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只能請他們出面說和了,否則以崔慶等人的性格,殺人不是不可能。

那可就是打帝尊的臉了!

鬧大了,非常不好。

東方朔點頭,隨即二人直接傳訊,分別通知了天賜戰和天痕仙王等人。

仙宮內,戰和天賜原本正在專研一種新型戰陣,這段時間的領軍作戰,他們突然間有了不少的感觸,沒想到突然間得到東方朔的傳訊,竟然是這種事。

「不知死活!」當看到傳訊內容后,二人直接臉色陰沉下來,怒斥一聲,身形一閃直奔而去。

另一處,天痕仙王所在之地,並不在天庭,而是在東部戰場坐鎮,得到這個消息后,也是不由微微一怔。

「不知天高地厚!」天痕仙王冷聲自語了一聲,隨即直接傳訊其他幾位仙王,身形一閃,直接破空而去。

作為最頂級的空間一道的仙王境強者,速度同樣超快,超乎想象。

甚至,此刻的他已然觸摸到了帝尊境的門檻。

幾分鐘后,天賜戰出現在仙府中,看到了東方朔于越二人。

「你們來了!」二人上前,帶著擔憂。

但其中被封鎖,他們也不好強行突入。

天賜戰和二人點頭打個招呼,隨即直接上樓。

同為空間一道的強者,戰能感覺到其中空間規則之力的強橫。

其他人難以感覺到其中的動靜,他也能感覺的到。

不小的波動!

甚至,隱約有慘叫聲響起。

毫無疑問,季方和齊韻的!

在那麼一群猛人戰神面前耍威風,找抽的只能是他們自己!

「崔兄,洪兄,蔣兄,我和戰到了,還請暫時罷手!」天賜開口。

眾人相識數年之久,更是並肩作戰諸多次,彼此極為熟絡了。

東方朔等人開口無用,但二人開口頓時就不一樣了。

「別說兄弟不講情面,這兩個貨直接強闖,竟然還想當我們主子,把我們當成了奴僕,天賜,戰你們來評評理,是你們的話,會不會動手?」崔慶的聲音傳了出來。

語氣中,明顯的帶著極大的怒意。

很是不爽!

強大的波動,依舊還在,慘叫聲不時響起。

都是季方和齊韻的。

兩人都不弱,在在這裡完全被一群人蹂躪!

無法反抗!

「會動手!」戰直接開口回應。

換做他們,他們也會不客氣的動手。

「那就得了,你們等著,看我們怎麼收拾這兩個傢伙!」崔慶開口。

「蓬!」當即,直接一腳揣在季方臉上。

「啊!!!」季方怒不可遏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一定要殺了你們!」季方几乎瘋癲了,他們是高高在上的帝子,何曾有過這麼一幕。

眼中幾乎噴火!

此刻的他們,渾身也幾乎半殘!

都是崔慶等人下的手,若非還有著一些理智,這兩人早就死了。

「啪!」緊接著,響亮的巴掌聲響起。

打臉的聲音!

外面,天賜和戰也沒有進去,但聽的真切,二人臉色一時間也不怎麼好。

這件事他們擔心會惹怒到西方大帝的怒火,那是一個霸道而護犢子的主。

這麼鎮壓季方二人,不好說的!

不多時,一道人影也跟著出現,天痕仙王到了。

沒有直接開口,也沒有進入其中,而是聽著東方朔二人介紹前因後果。

當聽到那句小主人,以下犯上的字眼后,臉色也不由再度陰沉了幾分。

不過隨即,還是忍不住搖頭,開口。

「你們打歸打,罵歸罵,留他們一命,自然有帝尊來做主!」天痕仙王開口說道。

以他的實力,哪怕是空間封禁他也能探查到一些,其中二人很慘,他也擔心直接崔慶等人下手太狠,直接殺人。

「我說了,五百萬塊仙晶,然後跪在仙府外一日,或者青帝大人親自開口讓我等放人,否則放了他們,我們豈不真成了他們的奴才了!」崔慶再度開口。

比之先前,還加了一條!

這話一出,饒是門口的天賜等人臉色也再度一變。

讓帝子帝女跪在仙府外一天?

這奇恥大辱!

