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欣給郭浩制定的第一條方案就是現在自己身邊做實習秘書半年,多看多想多做,半年後然後就會將他送到別的崗位,開始全面的培訓方案。

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眼睛,趙欣點點頭,"我們進去吧!"

這次的會議不知道為何,從一開始趙欣就總是有些心不在焉,開會的講話也有些詞不達意,好幾次竟然走神了。

看到趙欣竟然再一次走神了,一旁的郭浩立刻走上前輕聲提醒道,"趙總,是不是先暫時休息一下咱們再繼續開會!"

原本想要開口拒絕的,但是趙欣最終又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在場的眾人歉意的笑笑。

"對不起,昨晚通宵沒有休息,今天有些累了,這樣吧,咱們先暫時休會半小時,半個小時之後會議繼續!"

快步的走出會議室,然後趙欣這一次毫不猶豫的掏出手機找到蕭陽的號碼撥打了出去,結果電話中卻傳來一陣冰冷的電子聲音。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趙欣頓時臉色慘白,呆立當場。

……

燕京。

九州集團。

在這棟被稱為華夏國的商業航母的九州集團大廈中,所有的員工都已能夠進入這裡的門口,能夠成為九州的一員而感到高興。

而在這棟高達近百層的大廈中頂層位置,就是整個九州集團所有人心目中的聖地,在那裡有一位年輕貌美,猶如女神一樣的仙子人物,而她就是整個九州集團的核心掌舵者,同時是所有九州集團心目中的神明。

揉了揉有些發脹的眼睛,雪柔剛要從辦公桌上站起來,結果一旁放在桌子上的那塊絕對不和她的身份相符的諾基亞破磚頭機竟然響了。

雪柔有些驚訝,伸手拿過手機,然後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然後立刻摁下了接聽鍵,笑著問道,"喂,你回來了?"

"你是蕭陽的親人嗎?求求你救救他吧,他……快要不行了!"

醫院走廊上,宋茜已經在這裡守候了八個小時了,從蕭陽進入手術室那一刻開始,她就一步也沒有離開過,直到現在連一粒米飯都沒有吃過。

經過了船上的一系事故,宋茜早已經精疲力盡,全身疲憊的沒有任何的力氣,他的臉上早就沒有了淚水,從蕭陽出事那一刻起,宋茜的眼淚就沒有停止過,到現在終於徹底的哭幹了。

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走廊的凳子上,雖然身體幾乎沒有了任何的力氣,但是雙眼卻還是死死地盯著一旁的手術室,她需要蕭陽一手術完然後自己就能夠看到他。

終於在宋茜幾乎要支撐不住的時候,手術室的燈光變化了,然後大門打開,一群醫生緩緩地走了出來。

原本已經近乎堅持不下去的宋茜突然一下子從地上彈射了起來,然後立刻緊張的沖了過去,一把拉住醫生的衣服。

"醫生,他怎麼樣?有沒有醒過來?"

這位黑人醫生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這位女士,我們的手術很成功,但是病人的生命特質到現在為止還是十分的微弱,隨時都有可能堅持不下去,接下來就要看他自己的求勝慾望了,只要他能夠減持過接下來的六十四個小時,那麼他的生命就算是挽救回來了!"

"醫生……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有些不太明白!"宋茜有些緊張的出聲問道。

冷酷軍長強寵妻 "小姐,病人現在的生命特徵處在一個十分危險的臨界點上,我可以給您打個比方,加入病人的求勝慾念很強,那麼他的生命特徵就會上升,這對於病人的蘇醒和恢復有著很重要的作用,但若是病人的求生慾望很弱,最終他就有可能……"

"請恕我直言,他的傷勢很嚴重,以我的猜測,他能夠蘇醒的概率不到兩成!"

轟!

宋茜身體一顫,整個人向後踉蹌了幾步,差點直接摔倒在地上。 "喂,你沒事吧?"一旁的兩個護士連忙將宋茜攙住,宋茜臉色慘白,不過還是對幾個人露出一絲慘笑。

"謝謝你們了醫生,我可以進去看看他嗎?"

