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血凝真身’我一定要學,卻不知這魔功等級如何,修習時困不困難?”秦天冷靜下來後,想起這個大問題。

噬魂玉嘻嘻笑道:“這套魔功修煉方法十分簡單,如果真要說是何種等級的話,應該只有一級吧!”

“什麼!才一級!”秦天萬沒想到如此神奇的功法,居然等級纔不過一級!

按照他現在的靈魂力水平,修煉一級的功法,數個月就能全部學會。

秦天正驚喜交加之際,噬魂玉愁眉苦臉地道:“可惜,修煉這套魔功需要靈藥配合,據我所知,這些靈藥有很多都已經絕了種,除了幾大修煉門派或世家保存了一些,其它的地方絕難尋找!”

噬魂玉的話,宛如給秦天澆了一盆涼水。

“是哪些靈藥,我一定會想辦法找齊!”秦天一想到那‘血凝真身’配合象甲功的巨大防禦力,便覺得花再大的代價也值!

噬魂玉點點頭:“好吧,我先將這些靈藥名稱告訴你,天哥以後留意,只待靈藥齊全,就可以開始修煉。所需靈藥共有五種,晶靈花,五葉草,紫心果,萬青芝,甘谷膠。只要將這五味靈藥配齊,不過兩個月,天哥就能成就‘血凝真身’!”


秦天牢牢地將這五味靈藥記下,決定明天比完試後,就去打聽。

……

第二日,鴻蒙學院的決戰臺。

鴻蒙學院開學第三日,就有人上了決戰臺,這一轟動院校的消息惹來無數人的圍觀。

決戰臺上,兩個老頭打扮的便衣修士坐在一角,其中一人秦天還見過,正是親自將他錄取到學院的歐陽古,陣符分院的副院長,一個古怪的老頭兒。和歐陽古坐一起的另外一個老頭乃是這一屆新生導師之一的蕭聖公,他倆坐在不顯眼的角落,又都沒有穿導師服裝,因此並未引起學生們的注意。

“老蕭,你且猜猜,接下來要決鬥的兩位是何許人?”歐陽古笑眯眯地望着人頭攢動的看臺,臉上露出期待之色。

蕭聖公雙眼半張半閉,聲音聽起來帶着幾分威嚴:“不管是誰,我絕不會輕僥!決鬥臺不是他們隨隨便便就上去的,出了事怎麼辦!這些新生,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爲了一點小小的糾紛,就動不動決鬥,真是豈有此理!”

歐陽古哈哈笑道:“我叫你來是看打架的,不是讓你來教訓學生的。我最喜歡看別人打架,待會你可不能干擾這場決鬥,否則我和你翻臉!”說到後面,歐陽古臉色嚴肅起來,不過那兩粒綠豆般的眼睛,越是板着臉,越是顯得滑稽。

蕭聖公臉色爲難地道:“這些新生義氣用事,出手沒個輕重,有個好歹怎麼辦?要是鴻蒙學院新生入學第三天就有學生死亡,院長大人一定會不高興的!”

歐陽古聽到他提起院長大人,頗不耐煩地搖手道:“行了,危機關頭我自會出手,不讓他們送了命就是!不說了,決鬥的兩名主角來了!”

聽到他的話,蕭聖公忙將目光投向入口處。

果然,從入口中走進兩羣弟子,各自簇擁着一個少年針鋒相對地走了進來。

登時,決戰臺的看臺上響起一陣激烈的叫好聲,引地蕭聖會搖頭不止,連連嘀咕着‘豈有此理’。

秦天沒想到一場簡單的比試,竟會驚動這麼多的學生觀戰,目光在看臺上掃了一圈,幾乎是座無虛席!心裏粗粗計算,乖乖,最少都有一萬名觀戰的學生!

聶少爺十分享受這種被萬人矚目的感覺,今天,九五宿舍將會一戰成名,遺憾的,替九五宿舍爭光的是秦天,不是自己。

王天才一臉冷傲,神情冷淡,和四周沸騰的空氣格格不入,給人一種酷酷的感覺。

葛成還是第一次被這麼多人注視,心裏撲通通地跳着,連步伐都有些顫抖。

兩羣人終於在決鬥臺下相遇,方雷那一邊也是四人,每一個的修爲都在方雷之上,而且神態倨傲,比王天才猶有過之!當看臺上的衆人認出方雷一行人身出西寧會時,不禁引起陣陣驚呼!

“居然是西寧會的成員!”

“那個好像是西寧會骨幹弟子方雷,其它三們應該是比骨幹弟子更加高一等的精英弟子!”

“是誰,如此不自量力,敢和西寧會的人決鬥!”

