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功法只要一出世,肯定會掀起整個大域極大的動蕩。

對於其中的利害,很快就全部想到了。

「無生,你放心,這功法我一定好好保存的,絕對不會讓任何知道!」接著頭一抬,對著羅無生一臉鄭重的保證道。

「嗯!」

羅無生聽此,一臉笑笑的輕嗯一聲。

然後雙手一伸,再次將葉青璇抱了起來。

只是這一次,直接將葉青璇抱上了床。

對於這,葉青璇臉上泛起紅暈。

其中有些羞澀,但同時又有些期待。

既然現在成為了羅無生的人,自然將自己最寶貴的全部給羅無生。

接著抱上床的下一秒,羅無生和葉青璇兩人雙眼深情對視,彼此之間,都流露出濃濃的愛意。

隨後羅無生再次直接吻了上去,而葉青璇配合著羅無生。

吻的時候,羅無生雙手一出,將葉青璇身上的衣裳,全部褪去。

葉青璇對此,心中雖然有些羞澀,但同時,雙手同樣幫羅無生身上的衣袍褪去。

待全部褪去的下一秒,羅無生頭一抬,再次深情的看著葉青璇一眼。

然後頭很快再次落下,與葉青璇輕吻起來。

啊!

最後在一聲痛苦又幸福的叫聲下,羅無生與葉青璇兩人徹底的融合在一起。

融合的剎那,整張床劇烈的搖晃起來。

直到半個時辰后,才徹底的停下來。

期間衝擊聲和呻吟聲,不斷的充斥在整個房間。

第二天,兩人醒來,彼此看著對方,再次流露出濃濃的愛意。

接著穿好衣服,出現在谷內大殿之中。

「父親,我想帶清嫙迴風月國!」

出現的時候,羅無生對著身前的葉文青說道。 君卿安和君清歡正在跟著太傅念書,見著姜雲卿過來都很是驚喜。

「母后!」

「母后你怎麼來了?」

君卿安和君清歡瞧見姜雲卿時,都是高興的站起身。

房中其他人都是紛紛下跪行禮:「見過皇後娘娘。」

「都起來吧。」

姜雲卿擺擺手,讓所有人起身。

因著有太傅和幾個一同學習的世家子弟在,太子二人都是恭恭敬敬的叫著母后,然後君清歡便嬌賴著撲了過來,跟著姜雲卿撒嬌。

「母后,我早起時便沒見到你,母後去哪兒了呀?」

姜雲卿捏了捏她鼻子,笑道:「母后出宮了一趟。」

君清歡頓時睜大了眼:「母后怎麼不帶著我?」

君卿安比清歡要知道的多一些,他也從穗兒口中知曉了姜雲卿出宮是為著什麼,怕清歡痴纏,便打了岔說到:「母后,您怎麼這個時辰來上書房了?」

姜雲卿說道:

「正巧要去西暖閣,順路便過來瞧瞧你們。」

「太傅,上書房這段時間如何?」

太子太傅是原本的翰林院院首,名叫駱文琢,因學識極好,又有才名,后被封了太傅之職,教導太子。

駱文琢聞言恭敬道:「回娘娘,太子和公主都十分勤勉,學業也有精進。」

姜雲卿笑了笑:「那就好,天氣冷了,讓人在屋中多加點炭火,都是半大孩子,別冷著凍著了。」

「還有,再過些時日便是年節,太傅也辛苦了一整年,再上三日便休課吧,等年後大朝會結束后再開課。」

駱文琢嘴唇動了動,想說這離過年還有小半個月,可以再多上幾日。

可瞧見姜雲卿不容置疑的模樣,想著太子一直勤勉,課業也完成的極好。

他只能勉為其難的點點頭:

「是,微臣遵旨。」

屋中的那些被送進宮中伴讀的孩子,臉上都是露出驚喜之色。

卿安卻是有些疑惑,可也沒多問。

姜雲卿詢問了一下二人的功課,又與他們說了會兒話,跟太傅討論了一下君卿安的課業和之後的安排后,這才以有事為由讓太傅提前下課,領著君卿安和君清歡出了上書房。

一出來,等身邊沒了旁人後,君卿安便開口:

