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戲嗎?並不是!

經驗豐富的網警迅速看出視頻里的端倪。這恐怕是,在某個人的家裡,真的發生了一起兇殺案。

「視頻里的人是誰?」

「查到資料了,手持水果刀兇器的人是前兩天被人爆出三年前旅遊景點假借意外殺人的李諺語。」

「查到地址了嗎?」

「正在根據直播ID追蹤……」

……

在不到五分鐘里,這個視頻立即被封,作為證據保護在警方檔案里。

而李諺語,在殺了何馨寧以後,目光漸漸變回清明。看著自己手裡的水果刀,以及沾滿了獻血的這一身,他笑了。

不到幾秒鐘,又發現對方的智能手機似乎正在連接手機直播軟體,他又哭了。

這一次是他棋差一著,竟然變成了網路直播殺人,真是符合他的職業!

他笑,他諷刺,自己怎麼就沒想到,為什麼孟施明告訴他身份的時候,ID追蹤竟然是在這家人的別墅里。

如果他能夠早點想到孟施明和這個女孩子的關係不簡單的話……

他一定會設計的非常完美!不會再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李諺語甚至沒有逃跑,一直保持著自己殺了人的現場,頹廢的躺在沙發上大喘氣。

這可能是他的最後一場直播了。

嘭!

門被破開,窗子四周都是警察,他們拿著槍,彷彿李諺語一有什麼危險舉動,就會被立刻槍斃。

「警察!不許動!」

李諺語看也沒看他們一眼。

任他們進來查看現場,給他帶上手銬,他才緩緩開口,「這人叫何馨寧,被我一刀刺穿心臟。我是不是很精準?讓她一點痛苦都沒有的死去了。」

「哈?你們來的還真快,是看到了這個女人偷偷開的直播了吧。」

「她還真是聰明,不過也真是笨。竟然沒有想到我會在她家附近的草叢裡睡了一晚上,就是為了等她。」

「你為什麼要殺她?」警察問。

「為什麼?」李諺語的視線開始變得虛無縹緲起來,「因為她知道了我的秘密啊……」

我的秘密誰也不能知道,誰知道了我就會殺死他。 「我屮艸芔茻!!」

蘇眉站在純白色一片的空間里,豎著中指四處甩。

「你大爺的李諺語!那一刀好特么疼!!!」

「你大爺的系統!就不會先把我抽出來嗎!!」

「你大爺的任務!話說這任務滿了沒?」

7351極度無語。

【……】

「資料!」

【宿主:蘇眉

寄體:何馨寧

容貌:26

聲音:26

膚質:26

體力:23

智力:24

魅力:24

星級:3

積分:101100

基點:6

特質:無

技能:黑客(高級)、火(中級)、隱身術(中級)

物品:小空間(1000立方米)、邪刀虎翼】

「后三項各加二。」蘇眉深呼吸一口氣,手勢一擺順勢擦了眼角的淚珠,她吸了吸鼻子,「哎喲卧槽,從界面里重感冒都過渡過來了?勞資特么打個哈欠也有這麼多眼淚! 毒醫娘親萌寶寶 肯定是系統給我的基點太少了!」

【系統不存在此類錯誤,請宿主潔身自好,不要污衊系統】

蘇眉:「……」看破不說破好嘛,你這樣我們還怎麼愉快的繼續合作下去!

這個如此耿直的系統到底哪裡來的?!

深深地看了屏幕上刷出來的資料一眼,默默對自己進行三秒鐘的嫌棄,蘇眉拍拍自己的臉頰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來。

「系統君,你要是還不給我發放獎勵界面,我真的會哭的我跟你講!」連著兩個世界都是悲劇,蘇眉的心都要揪成好幾瓣了。

【宿主已完成十個界面不休息任務,獲得獎勵界面*1,是否現在發放?】

「廢話廢話廢話!」既然是獎勵界面了,應該就沒什麼亂七八糟的了吧?不過系統的尿性,還是讓蘇眉深深懷疑了一把。

「系統君,以前你介紹的獎勵界面規則還算數吧?」別等她進去了就忽然改規則!這麼虐她她真的承受不來的!

【獎勵界面規則不變】

「那就好,那我……那我現在可以休息一下了吧?」蘇眉還是有點躊躇,不僅是她的情緒問題,她還在為自己的安全問題考慮著!

