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柳清清下意識的,就想到了墨言。

她發消息給墨言:"之前我跟你談合作,你覺得我不告訴你我是誰,態度不誠懇,現在,我想要繼續跟你合作,你願意嗎?"

她的消息剛發過去,墨言就回復了。

墨言:你是柳清清吧,我之前怎麼就沒想到,路彥琛身邊的得力幹將,居然想弄死他的女人呢,真是有意思! 這一日,三大異境火力全開,也幸虧最近兵器公司生產了很多滅魔彈,準備了很多滅魔槍的子彈,歐洲異境那邊購買了不少,華夏兩大異境更是火力配置齊全。

普通異獸,異境防禦工事堡壘完全是肆意收割,即便是闖到異境工事堡壘內部,等待它們的,也是上萬名修士高手的鎮殺。

一旦多了,就直接打開通道,放它們出去,等待熱武器的收割!

一波波,衝擊不斷,殺之不盡,滅之不絕!

天空中,也早已殺的難解難分,一頭頭四階異獸被殺,哪怕是下方一些強大的三階異獸也成了很多人的目標。

林楠等人此刻反而不再是主力,主力變成了數百名秘境走出來的強者。

上百名尊者境高手,數百名宗師境高手,浩浩蕩蕩,從一開始的震驚害怕,到了此刻也早已殺紅了眼,有人隕落,但死亡的異獸更多,很多人一邊斬殺強大異獸,一邊開口大笑,暢快淋漓。

一頭四階異獸,便是五十萬的靈氣值,大半把的靈寶,不少珍貴的靈丹。

哪怕是普通的宗師境高手,也聯手圍殺。

甚至,主動殺入下面戰場,搶奪去強大異獸去斬殺。

場面,熱鬧之極!

哪怕是異獸大軍之中四階異獸超過一百頭,普通異獸大軍更是不計其數,但卻無法突破,硬生生的被殺的狼狽不已,讓幾位冒出的五階異獸王者臉色難看不已。

這一次,他們真的是傾巢而動了。

他們這個異境,也就這點高端戰力了,除了看家的二十多頭四階異獸,其他的基本上全部調集而來。

不是太少,而是之前被斬殺了很多,這次動用了一百二十頭四階異獸之多!

「混賬,人類怎麼這麼強大?還不允許我等出手?」中年狼王惱怒不已,還有那位黑衣青年王者,目光依舊緊緊盯著林楠所在位置,在想著什麼。

高空中的大戰,異獸大軍落入下風,死傷慘重,一頭頭四階異獸被殺。

這種異獸,哪怕是最深處也難以出世,很艱難。

而普通的異獸大軍,此刻更是死傷無數,尚且無法突破人類的這層屏障,毫無建樹!

「該死,該死!」另一位異獸王者也怒聲大罵。

一旦它們無法攻破進入人類世界,他們都要死,異境註定要滅亡,這是他們的宿命。

攻入,毀滅人類世界,他們才可能超脫!

「不惜一切代價!」中年狼王怒聲吩咐,除去他們無法出手,此刻調集了更多的異獸大軍,人類此刻越發的強大,再不攻破,他們將再沒有機會。

西南異境是這般,其他各地也是如此。

但牢牢被阻擊,被壓制。

每座異境,四階異獸數量有限,不可能太多,撐死兩百頭。

之前斬殺不少,再加上無法出手的,基本上全部趕來,想要攻擊到人類世界。

但太難!

一天一夜,各個異境內早已殺紅了眼,修士高手渾身鮮血,真氣耗盡,哪怕是普通軍士,也早已拿不動槍械,異獸大軍還在拚命。

好在,有靈丹妙藥,幫助修士高手快速復甦,普通軍士有後備軍,一名名軍士快速進入異境,將體力耗盡之人替換下去,接著再戰,廝殺。

兩天一夜!

大戰落幕,幾大異境內,橫屍遍野,無數的異獸屍體,密密麻麻。

普通異獸,不知道斬殺多少,四階異獸都斬殺近百,若非退的快,林楠差點想要帶人追殺上去。

哪怕是有著幾尊五階異獸王者,上百名尊者境高手也不懼,聯手可戰,更何況林楠還有諸多後手!

江南異境,歐洲異境,都是如此!

異獸大軍敗退,人類再度撐住了!

