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稍稍平靜了一些,說道。

「還算有些腦子,放心吧,因為某些原因,我不會對你們出手,不過相應的,在半個月內,你們得安分地待在這裡。」

黑暗分身說道。

「什麼原因?」

路易斯問道。

「知道哪種人死的最快?」

「不知道。」

「話多的人。」

「……」

路易斯不知該如何回答,她看了看自己雙手雙腳,隨後說道,「能不能幫我們恢復下行動能力,相信以你的修為,我們不可能在你的感知下逃離。」

「你倒是一點身為囚徒的覺悟都沒有。」

黑暗分身聲音有些戲謔。

「可能是錯覺,你給我一種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路易斯的情緒越來越平靜,臉上的害怕也在慢慢消失。

黑暗分身一時沉默下來。不做言語。

「我們是不是見過?」

路易斯問道。

「你說呢。」

黑暗分身反問。

「不知道。」

路易斯搖搖頭。

「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於我,於你們都好,不然。」

黑暗分身起身,他右手一翻,三瓶治癒藥劑出現,朝路易斯三人飛了過去,並在即將觸碰到她們身體時破碎開,裡面的液體落到了她們的身上。

「你究竟是誰?」

路易斯感受著漸漸有知覺的四肢,看向了已經走到山洞口的黑暗分身,輕聲低喃。

「本體,你倒是給我找了一個大麻煩。」

山洞外,黑暗分身看著蔚藍的天空,皺起了眉頭,旁邊趴著的三首不懂黑暗分身的心思,自然也不敢隨意出聲,畢竟眼前這主可是殺人不眨眼的煞星,萬一自己撞到槍口上,沒準會被抽筋扒皮,連靈魂都逃不脫。

沉默是金,這是三首得出的生存之道。

……

內院,修鍊塔。

房中世界,小樓。

易林接受到黑暗分身的信息,微微皺眉。

「沒想到居然會碰上她們三個,真是多事之秋啊。」

桑侖、路易斯是大有身份之人,並且烏迪爾課長還是她們的老師,她們兩人的失蹤估計會引起內院的震動吧。

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有用,只能希望黑暗分身能夠完美地隱藏起來,至少在巫妖王出世之前,不被發現。 此時去找大B哥很不明智。

