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子輪到朴同俊感到尷尬了。

席溪說完都想自己打嘴,唉,真是說多錯多,越解釋越奇怪。

下午返回后,席溪正尋思這要不要讓同俊知道自己跟他在一個小區里住著,同俊表示自己要回公司,席溪剛好也就沒有說。

回到家以後,席溪累的到頭就睡,迷迷糊糊中,她彷彿是聞到了同俊身上的香水味兒,一下子驚醒,原來是個夢,媽媽正在炒菜,她看看手機,已經是6點半了,足足睡了三個小時。手機里展翔發微信來問:今天第一次上課怎麼樣?席溪回了一個:還可以。

朴同俊回到辦公室,整理了一下文件,想起來早上席溪窩在沙發里睡的香甜的樣子,他也走過去坐下,學著她的樣子抱著一個墊子,靠在沙發上。果然是挺舒服的,不知不覺也睡著了。醒來發現天已經黑了,手機上展助理髮來微信問:朴總覺得席老師如何?他回了一個:非常好,謝謝你幫我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老師。 周一上班,裴寧看到席溪穿了平底鞋,覺得奇怪,席溪說昨天逛街太累了,把腳都磨破了。

你不是去上課了嗎?怎麼還逛街去了?裴寧問。

唉,別提了。席溪把情況大概講了一下。

裴寧捅了一下席溪說,行啊你,還會帶男人去逛街。

席溪做了一個「噓」的手勢,你輕點兒,上班呢。他是我的學生,不是男人。

不是男人,難道是女人。裴寧翻了個白眼。

同事們漸漸來了,裴寧和席溪各自回到了座位上。

周一開部門例會,馮捷安排席溪和裴寧去一個同事老家慰問,小夥子人還在海外項目,媳婦兒預產期提前,寶寶出生了,馮捷讓她倆代表公司拿上錢去看望。他們部門就是公司的大後勤,什麼紅白喜事,都得代表公司到場。同事的老家在山西,去了怎麼也得住一個晚上,席溪想,這晚上的課怎麼辦?她給展翔發了微信,讓他安排一下。

展翔過了一會兒回復說,朴總說線上教學吧,用視頻。課時費不變。

席溪和裴寧安排完手頭的工作就出發了。兩個姑娘在長途汽車站買了一堆零食,好像出遊一樣開心,整天在辦公室里處理瑣碎的事情,能這樣子打著公幹的名號出來溜達一圈兒也挺好的。而且,這次是去看新生寶寶,是大喜事兒,心情也很輕鬆。

倆人在車上聊了一會兒天,就各自開始打盹兒。席溪正迷糊著,電話鈴聲想起來,席溪看了一下,是一個陌生號碼,估計是個快遞員,接起來就說,是我的快遞嗎,我出差了,給我放在菜鳥驛站吧。

你好,我是朴同俊。電話那頭傳來好聽的男聲。

啊,席溪一下子清醒了,朴總,那個,不好意思,怎麼會,你為什麼有我的電話,奧,是展翔給你的吧。我看是個陌生號碼,我以為是送快遞的。席溪一下子說了一大堆。

電話這頭朴同俊聽到她嘰嘰喳喳的說以一堆,腦海里不禁又想起了昨天他們在一起的樣子,但是她這一大堆的話,他只能聽懂一部分。他只好聽她說完,用他說的比較好的一句中文說,你幹嘛呢?

你幹嘛呢?朴同俊這句話的發音非常的準確和地道,不知道的完全聽不出來是個外國人,他的聲音本來就低低的,很渾厚,再通過電話傳過來,在席溪的耳邊而尤為動人,原本「你在幹嘛」這種話就是一個搭訕的開頭,深層次的意思是,你在幹嘛,我想你了。席溪聽到這句話,不由地老臉一紅,唉,想多了想多了,人家是個外國人,哪知道你這麼多花花腸子。

席溪這會兒完全清醒了,改用韓語問明朴同俊來電的緣由。同俊是想告訴他一下,這是他的電話,他也已經註冊了微信,通過這個微信號兩個人可以進行視頻教學。席溪掛掉電話以後,為自己剛才漫天的聯想感到可笑。眼神一飄,看到裴寧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

