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甲板,星空海船上的大陣力量,將這裡很好的包裹起來,不然的話,光是雷核的力量濺射,就可以使得外界的天際變色。

正是因為大陣的封鎖,使得外界的天際還一直如常。

從外界來看的話,根本不知道此時鹿羽正在吸收雷核。

「給我吸!」

鹿羽用另外一隻手,將風雷旌旗插入到了甲板上。

風雷旌旗是一個吞噬的口,這雷電力量對他來說,乃是最好的食物。

直接就匯入到風雷旌旗上。

在外面看起來如此的狂暴,但是匯入到風雷旌旗上,卻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風雷旌旗的吸納性還是挺強的,因為在之前雷域的混動中,已是大大開闢出了內里的世界。

如今的風雷旌旗不同以前了,到了一個新的高層面。

有一種海納百川的氣勢,所有的風雷能量匯入進來,都可以形成它體內的能量儲備。

第一顆的雷核被吸收完畢,鹿羽本身吸收的非常完全,另外的雷電能量,也進入到了風雷旌旗中。

馬上開始拿出另外的雷核來吸收。

這次鹿羽看到吸收的還可以,直接拿出了三顆雷核來一起吸收。

嘩!嘩!嘩!

這次吸收的樣子就非常的兇猛了。

這樣一起吸收,效率反而更高一點。既然鹿羽的身體可以承受,風雷旌旗也可以容納,那這樣當然是更好了。

這次同時吸收三顆雷核,所用的時間並沒有花費太多。

不久之後,鹿羽這三顆雷核就吸收完畢,開始進行繼續的吸收。

這一次,鹿羽嘗受著更大的極限。

同時吸收五顆的雷核!

嘩!嘩!嘩!

鹿羽吸收起來,越發的專註。

運轉著自己的絕世心經,將能量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

另一邊,風雷旌旗也提升得越來越好。

鹿羽目前是大成人王,本身也儲存了一定的能量,畢竟過去這麼長時間他也吸收了很多好東西。

如今再用雷核的能量來豐富自己,使得自己朝著下一步的天地人王的境界上狂飆。

一顆顆的雷核能量匯入,鹿羽的修為層面,在不斷的刷新著新的階段。

他有信心,可以直接衝擊天地人王,那是因為雷核的數量太多了。

這樣不斷砸下去,總能讓他最終跨越到天地人王。

反正鹿羽一點也不心疼,雷核砸下去,就像是不要錢的一般。

可憐下面的古馳等人,一顆雷核沒撈到,而鹿羽卻是坐擁上百顆的雷核。

在鹿羽朝著天地人王不斷衝擊的同時,風雷旌旗也朝著下一個層面瘋狂的衝刺。

萬年前,風雷旌旗就是天帝宮的絕世法器。

在風雷旌旗的巔峰時期,是可以屠殺魔王的!

如今遠沒有恢復到巔峰時期,它的潛力還十分的巨大。

星空海船還在隆隆的行駛在九天,而在星空海船上的鹿羽和風雷旌旗,兩者都在進行著一場瘋狂的提升。

提升,再提升!

唯有提升,才不負時間!

……

時間快速的流逝,一天天的過去。古馳和覺月兩人在不知不覺中,已是追著星空海船,跑了三天的時間。

陶旭和韓星並沒有帶人回來。

不過在他們的身邊,已是跟著了一大片的人潮。

無數的武者! 這些都是沿途的人,他們都被九天上行駛的星空海船給震驚了。

看著這有如天闕有如神靈一般的存在,他們有著膜拜的衝動個,還有無限的驚嘆。

不知不覺中,只知道跟隨在星空海船的後面,一路隨行著。

古馳和覺月兩人跑在最前面,其他人都是跟在後面,匯聚成了一支龐大的隊伍。

黑壓壓的一片。

並且被吸引過來的人是越來越多。

暫時還沒有特別厲害的強者過來,但這只是遲早的事情。

人皇都是要來的!

「敢問古馳殺尊,還有覺月長老,這星空海船到底是怎樣的存在?我們的天武大陸何時出現過這等偉大的東西。莫非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個幻象?」

大家都是驚疑的問道。

經不起眾人一而再的糾纏,古馳和覺月有些氣急敗壞的叫道:「星空海船乃是被一個人所駕馭!」

「被人所駕馭?天啊,這個人是誰?」全場嘩然。

最後,古馳和覺月緩緩的吐出兩個字:「鹿!羽!」

「天啊,是鹿羽!」

全場嘩然到極致,演變成一片沸騰。

你是我的幸福嗎 鹿羽這兩個字,對他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如雷貫耳。

所有人的內心,都因為這個名字而翻動。

天下誰人不識君!

如今,整個天下都在傳盪一個叫做鹿羽的人的英雄事迹!