"可以,但是請盡量不要影響到病人的休息,也不要刺激到他,他現在的生命體征很弱!"

"謝謝!"

宋茜麻木的點點頭,然後緩緩地開們輕輕的走了進去,房間中蕭陽全身上下插滿了各種儀器管子,嘴上還戴著氧氣罩,身體上下則是纏滿了繃帶,整個人就像是被人用針線重新縫補過後的布娃娃。

宋茜立刻用手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哭喊出聲,眼淚再次流了下來,愣愣的望著床上的蕭陽,然後緩緩地坐在了床邊。

"對不起……對不起……"

好半天之後,宋茜的口中只剩下這兩句話,整個人彷彿是被徹底的掏空了一樣。

"蕭陽,你快點醒過來吧,我……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要你醒過來,我有好多好多的話要和你說……"

宋茜安靜的坐在床上,靜靜的看著陷入昏迷中的蕭陽,某一刻,突然緩緩地低下身子,在蕭陽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立刻站起來,然後飛快的朝著外面跑去。

跑到病房外面,宋茜大口的喘息著,整個人剛才彷彿是窒息了一樣無法呼吸。

站在走廊上休息了好久,就在宋茜準備再次進病房的時候,遠處走廊的拐角處突然走過來一群人。

黑色西裝,黑色墨鏡,黑色的皮鞋,走起路來同樣是悄無聲息,這幾個戴著墨鏡的神秘漢子就像是一群幽靈一樣突然出現,然後快步朝著這邊走過來,很快就出現在臉色慘白的宋茜面前。

走在最前面的那個戴著墨鏡的漢子站在宋茜面前,居高臨下的掃視了一眼對方,然後沉聲道,"你差點破壞了組織的任務!星期四!"

星期四,聽到這個稱號,宋茜身體狠狠地一顫,猶如遭受到雷擊一樣,整個人終於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你擅自修改了主人交給我們的任務,這讓主人很生氣,若是這個人死了,你的下場我想你應該很清楚!"

宋茜彷彿是一瞬間丟掉了靈魂一樣,臉上帶著一抹絕望,口中喃喃道,"你們不能夠帶走他!不能夠帶走他……"

黑衣人低頭看了一眼宋茜,然後沉聲道,"星期四,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接下來我們要將他帶走!"

說完黑衣人對著身後的幾個手下一揮手,"帶走!"

"不要!你們不能夠帶走他!"

癱坐在地上的宋茜突然一下子有了力氣,整個人站起來擋在幾個人的面前。

"你們不能夠帶走他!他現在傷的很重,隨時都會沒命的!你們不能夠……"

"對不起,這是主人的命令,我想違抗主人的命令是什麼懲罰,你比我們都要清楚!"

說完黑衣人突然一把將宋茜推開,繼續向前朝著病房走去。

一旁的宋茜則像是一隻護仔的母雞一樣再次瘋狂的沖了上去,伸手想要拉住對方的胳膊。

啪!

黑衣人僅僅是一耳光,宋茜就被打的凌空一翻,整個人跌倒在走廊上。

兩個黑衣人走進病房,然後不一會兒就推著昏迷的蕭陽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不要……你們不能夠帶走他!求求你們,放過他吧……"

宋茜趴在地上有些聲嘶力竭的大聲喊道,伸手想要去拉扯一個黑衣人的腳,不過卻被對方一腳踹開了。

走廊上的醫生護士聽到這邊的動靜立刻沖了出來,看到有人竟然將患者帶出來,一個醫生立刻站出來,但是還為等他開口喝問,面前的黑衣人伸手從口袋中掏出一柄黑漆漆的手槍頂在了他的腦袋上,這個傢伙立刻乖乖的一句話也不敢講了。

黑衣人推著病床上的蕭陽走出醫院,然後這裡早就有一輛商務麵包車等在這裡,後門打開,然後幾個人將病床抬了上去。

等所有黑衣人全都上車,這輛汽車立刻啟動,很快就消失在這裡。

……

下車后立刻飛奔回別墅,夢萱一路上跑得氣喘吁吁,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形象了,一把推開房門。

"張嬸,蘇媚姐回來了嗎?"