裴寧說,霸道總裁來電了?才走了多久啊?就開始監控。

求你了,小姐姐。怎麼什麼事兒到你嘴裡都成了不正當男女關係了。席溪不知道為什麼被裴寧看的心裡發虛。

胡說,男未婚女未嫁,有關係也是非常正常的男女關係,怎麼就不正常了呢?裴寧表情非常誇張的一本正經。

席溪都被她逗樂了,說,好了好了。我服了你了,你繼續睡繼續睡吧。

裴寧已經醒了,說,你加他微信了嗎,看看他的朋友圈兒,有沒有照片。

席溪拗不過,只好點進去看看,結果沒有一張照片,而且是只對好友展示近三天的狀態,頭像也是用了一副風景圖片。

都跟你說他才註冊的微信,怎麼能有照片呢?雖然席溪嘴上這麼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種隱隱的失望。

裴寧也撇撇嘴。

他們先到醫院去看了一下寶寶和媽媽,拍了一些照片給遠在海外的新爸爸,把公司的祝福和慰問金留下。新生兒產房不能待那麼多人,倆人匆匆告辭。從醫院出來已經7點多了,兩個女孩兒找好了住處,收拾了一下,出門去吃飯。倆人住的酒店在比較熱鬧的市區,周圍商鋪林立,隨便吃了點兒飯,裴寧看到一家化妝品店,非要拉著席溪進去轉轉。

兩人正樂此不疲的試口紅,席溪手機鬧鈴提醒,還有10分鐘就到了約定的上課時間。席溪趕緊讓裴寧走,裴寧只好意猶未盡地拿著挑好的東西去收銀台排隊結賬。也就是過來3分鐘時間吧,朴同俊的視頻聊天邀請就來了。席溪想這沒到時間呢,這會讓這場面讓人怎麼接。眼尖的裴寧指著手機問,是誰?你怎麼不接。

是我的老闆學生,現在怎麼接。

哎呀,你接呀接呀,不接多不禮貌的,你接了就說等下給他撥過去。裴寧一臉興奮的表情。

不行,這太亂了,馬上就回房間了,等會兒吧。席溪知道裴寧打什麼鬼主意呢,他就是想看看朴同俊的廬山真面目。

裴寧趁著席溪不注意一下子搶過手機接通了視頻通話。屏幕上的朴同俊看到裴寧,一臉錯愕。

裴寧說:啊你哈塞呦!

席溪急的搶過手機趕緊說,不好意思朴總,我跟同事這會兒在外面,5分鐘之後回房間,您稍等。說著就掛掉了通話。

裴寧捏了一下席溪的胳膊,眨眨眼睛說,他很帥啊,絕對是電視上的韓國歐巴,席溪,我支持你,必須划拉到手!

裴寧一激動就控制不了自己的音量。周圍賣東西的人都轉過頭來看他們,席溪直接扔下還在排隊等付款的裴寧自己先回房間了。

席溪一路小跑回到房間,趕緊坐下順順氣,把亂七八糟的行李規整了一下,拿出口紅補了補,打開微信,卻看到朴同俊的一條微信:席老師,今晚我還有事,看你也比較忙,我們今晚上的課就暫停吧。明天聯繫。

席溪反覆看了這條微信幾遍,確認了裡面的內容,心裡空落落的。悶悶的走到衛生間,對著鏡子看到一張失落惆悵的臉,不禁嚇了一跳,心裡說,席溪啊席溪,裴寧不正經怎麼你也跟著不正經了,你想啥呢?然後洗了一把臉,擦掉了口紅,對著自己說,我失望是因為今天沒有課時費了!

裴寧開門進來,看見席溪正在洗漱,問她,你課上完了,這麼一會兒?

席溪說我學生被你嚇死了,跑掉了,不上課了。

裴寧把手裡的東西扔到床上說,不會吧,我很有禮貌的打招呼了。

你那叫有禮貌,韓國人都很含蓄的,親,你那樣已經很嚇人了。席溪滿臉塗著洗面奶的泡泡,還伸出頭來。

誒,你可真是,咱倆認識五年多了,你那韓國學生跟你認識有沒有10天,你看你把我說的,好歹我也是文化人吧。裴寧走過來倚在衛生間門口。

席溪擦完臉,雙手扶著裴寧的肩膀說,小姐姐,你貌美如花,氣質如蘭。但是,求你別再歪曲我和韓國歐巴的關係,你怎麼跟我媽一樣,是個男的我就得往上撲啊。

裴寧跟著她出來坐在床上說,好吧好吧,我就是開個玩笑,但是,你也不能自己否定了這種可能性,我們要爭取,我們要有正能量!

席溪看著裴寧擺著一個向前沖的姿勢,實在是被她逗的不行,點點頭說,對,你長得那麼美,你說什麼都對!

