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兒,楊過拉著程英,躲在一顆大樹後面,驚呼出聲,「好厲害啊!這就是傳說中的降龍十八掌嗎?」

楊玄真也躲在大樹後面,驚嘆道,「真的很厲害,這威力,相當百十公斤的炸藥同時爆炸了。」

李莫愁退後數十米,站在地上,地面上有她留下的兩條痕迹。

此時,李莫愁的臉色微微發白,僅僅一招,李莫愁就吃了一點小虧。

郭靖沒有再次出手,他心有顧忌,怕自己傷了李莫愁懷裡的小姑娘,隨即,讚歎了一句,「古墓派的功夫果然厲害,李莫愁,你如果放了那個小姑娘,我可以讓你離開。」

「哈哈哈!」李莫愁大笑出聲,「郭靖,你儘管來!」

「爹爹,殺了這個惡女人!」郭芙大喊。

郭靖頓了一下,再次出手,他調動全身的罡勁,又一次施展降龍十八掌,一道道罡勁在郭靖的雙手之間環繞。

「亢龍有悔!」

「吼!」

一掌拍出,伴隨著龍吟聲。

楊玄真琢磨著,『這是什麼原理?難道說,降龍十八掌還有音攻的效果,又或者,是氣流摩擦產生的聲音?』

此時,楊玄真還沒有接觸高深的武道,還無法理解內力,也無法理解罡勁,更不知道何為先天罡氣。

當然了,楊玄真非常的震撼,他親眼看到郭靖施展上乘武功,他想,『郭靖這一掌拍出去,可以拍飛一輛小車了。』

「聽說,武松的臂力有七八百斤,雙手可以舉起上千公斤的石塊,現在看來,郭靖比武松厲害很多。」

「亢龍有悔!」

這一招霸道而又剛猛,力量極大,李莫愁不敢硬接,她一邊後退,一邊說,「郭大俠,真是好功夫!貧道先走了!」

李莫愁甩動手上的拂塵,借著掌力,飛身後退,雙腳在虛空中點了兩下,踏在樹枝上,身形一閃,已經到了樹梢上,只見她如鳥兒一般,在樹林之中跳躍,僅僅片刻,就消失在眾人眼中。

郭芙見李莫愁逃走,嘟著嘴說,「爹爹,你為什麼不追啊?」

「追不上!」郭靖說了一句。

其實,就算是追上去,郭靖也沒有把握救下陸無雙,再者,李莫愁暫時沒有殺陸無雙的意思。

郭靖走到柯鎮惡身邊,關切的道,「大師傅,你沒事吧?」

楊玄真暗道,『這郭靖,還真是孝順啊!』

郭靖和柯鎮惡說了兩句,又看向楊玄真,楊過,還有程英,楊玄真知道機會來了,立即上前,向郭靖抱了抱拳,行了一個江湖上的見面禮,朗聲道,「見過郭大俠,我叫楊玄真,這位是我的大表哥,楊過。」

