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幽香對於男人來說,絕對是致命的。

跟自己貼著身子坐在一個凳子上,然後又誇自己身上的味道好聞。

程思玥此刻已經徹底慌神了,腦袋更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

全班同學都在埋著腦袋,專心致志的思索著考試題目。

所以程思玥也不敢太過反抗,怕引起全班的注意。

而她只是一個較弱的小女生,又怎麼可能擠的開強壯的林天恆。

「你別亂來,這可是課堂上~」

嘗試了半天,程思玥只能選擇屈服。

林天恆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然後他一隻手撐著腦袋,就這麼赤果果的盯著程思玥那精緻的小臉蛋。

「別!看!我!不然我拿筆扎你的眼睛!」

程思玥羞憤的都想拿筆尖扎在林天恆的眼睛上才好。

哪有人這麼不要臉,強行跟女生擠著一個凳子,然後又直勾勾的盯著人家女生臉蛋看。

「千萬別。」

「怕了吧?那你乖一點哈,別再打擾我考試了~」

「是怕了。我這瞎了兩年多的眼睛,好不容易恢復過來,要是再給弄瞎了,那我豈不是又看不到眼前這位絕世傾城的姑娘了。」

程思玥渾身一怔。

就連林天恆都感受到了程思玥身體剛剛發出的那微微一顫。

「他是在向我表白嗎?還是說他單純的只是在調戲我?那我應該怎麼回答?或者我應該直接扇他一耳光……」

無數的問題出現在程思玥的腦海中,讓她的小腦袋都快死機了。

不過有一點程思玥可以肯定,扇他,自己捨不得…..

平復好了情緒之後,程思玥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一邊寫著試卷,一邊淡淡問道:「所以,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正當林天恆準備回答程思玥問題的時候,英語老師突然語氣不善的將他喊了上去。

「跟我預想的一樣,林天恆英語試卷肯定是亂寫的。」

「不然還能咋地?他六分鐘之內,將整張卷子全部寫完?真當自己是牙買加飛人呀!」

「這下老師肯定要狠狠教訓他一頓了。」

……

下面的人議論紛紛,都在等待著林天恆挨訓的一幕出現。

只有程思玥小粉拳握的鐵緊,在擔心著林天恆。

英語老師將林天恆的試卷狠狠的往講台上一拍,怒斥道:

「你前面的題目對錯我就不說了,但是這作文是怎麼回事?沒有一句話是通順的。說真的,就你這種態度,我真的很難再當你的英語老師。」

之所以英語老師不說林天恆前面的題目對與錯,是因為林天恆全部答對了。

百分之百的正確率,讓英語老師驚訝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

但是為了幫自己的好朋友出氣,也為了挽回自己的尊嚴,英語老師必須得在雞蛋里跳出骨頭來。

最後一題是作文,35分的大題目。

這次的作文核心是:讚美一個你最感謝的人。

九成的同學寫的都是英語老師,畢竟對方出這個題目,意思就已經很明顯了……

而林天恆的作文,完全就是一堆錯亂的單詞,給生搬硬湊在了一起。

這麼好的搞事機會,英語老師怎麼可能會錯過。

面對英語老師的挑刺,林天恆居然略顯得意的說道:「我覺得我這篇作文寫的,就像我讚美的那個人一樣,都很完美。」

英語老師氣笑了:

「還『完美』?那好,所有人都把筆放下,我讓你們來見識一下林天才的完美作文。」

拿起粉筆,英語老師飛快的將林天恆的英語作文給抄到了黑板上。

他用粉筆重重的敲擊著黑板,質問道:

「林天才同學,請告訴我,你這篇狗屁不通的作文,到底哪裡配得上『完美』二字?」

林天恆不急不緩的拿起一根紅色粉筆,從頭開始翻譯。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一句通順的話都沒有,根本看不懂!」

下面的圍觀的同學們紛紛吐槽,認為英語老師說的對,林天恆這貨就是在瞎寫。

但是當林天恆寫完之後,立刻有人尖叫道:「握草!他這篇作文是反著寫的!」

大家都開始反著讀林天恆的這片英語作文:

我曾跌落谷底,如同行屍走肉,無人問津。

但她的出現,卻如春風百里,拂過我的心田。

渾濁的雙眼為她而睜開。

停跳的心臟為她而躁動。

她回眸一笑那刻,我才漸漸開始明白。

往後餘生,我已不能沒有她……

「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考試已經很痛苦了,居然還要被喂把狗糧!難受,想哭。」

整個班瞬間炸鍋了。

相比較於林天恆這篇秀翻天的作文,八卦的吃瓜群眾們,還是更在乎林天恆表白的這個人是誰。 左子月說道:「你恐怕也擔驚受怕了許久,陪陪姜雲卿,晚些再過來讓我替你診治。」

「好。」

君璟墨點頭應承下來。

君璟墨留在房中陪著姜雲卿,左子月和孟天碩都是退了出來。

等走到門外時,左子月便說道:「孟老將軍,我先回去了。」

「等等。」

孟天碩連忙伸手攔著左子月。

左子月抬頭看著孟天碩道:「孟老將軍還有什麼事情?」

孟天碩說道:「左先生,我能不能問你件事情?」

左子月挑挑眉,臉上帶著褶皺的皮膚,甚至比起遠比他大上許多的孟天碩還要蒼老三分:「什麼事?」

孟天碩問道:「剛才你明明能夠保住雲卿母子周全,為什麼要騙我們,說只能保住雲卿而必須舍掉孩子?你在試探璟墨?」

左子月聞言輕笑出聲:「孟老將軍想太多了。」

「燕帝願意為了姜雲卿涉險,親自前去赤邯接她回大燕,甚至在戰場之上那般生死危機之時也沒有舍了姜雲卿獨自逃生,我又怎會懷疑燕帝對姜雲卿的深情?」

君璟墨的武力,左子月是親眼見識過的。

永臨關前,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那劍光凜冽之下,死在他劍下之人不知凡幾,就連戰場之上,猶如殺神的君璟墨哪怕孤身一人之時,身上那猶如實質的殺意也能逼得那些百倍千倍於他的人不敢上前。