「娘親,可是朝中出了什麼事情?」

姜雲卿搖搖頭:「朝中無礙。」

君卿安遲疑了片刻:「那是阿秀姐姐?」

姜雲卿看了他一眼:「你怎麼知道?」

君卿安回道:「外頭的人入宮稟報的時,我聽到了一些,後來問了穗兒姑姑,她告訴我的。」

「娘,阿秀姐姐怎麼樣了?」

「還有小舅舅,我聽說他下手有些狠,程家那頭鬧了起來,他沒事吧?」

君清歡是不知道宮外的事情的,在旁聽的雲里霧裡,小臉上儘是茫然。

「娘,阿秀姐姐怎麼了?還有小舅舅,他做什麼了?」

姜雲卿摸了摸清歡的腦袋,才回答了卿安的話。

「阿秀待會兒會入宮,你們一會兒就能見到。」

「至於你小舅舅也沒事,他這人機靈的很,鬧事之前就給自己找好了退路,程家和臨遠伯那頭都沒奈何得了他。」 第三百十一章被襲

「好,既然成為一家人,也去看一下你的家人!」

天道最強錦鯉 葉文青聽此,對著羅無生一臉笑笑的說道。

對於羅無生的身份,昨天從葉木青口中得知了。

他沒想到羅無生居然是風月國的人,之前葉青璇待過的國家,同時也怪不得他們認識。

但是讓他震驚的是,這樣一個偏僻的國家,居然出現了一個笑傲整個荒域的天才。

看來天才,是不能以地區來直接判定的。

「嗯!」

羅無生聽此,輕嗯一聲,然後和葉青璇身形一轉,向著谷外而去。

這一次回去,除了帶葉青璇看羅宇之外,還有將羅月筱和古琰給帶到天荒神宮。

至於另外兩個名額,看羅宇和羅真浩要不要,如果要的話,就一起帶過去了。如果不要的話,就讓浩然仙府和那皇室他們決定而出。

反正這種名額,他留著也沒有什麼用。

接著出現在谷外的時候,手掌一揮,一道晶光一個閃動,現出一艘丈許之大的冰晶小舟。

見到這冰晶小舟,羅無生和葉青璇手拉手出現在冰晶小舟之上。

剛一出現,羅無生就催動冰晶小舟,向著風月國的方向而去。

葉木青的話,在羅無生的事情解決后,也準備回宗門,同時也要開始化元境的突破準備。

對於突破到化元境,他的心中已經有了幾成把握,同時還有那靈幻曼陀羅在。

此次的突破,他絕對沒有什麼問題。

而羅無生兩人,一開始的時候,有說有笑四處閑逛,然後再沉浸修鍊,向著風月國的方向而去。

葉青璇的事情解決了,他的心中也鬆了一口氣。

至於其他的事情,反正也不急。

血煉地獄之鬼娃姬 因為就算急也沒有什麼用,他的境界不可能一瞬間,恢復到以前的境界。

接著就這樣一天過去,此時他們的冰晶小舟,化為一道流光,進入一處山脈峽谷的上方虛空。

可是就在他們深入山脈峽谷十幾里的時候,突然他們身旁的虛空,出現絲絲心悸靈力,然後一道道五色雷電,一個落下,直奔羅無生他們籠罩在其中。

見到這五色雷電,羅無生雙眼一厲,隨即在第一時間,取出冰晶小鼎,釋放出極寒雷電,向著那五色雷電攻擊而去。

五色雷電雖然霸道,但是滾滾的極寒雷電,猶如巨浪一般,向著那五色雷電攻擊而去。

隨之一個眨眼間,全部爆裂在虛空之中。

葉青璇對於出現的五色雷電,雖然有些一驚,但是有羅無生在,她不用擔心。

「小子,沒想到你這麼快就突破到了化元境,看來不愧是荒域第一武道天才,之前有些小看你了!」另外在五色雷電爆裂的時候,一道驚訝帶著壓迫的聲音,從羅無生左邊的虛空響徹而起。