若4個血將就在大B哥的家裡,去了就相當於送死。

待天明了,再去行動,則比較保險。

「我想過了,快到天亮時再來找大B哥更好。」羅陽說道。

在走之前,羅陽讓朱莉找一個人來這裡守著,監視大B哥的別墅。

朱莉打了個電話,又等了幾分鐘,便有一輛麵包車駛來了。

隨即羅陽交代了做法,只盯梢,不可驚動大B哥,然後便和朱莉去收拾張興凱。

朱莉的人馬早已守在人民醫院外面了,只等她的號令。

見了面,朱莉讓幾個強壯的男青年陸續走進人民醫院,要他們把張興凱神不知鬼不覺的弄出來。

這個任務,多則20分鐘,少則10分鐘都能完成了。

可是那幾個強壯的男青年去了半個小時,既不打電話來說是什麼情況,人又不回來。

隱隱之中,羅陽感覺出事了。

「踢踢姐,我進去看看。」羅陽下了車。

其他人留在車裡等待。

羅陽是人民醫院的醫生,來醫院走走,那再正常不過。

只因在醫院裡,上至院長,下至看門掃地的,無不認識他。

這麼一來,他若親自來搶走張興凱,那自然會追查到他的頭上。

是以,先前他並沒有同來。

現今明顯是遇到了麻煩,不得不親自進去查看。

還沒走進醫院大門,忽然聽見有車聲如雷卷地而來。

這很不正常。

大半夜的,就算再繁華的地方,都不會有這麼多的車聲疾馳而來。

再掌天庭 轉頭一看,公路左右兩邊白耀耀一片,便知車燈無數。

這種情況,換了誰都會猜是敵人來了。

羅陽也一樣。

果然不出所料,只見那些車子急停下來,將朱莉所在的車子都圍了起來。

看那場面,至少來了一二百人。

驟然之間,打電話給關百強或施隆,讓他們找人過來幫忙已來不及了。

吆喝聲不斷,腳步聲紛沓。

下車的都是手持器械的剽悍男青年,人頭涌涌,黑壓壓一片。

朱莉和洪佳欣都在車裡,羅陽不能讓人把她們劫走。

只因羅陽已站在人民醫院門口,而朱莉所在的車子則停在斜對面的大街上。

那些混混並沒有看到羅陽。

俗話說,擒賊先擒王。

若不能控制住帶頭大哥,打起來,羅陽也不懼誰,只是要耗不少時間。

在羅陽看來,待會4個血將還有可能殺到,這才是最麻煩的。

前方亂鬨哄的,一時之間也看不出哪個才是帶頭大哥。

便在此時,從醫院裡面走出一伙人。

醫院裡面還是挺安靜的,那皮鞋的聲響傳出老遠。

羅陽轉頭一看,只見為首的是一個穿著勁裝的男子,也不知是什麼人。

不過,羅陽猜極有可能是這夥人控制了朱莉叫進去的幾個人。

為了試探一下,羅陽擋在門口。

「老大問,裡面的人怎麼處理?」羅陽裝小弟。

「都打暈了。隨你們怎樣處理都可以。」

勁裝男冷冷地說了一句,腳步不停,顯是要走到大街斜對面去。

就在勁裝男從身邊經過時,羅陽忽地施展出無影腳踢他,一連十八腳,每一腳都踢在勁裝男的身上,直接將他踢到了大街的對面。

偷襲成功。

勁裝男口吐鮮血,一時喘不過氣來。

其他跟班愣在醫院門口,看著大街對面的二人,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羅陽一招小擒拿手,輕輕鬆鬆便控制住了勁裝男。

「你就是羅陽?!」勁裝男驚道。

「我猜你是羅陽。」

淡淡一笑,將勁裝男的左手反扭起來,右手則掐住他的喉嚨。

只一發力,便可捏碎勁裝男的喉嚨。

「叫那些人走!」羅陽冷道。

「……」

這時勁裝男的跟班才奔過來,圍定羅陽。

「我不會說第三遍,你想死,我成全你!」

一面說,一面右手加力。

就算單挑,勁裝男都不是羅陽的對手。

何況此時已完全被控制住了。

當感到羅陽真的要下殺手時,勁裝男驚恐道:「大哥,別殺我!別殺我!」

羅陽減了一分力,勁裝男才緩過氣來。

「快叫他們走!」

隨即勁裝男吩咐跟班去辦事。

其中兩個男青年便疾走過去,聽他們大喊起來。

「你們快走!你們快走!……」

結果那一二百人並沒有走,可能是不相信二人的話。

羅陽只得押著勁裝男走過去。

人叢里分開一條路,讓羅陽走進去。

這些人中,帶頭大哥應該不止一個,算是每人都叫了幾十人,合起來才有這麼多人。

不消羅陽催逼,勁裝男就大聲道:「你們快離開!」

原本以為勁裝男來了,事情就解決了。

不料其中一個莫西干髮型的老大冷道:「三爺說了,我們只聽血將的命令。」

聽了這話,莫說勁裝男絕望,就算羅陽都嚇了一跳。

這些人還沒有砸車,估摸就是在等血將過來。

若血將來了,羅陽自己還好辦,要帶著朱莉,祝子姍和洪佳欣衝出重圍,實在極難。

打退一二百人所需要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至少要十多分鐘吧。

羅陽走到洪佳欣所在的車子旁邊,說道:「班長,待會我殺出一條血路,你們先走。下車跟著我!」

隨即掌刀劈在勁裝男後頸,直接將他打暈在地。

「誰跟我羅某過不去,不怕死的儘管上來!」

羅陽大踏步沖向人群。

朱莉,洪佳欣和祝子姍則跟在後面,由祝子姍殿後。

那些混混多聽說過羅陽的勇猛,但恃著人多,手中又有器械,倒也不想讓路。

普通刀棍,羅陽怎麼會放在眼裡?

以他體內的真氣,一般的混混擋者,要麼斷手,要麼斷腿,要麼胸口被打癟,狂吐鮮血。

慘叫聲連天價響。

見羅陽來的凶了,那些混混發聲喊,都躲到一邊去了。

便在此時,又有車聲疾馳而來。

轉眼間,車燈便迎面射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