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無疑是拒絕談判。

顧夫人沒再說什麼,陰著臉掛斷了電話。

……

接下來幾天,顧家接連出事,顧家能夠做到如今的地位,手上沒少犯事兒,那些事兒接連被翻了出來,甚至牽扯到了很多人,甚至牽扯到了政界……

三天後,顧家宣布破產。

顧嬌嬌也因為涉嫌校園暴力,被迫接受調查。

顧家的沒落,顧鳳雲受到了莫大的牽連,一連好幾天都沒出現。

孟辭倒是不在意這些,畢竟顧家遲早都會有今天。

臨近期末考試,班裡的學習氛圍逐漸濃烈,就連林婉兒也一改之前的悠閑,投入了學習之中。

課間的時候,孟辭聽到班裡的同學在議論顧家的事情,甚至有人懷疑是孟辭做了手腳,但沒有證據。

孟辭輕笑一聲,完全不在意。

林婉兒淋著酸奶走進來,神神秘秘的開口:「小可愛,我聽說江年好像要退學了?」

「?」

退學?

這可不是小事。

怎麼會這麼突然?

孟辭把這件事放在了心上,擔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抿唇:「退學了也好,到時候也不用再有交集。」

林婉兒:「……」

冷靜的有些過分了。

……

時值盛夏,江城迎來了一年一度的年會日。

年會日大多是來交流經驗,以及擴充人脈的,變相的交際場所。

這一天,幾乎是整個江城的名流都會前來,甚至很多人達成了共識,這一天不會攜帶家眷,更多人選擇孤身前往。

這種場合,正式且莊嚴。

會場選擇在了江城有名的大禮堂,布置的低調奢華,僅僅只是看上去,便給人一種難以靠近的肅穆感。

宴會尚且沒有正式開始,作為老一輩的江老爺子剛一出場,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更是有不少想要討好他的人,爭先恐後的圍在他的身邊,生怕自己會被忽視掉。

「江老爺子,一年未見,您的精神還是這麼好啊——」

「老爺子,聽聞您那孫子也出息了,什麼時候帶來看看?」

「可不是,聽說江少爺在學校可是名人——」

拍馬屁的話還未說完,只見一道頎長挺拔的身姿闖入了眾人的視線範圍之內。

「確實是名人,只不過是因為想搶走我的人——」

此話一出,江老爺子的臉色驟變。

在場一片寂靜。

霍里跟在身後,聽到這話,並不意外。

先前江年大張旗鼓的追求孟辭,這件事,霍庭深不是不知道。

不出手也是因為沒有找到機會。

但現在,機會到了。

眾人聞言,立刻察覺出了貓膩,甚至有膽子大的上前詢問:「三爺,您這是什麼意思?」

霍庭深倒是不避諱,眉眼清雋:「我女朋友年紀還小,在念書,之前收到過江少爺送去的情書,但還在我女朋友雖然年紀小,但比較喜歡我,所以拒絕了江少爺——」

這話宛若一顆重磅炸彈,直接炸的所有人神形俱滅。

這話里,兩層意思。

第一層,霍庭深有女朋友了。

第二層,江年想撬牆角,還被拒絕了。

江老爺子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堪來形容了。

握緊了拐杖,偏偏這時孟老爺子款款而來,一臉沉寂。

「老江,沒想到你那孫子還挺有眼光。」

說著,孟老爺子意味深長的看了霍庭深一眼,似乎在說。

看看,我孫女多受歡迎!

若是不好好珍惜,有你小子好受的!

霍庭深微微頷首,一副清雋溫和的模樣:「爺爺,您說得對,小辭極好,所以才會和我在一起。」

這算是,側面公布戀情了。

孟老爺子沒想到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臉色都僵住了。

小兔崽子,怎麼就這麼老奸巨猾?

