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確實有可能,據說這個隱祕倉庫已經用了很多年了,壞了也在情理之中。”

兩個研究人員討論着,周清略顯得有些焦急的問道:“暗門壞了的話,強行打開需要多長的時間?”

“這個……最少也需要一兩天吧,不過強行打開的話,需要先通知家主才行。”一個研究人員從懷中拿出手機,準備撥打夏菲的電話。


他纔剛輸入夏菲的電話號碼,手機就被周清奪了過去。

“周先生,你幹嘛啊?”這個研究人員不解的看着周清。

周清咧嘴一笑,冷聲說道:“這種小事,沒必要通知夏菲姐吧。”

“隱藏倉庫的門都壞了,這可不是小事,周先生要不你快點通知家主吧。”另一個研究人員說道。

周清搖了搖頭說道:“非得通知夏菲姐才行?”

“當然,這種事,必須通知家主。”

“好吧,既然如此你就通知吧。”周清將手機遞給那個研究人員。

研究人員正準備伸手去拿,卻只看到一縷寒光突然從他眼前閃過。 寒光閃過,頭顱隨之飛起,大量的鮮血從這名研究人員斷開的脖頸處噴濺而出,猩紅的血液將白大褂染透。

啪嗒!

頭顱落在地面上,如同漏氣的皮球一般,滾了幾圈,滾到了周清的腳邊下。周清擡起腳踩住頭顱,他的臉上是猙獰而又弒殺的神情。


在周清的身後,突然又出現了兩個身穿黑衣的人,他們手中緊握長刀,剛纔那個研究人員就是他們中的一個隨手一刀斬斷的。

“爲什麼,非要告訴夏菲姐呢,讓你告訴夏菲姐了,我不就敗露身份了。”

此時,另一個研究人員才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他張大着嘴巴拼命地後退,不小心絆倒了剛纔被周清挪下來的花盆,整個人摔倒在地面上,他的眼神中滿是驚恐和慌亂,大聲求饒說道:“別殺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求求你不要殺我。”


“不好意思,既然你們替夏菲保管着這兩柄鑰匙,那麼無論如何你們的犧牲都是必須的。”周清沒有任何留情,對身後的兩個男人說道:“殺了他,屍體處理好。”

“是,少主!”兩個黑衣人畢恭畢敬的說道。

“不好意思,爲了雷家的大業,你必須死。”一個男人高舉長刀,朝着那個研究人員的頭顱上砍過去。

“住手!”

這時候,隱藏着蹤跡的葉荒從後方的樹林中衝了出來,他施展出一道氣勁,擊中黑衣男人手中緊握着的長刀,讓他的攻勢落空。

眨眼之間,葉荒就衝到了那研究人員的面前。

“少主小心!”

兩個黑衣男人向葉荒攻殺了過去。

葉荒施展羅漢拳與這兩個人交手,這兩人的力量不弱,但比之葉荒還是要遜色很多,他們被迫後退了好幾步,這才避免了被葉荒打中。

第一個人來不及保護,但總算沒有讓周清將第二個人也殺害,葉荒鬆了一口氣,他凝視着面前如平時截然不同的周清,說道:“我沒想到,你居然就是夏菲身邊的間諜,你爲哪個勢力服務?生命法庭?還是雷家?”

周清此時也看清楚了葉荒,他顯得有些意外,說道:“哎呀呀,真是有些糟糕啊,沒想到殺人滅口的場面,被人看到了,這樣一來豈不是要殺更多的人了?”

“枉費周舟在家一直苦等你歸來,夏菲如此信任你,沒想到你已經變成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狂徒。既然被我發現了身份,你就休想再爲非作歹。”

兩個黑衣人將目光望向周清,周清揮了揮手說道:“幹掉他,速度點。”

“殺!”

黑衣人朝着葉荒衝了過去。

葉荒回頭,對那個嚇得渾身發軟的研究人員說道:“快跑。”

幾乎是本能的,這個研究人員從地上站起來拔腿就開始逃跑,然而他還沒有走出幾步,就看到一柄短刀劃破虛空,準確的命中了這個研究人員的後背。

短刃恰好從他的胸前刺出一個小小的尖端,猩紅的血液潺潺流淌而出。

“我……不想……死……”說完這句話,研究人員就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動彈。

丟出短刃的,正是周清,他看了一眼已經沒有了動靜的研究人員,不以爲意的說道:“不好意思呢,短刀上有黃泉水,你就算不想死也要死。”

葉荒沒能夠保這個研究人員,這已經是他能力範圍之外的事情了,光是對付這兩個手持長刀的黑衣人,他就已經有些吃力,再加上一旁還有一個不知深淺的周清,時不時的施展出詭異的招數。

周清的目的很明顯,他不打算和葉荒拖延任何時間,爲了能夠順利的完成他和生命法庭頭目制定好的計劃,必須儘快的將葉荒幹掉,免得夜長夢多。而葉荒則是打算儘量的爲自己爭取時間,將他剛纔所發生的事情,告知夏菲,告訴安全局!


