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網友從心裡發出了一個疑問。

燦星工作室簽人都是先看臉的嗎? 余淺這個也出現在視頻里的美人兒,粉絲卻感覺有些棘手。

沒見過,沒什麼作品,跟燦星有沒有關係不知道,想安利也沒法安利。

網友也扒不到人具體的,更多的資料,都覺得很是奇怪。

唯一知道的消息,就是她叫余淺,15歲,川省省城一中的學生,紅粉的小公主,好像挺有才的。

至於其他的,沒了?

這寥寥一行字讓網友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往常要扒出一個人不是挺好扒的嗎?扒別人能扒得底褲什麼顏色都知道,怎麼到余淺這裡就沒有更深層次的了?

難道,網友們能力退步了?

文秀看著網友的糾結懷疑,笑的肚子都疼了。

余淺不僅有紅粉這個後盾,還有六界眾神早就悄悄在網上抹除她的消息,其他眾神無法處理的資料也有周景琛刻意的隱藏。

這些網友也想扒出來?

夢呢。

想了想,她決定自己爆點消息,至少得讓人知道她是燦星的藝人啊。

文秀v:「一忙完就看到熱搜,原來我也是美人兒。另外,給你們介紹下另一位美人兒:余淺。簽約四年,訓練四年,厚積薄發,終將展翅。[圖片]」

配圖是余淺幾個月之前拍攝紅粉新款的一張大片。

身穿改良商朝少女禮服,淡妝之下的面孔青春洋溢,很是令人心動。

看到照片的那一秒,網友們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跳得更快了。

素顏美,妝后更美啊。

順著艾特爬到余淺的雲博,發現美人兒的美不是浮於表面,其本人更是多才多藝,會樂器會跳舞還會書法,聽說學習也不錯,完完全全就是別人家的孩子啊。

還沒正式比賽,只是前期的日常直播,余淺就已經吸了一波粉。

文秀眼看著余淺的粉絲關注穩步上升,臉都快笑成了一朵花。

在周景琛轉發自己雲博,介紹余淺是自己的小師妹后,這種喜悅更是達到極點。

果然當初把周景琛忽悠進圈是個正確決定,如果他只是個單純的霸道總裁,哪有現在的流量。

原本喜悅的心情,在看到來找余淺的代言后,文秀臉黑了。

馬桶?牙刷?增高墊?特么還有減肥藥?

都什麼玩意兒?

居然敢來找余淺代言?

還說什麼沒正式出道,十萬是最高價格?

紅粉的古服系列從未找過代言人,為的就是等余淺長大。

有這麼一個起步點,誰會看得上這些亂七八糟的代言?

而且,一個模特,逼格真的不能降,降了就意味著高奢藍血品牌根本不會再考慮讓她去走秀。

黑著臉把這些代言邀約全推了,轉頭就給文玉打電話去。

得先跟紅粉那邊商量好,把合約擬定簽了,至於應約時間就定在明年年初比賽完吧,正好趕上新款發布。

下班時間出去,才發現新來的小秘書一臉想哭,想起來那些合約都是小秘書遞過來的。

原本的秘書因為懷孕回家休息了,這個秘書是才來到她身邊的,只知道余淺是工作室簽約藝人,不知道整個工作室是因為余淺而出現的。

怪不得會把這些代言遞過來,估計在她心裡余淺的地位連公司里那些十八線小藝人都不如。

思索一瞬,她還是沒有明說,只告訴小秘書,余淺未來要走高逼格路線,不要什麼有的沒的邀約都遞過來。

小秘書眼裡有明顯的疑惑,可她是一個優秀的秘書,老闆吩咐的事,就算自己不能理解也會照辦,不會陽奉陰違。

聊齋之問道長生 之後這些亂七八糟的負責人發現,原本挺好說話的小秘書也不好說話了。

一通又一通的電話下來,全程打太極,什麼都沒答應。

負責人想發火,偏偏人小秘書說話有禮貌嘴還甜,更重要的是燦星實力不俗,完全沒法也不敢發火。

最終還是憋著一肚子火放棄了找余淺代言這個主意。 「你,不怕長肉嗎?」坐在余淺旁邊的女生看了看她碗里的肉又看了看自己碗里的青菜,有些不是滋味的開口。

「嗯?」余淺愣了下,她其實沒想到會有人主動跟她說話的。「天生長不胖,加上健身,不擔心長肉。」

這句天生長不胖讓飯桌上的人全都倒吸一口氣,別人大吃大喝不長肉,自己隨便吃點就長几斤,老天爺要不要這麼偏心啊?