簡直是比殺了他們估計都難,帝子都是要臉的。

哪怕是他們可以不要,帝尊也是要臉的! 林淺雪的心情很不好,作為華天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正陽唯一的女兒她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過最近她卻是很心煩,很心煩。

她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跟朋友去夜店玩玩她父親也派人去跟蹤監視她,這是她無法容忍的事,畢竟她已經長大成人了,她應該擁有自己的私人空間。

畢業於劍橋大學的她回國之後並沒有依照她父親的意願來接手公司里的事務,因為她根本就不喜歡處理公司的事務,她只想做自己的事。

這樣惹得她跟她父親發生過好幾次的爭吵,而且,她父親還不放心她的安全,就連她想要出去玩都不能擅自做主。

比方這個周末,她幾個好朋友就準備去郊外的景點玩玩,她當時也要去的,可她父親得知之後卻是限令她不讓她去,這簡直是讓她氣得一整天沒啥好心情。

一肚子悶氣下,她直接來公司里找她父親評評理,為什麼要管得這麼嚴,她又不是剛滿十八歲的小女孩,她都已經二十二歲了,已經有自己的獨立思想以及人身自由,她可不喜歡在這樣被她父親嚴管下去。

華天集團董事長林正陽唯一的千金小姐林淺雪在華天大廈內無人不知,不過今天還偏偏有不認識這位大小姐的主。

林淺雪正欲踏上台階朝著公司裡面走去卻是看到一個身穿保安服的保安迎面朝她走來,這名保安倒也很年輕,看上去還有點硬朗剛陽的氣勢,可他那一雙深邃的眼睛里的目光卻是有點不老實的朝著自己身上看著,這讓林淺雪有點不高興了。

「敢這樣直視本小姐,這人不是個人物那麼就是一個色膽包天的色鬼!」

林淺雪暗暗想著,心想要不要直接找人力資源部說一聲,把這人給開除了,算起來她跟人力資源部的夏冰的關係很還不錯呢,彼此以姐妹相稱。

然而,接下來的事卻是讓她瞠目結舌吃驚不已,只見這名膽敢直視她的被她認定為是色膽包天的保安走到她的面前之後伸手攔住了她的去向,並且很有禮貌的說道:「這位小姐,你好。很抱歉我公司的門前不能停車,煩請你把車開到我公司規定的相應停車場停車好嗎?」

林淺雪微微一愣,隨即卻是冷笑了一聲,細細的柳眉一挑,白皙如雪的玉臉滿是不屑冰冷之意,宛如秋水的眼眸在方逸天的身上打量了一下,沒好氣的問道:「你是什麼人?」

「在下是華天大廈裡面的一名保安,還請美麗的小姐你能配合我的工作,我可不想第一天才來上班就被上級炒了魷魚。」

方逸天展示出了一個陽光般的笑臉,通常他認為面對類似於眼前這種年輕的小女生他臉上這種陽光而又成熟的笑臉最能打動她們的芳心,可奇怪的是眼前的這個美女還是一副冷冰冰的看他就像是看著一隻阿貓阿狗一樣的神色,根本就無動於衷。

害得方逸天建立起來的自信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暗想難道自己的魅力值已經急劇減少了?

「原來這傢伙是個新來的,難怪……」林淺雪暗想著,以前她每次來公司里不都是直接把車停在公司門前的,反正她來公司也就是那麼一會兒的事,就懶得把車開到華天大廈的地下停車場了。

得知方逸天是個新來的保安之後她的臉色緩了緩,說道:「你忙你的去吧,別擋本小姐的路,鑒於你剛來還不懂事,之前你的冒犯就算了!」

林淺雪揮了揮手,本以為說了這句話之後對方會識趣的退下。

豈知,這該死的保安還是沒有後退半步,反而,那雙深邃眼睛透露出來的平靜如水般的目光靜靜地看著她。

接觸到方逸天那平靜但卻是有著一股攝人魔力的目光之後林淺雪芳心一震,她突然發覺方逸天那原本渙散無神的目光突然間變得犀利如刀起來,這瞬息間的變化讓她一時間適應不過來。

「聽你剛才的話似乎你的身份還不小,可是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去到哪兒都要遵守一下本地的規矩不是?還有,你剛才的話什麼意思?我新來的不懂事所以你不跟我計較,這麼說你這是在饒恕我?那我需不需要跟你說聲謝謝?」方逸天冷笑一聲,說道,「是的,我是個保安,今天第一天上班,可保安也有保安的職責。此刻,這裡不許停車,勒令你把車開到地下停車場去停車,這就是我的職責!」

方逸天的話無疑是在呵斥林淺雪,從小到大她都是被她的父親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就連她的父親都沒有對她大聲說過句話,可這會確實被一個陌生的而且還是個小小的保安呵斥,一想到這她心中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她原本心中就憋著一團火,這會經過方逸天這麼一攪,她心中更是氣恨,絕美的臉蛋因為過度的氣憤而漲紅著,平白增添了一絲嫵媚的美感,看著真是勾人心魂!

生氣了都這麼美,要是笑起來那整個世界豈不是要倒著轉了?