西南異境防禦工事堡壘上,數百人或坐或躺或站,皆是滿身的傷勢,廝殺到最後,幾乎沒有人退卻,都在拚命,否則也無法取得這種大勝。

死傷同樣也有,但想比而言,很小。

畢竟,林楠手中掌握著大量的靈丹妙藥,堅持不住之際,靈丹妙藥來了,很快生龍活虎,接著再戰。

堡壘內部,現在燒的資源多了,絕大部分的異獸根本沒機會進入這裡,全部被滅魔槍滅魔彈以及弓弩等滅殺,一群一群的。

此番大勝,顯得極為順利,乾淨利索。

「佩服,這一戰也殺得暢快淋漓,不愧是祖星之地,我等佩服!」一群秘境小世界的高手大笑,這一刻真的徹底服了。

林楠等人的戰鬥力讓他們折服。

下方密密麻麻的異獸屍體,也讓他們折服,這是普通華夏軍隊造就的,這些人正常而言,根本毫不在意的那種,但卻締造了這種輝煌戰果。

「了不起的祖星,他日有機會,可以殺入其中,看看這異境內到底有著什麼。」一些人大笑,很是感慨。

但凡參與了這一戰之人,都有著無盡的感慨。

林楠站在原地,渾身一樣滿是血跡,死在他手中的異獸更多,哪怕是尊者境巔峰的強者,這方面都不見得比他厲害。

神秘小鍾鎮壓,上品靈寶長刀斬殺,極為嫻熟了此刻。

麻辣嬌妻:調教花心總裁 「感謝諸位鼎力相助,我說過這片祖星是我們的,也是各位的,只要大家不妨礙普通人,我林楠和這個世界都歡迎各位!」林楠笑道,很是感謝。

一百多頭四階異獸,殺了兩天一夜,若是沒有這群高手幫忙,哪怕是勝了,林楠家底也差不多了。

「不錯,這點老夫認同,修士與普通人,本就屬於兩個不同之地,普通人實則是修鍊界的基石,基石若是破掉了,那修鍊界也就廢了。」有老人開口,很是贊同林楠的話。

這邊一結束,接下來他們會仔細考慮。

沒必要一出來便痛下殺手,可以和平共處,這個世界不錯,很多人喜歡。

頓時,一大群人在渾身是血的在這裡聊了起來,越發的熟絡。

經歷了這種大戰,不少人甚至出現了很多次的危機,關鍵時刻林楠等人沒有見死不救,更是一顆顆靈丹妙藥送到身前,這讓眾人默默記下,堪稱共同經歷生死,這便是一種交情。

無形之中,關係自然親近了不少,林楠也認識了不少人。

說起來,同根同源! 是么,紀家的男人從不強人所難?

是紀總,還是那個四少,還是寶少爺?

呵呵呵……

除了大少爺以外,他暫時還沒見識到強人所難,不過,按照這個模式相處下去,遲早有一天他也會見識到。

特別是寶少爺,把紀家三個男人的特點融合一起后發揮的淋漓盡致。

現在,就是木小寶拿刀架在他脖子上,問他簽不簽字,然後他還說,寶少爺,你對我太好了,我感動到願意把一切都給你。

呵呵——

費亦行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寶少爺,這一切本來都是紀總的,我只是替紀總打理這一切,紀總那麼愛太太,這些也該是太太的,要不是您現在發話,我想著再過不久,等紀總忙完了,就會讓我把這些都轉到太太名下。」

老祖母的話就是很有道理,他得給媽咪攢很多錢錢,這樣子,將來沒有任何人敢欺負媽咪,「小狒狒你放心,我支持你打這個壞女人,我會跟你並肩作戰,把這個壞女人趕出地球。」

對費亦行來說,這本就不算是什麼交易,這些原來就屬於紀總的,就算不到太太名下,也該是紀總名下,只是,在太太名下,對大家來說更「安全」,畢竟紀總脾氣太火爆了,指不定哪天就想起扣人獎金那套來了,還是太太當家他們才有「幸福人生」。

「寶少爺,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因為聽到餐廳那些對話以後,知道這個女人也不是什麼好人,跟小洋洋在一起,不止小洋洋有危險,他們也會有危險,木小寶馬上把自己聽到的那些話全部告訴費亦行。

費亦行聽完后,眼神震驚看著木小寶,「你確定?」沈東明兄弟的人,怎麼會認識老薑?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畢竟以前老薑可有些不能告訴別人的秘密,難不成這個老薑,又因為什麼事情……

「嗯嗯,小狒狒,這可怎麼辦啊?」

「寶少爺,這件事你放心,我來處理,你記得,這件事在沒有確實的進一步結果之前,誰都不要說,還有那個小渙,讓他也不要對外說。」

「我知道了小狒狒。」

半山別墅花園。

「現在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凌可萱跟周彩妹已經解決了。」

凌可萱怎麼解決的,她不知道,但是周彩妹……

「她的車禍,真是意外?」

很多的事情,鈞子不想讓小兮知道,而他同樣在有時候,也不希望一些事情讓小兮知道,畢竟,小兮太善良了,知道太多,心裡會造成陰影,「是意外。」

江別辭的眼神很真實,可是她卻不知為何,看到了另外一種意思。

摸著肚子的木兮,笑了笑,「嗯。」

以為自己瞞過了木兮,見木兮臉上沒什麼笑容,問了句,「怎麼,擔心鈞子?」

「嗯。」他們不想讓她知道,她也只能裝不知道,「不知道他去哪兒了,他也沒說。」

「放心吧,鈞子不會有事的。」

聽到腳步聲,江別辭抬起頭就看到不遠處走來的人。

而此時在頂樓。

抱著胳膊的馮少啟本想是借這股風吹走自己心中的愧疚,卻不曾想自己才剛來不久,就有人來打擾自己。

來到馮少啟旁邊的人,停下腳步時,看到樓下在散步的木兮跟江別辭,知道自己的聲音不會引起他們的注意,可畢竟事情傳出去不好聽,也不想讓太多人聽到這些話,「我聽說,你在查費亦行的事情?」