余淺吃的很香,但其他人就有些受不了了。

本來大家都吃草,都一樣慘還能接受,驟然來個吃香喝辣的,能受得不吃的。

原先坐余淺身邊那個女生,深吸一口氣,感覺鼻子里全是肉香味,趕緊端上自己的沙拉坐到另一邊去,能離多遠又多遠。了嗎?

但是受不了又怎樣,還不是得忍著吃自己的,總不能不吃吧?

當然,如果不怕每天營養不夠影響身體還是可以選擇

她怕自己一個忍不住伸勺子去舀余淺的肉。

大賽組織的工作人員帶著攝像機進入這棟別墅看到的就是這涇渭分明的一幕,有些愣神?

這是被孤立了?

湊近點仔細看才發現這邊的姑娘們個個都捏著鼻子和勺子咬牙切齒的吃著碗里的青菜,而那邊的姑娘,悠哉悠哉的吃著肉。

全職法師 等等!

肉?!

工作人員突然反應過來,扛著肩上的攝像機就懟了過去。

看到鏡頭裡的肉,他是真愣了。

接觸這一行,哪個明星不是節食減餐,吃頓肉跟要命似的。不說女明星,就連大多數男明星都是這樣。

而這人做為未來的模特,居然正大光明的吃肉!

有些無措的轉頭看向編導。

編導哽了哽:「湊近點把菜拍清楚。」

攝像師聽話的將鏡頭湊到其他人碗里,再慢慢移到余淺碗里。

觀眾們就這麼看著清一色的青菜驟然變成肉,眨了眨眼,懵了,待看到肉的主人是余淺時,轟然炸開。

不了解模特這個行業的只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吃飯,了解的,則開始指責余淺。

做為模特,除了過硬的業務能力,保持完美身材更是重中之重。其他人哪一個不是想盡辦法保持身材,不吃肉少吃肉,結果余淺吃這麼多!

這不是誤導不懂事的人嗎?如果這樣吃還能做模特,豈不是對其他努力的模特的侮辱嗎?

「余淺,你吃這麼多真的沒事嗎?」編導對這個女孩兒映像很深。

初賽的三個評委對她的評價都很高,年紀小,條件好,很討人喜歡。他們三專門找到大賽組織和節目組要求關照這個女孩兒。結果什麼意外都想過了,唯獨沒想過她會自己作死吃高熱量的食物啊。

「沒事,我天生長不胖的,再說我每天都在健身,不會長肉的。」余淺很是自信,誰長胖都有可能,唯獨她不可能。

三下五除二吃掉爛肉豌豆和飯,離開鏡頭回到廚房收拾。

攝像師和編導對視一眼,還是將鏡頭移到了其他姑娘身上,編導也開始詢問情況。

待余淺回來,其他不在客廳的姑娘也回來坐下,編導正了正臉色,有些嚴肅的開口:「比賽的賽制你們都清楚吧?」

「知道。」

「比賽有多殘酷你們知道嗎?」

「知道。」

「既然知道為什麼還不當回事兒?從你們進入山莊那一刻開始比賽就已經開始了!」 編導的話讓這群女孩變了臉色。

沒有人是傻的,從進入山莊比賽就開始了,但是到現在才有工作人員出現,要知道選手的情況就只有一個辦法。

攝像頭。

越想臉色越難看。

在工作人員來之前她們在幹啥?

睡覺、發獃、看電視。

沒有一項是加分項,沒有一個人表現的好。

不!有一個人。

唰的一下,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向余淺,也都明白周圍的人在想什麼。

只有餘淺,在搬進來收拾好后就主動走進了健身房。

臉色不好看,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

來得遲,專人送,還表現的這麼好,是不是知道什麼啊?

可是,為什麼不給她們也說一聲呢?

是了,她們之間都是競爭對手,不給假消息都是積德的了,憑什麼告訴她們這些呢?

