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句話又讓眾人為之動容 ̄黑桐何等功力?他欲救人而擲劍,那必有千斤

之力、萬馬之勢了!一個尋常刀斧手怎能擊落此劍?

黑桐毫無所覺,逕自言道:「其時,群眾見有人要劫囚,立時便一鬨而散,

讓出了一塊空地來。很快,便有一群士兵上來將我圍定。那人揮了揮手,驅開士

兵,上來向老朽道:『素聞黑桐大名,當年靈山一役,曾靠八招五十叄式『鎮錦

屏』與雲南雷烏打成平手,萬鈞之勢,一時無倆!今日既有幸得遇,小的想與閣

下過上幾招,若閣下能勝,便聽由你將要犯帶去罷。』他說完這些話,那判官席

上的崔立即大聲喊『不可』,那人只回頭向崔說了一句『放心』,崔擁兵

自重、據蜀如帝,居然也不出聲了。於是,老朽便同那人動起手來。他不使兵刃

、老朽一向也不佔人便宜,故亦空手與他交手……」說到這,黑桐對著君聆詩慘

然一笑,道:「直到此時,老朽才真正知道,當時你等七人在靈山頂上圍攻稀羅

鳳,而不能動其毫毛,究竟有多大的無力感了……」

此時,君聆詩頭疼稍緩,臉色由土化為慘白,也對著黑桐凄然一笑。

黑桐道:「其時,老朽以本門武學『五色拳』攻向那人,發出了百多招,最

多僅斷其發、擦其膚而已……後來老朽想趁他閃避時,取巧一路打到梅仁原身邊

去,反正只消救出梅仁原,目的便已達成。他卻似知我意,總是擋在老朽與梅仁

原之間,使我不能得手!老朽知不敗此人,便想當著萬千衛兵軍士面前帶走梅仁

原,那是絕無可能了!但正面對敵,欲取勝此人,卻又是千難萬難!於是,不得

不幹了一件大乖我意之事:誘敵!我棄敵而走,連退丈餘,此時他似也料定我已

無戰心,放鬆戒備追了上來,老朽立時回頭迎面一掌,匆促之間,他躲是躲不過

了,只得出手與我打了個對掌。結果,我退了五步才立定腳步、他也只退了八步

,運氣吐出了一口污血便無事了……」

聽聞此言,眾人又是聳然色變!

黑桐實力無人置疑,連號稱『天下第一人』、已故之北武林盟主皇甫望也是

他的師侄,天下第一大幫:丐幫之幫主徐乞,亦為黑桐徒弟!放眼天下,功力堪

與黑桐比肩者,只恐也唯有『雲夢叄蛟』了!

君聆詩以『詩仙劍訣』聞名於世,內功縱使不遜,也不能及得上黑桐。但這

一掌印一掌,乃是實來實往的正面對決,那是毫無投機的可能!此人倉促出手,

竟能發揮出只比黑桐略遜一籌的威力,若果凝氣出招呢?

眾人心中同時作了一個假設:若說此人與能皇甫望匹敵、或甚猶有過之,那

是絕不過份了!