"夢萱?你怎麼了這是?看看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趕緊坐下休息休息!我去給你倒杯水!"張嬸有些心疼的說道。

"張嬸,我不喝水,蘇媚姐回來了嗎?"夢萱有些著急的問道。

"沒有啊,怎麼了夢萱?"張嬸有些好奇的問道,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你哭了?怎麼回事啊這孩子,誰欺負你了?"

"沒人欺負我,是……是被沙子迷了眼睛!"夢萱有些緊張的解釋道。

正在這時,蘇媚從門口進來了,夢萱立刻一下子從座位上站起來,臉上露出一絲激動的神情。

"蘇媚姐……"

"夢萱你回來了……"蘇媚的表情似乎有些疲憊,"咱們去卧室談吧!"

蘇媚對張嬸說道,"張嬸,你去做飯吧,今天我和夢萱在這裡吃飯!"

"哎,好的,我現在就去做飯!"張嬸立刻點點頭,然後走進了一旁的廚房中開始準備。

蘇媚看了一眼夢萱,然後輕聲道,"夢萱,我們去我的房間聊!"

夢萱點點頭,然後跟在蘇媚後面,兩人來到樓上,走進了蘇媚的房間。

"蘇媚姐,你是不是知道蕭陽去哪了?"

一走進房間,夢萱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出聲問道。

蘇媚將手中的包包甩到床上,然後滿臉疲憊的坐到床上,抬頭看了一眼夢萱。

"夢萱,你也不要擔心,我的確知道蕭陽去哪裡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蘇媚姐,你快告訴我蕭陽在哪好不好?我剛才……我剛才突然產生了幻覺,看到了蕭陽被車撞飛了!"

蘇媚渾身一哆嗦,臉色同樣有些緊張擔心之色。

"蘇媚姐,你就告訴我蕭陽去了哪裡吧?我真的好擔心他!"

蘇媚情緒稍微波動了一下,然後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這才開口道,"我的確知道蕭陽去了哪裡,他……去了南非……"

"南非?蕭陽去南非幹什麼?"夢萱頓時有些緊張的出聲問道。

"夢萱,你先不要著急,事情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是這樣的……"

於是接下來蘇媚將那天發生的事情詳細的給夢萱講了一遍。甚至將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也全都告訴了夢萱。

"夢萱,不是我不告訴你,是之前蕭陽叮囑過,不讓我告訴你們,他怕你們會擔心他的安危,所以才故意隱瞞了這件事情!"

"蕭陽說他只是去南非救一個朋友,應該很快就回來的!"

說道這裡蘇媚的情緒突然一變,整個人似乎有些悲痛,"蕭陽去的第一天還用一個特殊的號碼給我打過一個電話報平安,說是以後會隨時給我保平安的,可是從三天前開始,我就沒有收到他的電話了,而且我撥打他的電話顯示的全都是無法接通!"

夢萱一驚,"無法接通?怎麼會這樣?蕭陽之前的號碼我撥打過,顯示的是關機……蘇媚姐,你說……蕭陽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啊?"

"不會的不會的,夢萱你不要亂想,也許蕭陽只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忘記給我們打電話報平安,你放心吧,說不定過幾天他就安全的回來了!不要擔心!"

雖然嘴上這樣勸著夢萱,但是蘇媚的眼神中緊張之色卻是怎麼也掩飾不掉!

正當兩個女孩子不知所措的時候,夢萱的手機竟然響了,兩個女孩一一愣,夢萱立刻將手機掏出來,結果卻發現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難道是蕭陽?"夢萱有些驚喜的問道。

"快接快接!"蘇媚在一旁催促道。

於是夢萱立刻按下了接聽鍵,然而對面那頭卻傳來的是一道女人的聲音。

夢萱聽著對面說了幾句話,然後夢萱立刻輕輕的將手機摁住,然後次看向蘇媚輕聲道,"是趙敏姐姐,她……她問我們有沒有時間,她想和我們談談!"

