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蘇白動用了靈氣,畢竟他的對手非常強大,就算知道了萬馬流星拳的破綻,也必須要藉助靈氣才能夠將萬馬流星拳擊破,否則光憑自身力量的話,想要擊破萬馬流星拳還是有些困難。

轟隆——

一聲巨響傳遍四面八方,只見蘇白的拳頭綻放著金色的光芒,打在虛空中某處,頓時千軍萬馬潰散,無數馬匹的嘶吼聲衝天而起,其中的拳印更是寸寸碎裂,化為了虛無。

蘇白一拳,一剎那,萬馬流星拳破碎!

王天涯瞪大雙眼,彷彿看見鬼了一般,一臉的不可思議,虎軀更是顫抖不已。

他萬萬沒想到,蘇白竟然一拳就將自己的武技給破除了。

關鍵是,蘇白真的站在原地一動也沒有動啊!

這是什麼情況?簡直太詭異了!

畢竟,王天涯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一道武技是多麼的恐怖,甚至比一般人的武脈神通都要厲害啊,就算自己去面對這一招萬馬流星拳,也必須要使出全力抵抗並且閃躲,才能夠全身而退,根本就談不上擊潰。

可是蘇白呢?不但將萬馬流星拳擊潰了,而且還站在原地一動沒動,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王天涯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一切,揉了揉眼睛之後,再看了看,這才一臉驚悚的接受了現實。

「叫爺爺!」蘇白悠悠的說道。

王天涯嘴角抽搐不停,他怎麼叫的出口啊!

於是,他故意轉移話題,道:「蘇白,你根本就擊潰不了萬馬流星拳,你一定使用了什麼邪術!」

蘇白何等聰明之人,立馬就知道王天涯是想耍賴了,於是從容的說道:「既然你不想叫我爺爺,我就打的你叫我爺爺,要知道不遵守承諾的人,是最可恨的!」

「哼!我沒有不遵守承諾,只是覺得不公平罷了!」王天涯面色羞紅,硬著頭皮說道。

「不公平?好!你也接我一招,若是能夠站在原地不動將其擊潰的話,我也叫你爺爺,如何?」蘇白不善的笑道。

王天涯眉頭微微一皺,沒有立刻答應。

蘇白耐人尋味的說道:「莫非,你是不敢?不敢就算了,我不強迫你。」

此言一出,對於王天涯這個戰意濃郁,自尊心超強的人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他即便知道蘇白是在用激將法,也甘願被激!

畢竟,這要是傳出去,他王天涯在大勢力範圍內就沒法混了,一定會被世人所恥笑!

「好!我答應你,來吧!」王天涯故作鎮定的說道,心中滿是警惕,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巔峰,準備擊潰蘇白的攻擊!

蘇白嘴角一彎,露出一副似笑非笑之色,然後微微閉上雙眼,隨後雙拳猛的向外打出。

轟——

頓時,狂暴的靈氣肆掠,一股浩瀚的氣息,撲面而來,將海面掀起陣陣巨浪。

緊接著,好似有千萬匹烈馬在狂奔一般,其中還有幾道恐怖的拳印隱藏,向著王天涯馳騁而去。

見狀,王天涯面色巨變,驚呼道:「你怎麼也會萬馬流星拳?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王天涯臉上滿是驚容,目光之中充滿了驚悚和不可思議之色,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一些。

他無法想象,蘇白竟然也使出了萬馬流星拳!

這是什麼情況?

雖然蘇白使出的萬馬流星拳,跟他自己使出的萬馬流星拳,看起來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可萬馬流星拳畢竟是王天涯自己的武技,所以他絕對不會看錯的,蘇白使出的的的確確就是萬馬流星拳,錯不了!

「為什麼蘇白也會萬馬流星拳?」王天涯不禁自問,仔細觀看起蘇白使出的萬馬流星拳。

「蘇白使出的萬馬流星拳,雖然沒有我使出的萬馬流星拳連貫流暢,卻非常精妙,很多重點之處都到位了,甚至有些部位,原本應該有些破綻,被蘇白使出來之後,破綻竟然被完善了!」王天涯喃喃自語道,到了最後他直接怪叫起來。

他簡直不敢相信,蘇白使出萬馬流星拳就算了,竟然還自己把萬馬流星拳給完善了,威力比之前大了不少不說,很多明顯破綻的地方,也被密布了,整套拳法顯得更加精妙無窮!