「鬼眼毒老!」

羅無生對於這聲音,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隨之神色一凝,開口道。

他有些沒想到這鬼眼毒老居然來追到了這裡,不,應該是之前,他就一直在葉家的外面,然後一路尾隨,等他們離開一段距離,讓葉家強者計算得到消息,也無法及時趕到。

而在他出聲的時候,一個身穿綠袍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羅無生的視線之中。

「小子,將之前得到的東西交出來,然後讓我在你的腦海中下一個禁制,這樣我今天就放過你,否則你們兩個全部要死在這裡!」鬼眼毒老看著羅無生,雙眼一狠,然後一臉威脅厲聲的說道。

之前居然敢騙他,最後直接逃離開來。

如果不是他記得羅無生的樣子,然後一路尋找,否則就讓羅無生給跑掉了。

其實這也是羅無生的名聲太大了,天北地界幾乎要傳開了。否則想要尋找,還是要費很大一番工夫。

但是得知羅無生的身份,讓他的心中,有些震驚不已。

原本他一開始的時候,以為羅無生擁有血毒蜂,是陰魔宗的人,沒想到是他們死對頭天荒神宮的人。

「呵呵,在之前你說這話,我或許還沒有什麼辦法,但我現在已經突破到化元境,不妨跟你鬥上一斗,看看我現在的實力,到達了哪個層次!」羅無生聽此,嘴角一笑,一臉戰意的說道。

他之前已經將毀滅武道和不朽武道,領悟提升到了五成,兩者融合,施展出的攻擊威力,更加的強大。

先前的石玄天,不能逼迫他的最強大實力,現在正好拿這個鬼眼毒老試一下威力。

「小子,既然這樣,我只好先將你殺死,再將你身上的儲物戒給拿走了!」鬼眼毒老見羅無生想要跟他戰鬥,嘴角輕蔑,然後雙眼一抹殺意下,手掌五指一開,對著羅無生隔空拍出。

掌剛出,一隻綠霧凝聚的毒掌,出現在羅無生兩人的上方虛空。

對於這毒掌,羅無生體內真元一動,然後滾滾的極寒雷電再出,將那毒掌吞噬在其中。

另外體內五成毀滅和四成不朽融合,對著鬼眼毒老就五指一拳轟出。

在一瞬間,隱約龍形浮現,隨著拳出,直接向著鬼眼毒老而去。

然後在半路,化為一個龍形拳影,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威力。

「小子,沒想到你的實力,達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看來要更加不能留你了,否則我們陰魔宗永遠也沒有重新恢復的希望!」鬼眼毒老看著龍形拳影,從中感覺到一絲極大的壓迫,隨之神色猙獰,對著羅無生說道。

而在同時,風雲幻雷圖一出,釋放出一道半丈粗的五色雷電,直接與龍形拳影對轟在半空之中。

咚!

強大的攻擊,兩者一個爆裂,化為一股如實質般的衝擊波,強橫的席捲而出。

葉青璇對於鬼眼毒老說陰魔宗,臉色一變,她沒想到鬼眼毒老居然是陰魔宗的餘孽。

隨之手掌一翻,取出冰音琴。

但是沒有出手,因為現在羅無生沒有輸,自然不去插手羅無生的戰鬥。

「再接我一拳!」

羅無生知道剛才的一拳,不可能將鬼眼毒老滅殺,但差不多的威力可以估計下來,然後雙眼寒芒一閃,將五成的不朽武道,也施展了出來,然後一個融合,爆發出更加的武道波動。

然後再次一拳,對著鬼眼毒老轟出。

拳出,龍吟嘯,再一道龍形拳影,直奔鬼眼毒老轟滅而去。 君卿安人雖小,可是心思卻敏銳,再加上這幾年孟少寧的刻意教導,以及姜雲卿回來之後,時不時的親自指點,小傢伙如今心智更為成熟了些。

穗兒顧及他年紀還小,關於周秀的事情對他說的不怎麼仔細。

可哪怕就只是那些籠統的言語,君卿安也知道了周秀和程雲海之間的大概,而且能勞動姜雲卿親自出去,這事恐怕不小。

照理說這個時候周秀應該在周家留著,可姜雲卿卻把她帶進了宮裡。

想必程雲海那事,不僅是被姜錦炎打了,恐怕還有別的。 被封禁的名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