“不好意思,你今天必死無疑!”周清開始動手了,他的力量超乎葉荒想象的強大,僅僅一掌就擊中了葉荒的胸口,將他從半空中擊落在地面上。

“好強!”葉荒在心中驚呼道,他從來沒有料到過,周清居然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周清在十八歲之前,都只是一個普通人,十八歲出國留學之後銷聲匿跡,五年後再隨着夏菲一同出現在崇慶市,作爲夏菲的貼身助手協助夏菲工作,在這五年中究竟發生了什麼,纔會讓一個普通人擁有超越了化勁八重的力量,以至於現在的葉荒,根本就不是周清的對手。

不!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這個人,其實根本就不是周清!


必須將這個消息傳出去。葉荒呼喚公主,卻突然發現,在剛纔和周清交手的時候,他的手錶已經被周清給弄壞了。

“哼,你以爲我會給你機會通知其他人,不好意思,你就死在這裏吧。”

壓倒性的力量迎面而來,葉荒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周清的對手,哪怕他拼盡全力,也無法撼動周清絲毫,逃跑,此時此刻唯有逃跑!

葉荒施展大挪移功法,想要先逃離周清的掌心。然後周清卻好似已經看穿了葉荒大挪移功法的行動軌跡,葉荒的身形一閃還未出現,周清就已經在他即將出現的地方等待着了。

碰碰!!!

葉荒被周清擊中,吐出了一口鮮血,他倒在地上看着正在朝自己走過來的周清。

無法逃跑,也無法戰勝,難道就要這般無力的死在周清的面前?

不行!絕對不能死,一定要將消息傳給其他人,若不然夏家定然難逃此劫,周清是內奸的話,夏菲所有的防禦措施和安排,都有可能被他給破壞!

看到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葉荒,周清不屑的笑道:“這就是少林第一天才的實力?不過如此嘛,我這人還算寬宏大量,說說看吧,有什麼遺言。”

確實,打不過又逃不了,但這並非必死的局面,還有一個辦法,能夠活下去!葉荒心中已經有了打算,他順着周清的話說道:“沒有遺言,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周清!” “爲了避免你死的不明不白,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周清早就死掉了,本少爺不是周清,而是雷家少主雷麟。”雷麟居高臨下的說道:“下地獄後儘管向閻王爺告狀,說雷麟殺了你!”

“去死吧!!”雷麟低吼一聲,拿出匕首朝着葉荒的胸膛刺了過去。

葉荒凝視着匕首,心中快速的默唸出了一段玄而又玄的口訣。

神完氣足,閉息凝神,以意送之,至於中宮……達摩閉息功!

在他念動口訣的時候,身體的所有真氣都向着丹田處涌去,連帶着生命力都凝聚在了丹田泥丸宮之中。

刺啦!

匕首穿過了葉荒的胸膛,雷麟的真氣透過匕首,開始在葉荒的五臟六腑之中肆虐。不過幾秒鐘的時間,葉荒就沒有了呼吸。

察覺到葉荒的生命體徵已經消失,雷麟將匕首抽了出來。他站起身,隨意的踢了一腳葉荒,對身後的兩個黑衣雷家弟子說道:“處理一下屍體。”

“是,少主。”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雷麟突然伸手阻止了他們三人,說道:“不用了,就放在這裏吧。原本以爲趁着今天人手不足,直接將隱藏倉庫的門打開便是,沒想到……門居然壞了,既然如此,只好強攻了,通知生命法庭的人,開始動手吧。”

“是,少主!”

夏家,實驗體回收處。

這裏是夏家一處極爲隱蔽的場所,所有進行過破壁基因實驗的實驗體,最終都會被送入這裏進行最後的處理。

夏菲的命令是將這些失敗的實驗體統統冰封起來,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作爲潛伏在夏菲身邊的雷家少主,當然不會如此執行命令。

在他的操控下,雷家的人已經有不少滲透到了夏家內部,尤其是實驗體回收處,絕大部分都是他安插的雷家弟子。

這就是夏菲對自己盲目自信的後果,她以爲自己絕對不會看錯人,殊不知她最信任的人,就是隱藏在她身邊最大的一條毒蛇。

雷麟走到了實驗體回收處內部,看着冰封在玻璃牢籠中一頭有一頭猙獰而又恐怖的生物,所有穿着夏家研究人員制服的雷家弟子,都畢恭畢敬的半跪在他面前,而那些真正隸屬於夏家的人,已經成爲了牢籠中,那些恐怖生物的口糧。

“所有的進化體,都已經激活了嗎?”雷麟發問。

一個帶着面罩的人上前說道:“回少主,所有進化體,都已經處於激活狀態,隨時可以將其釋放出去。”

“哼,被關押瞭如此之久,是時候讓這些怪物見一見活着的人類了。”雷麟揮手下令說道:“打開牢籠!”