剎那間,王天涯面色變的格外難看,一陣紅一陣白,非常精彩,就好像吃了一坨五味雜陳的屎一樣。

其實,也不怪王天涯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實在是蘇白自己太逆天了。

因為,這套武技,是王天涯在一次其餘中,偶然所得,是上古一位大能所留武技。

所以,這套武技,被王天涯發現之前,整個蓬萊界是沒有人會的,就算被王天涯獲得之後,整個世界也只有王天涯一個人會才對。

這就是為什麼,王天涯在看見蘇白使出萬馬流星拳之後,會非常驚訝的原因所在了。

王天涯依舊相信,這個世界只有自己一個人會萬馬流星拳,這一點是絕對母庸置疑的,畢竟萬馬流星拳的真跡都在他修鍊完拳法之後,被他自己給銷毀掉了。

那麼蘇白為什麼也會呢?只有一種解釋!

這個解釋,也是王天涯非常不願意去面對相信的一個解釋!

蘇白,只是看了王天涯施展了一次萬馬流星拳,便就在一瞬間將萬馬流星拳給學會了,並且還將萬馬流星拳完善了一番,使萬馬流星拳變的更加厲害了!

除了這種解釋之外,再沒有其他什麼合理的解釋,能夠說明為什麼蘇白會萬馬流星拳了!

可是,這樣一來的話,蘇白也就太妖孽了吧!

只是看別人施展了一次武技,就立馬學會了,並且還將武技完善了一番。

這等妖孽,王天涯聽都沒有聽說過,若真有這種妖孽存在的話,那一定是無敵的存在,等他徹底成長起來,毫無疑問會稱霸整個蓬萊界,甚至是成神都不一定啊!

王天涯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的對手蘇白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跟這樣的存在戰鬥,除非是力量上的完全碾壓,否則很難佔據上風啊!

剎那間,王天涯都有些絕望了,但是他依舊不服氣,心中很詫異,認為蘇白是在欺騙自己。

萬一蘇白也獲得過萬馬流星拳的修鍊之法呢?萬一世界上還有萬馬流星拳的修鍊之法散落呢?這些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王天涯眼珠一轉,心想蘇白狡猾異常,還真有可能在自己面前故弄玄虛,以此來攪亂自己的心神。

其實不然,蘇白在面對王天涯的時候,何須狡猾異常,直接運用自己的實力,就能夠將王天涯打敗了,這可是力量上的碾壓。

而且,蘇白何等人物,他可是曾經的堂堂白帝,他的萬馬流星拳,的確是在之前的一瞬間學會的,畢竟他領悟能力超群,面對這種級別的武技,想要學會達到入門的程度,其實非常簡單。

再者,《天道榜》中將萬馬流星拳的修鍊之法,以及種種注意事項等等,標註的非常詳細,恐怕比萬馬流星拳的真跡還要詳細易懂,畢竟裡面還夾雜著許多分析得出來的結果。

若是有人按照《天道榜》里的修鍊法門進行修鍊,修鍊速度自然會成倍增長,比按照萬馬流星拳真跡進行修鍊都要快很多!

蘇白相信,就算是讓一個傻子藉助《天道榜》修鍊萬馬流星拳,最後也一定能夠成功,可想而知經過《天道榜》的分析改編之後,萬馬流星拳的修鍊之法是多麼的簡單容易。

其實,說的簡單點,就像是原本的萬馬流星拳修鍊真跡,是一個巨大的迷宮,要讓修鍊者自己去摸索出路,並且尋找其中的捷徑,最終才能來到出口,達到入門的程度。

而《天道榜》就直接將迷宮給簡化了,抹去了迷宮的存在,只留下了唯一一條距離出口最近的路,根本就不用浪費時間去摸索了,只要能夠走上這條路,那麼便能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出口,達到入門的程度。

這也就是《天道榜》的恐怖之處。

當然,蘇白自己的領悟能力也非常重要,若是他領悟能力差點的話,就算有《天道榜》的幫助,也至少需要一天或者幾個時辰的時間,才能將最近的一條捷徑走完,達到入門的程度。

故此,瞬間便學會武技,其實是蘇白和《天道榜》兩兩結合,呈現出來的最完美效果!

面對這樣恐怖的效果,蘇白都被嚇到了,他完全無法想象,若是一直這樣保持下去,等他以後強大了,依舊還能瞬間學會武技的話,恐怕也太變態了吧!

而且,蘇白心想,就算是《天道榜》的創始人估計都沒能想到,有人能夠配合《天道榜》的功能,達到瞬間學會武技這種驚世駭俗的恐怖程度吧!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蘇白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思考,他也沒有資格去思考,他清楚就算《天道榜》的創世人還活著,也不是自己能夠觸及的存在,那必定是神界人物,更有可能是真正的「陽間」人物也不一定。

他現在最主要的目標,就是將王天涯給收拾一頓,然後將其收為自己的奴僕!