展翔跟朴同俊彙報今天席溪要外出公差,晚上的課可能沒有辦法上的時候,朴同俊流露出一絲失望。機靈如展翔,馬上看出來老闆的心情,展翔趕緊運轉了一下大腦說,也不是不能上,有個辦法可以。

朴同俊問有什麼辦法,其實問完他就後悔了,也不是那麼著急今晚一定要上課啊。

展翔說,朴總你知道我們微信嗎,可以通過微信進行視頻通話,很方便的。

微信同俊是知道的,跟韓國Kakaotalk差不多,他自己以前來中國的時候註冊過,也加過幾個好友,只不過沒有經常使用。想到可以跟席溪成為微信好友,朴同俊同意了展翔的這個辦法。席溪的微信名字叫做快樂的小溪,同俊看到這個名字嘴角微微上揚,想起她想百靈鳥般的模樣。他自己微信的名字就是朴同俊,是朋友幫忙註冊的,本來以為不會經常使用,所以也沒有特意取一個名字。他嘗試用加了她的微信號,可是她一直都沒有通過。他不禁有些坐不住,一封郵件都寫不完,就得拿起手機來確認一下席溪有沒有通過好友添加。終於他還是選擇直接打電話,電話接通的一瞬間,朴同俊就後悔,不知道說啥,難道說,你為什麼不通過我的好友申請?好在席溪睡得迷迷糊糊,說了一大堆,倒是給朴同俊解圍了。

席溪的朋友圈兒里更新的也很少,同俊慢慢翻看,看她跟朋友的合影,看她給小貓小狗拍的照片,看她喜歡吃的冰激凌。

今天業務例會有點兒長,會議結束以後,離約定的上課時間只有十分鐘。同俊走回辦公室,關上門,開始接通微信視頻。

屏幕亮了,同俊清了清嗓子,但是屏幕里居然是另一個女孩兒的臉,他瞬間以為自己撥錯號碼。後來看到了席溪,原來那個是她的同事。

掛掉視頻后,同俊想了想,今晚就不要上課了,席溪跟同事好像在化妝品店裡,讓她輕鬆的逛逛街吧。不過這個女孩兒還真是喜歡逛街啊,那天看她穿著高跟鞋走的那麼辛苦,同俊差點兒就給她買一雙平底鞋了。 晚上突然變的無事可做,裴寧提議去看電影,可是翻翻最近上映的影片也沒什麼特別好看的。

席溪覺得幹什麼都沒意思。裴寧乾脆開始上網購物,席溪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翻朋友圈兒。

突然,她發現朴同俊發了一條朋友圈兒,「一個杯子是一輩子,有意思的中國語」,配圖是那天看到的那個琺琅彩杯子。席溪坐直了身體,使勁兒盯著屏幕看了又看。

裴寧被她反常的舉動影響,湊過來看她看到了什麼東西。

席溪下意識的躲了一下,收回手機。這一來裴寧就更得看看是什麼了。席溪推辭了兩下,只好把手機給了裴寧。

這什麼意思?裴寧問。

沒什麼啊,我就是那天教他了一下,博大精深的中國語言啊,隨口說的,送杯子意思是送給你我的一輩子。席溪順勢拿過手機。

裴寧眯縫兒著眼睛湊近席溪,你這屬於撩漢。

席溪用手推開她靠近的臉說,胡說啥呢你。

裴寧又湊上來說,那你跟一個男人說什麼送你一輩子這種話,不是撩人家是幹啥呢?

席溪沒好氣地說,就是走到一家店,看到一個杯子,他說為了感謝我,想送我一個禮物,我就說不行啊,杯子不能亂送。怎麼就成了撩漢了。

奧~~,裴寧意味深長的拉長了聲音。可是,你隨口一說,人家當真了啊,席老師。

什麼當真了,你去去去,繼續逛你的購物網站去,我要睡覺了。

你看那個配圖,那不是他拿著那個杯子拍得嗎,而且背景一看就不是在商店裡,肯定是他買回來了。裴寧指了指席溪的手機。

席溪拿出手機,兩個女孩兒湊上去看了看,果然,這個角度,這個背景,就像是他拿著杯子在某個不是商店的地方拍的。

手真漂亮,裴寧不由地感嘆,帥哥連手指頭都這麼好看,嘖嘖,上帝不公。

你要是真的對這個歐巴沒有興趣,那不然,就介紹給我吧。裴寧戳了戳席溪。

席溪突然湧上來一個壞笑說,真的嗎,你對展助理不感興趣了,暗戀這麼多年,這麼快就移情別戀了,我是無所謂啊,可憐的展翔。

果然,裴寧一下子慫了,作出一個告饒的姿勢說,席老師,我剛才冒犯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您休息吧,我不打擾了。說著爬回自己的床上繼續逛網站去了。