儘管心裡明白,可還是有些酸澀,強迫自己將目光轉向編導。

編導看著這些女孩臉上的輕視、不在意、無所謂消失的一乾二淨,變的正經起來,有些滿意。

至少,還有救。

「你們應該知道,這只是省決賽,接下來還有全國決賽,全球決賽。一個不注意,隨時都會被淘汰。」看著她們的臉色隨著自己的話愈加沉重,編導更加滿意,知道重視就好。「初賽只測了你們的身體素質,但大賽要考評的內容是六項!也就是說,之後的每一次比賽,你們會在六項中隨意抽中一項考試,只要一項不合格,就算其他表現的再好,一樣淘汰,懂嗎?」

女孩兒們咬唇,懂,怎麼可能不懂。

簡單來說就是六項全過,一個不過就直接走人。

「除此之外,這次賽制還有一個改革,配合雲京電視台時尚台的合作,你們會多一項考評,人氣考評。每次人氣考評前三的選手會分別多加9分、6分、3分。三名開外的,沒有獎勵,但也沒有懲罰。」

這個加分政策一出來,很多人臉上就有明顯的心動。

編導冷著臉開口:「你們在心動什麼?慶幸什麼?你們以為這個前三很好拿嗎?這個前三指的是全國所有選手的前三不是一個省的前三。一個省100個選手,你們自己算算全省有多少選手?一天總共就只有這麼點直播時間,你們以為自己每天都有機會出現在電視直播上嗎?」

眾人倒抽一口氣,一個省100人,全國34個省市就有3400個人,3400人爭奪前三位置。

看著這群心思浮動的女孩,編導原本還算滿意的心態有些變化。

轉頭看了眼從始至終都一臉平靜的余淺,編導頓了頓:「行了,有啥說的等會你們私下去說,現在我要給你們布置任務。」

將手裡的文件夾翻開,翻了翻翻到這棟別墅的編號,抽出來:「省決賽第一場考評才藝表演,一個別墅的選手為一組,一共14個組,剩下的兩個人會抽籤隨即進入一個組。你們組推選個代表出來抽籤,看看你們的要求。「

幾人互相看看,最後又一致看向余淺。

余淺愣了,指著自己:「我?」

幾人拚命點頭。

抽了抽嘴角,不管是看外表還是看年齡她都是最小的,為什麼她們這表情,是要以她為主的樣子?

她不是個遇事就逃避的性子,她們讓她抽,那就去唄,萬一抽到不擅長的敢怪罪她,抽的她們媽都不認。

抽出紙條,看著紙上的要求,余淺沉默。

運氣,有點好啊。 可能是余淺的表情太過奇怪,其他幾個女孩也不由的忐忑起來。

難道,抽到的題目很難?

「題目是什麼?」編導伸手拿過紙條,一看,也有些意外。運氣這麼好的嗎?第一個抽籤就抽到川省賽區最好的題目。「舞蹈《紅昭願》。「

之前就有說,每次考評是從六項中選一個進行統一考評,六項中最簡單的是才藝表演,也是這一次的考評項目。而才藝表演中最好表現的,則是舞蹈。

整個川省賽區,只有兩道題目與舞蹈相關,其中一道題目被余淺抽走了。

《紅昭願》?這是什麼曲子?

除了余淺,其他人臉上都是滿滿的疑惑。

《紅昭願》是來自於音闕詩聽的一首原創歌曲,定位為中國風R&&&&&&&B。除了余淺喜歡聽古風歌曲的人聽過,其他七人都沒聽過這首歌。

這棟別墅里,除了余淺還有三人學過跳舞,但是她們學的都是拉丁、恰恰、街舞這些,沒有學過華國古典舞。

可是,這首歌恰好適合華國古典舞。

也是因此,在編導和其他工作人員離開后,六位女孩兒抱頭哀嚎。

沒有多說什麼,余淺拿著編導給的裝有《紅昭願》舞蹈教學視頻的U盤走去訓練室。其他人見她離開,也停下哀嚎跟著走。

打開訓練室的門,余淺看了看環境。

大賽組織是真的財大氣粗啊,只是暫租的房子居然還改裝了一個這麼大的訓練室出來。除了門這裡,整個房間四面都是鏡子,鏡子前是欄杆,完整的照著舞蹈練習室來裝修的。除此之外,訓練室還裝有最新款的投屏和音響。

看完訓練室,余淺將U盤插到節目組提供的電腦上,又投屏到幕布上看視頻。

《紅昭願》的舞蹈是一支扇舞,節奏感強,動作柔美卻又不失大氣。

對余淺來說,這些動作並不難。可是其他六人卻很是頭痛。

三人沒學過舞蹈,三人沒學過古典舞,都玩不轉這手裡的扇子。

余淺埋頭想了想,這支舞她很快就能學會,另外三人只要把手裡的扇子玩轉也沒啥大問題,可是剩下三人,當務之急是要調整身體柔韌度,否則有些小技巧和細節會很僵硬。

「我先學動作,你們三人幫她們壓腿下腰和練習玩扇子,學會後我來教你們摳動作,可以吧?」話雖然是問句,可語氣卻是不容反對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