以君璟墨的能力,只要他肯捨棄了姜雲卿,未必不能一個人逃脫,更有甚者,如果他只保護姜雲卿,而不顧忌其他人,他們夫妻二人也未必不能脫身。

可是君璟墨沒有走,他不僅沒有舍了姜雲卿,就連孟少寧他也一直護著,這般重情重義之人,他又何需試探他對姜雲卿的感情是真是假?

孟天碩聞言皺眉:「那你剛才為什麼要那麼嚇我們?」

左子月笑得無辜:「孟老將軍真想知道?」

孟天碩總覺得左子月那張跟橘子皮似得的滿是褶皺的臉上,那笑容古怪的很。

孟天碩遲疑:「不能說?」

「也沒什麼不能說的。」

左子月揚唇:「我不過是讓你們先聽了最壞的結果,做好了心理準備,再給你們一個驚喜罷了,要是我一早就告訴你們姜雲卿能救回來,你們還怎麼能夠經歷這一番從痛苦到解脫的心情?」

「怎麼樣?剛才進去見到姜雲卿母子安好的時候,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是不是覺得人生處處是生機,天無絕人之路?」

孟天碩臉上頓時黑了下來,他原還以為左子月會說出什麼東西來,卻沒想到居然還是源於他的惡趣味。

孟天碩咬牙切齒:「左!子!月!」

這個這王八蛋,他早晚有一天非得因為這張嘴還有這些「意外驚喜」,被人活活打死不可!

……

這廂姜雲卿母子保住了性命,另外一邊,孟少寧被伏猛強行帶離了戰場之後,便如同君璟墨的猜測一樣,直接朝著南邊走。

徽羽帶著暗谷之人隨行護衛,而從戰場上跟來的追兵一路追捕,幾次險些將他們置於死地。 「葉子希!林天恆絕對是在向葉子希表白,畢竟當年那件事情,整個學校都知道。」

「你思考問題帶點腦子好不好,葉子希把林天恆害的這麼慘,林天恆怎麼可能還喜歡他。」

「討厭,林天恆同學,你怎麼可以當著這麼多人面向我示愛,人家害羞啦~」

全班一片寂靜,都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一臉驚恐的看著那位正在摳著鼻孔的粗狂男生。

果然,每個糙漢子的身體裡面,都藏著一顆粉嫩的少女心……

「安靜!都給我安靜下來!不然我就讓你們滾出去罰站!」

不論英語老師怎麼喊,都再也沒辦法將場面控制下來。

沒辦法,他只能黑著臉,憤然離場。

「這裡!」

躲在門口的柏有才連忙招手,將英語老師喊了過去。

然後兩個難兄難弟,躲在樓梯口,抽著悶煙。

深深吸了口一口煙,柏有才一邊吐著煙霧,一邊惆悵的說道:

「咱兩的一世英名,今天估計就得毀在林天恆那個小崽子的手上了。」

英語老師也猛吸了一口煙,嘆氣道:

「唉~天才畢竟還是天才,咱兩錯就錯在不應該小看他。」

第一根煙抽完,兩人又點起了第二根。

只是他們兩個再怎麼後悔都已經晚了,畢竟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但讓他們兩個做老師的,去給一個學生賠禮道歉,想想他們就覺得丟人丟到家了,所以就別提真的去做了。

惆悵了許久之後,柏有才突然眼前一亮,提議道:

「這個小崽子不遵守課堂紀律,更不懂得尊師重道,氣跑了兩個老師。所以我們要是把這件事情告訴王校長,那王校長還不得親自過來,當場給這小崽子直接開除了?」

英語老師激動的點頭贊同道:「好主意,就這麼辦!」

作為德高望重的高齡教師,王校長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氣和老古董。

所以要是讓王校長知道自己學校裡面,還有這種混賬學生,那還不得氣的吹鬍子瞪眼,親自給林天恆連人帶書包,直接丟到學校外面。

不過王校長上午出去有事了,得下午才能回來。

所以柏有才他們還得熬過中午這段時間……

叮鈴鈴~

上午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聲,就像是衝鋒號一樣,讓學生們蜂擁著衝出了教室。

「你們聽說了嗎?高三3班的林天恆,居然六分鐘做好一張高難度的英語試卷,而且正確率百分之百,最後的作文更是風騷的一塌糊塗!」

「我也聽說了,他好像還三分鐘搞定了一張數學卷子,也得了滿分!」

「李雲龍老婆秀芹的秀啊~」

……

學校就這麼大,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林天恆的事迹,就以各個不同的版本,傳到了所有學生的耳中。

大家無不驚嘆,當初的妖孽天才,居然能夠再次回到巔峰狀態!

穿著牛仔熱褲,故意炫耀白嫩長腿的葉子希,本來正無比得意的享受著幾個男生的討好,考慮著中午該答應誰的請客邀請。

但是她卻突然聽到了旁邊的幾個高二的學生,正在討論著林天恆,不由將耳朵豎了起來。

只要有人在嘲笑林天恆,葉子希都樂意聽上一會兒。

因為她覺得這都是因為自己的無敵魅力,才造成了這樣恐怖的效果。

對此她非常驕傲和自豪。

但是這次剛聽了兩句,葉子希就發現了情況有點不對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