偏偏好事者不停的問,直接讓孟老爺子沒有了發怒的機會。

江老爺子趁機離開了會場,調查之後,得知了學校的事情,氣的臉色發青。

……

江宅。

江年回到家,江老爺子正坐在沙發上,一臉震怒。

身側的管家傭人瑟瑟發抖,連聲音都不敢發出來,低著頭,唯唯諾諾。

「爺爺。」

江年擰眉,打了招呼準備上樓。

「你個孽障,你給我站住!」

江老爺子沉著臉,「你是不是最近得罪霍家的人了?」

「?」

江年蹙眉,顯然不知道這話從何說起。

江老爺子以為他在裝傻:「別去招惹你惹不起的人,更不要拉著整個江家為你的任性陪葬!」

江年似乎明白了什麼:「你是說霍庭深?」

「除了他,還能有誰?」

江老爺子還是第一次被一個晚輩羞辱,到了現在,臉上都覺得沒什麼光彩,頗有些難堪。

江年蹙眉:「爺爺,您——」

江老爺子不想在聽下去,抬手:「你不必再說了,我會安排轉學事宜,到時候你不要再出現在那個女孩面前了。」

江年臉色驟變:「我不!」

「你必須轉學!」

江老爺子咬了咬舌尖:「你喜歡誰不好,你要去和霍庭深搶女人?」

江年哽住了。

孟辭,和霍庭深在一起了。

這件事,他剛知道。

之前孟辭提過自己有男朋友,但從未想到孟辭的男朋友居然會是他——

他和霍庭深,從來不是一個維度的人。

怎麼能搶的過來?

江年嗤笑一聲,轉身上樓。

江老爺子看著孫子的背影,狠狠地跺了跺拐杖:「狗崽子,怎麼就這麼不聽話?」

管家小聲安慰:「老爺,您別激動,小少爺估計也就是年輕——」

「再年輕,也不能去挖牆角!」 孟辭下課,剛走出教學樓,就看到了熟悉的悍馬停在馬路邊。

林婉兒識相的離開,孟辭背著書包上車。

車內,身著白色襯衫的男人靠在昂貴的真皮座椅上,長指捏著山根蹙眉,顯然是有些睏倦。

孟辭將書包放下來,伸手輕輕地幫他揉捏著眉心。

「你昨晚又熬夜了?」

「不是——」

霍庭深搖頭,如墨的眸子裡帶著些許的涼意:「剛剛參加了一個宴會,有點累。」

「什麼宴會?」

孟辭對這些不是很感興趣,但男人提了,她就問一句。

「行業交流會。」

孟辭頷首,看她臉色好轉,收手:「那你還來接我?」

「我想你。」」

炙熱的話擠出胸腔,孟辭面紅耳赤,下意識捂住了臉頰,心跳如鼓。

「滿嘴瞎話!」

話雖這麼說,但孟辭微微翹起來的唇角,無不表示這一句話。

他被哄得很開心。

坐在駕駛座的霍里,默默地吞下了今日份的狗糧。

「鄭玥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下個月轉到另一所學校,我會保護她的安全。」

「謝謝。」

男人輕笑一聲:「和我說什麼謝謝?再說,她變成這樣,思雅也有責任,不過我查了,顧嬌嬌之前欺負鄭玥,她沒有直接參与,如果有必要,我可以送她去警察局,配合調查。」

「那倒不必。」

如果霍思雅真的想要對鄭玥動手,易如反掌。

這件事,大抵是顧嬌嬌想要討好霍思雅,結果害了自己。

兩人達成一致之後,吃了晚飯,孟辭回家照常寫作業。

大約晚上十點,視頻電話響了起來。

是霍庭深。

自從兩人確定了關係,男人幾乎每晚都會打視頻電話,聊的東西不多,基本都是開著視頻各做各的事情。

這種感覺,很奇妙,而且讓人沉迷。

豪門誘情:老公請溫柔 孟辭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點了同意。

視頻一轉,那邊的男人似乎剛剛洗完澡,銀灰色的浴袍包裹著蜜色結實的肌膚,偏偏露出了性感的喉結以及莫名勾人的鎖骨——

長發微微濕潤,散落下來,減少了一貫的凌厲,多了些許慵懶和隨性,眉眼之間透著淡淡的清雋溫和。

「作業寫完了?」

孟辭看的愣住了,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哪怕認識了不短的時間,但孟辭依舊還是抗拒不了男人的帥氣。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霍庭深真的有足夠的資本,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聽到男人的聲音,孟辭回神,「還沒有。」

「我剛好還有點文件沒處理,我們先開始奮鬥。」

話落,男人將手機調整了一個角度,彎了彎唇角:「開始。」

孟辭頷首。

霍庭深確實很忙,桌面上的文件雜亂無章,他看的很快,幾分鐘看完一份,隨後簽字。

竹馬弄青梅 動作乾淨利落,說不出這是第多少次簽字。

孟辭多看了一會,直到接近十一點,才開始做作業。

等到兩人忙完,已經接近十二點,閑聊了些許,這才掛斷電話。

一夜好夢。

第二天一早,孟辭盯著黑眼圈下樓吃早餐,結果對上了老爺子意味深長的眼神:「昨晚,做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