“不管是誰,能有這個勇氣,實在叫我等佩服,但如此不明智的舉動,真不知道他是怎麼進入到鴻蒙學院的。”

“等等,那一位不是鼎鼎大名的聶少爺麼?”


“聶少爺,大蒙第一拍賣行的少行主!還真是他!”

“那人是誰,看着眼生,應該是今年的新生,難道就是他要和方雷決鬥麼?”

所有人目光都隨着秦天的腳步而移動,十五個石階很快走完,秦天和方雷出現在決戰臺的中央。

“竟然是這小子!”歐陽古沒想到決戰臺上站着的竟然是秦天,那個給他極深印象的秦天!

呼到歐陽古的驚訝聲,蕭聖公問道:“你認識那名新生?”

歐陽古點了點頭,哈哈笑道:“說起來我對他還有提攜之恩,他是我在青木宗招取的學生。”

“青木宗?難道是西寧城的青木宗?”

“不錯,真是奇怪,這小子怎麼會和西寧會的人鬧起來,這不是大水淹了龍王廟麼!有意思,真有意思!”歐陽古臉帶興奮,期待着接下來的比試。

方雷眼睛冰冷地望着秦天,嘴角掀起一抹嘲諷。

“秦天,你果然夠狂,居然還真敢來決戰臺!看來你對自己的修爲十分的自信,自信到可以不把一切人放在眼裏的地步!不過,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犯了一個絕大多數新生都會犯的錯誤,那就是狂妄!”

秦天兩道狹長的目光泛着冷意,並不急着說話。

方雷繼續冷聲道:“本來,我們西寧會只想對你略施懲治,可沒想到你居然根本沒有把西寧會放在眼裏!嘿嘿,既然你急於求死,那我就成全你。今天我就在這決戰臺上,借你的性命,給其它新生提個醒,讓他們知道不把西寧會放在眼裏的下場!”

說到最後,方雷雙眼中流露出無法掩飾的殺機!

“哼,想要我命,恐怕你方雷還不夠資格!”秦天絲毫不懼,冷言相對。

方雷臉色因憤怒而顯地通紅,哈哈笑道:“好一張利嘴,能文爭就不需武鬥!廢話少說,準備受死吧!”話音剛落,方雷右手一揚,一件如方印般的法寶從他袖中飛出,飄浮在空中。

“吞天古印,一印定乾坤!”方雷低喝一聲,那古印法寶猛然變大,不到一秒鐘,就變成一個足有一米方圓的巨大方印。

“居然是方家家傳之寶——吞天古印!法品下級的法寶!”四周看臺上,有眼尖的學生已經認出這件法寶。

吞天古印金光流轉,宛如聖上玉璽,帶着無窮無盡的威勢,狠狠地朝秦天壓來,瞬間將秦天全身困住在原地,彷彿給施了定身符一般。

“哈哈,秦天你這狗一般的東西。我今天就讓開開眼界,什麼是法寶!能死在我家傳法寶吞天古印之下,以你那卑賤的地位,足可以祖宗三代自豪了!”方雷手指印訣連動,達到驅物境界的他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法寶進行攻擊。

“小心!”九五宿舍的其它三人異口同聲地叫了起來。

“不愧是法寶!好強大的靈力威勢,然而想這麼輕易地擊敗我,簡直是癡人說夢!”秦天狹長有兩道目光寒芒閃動,突然全身一震,將對方的靈威盡數震碎,在吞天古印壓到他頭頂的一霎那,脫離吞天古印的攻擊範圍。

轟!

吞天古印狠狠一擊將決鬥臺的中央擊沉,露出斑駁裂開的厚重石板。

“哼,該輪到我了!”秦天目光在吞天古印上掃過,兩道寒芒如實質般射在方雷的臉上! “哼!讓你僥倖逃出而己!”對於秦天的話,方雷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秦天見對方臉上的嘲諷,心中暗叫‘妙哉!’右掌猛然擡起,登時決鬥臺上響起一陣狂暴的呼呼風聲。

一掌擊出,空氣爲之震動!

青風掌,第九層!

青風證明月,一卷勝千年!風正急,力千斤,勁破空!一掌之威,天地變色,日月無光!

秦天衣袖高高鼓起,整個人宛如立於暴風中心,風聲鶴唳,讓人心搖神動。

隨即,他伸出的右掌猛然朝前方的那塊吞天古玉一甩,登時狂風大作,吹地吞天古玉一陣搖晃,好似斷線的風箏,任憑方雷如何諂訣,根本無法驅動分毫!

“怎麼會這樣!”方雷見家傳法寶失控,大驚失色地叫了起來!