七星天域救大落皇,萬劍冢壓萬敵,丹神谷退大軍,還有龍釗天域敗天驕!

這每一件事情可都是轟動天下的大事件,這些事件全部加在一起,可謂是萬古唯有!

反正大半個天武大陸的人都知道,有一個叫做鹿羽的絕世少年,以一人之力,攪動天下英豪。三十六武道聖地,都因鹿羽這個變數而震顫。

聽說,鹿羽還和鳳情宮結下了梁子!

古馳和覺月看到大家對鹿羽之名如雷貫耳,都有一種說不出的複雜滋味在心頭。

他們心中暗道,目前大家所聽說的事迹,實際上還是比較久之前的事情。

大家要是知道三四天前,鹿羽引來了龍族,在和魔樹對抗。龍釗天域那邊魔族已經出世,卻被鹿羽所止的話,卻不知道又有何感受。

「你們是在追殺鹿羽呢!」

眾人馬上確定了,古馳和覺月對鹿羽,應該是有著深仇大恨的。

古馳是羅剎府的人,羅剎府在侵略丹神谷的過程中,被鹿羽給反攻覆滅了隊伍,此事天下皆知。

而聖星宮的天驕童洛宇,因鹿羽而死在幻神星壇中,此事更是傳播更廣。

羅剎府和聖星宮和鹿羽的仇恨,誰人不知。

古馳和覺月除了是要殺鹿羽,還能是什麼目的。

「我們聖星宮宮主童洋正在火速趕來!到時候鹿羽躲在星空海船上也沒用!必死無疑!」

覺月恨恨的說道。

他很不喜歡眾人看向他的那種質疑的眼光。

「我們羅剎府的府主凌無殺也將到來!」

古馳沉聲喝道。

「什麼!兩位人皇都在趕來!」

眾人忽然意識到,鹿羽面臨的極致危險。

人皇既然都來了,那鹿羽哪裡還能有活命的可能。

在過去的那些時間,鹿羽雖然是攪的天翻地覆的,但可是從來沒有和任何一位人皇交手過。

在人皇面前,鹿羽可就徹底歇火了。

這星空海船再神奇詭異也沒用。

「到時候大家看看,鹿羽是怎麼死的。」

古馳和覺月在說完剛才一番話后,氣場頓時鋪展開來。

他們以一種倨傲的態度,掃視著周圍的人。

有一副一切都盡在他們掌控之中的意味。

正在這時,忽然聽得一個淡淡的聲音說道:「是誰說我必死無疑。」

「啊!」

這一刻無數人唰唰的抬頭,仰望著天際。

一道身影正從星空海船上躍落下來,從九天垂落,帶動風雲變色,使得風聲驟緊。

那絕世凌厲的身影,在出現的那一剎那起,便震徹著眾人的內心。

這從星空海船上躍下來的身影,還能是誰。

當然是鹿羽!

「鹿羽下來了!」

「他居然自己主動跳下來了!」

總裁蜜愛:老公操之過急 一聲聲驚吼從人群中叫出來。

在大家看來,這是不可思議的。

本來鹿羽雖然有人皇逼近的威脅在,但至少目前是沒有任何危險的,只要一直躲在星空海船上,古馳和覺月也奈何不了鹿羽。

如今,鹿羽主動脫身於星空海船的庇佑,那豈不是將自己直接暴露在了古馳和覺月的面前。

古馳和覺月兩人可都是主宰人王,鹿羽一個大成人王,如何能應對兩位前輩強者。

蓬!

最後,鹿羽的身體落在地面上,揚起一片塵土。

周圍的人群早就給鹿羽讓出了一塊空地。

鹿羽靜靜的站立在地面上,和對面的古馳、覺月對視。

「鹿羽你居然還敢從星空海船中出來!你這是找死!」

古馳和覺月在看著鹿羽時的第一反應,是滿目的仇恨。

不過旋即,他們心中大喜。

鹿羽此來乃是送死,他們怎能不高興。

「上!」

古馳和覺月沒什麼好說的,直接就是齊齊奔向鹿羽。

他們這一路被鹿羽牽著鼻子走,心中的氣已經憋足了,他們這次要將鹿羽殺到底。

絕不想鹿羽再在他們面前逃脫了。

「巔峰殺神術!」

古馳一出手就是最為強悍的絕招,這是他們羅剎府的中級玄武學。

這門功法只有一招,在殺手界擁有著極大的名聲,有「殺手之王」的稱號。

古馳這一招施展出來,長劍為上,萬千劍氣都圍繞著長劍旋轉。

嘩!嘩!

有如是一場鵝毛大雪,紛紛擾擾,密密麻麻。

最後,萬千劍氣凝結成最後一道輝煌。

砰!

最為巨大的一劍,帶著攝人心神的力量,直指鹿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