黑桐繼續說了下去:「老朽見此人年紀頂多叄十齣頭,原以為他輕功高絕至

如此程度,必是經過連年苦練,如此一來,即無暇修練內力,對擊一掌之後,也

是極為震撼。既然他用的是雲南的身法,勢必與雲南極有干係了!老朽既無法取

勝此人,崔在後哈哈大笑,當即下令行刑……既然有此人在,那錢瑩必也是救

不得了。老朽情知此行已然無益,便離去了……」

黑桐說完了,當場一時沈默。

李九兒暗思:「黑桐素有剛正之名,行事絕不苟且,他既出手救人,那便絕

無保留實力的道理。老大在他面前被斬,那也罷了,但他未救瑩姐,便先認輸,

未免言過其實!」想到這,便偷偷瞪了黑桐一眼,心裡暗暗責之。

曾遂汴想道:「黑桐前輩作事,那是萬無可能不全力以赴的了。但他居然打

到會有『無力感』?這『一紙之距迴避』的身法,究竟是如何高絕?」

石緋想道:「黑桐前輩是中原一等一的高手了,沒想到雲南居然還能有人堪

與他交手百多招而不落下風!這武林之中,果然卧虎藏龍!」他與王道、曾遂汴

等人此行,雖言以賺錢為最大目的,但也不乏遊山玩水、試試身手。結果一路打

來,居然毫無敗績!他本身的『捻絲棍』與王道的『鎮錦屏』,原已是在中原享

有盛名的上乘武學,無人能敵,那也罷了。但曾遂汴、李九兒卻也難逢敵手!他

原本對中原武術極為憧憬,不能不生出些失望的感覺。此時聽說有人能與黑桐打

得難分難解,不覺興奮之情躍然臉上。

尤構率想道:「曾遂汴的本事,我是相當清楚的了,就連曾遂汴也不敵神宮

寺流風……那神宮寺流風年不過二旬,他的師父、師叔輩,又會如何?看來不只

是雲南、倭族也非庸手!我是不是踏入一個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傻人團了?」

君聆詩想的太多太多、一時無法言盡。

天才總是這樣,心眼生了十七八個竅兒,就是能在相同的時間裡,比常人多

想了兩倍、叄倍、四倍多的事情。

半晌后,懷空才開口打破沈默:「雲南若欲出中土,必經蜀中,故先與蜀中

藩鎮打好關係,也不奇怪。黑桐前輩所歷此事,對我們是極重要的訊息:雲南尚

有能人!」

眾人紛紛點頭,口稱『不錯』。君聆詩則向懷空一笑,道:「若果如此,這

只不過是必然之事,還能算得上是『戰爭藝術』么?所謂戰爭藝術,便是在不可

能之中,化出可能來,才能稱為『藝術』!」

懷空一怔,發覺自己想淺了、也發覺君聆詩的智慧有多廣大!

「想深一層……雲南出蜀,那是一定的了。但若雲南與蜀之間,非止『打好

關係』,甚至已然結為同盟……比如說,雲南支持崔割據蜀中稱王稱帝?自身

也由雲南的南詔王國再進一步,自立為南詔皇朝?」懷空補充道。

君聆詩苦笑,搖頭道:「不,不是這樣的。稱帝豈是易事?首先就要得民心

!要擁有民心,最快的方法,即是樹立威望。古人所曰之『功、德、言』,便是

建立威望的方法了,可這豈是說說便能作到的?對雲南方面而言,想要有威望,

與其結好蜀中,不若『壓制』來得更有效果!你們可記得藍嬌桃?」

石緋身子微抖,道:「我比較記得他身上那尾赤蛇……」赤冠鱗虺頗有靈性

,且顯然帶有劇毒。石緋對毒蛇是頗為感冒的。

君聆詩道:「我事後曾打聽到,當初廬山集英會時,藍嬌桃之敗因,即是為

唐門所圍攻……當時,我以為唐門素來使毒,對藍嬌桃身上的至毒之蛇『赤冠鱗

虺』,自然有搶奪的念頭。但如今一想,卻又不僅如此!唐門位於永安城西,亦

屬蜀中,而那藍嬌桃卻是雲南叛徒……若果雲南不僅僅是已壓制了崔的劍南軍

、甚至也已收服了唐門、青城,那又如何?甚至是雲南方面命令青城、唐門在廬

山集英會上聯手,圍攻棄劍與瑞思、藍嬌桃等人……」

眾人心中都是一驚!若果如此,雲南方面不等於早將他們每一步行動,全都

掌握住了么?如此一來,豈有勝算?