方逸天心中暗暗想著,對於眼前美女的氣恨他可是悠哉悠哉的,一點也不心急。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林淺雪氣呼呼的問道。

「噢,抱歉,還真是不知道,願聞其詳,願聞其詳,我本來就打算問你名字來著。」方逸天淡淡笑道,臉上又恢復那副懶散的模樣。

「你……」林淺雪看不慣方逸天那副近乎流氓的調侃語氣以及神態,她伸出纖纖玉指一指,爾後又不得不狠狠甩下,怒聲說著,「你知不知道林正陽是我的爸爸!」

「不用告訴我你父親的名字,我沒興趣,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名字。」方逸天一笑,接著便又正色說道,「美女,你有著閑工夫跟我調侃還不如把車開到停車場停下,你說呢?要不然我還會以為你這是有意在引誘挑逗我跟你說話哦!哎,其實跟美女說話,替美女消除苦悶一直都是我的本份工作,可我這不是在上班嘛!這樣吧,等我下班了你去我住的地方找我,我跟你侃個夠,你看如何?」

「你、你這個混蛋,你這個小小的保安竟然敢跟我這麼說話,你、你……我要打電話給我爸爸,我要叫我爸爸立即開除你,把你給開除……」林淺雪臉上陣紅陣白,怒氣沖沖的說著,一邊翻找著坤包要把手機翻找出來。

這時,華天大廈的一件寬敞明亮的辦公室的落地窗口前,一個五十歲出頭的中年男子站立在落地窗口前,一雙犀利而又飽經智慧的眼睛無意間朝下一看,正好看到了林淺雪與方逸天爭執的場面,當即他的眉頭微微皺了皺。

這中年男子正是華天集團的董事長林正陽,同時也是林淺雪的親生父親。 然而,就在下一刻,天痕仙王突然間開口了。

「好,我會去稟告!」

天賜等人看向天痕仙王,他們有些不大明白,不是應該勸說嗎?

不過天痕仙王只是微微搖頭,沒有細說。

「其他事情你們可以放心,西方大帝雖然霸道,但這件事的對錯是非他肯定會明白,具體如何,帝尊會給予你們一個交代!」天痕仙王再度開口說道。

貴賓間內,崔慶接連甩出幾個大巴掌,看到豬頭臉的季方,這才算是滿意。

天痕仙王的話,他也很滿意。

那一句以下犯上,真的觸怒了崔慶等人。

此刻,季方二人沒死,但二人渾身半殘,一身修為被禁錮,根本無法反抗,任憑眾人蹂躪。

「好,我們等著!!」這次開口的是蔣鑫,怒聲回應。

天痕仙王聞言,微微鬆了一口氣,朝天賜等人示意了一番。

剎那間身形一閃,直接轉身離去。

他要去面見青帝稟告這一切。

崔慶他們的這些要求,肯定會觸怒西方大帝,這點天痕仙王很清楚,為此只能讓帝尊出頭了。

下一刻,貴賓間重新開啟。

「進來吧,被這兩個狗屎打擾了興緻和雅興,你們進來一起喝幾杯解點恨!」崔慶開口說道。

天賜戰東方朔于越四人沒有耽擱,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下一刻,當看到地上半跪著的季方齊韻二人,四人臉上都不由抽搐了幾下。

太狠了!

這一頓揍,挨的有些嚇人!

慘兮兮!

這一幕,估計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了。

對他們而言,更是莫大的屈辱。

戰場廝殺,再慘那也無妨,是英勇。

而這裡,完全不同。

是屈辱!

自作自受的屈辱!

這一刻,二人被封印,只能半跪,無法反抗,但青筋暴露,臉色猙獰。

恨,可想而知有多深。

「來來來,坐吧,多叫點好東西,反正這兩個貨買單!」崔慶招呼著。

天賜四人看向慘兮兮的季方齊韻二人,哪裡喝的下去吃的下去,只能無奈苦笑。

與此同時,天宮凌霄仙殿中,天痕仙王到了。

發生的一切也已然傳到了青帝的耳中。

甚至,此刻仙府內的事情,也已然被他看在眼中。

崔慶等人什麼性格,他自然看的真切。

雖然愛惹事,但正常而言,並非是那種蠻不講理之人。

從天痕仙王口中,他得知了那句主人和以下犯上之話。

這讓他觸動也不小。

「他們身上,早已失去了父輩們的那股拼勁,而今有的,只是跋扈和高傲!」青帝淡淡說道。

對這兩位老友的後輩,他很不滿意。

哪怕是他,也是將天庭之人當成自己的子民,而非奴僕,他更非是主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