【宿主申請通過,休息時長為一小時】

還好,她還有緩衝時間。

長久沒有休息過的蘇眉,似乎進入到一個發泄的狀態,哭著大約有了二十多分鐘,餘下的時間則是沉默不語,就連7351都有些不習慣如此安靜的她。

不過7351通常都不會主動說話的。

直到磨蹭到最後一秒鐘,蘇眉清了清嗓子,拍拍自己的臉蛋。「好了,送我去吧。」

……

#昔日直播小王子,淪為殺人犯#

#直播界一線小生,竟以直播殺人落幕#

鋪天滿地的報道蓋滿了陳舊的別墅。何父何母拖著行李箱站在大鐵門前,上面還有一塊細碎的牛仔布隨著風擺動。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假期還未結束,便要迎來自己女兒的葬禮。

兩人相扶相依,好似一夜之間長出了許多頭髮,就連何母常常揚起的嘴角,都在不知不覺間往下拉。

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們更後悔的是,自己一直沒有足夠的時間陪在女兒身邊。 【獎勵界面:集滿10個界面任務完成不休息可獲得1個獎勵界面,攻略失敗界面不計入其中,懲罰界面不計入其中

1.獎勵界面任務可接取,完成任務獲得10萬積分,10點基點。不接取或任務失敗無懲罰,不計入失敗界面

2.獎勵界面時間自由,可隨時退出該界面,也可以直至宿主生老病死】

蘇眉揉揉自己的眼睛,打了個哈欠,腦子裡迴響著系統的話,總算熬到了她的獎勵界面,真是不容易啊!

「接受記憶,劇情。」門外還聽到不少嘈雜的聲音,好在沒人打攪她。蘇眉也不知現在是個什麼情況,還是接收了劇情記憶穩妥些。

純純的獸世啊!!

這破地方里完全沒有人類的痕迹,唯一特殊的大概就是女主妹子。作為一個穿越的宅女,居然變成了傾國傾城的奉靈神殿的鮫人聖女。

只是因為被自家師兄看得太緊,就跟泥鰍打滑似的直接跑了,一路撩了各族人民……呸、美男,恍若一個行走的雌性荷爾蒙,吸引了四個性格各異的靈獸人。

甜甜美美的亂.搞生活還沒完,師兄竟然找上門來大戰一場,四位男主把師兄弄死以後,居然完美大結局了!

久等麻袋!

N……NP?!

蘇眉一臉懵逼地又瞅了瞅好幾眼劇情,的確是沒錯。女主光環太強悍,收了男主們不算,一路因為劇情炮灰掉的女配都能蓋成一間房子了。

蘇眉的寄主還是比較倒霉催的一個女配。

帛舒是從小在驢族部落嬌寵的族長女兒,難免性子嬌蠻霸道了些。一次因為附近的部落發生戰爭,驢族部落的族長害怕連累了路驢族部落,連忙遷徙。誰知在途中還是遇上了戰火連綿。帛舒卻看到狼族首領宸琅以一敵十的帥氣英姿,瞬間被俘獲芳心。

便在一旁偷偷觀察,見狼族部落不敵,宸琅快要被敵人殺死時,她跑出來替宸琅擋了一下攻擊,就嗝屁了。

蘇眉:「……」

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下,雖然她穿過的炮灰也不少,但是這種自己湊上來尋死的炮灰還真是……

萬綠叢中一點紅啊!

「任務是什麼?」雖然她可以做也可以不做,但是獎勵界面積分很多啊!怎麼能有不做的道理?!

【任務:攻略宸琅】

「帛舒,東西收拾好了沒有?我們要出發了!」蘇眉還想吐槽什麼,門外的聲音就率先催促起來,蘇眉較忙慶幸自己已經接收了記憶,循著帛舒的性格應了一聲。

也不知道要收拾什麼,乾脆她把房間里亂糟糟的一堆全裝在空間里,背了個輕巧的獸皮包就出門了。

驢族部落是喜歡遷徙的。每到一個地方就會跟附近的部落換點生活用品,這一次則是聽說最近的部落發生戰爭,族長害怕連累了部落,才臨時決定遷徙離開。

蘇眉想到這個就是眼前一亮。

部落戰爭,那不是狼族部落被豹族部落搶地盤的那段嗎?!

也就是說她很快就能在路上遇見宸琅了? 跟著部落的大隊伍走,驢族自有一套在茫茫無涯的大地上找路的本領,然而帛舒就是被族長寵的太厲害,愣是沒有學會。

蘇眉:「……」沒學會不要緊,她有導航啊!