開始時,郭靖還算平靜,當郭靖聽到『楊過』的名字后,身體一顫,盯著楊過,激動的道,「你是楊過,你是過兒?過兒,我終於找到你了,我是你郭伯伯啊。」

「呃!」楊過早就聽楊玄真說過,知道郭靖和他父親是結拜兄弟,這會兒,見到郭靖激動的樣子,愣在當場。

過了好一會,楊過說,「小傢伙,我們走!」

「過兒!」郭靖走到楊過身邊,問,「你們要去哪?」

楊過說,「郭大俠,我們只是流浪兒,四海為家。」

楊玄真沒有說話,他知道,郭靖找到了楊過,就一定不會讓楊過離開,他對楊家充滿了愧疚。

郭靖平復了一下心緒,又問,「過兒,你母親呢?」

「去世了!」楊過淡淡的回了一句,轉頭問楊玄真,「喂,你到底走不走?你如果不想走,我就先走了,我還要找義父。」

「呃!」楊玄真大義凜然的道,「大表哥,我聽你的,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

這一下,郭靖把目光放到楊玄真身上,「你是誰?」與此同時,郭靖心想,『楊玄真?我從沒聽說過他,他叫楊過表哥,難道,康弟還有親戚在世?』

楊玄真又開始賣萌,用純凈的雙眼看著郭靖,說,「郭伯伯,我是楊過的表弟。」

就在這時,一名漂亮的年輕女子從天上飛下來,落到郭靖身邊,嬌柔的喊了一聲,「靖哥哥。」

郭芙見到來人,立即撲到年輕女子的懷裡,撒嬌道,「媽,你終於來了?」

郭靖問,「蓉兒,有沒有找到岳父大人?」

黃蓉搖搖頭,「沒有!」其實,她感覺黃藥師就在附近,只是,不想見她。

郭靖開懷一笑,向黃蓉介紹,「蓉兒,你看,我找到誰了?這是過兒,我終於找到過兒了。」

黃蓉順著郭靖的目光看了一眼,眼角跳了一下,展顏一笑,「靖哥哥,太好了。」隨即,又問,「念慈妹妹還好吧?」

「哎!」郭靖嘆息一聲,「念慈妹妹已經走了。」

「啊!」黃蓉驚呼一聲,有些悲傷的道,「真沒想到,念慈妹妹就這麼走了。」

黃蓉厭惡楊康,對穆念慈的印象卻非常好,一直視穆念慈為姐妹,乍一聽到穆念慈去世,心裡不是滋味。

隨即,黃蓉又問,「這孩子是誰?」

郭靖說,「他說,他是過兒的表弟?」

「嗯?」黃蓉念頭一轉,問,「你真的是楊過的表弟,你爹是誰?」

楊玄真說,「我爹爹是楊北岸,爹爹說,爺爺給他取這個名字,就是希望他鎮守黃河北岸,不讓外敵入侵大宋。」

「還有這等人物?」郭靖驚嘆。

楊玄真再次亂編,「我爹爹說了,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他說,郭大俠趕走了蒙古大軍,憂國憂民,乃是真正的大俠,是為俠之大者。」

「你爹真這麼說?」郭靖大驚,他性子憨直,很多事情都不會多想,也想不透,『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一句話乃是郭靖十年後鎮守襄陽,看到百姓困苦,才悟出來的句子,此時聽到這句話,有一句豁然開朗的感覺。

楊玄真偷偷的看了黃蓉一眼,心想,『黃蓉姐姐,你別記恨我啊,我說這句,有讓你靖哥哥送死的意思。』

楊玄真再次擺出純真的表情,「這話是我爹說的,他讓我記在心底,不要忘記。」

郭靖感嘆,「你爹才是真正的大英雄,真想和你爹爹見上一面。」

楊玄真露出一絲憂傷,「郭伯伯,我爹爹不在這個世界了。」與此同時,他心裡說,『我老爸在原世界,那個世界比神鵰這個亂世好多了。』

「哎!」郭靖嘆息一聲,用手摸著楊玄真的頭,「孩子,你母親呢?」

楊玄真說,「我母親也不在這個世界。」

黃蓉看著楊玄真,總覺得楊玄真有古怪,只是,到底有什麼古怪,她又說不上來。

楊過看出來了,楊玄真不想離開,想跟著郭靖學功夫,他淡淡的道,「行了,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