「你是替他求情,還是像他一樣,給我提供有價值的線索?」

他懷疑呂鋥凉在背後給馮少啟送他消息,也不相信費亦行那傢伙會出賣他,一聽就知道是馮少啟慣用的挑撥手段,「寶少爺已經說的很明白了,那個孩子跟費亦行沒有任何關係。」

是不是,查過才知道。

自從他接受這份工作以來,他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費亦行和姜軼洋逮進來,狠狠教訓一頓,他不會放過任何執行的機會,「他剛打了你一拳,需不需要我替你……」

沒等馮少啟的話說完,旁邊的姜軼洋就回了句,「下班時間,那是我跟他的個人私事。」老馮的職責就是管規矩處決所有有過錯的人,他和費亦行跟在紀總身邊,是最不能出錯,也是最怕出錯的人,所以老馮恨不得扒他們皮是有道理的。

佳妻天下 就在兩人的氣氛處在緊張的時候,只見費亦行出現在視野之中。

他要去查這個女人的事情,但是出門,他得跟木兮說聲,費亦行快走到木兮面前時,注意到自己打斷了江別辭跟木兮的談話,快到木兮跟前的時候,手機傳來來電鈴聲的費亦行停住了腳步。

拿出手機看到來電的費亦行一臉高興,「喂,紀總?」

好像聽到跟紀澌鈞有關的話,木兮盯著費亦行看著,只見費亦行突然頓住了腳步,臉上的笑容也跟著僵硬住,過了一秒就掛了電話朝她走來。

被費亦行的表情嚇到的木兮,擔心紀澌鈞,快步過去,「紀總怎麼樣了?」

「哦,紀總剛給我打電話,說他晚些會給我打電話,問太太跟寶少爺今天的日程。」

真是這樣?

那費亦行剛剛臉上的笑容突然就沒了那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鈞子出了什麼事?

在江別辭懷疑費亦行話時,費亦行已經跟木兮打招呼說自己要出門然後就走了。

費亦行還未走遠,江別辭就看到旁邊被費亦行的表情弄的心神不定的木兮。

生怕木兮給費亦行那個瞬間變臉的表情嚇到動了胎氣,江別辭趕緊攙住人,「小兮,你別激動,鈞子不會有事的?」

「江哥,我想去找他。」

這個混蛋費亦行,什麼時候變臉不好,當著他老妹的面變什麼臉,現在好了!

「我替你去找鈞子,我現在就去。」

「嗯,不管是好是壞,都要回個信息。」以前,身邊的人有個什麼事,她都會出現不安的感覺,可是這一次她卻沒有任何感覺,是不是因為她太累了所以才沒注意到?

「我先陪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去,你快去找他,多帶幾個人。」

「好。」他老妹跟孩子要有個三長兩短,他一定要把費亦行丟進油鍋炸麻花。

底下花園的人散去后,也準備離開的馮少啟轉身瞥了眼旁邊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有,費亦行不可能沒有。」

「那祝你好運。」費亦行有紀總寶少爺太太護著,是馮少啟最動不到的人。

在馮少啟挪步的時候,先一步離開的姜軼洋聽到馮少啟兜里傳來手機鈴聲。

主神公敵 轉身離去的姜軼洋,聽到身後除了馮少啟的聲音外,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個聲音,不像是太太,不是太太,還能有哪個女人能讓馮少啟接電話的時候,語氣如此謹慎。

從頂樓下來的姜軼洋站在二樓陽台,看著十分鐘不到,就驅車離開的馮少啟。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他,費亦行,馮少啟也不例外。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的姜軼洋,看著自己這雙恨不得把馮少啟摁倒在地的已經迫不及待在叫囂的手。

馮少啟想逮住他們兩個人,他何嘗不想在馮少啟身上打開突破口。

他們都是一類人,不允許任何人背叛紀總,所以逮住叛徒對他們來說,就像征服目標一樣,是一個有趣又讓人興奮的過程。

轉身的姜軼洋,拿出手機撥通電話,不到一分鐘,十幾個保鏢集合在樓下等他。

姜軼洋招了招,把前面帶頭的人叫過來以後,在對方耳邊吩咐了幾句,就揮手讓人去辦事。

吃了飯過來的許衛,看到姜軼洋把人調動起來,好像要辦什麼事情,「姜哥出什麼事了?」

「我有點事情要辦,你照顧好寶少爺跟太太。」

「需要我幫忙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