席溪笑了笑,張牙舞爪的裴寧,這麼多年一直默默喜歡著展翔,別看她平時特別活潑,偏偏遇到展翔就沒了手段,而且還特別矜持。席溪這麼多年看著他倆,好幾次都想幫裴寧把這窗戶紙給捅破了,但是裴寧再三叮囑絕對不能說,怕說了連朋友都做不了,席溪一直都替她保密。唉,展翔平素也是機靈過人,難道就沒有看出來裴寧的心思?席溪搖搖頭,心思重新回到同俊的這條朋友圈兒上。

如果他真的買了這個杯子,是要送給她的嗎?他是什麼時候去買的?她那天分明說了送杯子是情侶之間的舉動,那他買這個杯子是為了自己收藏嗎?可是這杯子一看就是女性用的那種設計風格,他自己用不太合適吧,那他……席溪一下子想了很多,又覺得自己太離譜了,他倆才認識不到一個月,見面次數只有兩次,好吧,算上那次在餃子館,只有三次,她居然聯想這麼多情節,唉,單身太久了,見到帥哥沒有抵抗力了。罷罷罷,食色性也,平日里見到的油膩大叔太多了,展翔這樣的小清新都算是上品了,朴同俊這等高段位的美色真是只有在電視上看到的份兒,是個正常女性見到都會動心吧,幻想一下也正常,正常。席溪這麼想著,就安心了。

晚上突然變的無事可做,朴同俊走出辦公室,展翔迎上來問,朴總,這麼快就上完課了?

朴同俊說,奧,沒有,我有點兒事兒,今晚的課就不上了,我已經通知席老師了。

展翔說,那您現在回家嗎?

朴同俊想了想,說,先不回家,展助理你送我去個地方吧。

展翔開車帶朴同俊來到席溪帶他來的商場。徑直找到那個家居店,一進門,銷售員小姑娘趕緊迎上來,說,帥哥,是來買杯子的嗎?

朴同俊驚訝於小姑娘的記憶力,他哪知道,女孩兒對他這張高辨識度的臉絕對有記憶,畢竟不是尋常能見到的啊!

展翔跟在後面一頭霧水,這個地方朴同俊怎麼知道的,他整天那麼忙,居然還能自己找到這裡。

朴同俊點點頭,小姑娘笑的跟花兒一樣帶他來到貨架前,還不忘推銷,先生您看,您那天看到的那款杯子還有一個配套的情侶款,買一套打八折。

朴同俊看了看小姑娘遞上來的一套杯子,確實設計精良,做工細緻,想起席溪那天看到價格的誇張表情,朴同俊忍不住又笑了。

展翔覺得小姑娘話太多,正準備開口阻攔,卻聽見朴同俊說,好的,麻煩你,幫我拿一套。

小姑娘高興的呀,話就更多了。帥哥,您眼光真的特別好,這杯子跟您女朋友特別配,就適合她那種可愛型的女生了。你知道不,女孩兒都怕花錢,但是她肯定喜歡的,那天我一看就知道,您買回去送給她,她一定很高興的。

小姑娘的語速很快,同俊基本上只能聽懂個50%。展翔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就剩下驚訝了,我的神仙,這朴同俊才來幾天啊,而且基本上都是他跟隨的,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交了女朋友,倆人還逛街買東西,這什麼情況。

那天席溪腳痛坐在床品區,其實同俊本來也不喜歡在這種店裡待著,但是他想能讓她多休息一下,就自己隨便看看,看到這杯子倒是挺漂亮,服務員走過來問他需要什麼,他因為自己的口語不好,只好舉了一下手裡的杯子。

小姑娘很有眼色,馬上就說,我們這款是新上的設計師限量款,很多女孩兒都喜歡的。那邊那兒坐著的是你女朋友吧。送她一個這杯子,她定喜歡的,送杯子,就是送她一輩子。

同俊聽到她這樣說的時候問:一輩子?

小姑娘表情誇張的說,是啊,你沒聽說過啊帥哥,杯子和輩子是諧音嘛,把你的一輩子送給她,就是永遠在一起的意思啊!