轟隆隆,轟隆隆!

所有牢籠的鐵門,都在這個時候徐徐的打開,被關押在牢籠中的怪物小心翼翼的從牢籠中走了出來,它們隔着一層玻璃牆壁衝雷麟一行人怒吼着。

看着這上百頭擁有強大力量的生物,雷麟獰笑道:“夏家,就讓你們自食苦果吧!開門!”

頂穹突然向兩邊裂開,一個寬闊的洞口出現在這些怪物的上方,感覺到外面傳來的自由氣息,所有怪物都朝着洞口蜂擁而出,它們撕咬着,怒吼着,踐踏着彼此的身軀向上攀爬,那嗜血的氣息讓人從心底感覺到恐懼。

終於,一頭長着三個腦袋,六條腿的惡獸第一個從哪洞口中衝了出來,它仰天長嘯,聲音讓人但顫心驚,緊跟着第二頭,第三頭,第四頭怪物都從洞口中衝了出來。

看着這殘暴的一幕,雷麟臉上的笑意更加的詭異起來。

“遵從嗜血的本能,去尋覓你們的食物吧。”

……

距離夏家五公里之外的一處荒野上,十幾架武裝直升機已經蓄勢以待。拿着望遠鏡的男子凝視着夏家的大院,突然他懷中的手機震動了起來,震動了三下之後便停止,男子拿出手機瞥了一眼,對身後統一穿着灰色緊身勁裝的幾十個女人們說道:“我們的盟友已經開始行動了,那麼我們也準備進攻吧。”

隨着他的命令,十幾架直升機的螺旋槳都開始旋轉起來,幾十個女人默不吭聲的衝進了各自的直升機中,如同黃昏中結伴覓食的蝙蝠,直升機朝着夏家所在的方向掠過去。

“奇怪,葉荒幹什麼去了,怎麼這麼久還沒有回來?”吳溫柔看着手錶上的時間,略顯得有些焦慮的說道:“已經一個多小時了,打他電話也不接,公主也聯繫不到他。會不會……發什麼什麼意外?不會不會,葉荒的實力這麼強,現在夏家又高手雲集,就算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也不會毫無動靜。”

葉荒走開後,夏琳三人已經在這邊等候了許久,隨着時間的推移,天色也逐漸的黯淡了下來。晚宴隨之召開,不同於中午的宴會在庭院中舉行,晚宴在夏家最大的宅子裏舉行,說是宅子卻更像是一座城堡,所有賓客都進入了一樓的大廳中,整個下午都不見蹤跡的夏菲又一次的出現在大廳之中。

而夏琳三人,也悄悄的溜進了大廳內,三人站在隱蔽又不起眼的角落裏,注視着大廳內的一切。在會場之中所有人都已經心知肚明,今天夜晚怕不會這般輕易的度過。

每一個人看似放鬆,實際上都保持着絕對的警惕。他們用懷疑的目光打量着每一個從身邊經過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身上沾滿着鮮血的周清,突然從大廳外衝進了進來,他一路跌跌撞撞,碰到了不少人。心有怨懟的人看到周清身上的鮮血之後,臉色頓時間就凝固了起來。

周清衝到了夏菲面前,神情極度的慌亂,說道:“不好了……不好了……”

“雷家的人來了嗎!?”

“還是說生命法庭的人來犯!”

“果然今天晚上有一場大戰!”

頓時間,大廳內一片譁然。

“發生了什麼?”

“回收處被人襲擊了,所有實驗體都跑出來了!”周清說道。

聽到周清的話後,夏菲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可置信的神情。

就在此時,大廳頂穹上的水晶吊頂,突然被一發子彈擊中,水晶吊燈“哐當”落在地面上,整個大廳中所有燈光在瞬間消失。 燈光消失,大廳內陷入了短暫的慌亂。

“怎麼回事?!雷家的人開始進攻了嗎?”

“大家做好防禦措施,不要讓生命法庭的人得逞。”

很快,就看到黑暗的大廳內,閃耀起了各種光芒,這些光芒都源自於實力強大的武者。力量越是強大,光芒越是璀璨。

突突突突!

剛從慌亂中恢復鎮定,衆人就聽到大廳外傳來一陣突兀的聲響,透過窗戶往外看過去,直見夜幕之中,十幾架直升機正向這邊飛掠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