蘇媚一愣,怎麼也沒有想到打電話的竟然趙欣,要知道自己和她貌似並沒有多少的交集。

"她是怎麼知道你的聯繫方式的?"蘇媚有些好奇的問道。

"她說她是從郭浩那裡拿到我的聯繫方式的,因為郭浩現在在她那裡實習,是蕭陽安排的!"夢萱解釋道。

"你說她找我們是幹什麼?"蘇媚突然看著夢萱問道。

夢萱到是沒有隱瞞,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猜測,"應該是和蕭陽有關的吧?"

蘇媚突然一笑,"丫頭你不生氣啊,那個趙欣可是一個很漂亮的成熟御姐呢!她的氣質就連我都自愧不如,那才是真正的女強人!"

夢萱有些無奈:"生氣有什麼用,自從跟了他,這種事情我們早就應該想到了,而且蘇媚姐,你只是覺得趙欣姐有氣勢,那是因為你還沒有見過蕭陽家裡的那位像是仙子一樣的姐姐,等你見了她以後,你就會發現咱們身上那些所謂的自以為是的有點,在人家面前根本什麼都不是,見到她的第一眼,你就會感覺到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在她面前,我甚至連驕傲的勇氣都沒有!"

蘇媚苦笑,"丫頭,你說的也太誇張了吧,光聽你說蕭陽家裡有位漂亮的不像話的仙女姐姐,有時間看來我還得真的要見識一下這位讓咱們的夢萱丫頭都深深的自愧不如的女人呢!"

夢萱噗哧一笑,心情稍微好了一點,"你最好還是不要見了!不過雪柔姐的性格特別好,我很喜歡她!"

"哎呀,先別聊了,還是趕緊讓人家來吧!"

"對對對!"

於是夢萱連忙告訴趙欣這邊的地址,然後便掛掉了電話,來個那個人等待著趙欣的拜訪。

大約二十分鐘左右,一輛黑色的奧迪汽車駛到別墅門前,然後緩緩地停了下來,最後趙欣從車上走了下來。

看的出來,趙欣今天特咦打扮了一番,整個人顯得更加的成熟光艷動人。

三個女人終於第一回有了一次正面的認識。 三個長相都足以稱得上是驚艷的女人坐在客廳中,夢萱婉約淑女,蘇媚成熟驚艷,趙欣因為是女老闆的原因,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成熟的氣質女強人的味道。

三種類型的美女,三種讓男人興奮的氣質。

只是此刻三個人全都安靜的坐在大廳中,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尤其是趙欣,此刻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女強人氣勢,臉上有些緋紅,帶著些許尷尬和不知所措。

最後還是蘇媚率先開口了,"趙小姐,你今天來是……"

趙欣一愣,連忙從剛才發獃的狀態中恢復了過來,整個人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啊……你說什麼?"

蘇媚有些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再次重複了一遍剛才自己說得話。

前妻的蜜戀 趙欣有些尷尬一笑,然後看了一眼兩人,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我……我其實……"

"趙欣姐是來找蕭陽的嗎?"看到趙欣似乎有些為難,一旁的夢萱只好開口問道。

"啊?是……不是……"趙欣頓時有些驚慌,像是被人一下子拆穿了自己心中想法的女人,臉色羞紅而又驚慌,身上哪裡還有半點的女強人的氣質。

趙欣眼神有些躲閃,偷偷的抬頭看了一眼兩女,結果卻發現兩女正眼神灼灼的盯著自己。最後趙欣的心理防線終於被突破了,整個人一下子虛脫了下來。

對著兩個女孩微微露出一絲苦笑,"我……的確是想來問問你們,你們知道蕭陽去了哪裡嗎?我想要見見他!"

蘇媚和夢萱對視一眼,兩個人同樣苦笑,蘇媚開口道,"現在你恐怕見不到他了!"

"為什麼?我只是想要見他一面……我……"

"趙欣姐,你先不要激動,不是我們不讓你見蕭陽,而是現在蕭陽現在不在國內!"

"他怎麼了?蕭陽去哪了?"趙欣有些緊張的問道,"我今天給他打電話卻顯示對方已經關機……我……有些擔心他!"

看到對方緊張的情緒,蘇媚輕輕的嘆息了一聲,對方的表現已經很明顯,她和蕭陽之間的關係也絕對不僅是普通的朋友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