同俊將目光轉到席溪那裡,她也正好看著自己,走了過來。沒想到她走過來看到這個杯子的價格那麼激動,拉著他就走出來。

後來她也說了送杯子是送一輩子的話。同俊想想席溪當時那個表情,很認真、很嚴肅,又很,很可愛,她那雙圓溜溜的眼睛,總是在閃爍著光芒。

買了杯子同俊就返回了,一路上展翔簡直要憋死了,他真想問問這女朋友是哪兒來的,可是職業操守要求他不能這麼八卦老闆的事情,憋得內傷了。

席溪正迷迷糊糊要睡著,展翔的微信來了,席溪打開一開,眼珠差點兒從眼眶裡掉出來:朴總居然在中國有個女朋友!!!你知道不?

席溪心裡突然亂糟糟的,回過去:我怎麼能知道,我們就見了兩次,怎麼會說這種事。

他來中國我一直跟著他的呀,他平時很忙,下班不是加班就是加班,我居然都不知道他啥時候有個女朋友!

席溪忍不住問:那你現在怎麼知道的?

展翔迅速回復:剛才讓我陪他去給女朋友買禮物了啊!厲害啊,韓國思密達!

席溪飛快整理了一下思緒,禮物?那個杯子?女朋友?原來這個杯子確實是他買回去了,但是是買個他在中國的女朋友的,這下就對上了。這樣的一個男人,怎麼會沒有人陪在身邊,那是不合理的。

席溪怏怏的發了微信:也許本來她女朋友就在這裡呢?他那麼大老遠從韓國來,說不定就是來找他女朋友的,有什麼奇怪的,他沒有女朋友才奇怪呢吧。

展翔說,也是,有可能,你說會不會是我們公司的啊,我們公司有好幾個韓國美女呢,他都不太會說漢語,肯定不是中國女孩兒。

席溪已經沒有興趣討論這些了,她說,你一個男的好八卦,那麼多韓國美女你怎麼自己沒有收編一個呢,凈操別人的心。我睡了。

回程的路上,裴寧覺得席溪好像心情不太好,都不怎麼說話,一張小臉耷拉著。問她怎麼了,她說她不想回公司,不想上班。裴寧說,我也是。

回到公司已經是下午3點了,路上大巴車有點兒堵,車上人多,空氣不流通,席溪都快吐了。直到下班,她都覺得頭暈腦脹,胃一直不舒服。

快下班的時候席溪收到展翔的微信,問她今晚是否按時上課。

席溪回復:可以。

下班以後,席溪先下樓隨便吃了點兒東西,然後去了24樓。

展翔在大門口等她,朴同俊還在開會。展翔指給席溪看,透明的會議室,朴同俊坐在中間,正在聽下屬彙報工作,他微微皺著眉頭,修長的手指交叉在一起搭在下頜。專註而認真,席溪又感受到他居高臨下的氣勢。突然,他目光轉移到了席溪這裡,嘴角微微上揚。席溪不由地紅了臉。

展翔說,朴總讓你先到辦公室等他,他會議可能還要半個小時左右。

席溪點點頭,展翔交代好也走進了會議室。

辦公室里的茶几上,擺放著茶點,席溪一眼看見,那對琺琅彩的杯子。 席溪納悶兒,這不是送給女朋友的嗎?怎麼放在辦公室里。

席溪等了半個小時,會議還是沒有結束。席溪不禁困意來襲,不知不覺的又睡著了,朴同俊這個沙發真的是太舒服了!

同俊結束會議,回到辦公室,卻一眼看見睡著了的席溪,不禁啞然失笑,怎麼又睡著了,我這個沙發是有催眠的魔力嗎?

他走進席溪低頭看看她,呼吸均勻,泰然自若。睡眠質量真是不錯。正猶豫要不要叫醒他,展翔敲門進來了。

席溪聞聲醒了過來,看到朴同俊和展翔都站在她面前,瞬間想:我還是繼續睡過去算了,丟人的不要不要的。

展翔看著她強忍笑意,朴同俊也是眼睛看著別處,難掩笑意。

展翔趕緊替她解圍,席老師,您需要咖啡嗎?

恩,謝謝,需要。席溪也趕緊接話。眼神示意展現表示感謝。

朴同俊清清嗓子,坐下來。

席溪偷偷看他,尋思著怎麼結束這磨人的尷尬,

杯子很漂亮。席溪想收回這句話,說什麼杯子。

席老師也覺得漂亮嗎?

恩,這杯子是上周我帶您去的那個地方買的嗎?席溪想反正已經開頭了,那不如就說下去吧。

是的,很貴的,杯子。朴同俊想起她說這個杯子很貴的時候的表情。

下面說什麼,席溪席溪,快想想,下面說什麼?

你喜歡這個杯子嗎?朴同俊這次用的是中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