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尊大神,居然就在自己身邊,她還不知道。

“呵呵,小孟老師,是不是與你心目中的幫主形象不一樣啊。”

林絕笑道。

孟雨欣忙不迭點頭:“就是,我聽爹爹說,林幫幫主應該是大腹便便,威風八面,還要有一點禿頭,鬍渣要很黑,纔有老大的風度的。”

林絕滿頭黑線,轉向孟軍:“你真是這麼給你女兒說的?”

孟軍慌忙否定:“沒有,絕對沒有。”

可腦門上的冷汗出賣了他。

“本幫主如假包換,帥氣無比,天上地下,只此一家。”

林絕義正言辭。

流言,真是害人不淺。

“小孟老師,那我就先走了。”

林絕站起身:“對了,小孟老師既然不喜歡你吳勇,就別糾纏了。孟大叔你也是,都什麼時代了,還強買強賣婚姻,太不像話了。”

孟軍急忙站起身,眼巴巴望着林絕:“幫主,我不敢了,你一番金玉良言,讓屬下醍醐灌頂啊,幫主,你真是太高明瞭。”

“走了。”

林絕趕緊溜。

這個浮誇的手下,不能再留下來了,吹噓得太猛烈了。

“幫主,請留步。”


孟軍叫道。

林絕轉身看了他一眼:“還有什麼事?”

“那個,我女兒,你要嗎?”

孟軍巴望地望着林絕。

嘎?

林絕差點暈倒。

落荒而逃。

這個屬下,太不正經了。

望着林絕遠去的背影,孟軍嘎嘎怪笑。

“女兒啊,你居然和我們幫主這麼要好,太給老爸漲臉了。如何?老爸打算把你進貢給幫主,你高興不?”

羅燕慌忙點頭道:“雨欣,機不可失,你要是能成爲林幫主的女人,那是何等的榮幸。”

吳勇乾笑道:“是啊雨欣,林幫主這樣的男人,纔是你們女孩的白馬王子。”

說這句話時,他的心在滴血。

孟雨欣臉紅如燒:“其實,我也不是不願意。就是,不曉得林幫主心裏有沒有我。”

“怕什麼?只要爬上他的牀,成爲他的人,心裏有沒有,就不重要了。”

羅燕積極建言獻策。

孟雨欣:“……” 孟雨欣:“可是……人家想走心。”

“走腎,也是可以的。”

羅燕老司機的經驗很豐富。

孟雨欣捂住了臉。

新別墅中。

蘇若雅剛下班回來:“你今天出去了嗎?幹嘛去了?”

林絕:“沒什麼事,就去了一下林幫。”

他可不敢說去見孟雨欣了,女人總是愛瞎猜,到時候有理說不清。

“若兮和露露說,在她們校門口看到你接了一下小孟老師,你們幹嘛?”

蘇若雅問。

林絕乾笑:“沒什麼,剛好從那裏過,送一下小孟老師。”

蘇若雅就沒問了。

林絕心虛半天,雖然沒做虧心事,但總感覺這也不是什麼說得出口的。

京城,國際機場。

一行黑衣人站在高級會員通道兩邊,面容肅穆,正在等人。

周圍已經被清場,一般人不得靠近。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來的必定是大人物。

當看到黑衣人胸前的新月標誌時,對京城地下世界情況瞭解的人都識相地快步離開。

來的,必然是京城地下第一勢力,新月社的核心人物。

江天昊和韓老也在這裏,兩人都非常期待。

很快,一行人從通道走了出來。

中間的男人散發着久居上位的威嚴和一股震懾。

“社長。”

所有新月社的成員低頭行禮。

男人便是新月社的掌權者,江浮沉。

江天昊第一個迎上去:“爸,你回來了。”

江浮沉冷哼:“我教過你,在公共場合,不準叫我爸,要叫社長。”

“是,社長。”

飛揚跋扈的江天昊立刻改口。

江浮沉雖然是他親生父親,但對江天昊卻沒多少溫情。

江天昊很清楚,自己不過是沾親帶故的原因,遠遠趕不上權勢在江浮沉心目中的地位。

新月社的社長,對於京城世家,地下勢力來說,都是傳說。

江浮沉此人,江湖出身,靠殺伐成立新月社。

玩弄權勢和心術,爐火純青。

就算是世家那些老怪物,扳手腕也不是江浮沉的對手。


“韓老,我聽說新月社最近出了許多問題,甚至還被人到總部搗亂了一次,可是真的?”

江浮沉不帶任何感情問道。

一雙眼睛掃過,沒人敢對視。


韓老小心回答:“社長,是真的。新月社的總部,的確被人殺進來一回。”

“人呢?有沒有留下,大卸八塊。”

江浮沉語氣已然帶了些許怒火。


韓老更謹慎了:“社長,這兩人都是高手,我們又沒準備,所以……”

“所以被人家逃走了,是吧?”

不等韓老說完,江浮沉就陰沉質問。

韓老心頭一涼,趕緊解釋:“社長,這兩人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呵呵,我才離開一段時間,新月社就被你們搞得雞飛狗跳的。”

江浮沉口水都噴了出來:“一羣廢物,廢物。”

江天昊和韓老大氣不敢出,早知道江浮沉會發脾氣,只是沒想到會這麼怒。

很快,一行人回到新月社。

江浮沉高坐社長的主位:“天地玄黃四大殺手何在?”

“玄字一號在外執行任務,暫時不在。”

韓老稟告道。

江浮沉問:“另外三位呢?特別是天字一號,讓她來見我。”

韓老和江天昊冷汗直流,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裏的驚慌。

“人呢?”

江浮沉壓抑的怒火終於爆發了,一聲大吼。

韓老嚇得一哆嗦:“社長,天字一號她……她失蹤了。”

“放屁,天字一號是我親自帶回來的,失蹤,你當她是三歲小兒,連路都不認識嗎?”

江浮沉眼裏蘊含着怒火。

“可是,天字一號,已經許久沒有一點音訊了。”

韓老硬着頭皮說道。

“天字一號是個罕見的好苗子,你們這些敗家子,新月社險些毀在你們手裏。”

江浮沉臉上閃動着濃烈的殺機:“我不在的時間裏,是誰,敢和我新月社作對?我一刻也等不了,要給他放血。”

“林幫,林絕。”

韓老和江天昊立刻道。

終於找到發泄口了。

“林幫,就是新增的四大幫之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