轟轟轟——

巨音在空中炸裂,整個天空都為之顫抖起來,一剎那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海面猙獰,好似有魔王出世。

其實,只是萬馬流星拳劃破天際,所造成的異象。

不過,萬馬流星拳能夠帶動如此驚人的氣勢,也著實驚人。

王天涯都被嚇了一大跳,完全不敢硬接蘇白的萬馬流星拳啊! 可是,不硬接蘇白的萬馬流星拳的話,豈不是又要耍無賴?王天涯是一個自尊心特別重的人,也是一個特別要面子的人,剛剛他已經刷了一次無賴,現在都感覺臉頰熾燙呢,若是讓他繼續耍一次無賴的話,估計他自己都得羞愧死。

所以,就算蘇白的萬馬流星拳再怎麼恐怖,王天涯都沒有退縮的理由了,就算硬著頭皮,也必須接下來!

「蘇白,這是你逼我的,能夠讓我使出我的武脈神通,你足以感覺到自豪了!」王天涯一字一句沉聲說道,整個人的氣息渾然一變,變的無比凌厲,整個人也站的筆直,就像是一桿頂天立地的長槍一般,要捅破整個蒼穹!

「你要使出武脈神通,就證明你已經被我逼的無路可走了,對嗎?」蘇白悠悠閑閑的說道,可謂是針針見血,句句扎心啊!

原本王天涯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氣勢,頓時好像漏氣的氣球一般,全部都漏掉了,整個人看起來有些勉強,外強中乾的樣子。

此刻的王天涯,真想噴出一口老血,蘇白說的話簡直正中他的要害,他想要反駁,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星墜 畢竟,蘇白說的都是事實,王天涯的確已經被蘇白逼的走投無路了,所以才會使出自己的武脈神通,否則的話武脈神通消耗巨大,王天涯怎麼可能隨便使出呢!

只是,現在王天涯明白蘇白是多麼的恐怖,若是不使出自己的武脈神通的話,自己恐怕真的無法跟蘇白抗衡啊!

不過,不得不說,王天涯的確是個超級天才,就算他被蘇白步步緊逼,氣勢全無,可很快便冷靜了下來,再次將狀態調整到自己的巔峰,整個人的氣息,凌厲異常!

「哼! 神祕老公,我還要 管你怎麼想,能夠在我的武脈神通之下活下來再說!」王天涯故作鎮定,強行一聲怒吼,他已經不管了,這一招是他的全力一擊,必須將蘇白徹底斬殺,好洗刷自己的恥辱!

轟隆——

話音一落,頓時一道雷鳴聲,從天海相連的天際,滾滾而來。

緊接著,原本晴空萬里的蒼穹,剎那間被烏雲所覆蓋,時間彷彿瞬間流逝來到了夜晚,世界都暗了下來。

於此同時,呼嘯的狂風在海面上劃過,捲起一層層的跌浪。

烏雲之中無盡的電弧在跳躍著,時不時的還能從烏雲之中傳出一陣陣悶響十足的雷聲,震撼人心!

場面大變,宛如暴風雨來臨前的樣子。

蘇白踏空而來,狂風包裹著他,頭頂電光閃耀,雷聲灌耳,他彷彿成為了世界的孤兒,被世界給拋棄了,要接受天罰一般!

面對如此武脈神通,蘇白心中不由微微一驚,道:「王天涯的武脈到底是什麼?武脈神通還沒有完全使出,居然就造成了如此天地異象,未免也太恐怖了一點吧?若是給他足夠的成長空間,假以時日,一定能夠成為讓整個蓬萊界都震驚的絕世強者啊!」

轟隆——

就在這時,一道閃電忽然從天而降,這道閃電為赤紅色,足足有水桶粗細,其中蘊含著恐怖的能量。

閃電落下之時,原本陰暗的整個世界,都在剎那間被照亮了。

甚至,就連蘇白都為之一驚,目不轉睛打量著閃電劈下的軌跡。

只見,閃電不偏不倚,居然直接劈在了蘇白所打出的萬馬流星拳之中。

咔嚓——

剎那間,閃電和萬馬流星拳碰撞在了一起,威力無窮的閃電瞬間爆炸,化作一團電弧,在虛無中肆掠著。

至於萬馬流星拳,也在閃電爆炸的一瞬間,跟著被抹滅,靈氣被消耗殆盡,化為了虛無,消失在半空中。

蘇白眉頭微皺,緊接著眼中露出一抹驚艷之色,道:「好手段,竟然接引天雷,來破我的萬馬流星拳,王天涯我真是越來越對你感興趣了,留在我身邊,當我奴僕,為我做事吧!日後等我征戰蓬萊界,定將你封為帝君!」

王天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聽著蘇白說的前半句話,他還不禁在心中暗暗得意,可是聽到後半句的時候,他的臉色徹底變了,心中大罵不止,同時他還感覺一陣毛骨悚然,都什麼時候了,蘇白竟然還念念不忘的想要將他收做奴僕,蘇白不會有什麼特殊癖好吧?

