙!特別是經過十幾天的空戰,他們已經很清楚,自己的戰機質量差了一個檔次,火力速度全部不及的情況下,拼死戰鬥也只能帶來更大的傷亡而已!

但是,似乎被轟炸再次轟炸航母的事情徹底刺激的瘋狂了,從一開始日機就全體表現出不要命的架勢,面對突如其來的打擊,他們不逃不避,甚至完全不顧加油不滿彈藥不足的狀況,捨出命來跟中國空軍死纏爛打,即便最後架勢戰機相撞也在所不惜!

“鬼子發瘋了!真相都死在這裏啊!,成全他們!”迅速判斷出形式的柳河、郭等人火冒三丈,一直想找一個徹底收拾掉他們的機會而不得呢,這一次自己送上門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打就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