「表哥!」楊玄真大喊,「等等我啊!」

郭靖也急忙大喊,「過兒,你母親不在了,我一定會照顧好你,你隨我回桃花島吧。」

黃蓉嘴角跳了一下,心裡一百個不願意,卻沒有表露出來,而是微笑道,「過兒,和我們一起去桃花島吧。」

「哼!」柯鎮惡怒哼一聲,要說他一生中最恨誰,當然是楊康,當年,就是楊康用計害死柯鎮惡的結拜兄弟。

如今,楊康已死,穆念慈也過世了,柯鎮惡知道郭靖的心思,即使心中不快,也沒有說出來。

郭靖拉著楊過的手,不讓他離開,同時,真誠的勸說,「過兒,跟我回桃花島吧,以後,郭伯伯會把一生的功夫都傳給你。」

「不用!」楊過搖搖頭,他年齡雖小,卻非常聰明,也非常敏感,他能感覺出來,郭靖是真心對他好,黃蓉和柯鎮惡卻非常討厭他,只是,兩人礙於郭靖的面子,沒有說出來。

楊玄真可沒有楊過那麼多小心思,在楊玄真看來,他不屬於這個世界,他來這裡的目的就一個,學習上乘功夫,然後,在原世界立足,讓父母過上安逸幸福的生活。

郭芙撇撇嘴,「爹爹,這小子不識好歹,算了吧!」

「住嘴!」郭靖怒喝一聲,「楊過是康弟的孩子,也等於是我的孩子,我有責任照顧他。」

黃蓉把郭芙拉到身邊,讓她別說話,郭芙見到父親大怒,縮了縮頭,不再說話。

黃蓉向楊玄真看了一眼,輕柔的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能告訴我嗎?」

「楊玄真!」

「你父親真的很厲害,這名字取的好!」黃蓉讚歎了一句,又說,「玄真,你勸勸過兒吧,等我們回到桃花島,就教你功夫。」

楊玄真搖搖頭,「我聽表哥的!」緊接著,又說了一句,「表哥,郭伯伯的功夫非常厲害。」他沒有說後半句,也沒有明著勸說,楊過卻知道他的意思,『郭靖的功夫厲害,如果郭靖不讓你走,你想跑也跑不掉。』

黃蓉暗笑,『這小滑頭!』 楊過聽了楊玄真的話,又看到郭靖關切的眼神,無奈的點點頭,「郭伯伯,我願意跟你回桃花島。」

「太好了!」郭靖歡喜的道,「過兒,等我們回到桃花島,郭伯伯就把一身的功夫傳給你。」

「呵呵!」楊過擠出一絲笑容,而後,又看了楊玄真一眼,那意思,似在說,『小傢伙,你如意了吧?』

楊玄真心想,『可惜了,沒有救下陸無雙,這小女孩要被那個道姑折磨了。』

之後,楊玄真和中年女子道別,他想,『等我的功夫高了,可以打破這個世界的規則了,再來幫幫你們。』

黃蓉知道中年女子對楊過和楊玄真有恩,給中年女子留下了一些錢財。

楊玄真知道,數年後,蒙兵會南下,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如果真的想幫這一家人,就需要改變整個世界。

郭靖和黃蓉離開桃花島,一來,是想散散心,二來,是想尋找黃藥師。

因此,大家沒有急著回桃花島,而是一起進入加興古鎮。

這一路上,郭芙和大武,小武兩人走在一起,大武和小武都喜歡郭芙,想盡辦法討好郭大小姐。

楊玄真和楊過走在一起,期間,大武和小武會向兩人投來鄙視的目光。

楊玄真暗想,『這兩個傢伙,也不知道他們哪來的優越感,難道,就因為你們是郭靖的弟子嗎?』

話說,郭靖為人正直,對兩個弟子極好,可謂是盡心儘力的教導,奈何,大武和小武的天賦真心太差,連郭靖十分之一的本事都沒有學到。

眾人走在大街上,正好路過成衣店,郭靖看到楊過身上的穿著,說,「過兒,走,我們進去看看,幫你買幾身好衣服。」

「不用了!」楊過淡淡的道,「我這身衣服是母親做的,穿著挺好的。」

「臭乞丐一個!」大武鄙夷的說了一句,淡淡的掃了楊過一眼。

楊過怒道,「找死吧!」

「大武!」郭靖怒喝一聲,而後說,「你們都是我的弟子,以後,要和睦相處。」

「是!」大武應命,不敢再說話。

黃蓉打圓場,「靖哥哥,他們都是孩子,別生氣。」

柯鎮惡說,「我到處走走,回桃花島的時候,你們喊我一聲。」他不想和楊過呆在一起,他聽到楊過的聲音,就會想起楊康,想到自己慘死的結拜兄弟。

楊過被郭靖強拉著走進成衣店,而後,郭靖給楊過挑了幾身衣服,又幫楊玄真買了兩套衣服,讓兩人直接換上。

楊過一直沉著臉,楊玄真卻鬆了一口氣,『那衣服都穿了一個月了,終於可以換套衣服了。』

猛然間,楊玄真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我在這個世界呆久了,身體不斷的成長,回到原世界后,身體會不會突然變大?如果真發生這樣的問題,該怎麼和父母解釋啊?』

