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因爲在老家的時侯,他表姑秦蘭主薦他在傳統文化學習了幾個月(內容包括儒釋道)

方樂,找遍了大街小巷仍無小雨蹤影,這麼多年來,這是他第三次出逃。

方樂沒有辦法報了警,警察說:“我們己在奇州鎮全部佈防,一有情況馬上通知你。”

“好,好……警察同志,非常感謝。”方樂感動地說,甚至手有些發抖。

回到到宿舍,王寒問:“找到沒有?”


方樂搖搖頭:“沒找到,我報了警。”

“找不到也罷,這幾年把我們折騰得只剩下幾根骨頭了,我這病也是拜他所賜。”

王寒說這話的確也不假,小雨出現這樣問題己經都15個年頭了。

剛開始,親戚朋友都不知道,因爲我和王寒都是要面子的人,所以一直都是保密的。

現在己經是晚上12點多了,手機忽然響起,方樂立馬抓起手機,只見裏面在叫:“喂,你是方樂嗎?”

“我是,啊,你是奇州派出所。”


“是,我們警察在奇州西堤附近發現了你兒子,你趕去吧。”

方樂愣了半天才應道:“好……好……我馬上去”,對方電話己掛機。

王寒這時心中一塊石頭己經落下來:“你騎車要慢點不要急。”

其實方樂心中是急的,他巴不得一腳趕到。

在接到電話時,說小雨是在西堤附近,(西堤是得利河的堤壩)是出事了……

還是,方樂不敢再往下想下去,如果真是他絕不敢面對。

方樂騎的是一部山地車,他快馬加緶,30分鐘不到,就來到了西堤,他一眼就看到了小雨。

小雨就坐在一棵容樹下面,上身穿着短袖汗衫,下身穿着短褲,赤着腳。

旁邊放了一瓶礦泉水,嘴巴嘰裏呱啦地說着什麼。

好象是耶穌在菩提樹下出道一樣。

此時的方樂喉嚨一下硬邦邦,眼睛不知道啥時候掉出眼淚來:“小……雨……跟老爸回家”

方樂強忍着淚水,使心情平靜些,然後來到警車旁邊:“感謝警察,感恩領導。”方樂深深地鞠了一躬。

“你兒子不坐我們車子,也不讓我們送,我們一過去他就跑。”有一個大個警察說。

“真是幸苦你們了,再次說聲謝謝,給你們添麻煩了。”

方樂望着小雨:“小雨走我們回家吧,你讓我們好着急啊。”

“你煩不煩,好不容易找了一個安靜的好地方。”小雨看了一下方樂:“你先回吧。”

“你不吃不喝地怎麼行呢。”方樂看了一眼礦泉水:“這瓶水是那來的。”

“是一個阿姨給的。”

“你這赤了個腳,怎麼跑得了這麼多路。”方樂簡直不敢相信。

“老爸你這就不知道了吧,我小時候3年級的時候比這還利害,不信你看我的。”

一剎那,小雨真的跑得比兔子還快,一會就上了公路。在路上方樂找了個摩的:“師父把我兒子送到雲水路清水塘,等下給錢,我馬上就到,謝謝。”

父子倆回到家己經凌晨1點多了。王寒也沒睡覺看了一眼小雨:“我給你弄點吃的。”

“不想吃,不餓。”小雨說完就去了自己的房間,並關上了們。

小雨在房間裏還在想,天柱山兩個狗日的草包給跑了,這是我沒看好。

害得老子又一夜沒睡,去追,他們比兔子跑得還快。

追到西堤就不見了人影,真是奇了怪,小雨百思不得其解。


“老牛,你也睡吧,明天還要去上班,不管他。”王寒關心地說:“都是我孃兒倆拖累了你。”

方樂心情很沉重,脫衣服上牀,爲了生計,明天真的還要去上班,不上班哪來錢呀。

他望着王寒那張憔悴的臉,不禁想起了一首歌。

《今生的唯一》:

在最美的年華里遇見了你


你讓我平靜的心泛起了漣漪

從今後愛的世界無人能代替

朝思暮盼魂牽夢繞都是你

在漫長的歲月裏與你同行

你讓平淡的日子如此的甜蜜

我和你愛情路上相偎相依

心甘情願無怨無悔深愛着你

最親愛的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與你相伴

在紛擾紅塵永不分離

我會用這一生好好珍惜

演繹一場相濡以沫的美麗

最親愛的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不管明天會走到哪裏

都在一起

珍藏所有關於你的記憶

在今生的歲月裏

溫暖着我和你

在漫長的歲月裏與你同行

你讓平淡的日子

如此的甜蜜

我和你愛情路上相偎相依

心甘情願無怨無悔深愛着你

最親愛的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與你相伴在

紛擾紅塵永不分離

我會用這一生好好珍惜

演繹一場相濡以沫的美麗

最親愛的你是我今生的唯一

不管明天

會走到哪裏都在一起

珍藏所有關於你的記憶

在今生的歲月裏

溫暖着我和你

在今生的歲月裏

溫暖着我和你

…… 王寒躺在牀上,心裏在流淚,想起小雨小的時候。

小雨也是很淘氣,在他3歲的時候就跑掉了,這是小雨第一次離家出走。

那時方樂還在企業裏面上班,家裏添上了一個男孩。

全家人生活裏都是充滿着陽光,眼睛都聚焦在小雨身上。

方樂從小被她母親抱養,是一個單親家庭,所以奶奶對孫子格外痛愛。

有一天,方樂下班,沒看見小雨就問:“媽,小雨呢。”

“小雨剛剛還在”他媽媽應着,並四處尋找,女兒方晴5歲,也不知道啥回事,眨巴着眼睛。

小雨奶奶就慌了神流着淚“小龍你不要躲着奶奶好嗎。”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我的好孫子,你快出來吧,你再不出來奶奶不想活了。”

這時王寒從街上回到家(那時王寒在街上開一個服裝店),見家裏亂成了一鍋粥。

方樂見了王寒:“小雨不見了。”

聽了方樂的話,王寒就象發了瘋一樣:“你還不敢快去找,現在都五點多了。”說完王寒就衝出了家門。

方樂從後園走小路趕到大街上,心想是不是小雨走這條路去街上找他媽媽呢。

因爲以前女兒方睛也去找過,當時還真的找上了門。

建設路,百貨公司門口,一羣人圍着一個3歲的小男孩。

小男孩皮膚白淨,頭髮微黃,滿臉抹了許多鍋黑,兩隻眼睛象銅玲似的發光。

那時,這裏還沒有拐賣兒童現象,要是在城市裏,象這樣好玩的孩子,早就抱走了。

這時走來一個40歲左右的男人,他是方樂的同事叫方尚進。

他在廠裏面搞電工,老婆是上海下放知青。他跟方樂相當不錯。

方尚進一看:“這不是我們廠同事方樂家的孩子小龍嗎?”

小雨眨巴着眼睛不說話。

“走,我送你回家,你這孩子,你爸媽肯定會急瘋。”說完一把抱起了小龍往方樂家趕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