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家主,是與王興雲走的比較近的,可以說是王興雲的狗腿子。

所以,王興雲一開口,他便第一個支持!

而另外七個家主,則是面面相覷,他們表情猶豫,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一方面,他們的確擔心這裡面有詐。

可另一方面,他們畏懼太子和毒蜘蛛,又捨不得再造丸這巨大的利益。

所以,這七個家主糾結至極,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林漠淡淡一笑:「王家主,上次萬家的事,你以為我沒調查清楚嗎?」

「那件事,根本就是你聯繫的,計劃和主意,全都是你出的,跟其他人,又有什麼關係?」

「你別忘了,你這次連萬家也愚弄了。」

「你現在強行往他們身上扯,一旦萬家知道這件事,那豈不是把其他七個家族也坑了嗎?」

聽聞這話,那七個家主的表情也都跟著變了。

其實,之前的事情,是他們九大家主一起做的。

但是,現在林漠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王家身上,這就讓其他人舒了口氣。

而且,林漠還提到了萬家,就讓眾人更是畏懼了。

是啊,這次的事情,牽扯到了萬家。

就算這次他們殺了林漠,可是,到時候萬家追究起來,誰能承擔這個責任?

黃家主第一個站了出來,大聲道:「王家主,你說話可要注意點啊!」

「之前的事情,是你一個人的主意,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林先生,那件事,我們雖然有所耳聞,但我們可沒牽扯其中。」

其他六個家主見狀,也都紛紛站出來撇清關係。

這七個家主都很機靈,這個時候趕緊撇清關係。

到時候,就算萬家追究起來,也與他們無關了啊!

王興雲的面色變得難看至極,所有人都把責任推到他身上,也就是說,這七個家主,是絕對不會幫他了。

他這邊,就剩下那個狗腿子了。

他們兩個家族,肯定鬥不過林漠啊!

王興雲咬牙怒道:「你們說什麼呢?」

「上次的事情,就是咱們一起做的,姓林的比你們還清楚呢!」

「你們真以為,這次撇清關係,姓林的就會放過你們嗎?做夢吧!」

「他這一次,就是想故意分化咱們,然後再把咱們逐個擊破,你們千萬不要被他騙了啊!」

那七個家主都把頭轉向一邊,壓根不理會王興雲。

毒蜘蛛和太子還在省城呢,這個時候跟林漠硬拼,那才真的危險。

還不如趕緊撇清關係,若是林漠真心與他們合作,還能得到極大的利益。

在這樣的情況下,究竟該如何選擇,那還用說嗎?

林漠冷聲道:「王興雲,都這個時候了,還想往別人身上潑髒水?」

王興雲看著那七個家主,雙拳緊緊握住,咬牙道:「你們這幫蠢貨,果然靠不住!」

「哼,我今天也不指望你們了。」

「姓林的,我之前真的是小看你了。」

「真沒想到,這七個蠢貨,竟然會被你玩弄於股掌之間!」

「不過,這又能如何?」

「這裡始終是省城,是我王家的地方!」

「你想跟我斗,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言罷,王興雲突然從身上掏出一個煙花。

他扯斷引線,那煙花直接爆開,一道煙火衝天而起,發出一聲巨響!因為劉夏月覺得,要不是因為陳馨,張正坤也沒有這麼快就進去,雖然生活談不上多好,但她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住在地下室。