秦天冷冷地道:“區區一塊法品低等的法寶,也好意思拿出來丟人現眼!”

話音剛落,秦天猛然一腳踏出,右手狠狠地朝下一拍。

這一拍這下,登時從手掌之中傳出陣陣尖叫,這並非人獸之聲,而是單純的風聲。

風急而鳴,風勁而哮!

秦天的九層青風掌就達到這個程度,一掌之下,令風咆哮!

“青風斬紅塵,一怒破乾坤!”

青風掌帶着無可抵擋的威勢,宛如一隻巨大的手掌,狠狠地朝空中掙扎着的吞天古印拍去。

“你敢!”見到秦天的舉動,方雷雙眼通紅,臉都氣地白了。

然而,他那充滿威脅的咆哮聲並未讓秦天有絲毫的停頓。

砰!

失去控制的吞天古印,被秦天一掌青風掌拍下去,擊地破碎開來,在決鬥臺上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九層青風掌,一掌之威,至斯!

“這是……青風掌!二級技能,青……風……掌!”

看臺上,王天才驚訝地叫出聲來,一下就將他那冷酷的表情擊的破碎。

“不可能,青風掌的威力怎麼可能有如此之大!”

“二級的技能,就算是修煉到第七,第八層,也不可能抗衡一件法寶!”

“難道是……”

“青風掌第九層,大圓滿之境!”

看臺上,被秦天的掌風颳起一陣陣喧譁的浪潮。

一掌就毀掉一件法品下等的法寶,這氣勢,這實力,怎麼都無法和通靈三重靈力境結合在一起。

蕭聖公目光緊緊地睜着秦天,輕聲道:“此子竟將二級的功法修煉到大圓滿之境,其靈魂力恐怕……”說到這,他的目光不由地轉向一旁正看的津津有味的歐陽古副院長。

歐陽古不以爲然地道:“靈魂品質達到優秀中等,一套二的功法修煉到大圓滿,這並不算什麼!”

“什麼!靈魂力優秀中等!這已經達到了陣符分院特招的要求,爲什麼……”

歐陽古不悅地瞪了他一眼,似乎對他一驚一乍的表情十分不滿。

“秦天,你竟然毀了我家傳法寶,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方雷望見破碎不堪的吞天古印,痛苦地快要哭出來。這件法寶是他方家傳家之寶,方雷平常都不捨地拿出來用。今天他是下了決心要殺死秦天,不讓秦天有任何的逃跑機會,纔會一開始就祭出這個殺手鐗。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天的修爲雖然比他還低一重,但已經將二級的青風掌練到大圓滿。

修爲高一重,雖然佔了優勢,但拼鬥的成敗因素並不只是修爲。其中有一項比修爲還要重要的因素:技能!

這就是爲什麼天陸經常會出現修爲低的追着修爲高的打,通靈三重的秦天能夠將通靈四重的方雷的法寶擊碎。

“讓我死無葬身之地,我倒要看看你連毒牙都沒了,還要怎麼和我抗衡!”

秦天踏前一步,身上衣衫無風自起,強大的氣息將周圍的空氣攪動。

“秦天的實力居然如此之強,看來我們之前的擔心是多餘了!”王天才暗暗吞了一口唾沫,一直以來他都以九五宿舍修爲實力最高自居,今天見到秦天一發威,頓時感到無比的慚愧。

聶天才望着看臺上威風凜凜地秦天,雙眼中滿是羨慕,搖頭嘆息:“若此刻看臺上的是我,那該多好,恐怕會迷倒不少的女學生吧!”

葛成從頭至尾都驚呼不斷,雖然相處不久,但秦天給他的印象就和自己一樣,不顯山不露水,修爲不突出,爲人自然低調。然而,秦天一旦將全部實力展現時,一個低調的秦天在他腦中轟然倒下,一個狂傲不羈的秦天昂然矗起!

“你想幹什麼!”

方雷見秦天擊碎自己的家傳法寶後,並未罷手,而是朝自己走了過來。


“幹什麼,難道你不知道決戰臺的規矩,只許一個活着離開。”秦天的臉上露出一絲擰笑,聲音如惡魔般讓方雷爲之膽寒。

千不該,萬不該,方雷不該辱罵秦天的父親。秦正風的死一直以來都是秦天心頭的一根刺,誰要是去挑動這根刺,秦天絕不會放過他!這是秦天的唯一一個雷區,踩中者,死!

“沒有任何情面可言,辱我父親者,雖遠必誅!”

“我是西寧會骨幹弟子,你膽敢殺我,西寧會不會放過你,會長大人也不會放過你!”方雷怒聲喝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