打開導航系統一看……

勞資懷疑導航系統中病毒了。

蘇眉眼觀八方愣是找不到一個關於男女主的點,整個人有點蒙圈,好半天才幽幽道:「說好的獎勵界面,你居然還坑我……」

7351一本正經【獸世地界遼闊,系統無法全部收攬】

蘇眉:「……」你走你走,你就是中病毒了!

導航系統不靠譜,蘇眉只能老老實實呆著了。反正按照劇情君,她本來就是要見到宸琅的,不怕不怕!

蘇眉一個小背包十分輕巧,可是一旁的禹布背著個牛皮縫補的大包,都快趕上他整個人高了。蘇眉默默湊到族長身邊,一路上忍不住看了禹布好幾眼,悄悄問族長,「阿爹,巫醫大人背上什麼東西這麼多?」整個部落的隊伍里,就屬禹布背包最大,她有點好奇實在忍不住。

族長喘了一口氣,揉揉蘇眉的腦袋,「巫醫大人背的肯定是他的草藥啊。」

巫醫乃是族裡除了族長以外地位最高的人,在這個荒蕪的洪荒時代,有時候就是一點點傷口被感染了都可能讓獸人送命。巫醫救死扶傷,自然是備受推崇。

每個巫醫身上的草藥都是寶貝,如果出了意外,草藥就是十分珍貴的東西。所以每次遷徙,禹布都會把他在每個地方搜集到所有的草藥都背在身上。

醫術!

她也會啊……呸!帛舒不會。

眼裡的亮光還沒綻放就被滅了下去,左右瞧瞧看看,在她眼裡四周都一樣,看來帛舒的路痴暫時是個扔不掉的包袱了。

又走了兩天,蘇眉都會被炎熱的太陽曬到頭頂冒煙。也不知順著大部隊轉了好幾個彎,忽而,族長的長耳朵動了動,好似聽到什麼聲響。

「走這邊!」

族長下了死命令忽然改變方向,讓上一秒還有點懨懨的蘇眉頓時來了精神。她也試著抬起自己的耳朵,卻一點聽不見聲響不由得再次感嘆:「……」

本寶寶懷疑族長已經把他的女兒養廢了!

難怪原主竟然畫風如此清奇,見到個心動的雄性連命都不要了。

不過看著族長如此嚴肅,這個時候肯定不是開溜的好時機。蘇眉又只能跟著族長繼續走,空間的虎翼已經按耐不住了!

據她所知,這個世界里分獸類、獸人和靈獸人。靈獸人又以彩虹顏色分級別,赤色最低,紫色最高。宸琅可是橙級靈獸人,能讓男主受重傷差點沒命的對方一定也十分厲害。

唯有使用虎翼,在關鍵一刻迅速將男主救出,才不會讓人發現。

雖說她沒有把握能打得過對方,但是要論逃跑速度,虎翼卻是杠杠的。

掩飾起眼裡躍躍欲試地興奮,蘇眉乖巧地待在族長身邊,一直到入夜,所有人都睡下。蘇眉先是在禹布背包里翻了幾根能用的草藥,做二手準備將族長迷暈,然後才出發碰概率。 事實證明,劇情君要你死,你就肯定會碰上生死劫。

蘇眉隨便瞎走好幾分鐘,便在一個山丘之後遇上了正和十個豹人廝殺的宸琅。宸琅面露凶光,身上好幾處鮮血不斷滴在地上。那一處地方几乎紅紫一片,與綠色的青草混合著,著實讓人心驚。

不遠處的狼人和豹人糾纏廝殺,不斷有獸人倒下。戰場蔓延十分厲害,蘇眉甚至能看到一些過路的牛型獸人、山羊獸人的屍體橫七豎八。

蘇眉就光看著宸琅了。

大概是血跡遍布全身,又是夜色朦朧,蘇眉看得並不真切。只覺得以一敵十的那道身影十分高大挺拔,在銀月光輝之下,如同修羅降世,肅殺之意滿布沙場!

十位豹人將其圍在中心,分別朝他的不同脆弱部位攻打,宸琅見勢不妙,乾脆捨棄了自己的身體,爆發出一股駭人的巨力,徒手抓住兩名豹人,硬生生將其扯斷手臂,失去戰力!

隨後動作迅猛,回頭又是一拳暴擊將一人掀飛,重重摔在地上不知死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