懷空自然也有此疑慮,但轉念一想,即淡然道:「雲南看透了我們,君先生

也看透了雲南。如此一來,不過平手之局!」

眾人一想,果然不錯!雲南每一步棋或許高超,但君聆詩也通盤看出了不是

么?且君聆詩尚有『織網』一計,甚至非是平手,尚勝出半籌呢!

有君聆詩在,何愁不成?

君聆詩知他們所想何事,他最怕的,便是讓這些人依賴。若依賴心太重,危

機意識便會下降,這場還未搬上抬面的大戰,如今勢均力敵、甚至己方還遜色不

少,最怕的便是人心鬆懈!登時眉頭微皺,沈聲道:「不能把對手想簡單了!」

眾人皆是一愕,黑桐已正色厲聲道:「別忘了!君無憂的四肢肌腱已斷,極

可能就是雲南人所為!或許他還可以出謀劃策,實際動手仍是得靠你們!甚至,

對頭如果乾脆將他除去了呢?這是什麼時候,豈容得半絲大意?」

黑桐說話一向直接,眾人才驚覺自己果然太鬆懈了!一時不禁略有愧色,一

個個低下了頭。

君聆詩見了,神情略舒,微笑道:「今日你們才剛打勝了回紇第二高手,便

慶祝一下,也是該的。我長途跋涉來此……」

「對!該吃飯了!」李九兒嚷道。眾人這才發覺,一席長談下來,外頭早已

天黑,是該吃飯了。

尤構率也站起身,道:「我下樓要飯菜去。你們要些什麼菜色?」『有鳳來

儀』既號稱中京第一大酒家,自然可以吃到許多他處吃不到的東西,今日不大快

朵頤一番,想再有機會,有得等了。

「清蒸鱘魚!」李九兒道:「自從離開襄州,就沒吃過了,還頗懷念!」

「麻婆豆腐,」曾遂汴略無所思,即道:「要川味的。」

尤構率重重的點了兩下頭。曾遂汴是蜀中出身、土生土長的蜀人,他離鄉已

久,今日又難得說了許多蜀中事,他想回味一下家鄉菜,也是人之常情。

石緋想了會兒,道:「我想吃烤肉,最好是烤牛肉……」

「氂牛肉,是么?」尤構率微笑道。又是一道家鄉菜。

石緋赧笑了幾聲,他畢竟還只是個大男孩。

黑桐跟著道:「老朽吃什麼無所謂,只要能吃飽就行。」

君聆詩亦道:「我只要有善釀就行。」

尤構率應了,最後向懷空道:「大和尚要何素菜?」

「紫菜蛋花湯、蒸蛋、炒青江菜……」懷空一連說了叄道菜色后,環視眾人

,笑了一笑,道:「鹵排骨。」

此言一出,除君聆詩外,人人一時愣了。

懷空哈哈一笑,道:「我還俗了!師尊遺命,說我塵緣未盡,躲它、避它、

防它,該來的還是會來,既然如此,何不還俗了結它?而且……我自幼出家,早

也想吃肉了!」

「那很好啊。」曾遂汴也笑道:「善釀要多點……今日教這大和尚知肉味、

亦知酒味!」

「一瓮善釀!」尤構率朗聲念道,笑著出了房門。

眾人皆知,君聆詩不僅是劍客、是文人、是琴士,同時也是名酒豪,再加上

曾遂汴要灌懷空喝酒,一瓮可能還不夠了! ?「爺爺,你釣魚總是不上餌的?」小女孩坐在老人的膝上,問得很認真,這

是童稚的好奇心。她一手隨老人抓著釣竿、一手撫弄著老人的鬍鬚。那鬍鬚灰灰

的,很順,和她的頭髮一樣順,不刺人。她喜歡這鬍鬚,就和爺爺一樣,很溫善

、很和靄的感覺。

老人並不甚老,看去只不過五十多歲年紀,只是頭髮與鬍鬚都灰灰的,感覺

上倒是頗老。他笑了笑,撫著女孩的頭髮,沒回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