這會兒,楊玄真很想回原世界看看,看看自己有沒有變化。

隨後,楊玄真又想,『算了,才一個月,即使是小孩子,變化也不會太大。』

黃蓉是千金大小姐,黃藥師的女兒,養尊處優,對飲食的要求比較高,她挑了一家乾淨衛生的酒樓,之後,又點了十幾道加興的名菜。

眾人圍坐在一起,郭芙驕傲的說,「楊過,楊玄真,你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菜吧?多吃點。」

楊玄真說,「是啊,多謝郭大小姐!」他嘴上說著,心裡卻有些膩歪,『又是一個千金大小姐,而且,還把楊過的手臂砍了。』

楊玄真想到這裡,看了楊過一眼,『如今,楊過的手臂還在,不知道我的出現,會不會改變楊過的人生軌跡?』

緊接著,楊玄真又想到小龍女,『如果小龍女真的很漂亮,要不要和楊過搶?』隨即,楊玄真又想到原世界的戀人,心中一嘆。

黃蓉暗中觀察楊過和楊玄真,心想,『這兩個小傢伙,心思都很重,也很聰明,讓人看不透,希望他們不要走楊康的路。』

眾人在加興呆了數天,這些天,大家都是住客棧。

楊玄真在這個世界呆了一個多月,已經慢慢的適應這裡的生活,他想,『這裡除了沒電視,沒網路之外,到也不錯,而且,客棧比破廟舒服多了。』

唯一遺憾的是,郭靖暫時沒有教楊過和楊玄真功夫,郭靖說了,要等上了桃花島,正式拜師,才會傳他們功夫。

黃蓉在加興找了數天,終於找到了黃藥師,和黃藥師見了一面,黃藥師看上了程英的天賦,收程英為入室弟子,之後,帶著程英離開。

黃蓉見到父親后,了卻了一樁心事,她也明白,黃藥師喜歡逍遙自在,而且,不喜歡郭靖那呆板的性格,也沒有強求黃藥師回桃花島。

楊玄真隨大家來到碼頭,正準備登船時,消失了一個多月的歐陽鋒再次現身。

歐陽鋒跑到碼頭,大聲呼喊,「過兒!」

楊玄真見到歐陽鋒,暗道,『又出現了?也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

郭靖和黃蓉,以及柯鎮惡見到歐陽鋒后,心中震驚,黃蓉小聲說,「靖哥哥,看他的樣子,瘋病還沒有好。」

柯鎮惡緊了緊拳頭,沉聲說,「靖兒,把這個惡賊殺了!」

「好!」郭靖應了一聲,運轉內力,雙手青筋暴跳,一道道罡勁在手掌間環繞。

黃蓉說,「靖哥哥,小心!」

楊過心中焦急,『郭伯伯和義父有仇?這可怎麼辦?義父有病在身,肯定不是郭伯伯的對手,我要幫幫義父。』

郭靖向前踏出一步,地面裂開,緊接著,郭靖騰空而起,怒喝道,「歐陽鋒,你殺我幾位師傅,此仇不共戴天,拿命來!」

「歐陽鋒,歐陽鋒?」歐陽鋒狀若瘋狂,大聲呼喊,「誰是歐陽鋒?」

「吼!」

一聲龍吟響起,郭靖一掌拍出,如排山倒海,碼頭的枕木被罡勁捲起,四散而飛。

「哈哈哈!」歐陽鋒大笑,使出全身功力,雙掌迎上去。

「碰碰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