關鍵是,蘇白還說征戰蓬萊界呢,還封他為帝君呢。

在他看來,蘇白就是個瘋子,就只會白日做夢,征戰蓬萊界這種話都說得出口,難道就不怕被人聽見舉報,然後被追殺嗎?

「什麼亂七八糟的征戰蓬萊界!老子全部都聽不懂,不過你註定要死在我的手上!」王天涯怒吼道:「我的武脈乃是極品武脈,不是那些什麼垃圾天才能夠相比的,所以面對我的武脈神通雷龍聖槍,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要千萬小心,否則一個不注意,可能就會落入萬劫不復之地!」

話音剛落,天空中又有幾道閃電落下。

不過,這幾道閃電,看起來都跟之前的那道閃電不一樣。

之前那道閃電,是真正的天地之力,屬於真正的閃電,是王天涯以特殊的手段讓它落下,用來擊破蘇白的萬馬流星拳。

而此時此刻的閃電,則完全是由靈氣組成,威力也是無窮,劈在人的身上,就算是地靈境初期的強者,若是沒有保命手段的話,也會當場死亡!

閃電直端端的向王天涯落下,王天涯則渾然不懼,面對落下來的閃電,更是伸出雙手去抓。

呲呲呲——

電弧在王天涯的全身跳動,他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痛苦,反而看起來像是非常享受一般。

至於他的雙手則將落下來的兩道閃電,死死的抓在掌心之中。

隨著時間的流逝,閃電逐漸變化,化作兩桿筆直的雷電長槍。

此時此刻,王天涯的氣勢已經濃郁到了定點,可以從他的氣息中感受到,他充滿了力量,威力十足。

同時,他手握兩桿雷電長槍,渾身沐浴在雷電之中,像極了傳說中的雷電戰神,給人一種戰神降臨,睥睨天下,戰無不勝的感覺。

讓人未戰就已經膽怯,望風而逃,不敢與之繼續戰鬥,失去了所有的戰意! 剎那間,王天涯在使出武脈神通之後,整個人的氣息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彷彿會到了巔峰,面對蘇白,他的雙眼之中再也沒有了之前的膽怯和驚悚,只有無盡的戰意!

毫無疑問,王天涯的武脈神通非常強大,其中蘊含的威力無法用言語概括,就宛如他被遠古的自然神靈給附體了一般,被遠古的神靈賜予了強大的力量,同時也被大自然賜予了巨大的力量,非常的驚艷,讓蘇白都不由的眼前一亮。

甚至,蘇白都開始懷疑,王天涯可能另有身世,他所展現出來的一切,遠遠超過了普通天才。

要知道,人的各方面都會有極限,比如智商等等……

同時,普通天才也一樣,不管是天賦還是實力,都會有上限,只是沒人用實實在在的數據統計出來罷了。

比如說蘇白,他就已經完全超越了天才的上限,所以已經不能用天才這個稱呼來形容他了。

當然,他是因為自己是白帝重生的緣故,才會打破天才的上限,展現出遠超尋常天才的天賦以及實力的等等。

南宮一也是一樣,他在蒼雲星早就名聲大噪,被稱之為妖孽天才,更是隱隱約約成為了蒼雲星第一人,他在蒼雲星每個人的眼裡,就猶如神話中的神靈一般,天才根本就沒法跟他相提並論,他從一出生開始就將所有人,包括天才都遠遠的甩在了腦後。

這一切沒有別的原因,就因為南宮一也是帶著記憶重生的超級強者,所以他也超過了普通天才的上限,展現出的一切都顯得驚艷絕倫,堪稱妖孽!

而王天涯,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以及天賦,在蘇白的眼中,也遠遠超過了天才的上限。

要知道,蘇白的眼光非常狠辣,一眼便能看出很多東西,畢竟他曾經是整個蓬萊界之主,他之前只是覺得王天涯比普通的天才要厲害許多,已經達到了上限,但是並沒有超越上限,直到王天涯使出武脈神通,展現出自己的真正實力之後,蘇白才徹底認定,王天涯已經超過了普通天才的上限,堪稱妖孽!

可是,一般的天才,別說超越上限了,就算是達到上限,都能被稱之為天才中的天才了,根本不可能超越上限。

比如,一些普通的天才,在得到非常龐大的奇遇造化,獲得上古大能傳承等等之後,可能會觸及到天才的上限所在,卻無法超越上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