將自己的悲慘生活都歸於陳馨身上,目光發狠,她正想得入神,突然一隻老鼠爬到她的腿上,吱吱的叫出聲來。

「啊!什麼鬼東西,滾開滾開!」劉夏月一頓鬼哭狼嚎,跑出了地下室。

現在外面正是晚上,夜風微微有些涼,似乎是要下雨了,她又跑出來得急,只穿着一個單衣。

被凍的瑟瑟發抖,劉夏月覺得自己撐不住了,目光……

《馬甲大佬A爆了》第92章鬼哭狼嚎 第2037章

樓下,姚集帶的人走來回的走著,時時刻刻盯著樓上的情況。

宗政御不語,就這麼抽著煙,整個人陷入一種極其低氣壓的狀態。

很落寞。

羅森跟在宗政御身邊這麼多年,極少極少會見到這樣的宗政御。

這若是以前,羅森會試圖開口說一些勸慰的話。

但他很清楚,現在不僅一句話不要說,甚至最好不要發出任何存在的聲音。

當宗政御腳邊堆了一地煙頭時,FAY開門走出。

宗政御回頭,沒有說話,但那個眼神意思很明確。

「安安小姐已經服藥睡了,她好幾天沒有睡覺,這一覺應該會睡到明天才會起來。」

FAY說,補充慕安安現在的癥狀,「中度抑鬱。」

羅森下意識朝宗政御看去,臉上有詫異,但還有擔心。

宗政御夾著煙的指尖顫了下。

明明已經預料到的結果,心裡卻還是『咯噔』了下。

他那麼樂觀的小姑娘……

FAY:「不過有點好的事,安安小姐很理智,心裡承受能力也很強,她自己本身在想辦法對抗抑鬱。只要後期疏通,加上藥物,痊癒的幾率很大。」

這話FAY其實說的委婉。

她從來沒見過慕安安這樣的抑鬱症患者。

別的抑鬱症是找不到這個世界活著的意思,每天每夜,每時每刻都想死,都想瘋。

可慕安安卻強行壓制這種想法,心理承受能力特彆強。

FAY也很好奇,這麼理智,心態這麼強的一個人,到底怎麼搞到抑鬱的?

羅森只是簡單說,慕安安遇見了一些事,情緒有些崩潰。

縱然是剛才,FAY也沒有問出什麼來,只是簡單明白,似乎是跟七爺之間感情走不下去了。

「會好……」

宗政御呢喃了一句,轉身重新面對外面。

從口袋摸出煙的時候,手因為太顫了,導致煙和打火機都握不住,直接掉落地上。

羅森想要幫宗政御撿起來,但被宗政御阻止。

FAY:「最好讓安安小姐身邊比較要好的朋友陪著。」

宗政御:「她沒有。」

FAY意外:「安安小姐性格這麼好,沒有朋友?」

?宗政御沉默。

她長這麼大,世界里都是他。

有過陳花,也有過小九,還有萬晨歌,以及……霍顯。

現在慕安安比任何人都不願意見到小九。

萬晨歌和霍顯都不在。

宗政御給了羅森一個眼神。

羅森當即明白,「我立馬去聯繫陳花。」

FAY說,「安安小姐現在需要疏導,最好有個她能夠接受的人,每天陪她說話,多讓她說話,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只要抒發出來就好。」

「還有,安安小姐這失眠症,最近一段時間,估計都需要藥物,但藥物後作用挺大,會讓安安小姐整天陷入一種不清醒的狀態,我擔心以安安小姐這樣的性格,反而接受不了這樣的狀態。」

宗政御思索片刻,「藥物減半。」

FAY點頭。

而在交流完慕安安情況后,FAY的關注點則是在宗政御身上,「七爺,您的PDST……」

FAY猶豫了下,「這邊給您的建議是繼續催眠治療,把那段記憶挖掘出來,必須要讓您想起來,才能找到根源治療。」 放下話之後雲溪就龜縮在雲隱峰上,順便將裏面的陣法都加固了一番。

不是不能直接將那些挑釁的人都一次性解決了,而是不能。

她若是真那麼做了,估計面對的就是整個修真界無休止的追問她越級殺人的原因,而且還會引起很多人的懷疑。

因為雲溪接受到原主雙份的記憶,因為這是一個被重置的世界。

原主是個穿越者,第一世,原主過的相當精彩豐富,讓人為之慨嘆。

原主的父親是一個修真者,不過資質並不好。

一生止步於鍊氣七層,自知築基無望,所以主動申請去了凡俗界,當一個小管事,然後跟所有泯滅與眾的大多數修真者一樣,娶妻生子。

修真者子嗣不豐,原主作為獨女,即便是沒有靈根無法修鍊,也被疼寵著長大的。

原主因為意外穿越了才十三歲的雲溪身上,不到一年,親爹就死了。

娘親柔弱只是個凡人,結果引來心懷叵測的族人欺負她們孤兒寡母,一擁而上,想將雲家家產瓜分殆盡。

甚至為了謀奪絕戶財,把母女關在祠堂里,想活活餓死她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