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貓越來越放肆了。

今天她能拆家?明天會不會研究自己做飯,把房子給燒了?

得管管啊!

「別說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好吧……」

羅茜失落異常。

「先吃飯,吃完飯,你把家裡給收拾了,等我晚上回來,你要是沒有弄好,你看我怎麼收拾你!」計若冷哼一聲,走進廚房。

廚房裡也是一片亂象,看著被打翻的到處都是的鍋碗瓢盆,計若眼角抽搐。

各種調味料與食材散落一地。

「你還敢浪費糧食?!」

「我肚子餓了嘛,主人你又不在家……」羅茜眼神飄忽。

「你!算了,等下記得打掃!」計若有些無奈。

午休時間就只有一兩個小時而已,他沒有多少時間浪費。

中午不去的話,今天就沒時間去了。

「好~」見計若不打算再繼續追究,羅茜悄悄鬆了一口氣。

計若撿起地上的食材,再次清洗。

浪費食物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主人,這些東西都髒了。」羅茜弱弱的提醒道。

計若面無表情:「咱們今天就吃這個,我陪你一起吃。」

「可是……」

「想吃乾淨的,以後就不要再做這樣的事了。」

「好吧。」

計若體質遠超常人,再加上這個時代的食物全都是在有靈氣滋潤的環境下成長的,倒也不怕吃出什麼問題來。

不新鮮肯定會有一點,但問題不大。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計若拍了拍羅茜的腦袋,「我真應該抽時間帶你去種種地!」

羅茜耷拉著耳朵,沒敢反駁。

計若瞥了她一眼,心頭生起淡淡的憂愁。

當時在醫院裡,羅茜的記憶莫名的被封印,計若就知道,這貓身份估計不會太簡單。

記憶被封印之後,智商大幅度提升也就算了,好奇心好像也異常的旺盛。

計若不知是好是壞。

如果有機會的話,計若想去找找當初那個出售羅茜的小販……

…… 「蟲女,趴下別動!就知道你會出現在這裏!等你很久了!」在蜘蛛女皇驚訝的目光中,一道散發着炫目光芒的能量衝擊準確地命中並擊飛了她!

(「蜘蛛感應」也並不是萬能的,在一階世界裏所有生物包括契約者所掌握的技能做多只有「lv3」,也就是說距離類似「見聞色霸氣」這種能夠預測未來的逆天技能的程度還差得很遠…)

蒙特這句話的前半段是對薩卡沙說的,而後半段的目標自然是對蜘蛛女皇。

站在他身旁的熔岩元素這波蓄能已久的熾熱衝擊在半空形成了一道赤色的熾熱光束噴薄而出,幾乎在瞬間便準確地擊中了身處半空無處躲避的蜘蛛女皇,而當他說完這段話的時候對方已經被打的倒飛而出,轟在了不遠處的牆上。

蜘蛛女皇所使用的瞬移技能其實並不能隨意出現在任何地方,在經過幾次施展后在場的幾人都基本已經摸清了這個技能的幾個特點。

傳送的距離相當有限,應該是目力所及的範圍內,而且並不具備可以憑空穿物的情況。

每當她在使用閃現之後再次出現的位置只會是幾人的上方。

這項技能至少擁有三十秒的冷卻時間,當身形出現之後便只能呈自由落體之勢回到地面!

此時在場幾人中最可能受到偷襲的人就是已經完全喪失行動能力的薩卡沙,蒙特在發現自己的熔岩元素幾乎被蜘蛛女皇無視后立即改變了戰略。

他控制着自己的召喚生物默默蹲守在薩卡沙附近,雖然看上去是在修復那面已經碎成數瓣的黑曜石盾牌,其實他在指揮熔岩元素暗中積蓄能量,而他所等待的就是這此刻!

這一次無處躲避的蜘蛛女皇承受了由熔岩元素凝聚體內幾乎全部能量所釋放出的炙熱衝擊,將這個技能的全額傷害吃了個滿滿當當,蒙特不僅及時救下自己的隊友更是重創了敵人!

蒙特甚至在指揮熔岩元素持續施法攻擊蜘蛛女皇都時默默地在心裏給自己點了無數個贊。

正在戰鬥的幾人此時幾乎全部都是強弩之末,不是體力(能量)幾乎消耗殆盡就是遭受重創無法戰鬥。

只見薩卡沙的喉嚨部位開始緩緩蠕動起來,正在進行類似「反芻」的行為,似是有什麼東西要從體嘴裏吐出來一般。

一聲玻璃破碎的輕響從薩卡沙嘴裏發出,下一刻一股明顯輕鬆的表情便浮現在她臉上,隨着身體發出一陣「噼啪作響」的骨骼摩擦聲,她那或斷裂或骨折的部位開始緩緩恢復。

而接下來她也並未起身,仍舊是趴在地上保持之前的姿勢恢復體力,尋找著陰蜘蛛女皇一次的機會!

躲在一旁打醬油的艾瑪迪烏斯見此情形也只好繼續控制着那些為數不多的機械士兵再次迎向了開始緩緩站起的蜘蛛女皇。

被熾熱衝擊打到牆角處的蜘蛛女皇這時已經站起身來,雖然模樣上看上去凄慘至極可實際上卻並沒有性命之憂。

此時她全身都呈現出大面積高度燒傷,有些部位甚至已經出現了碳化組織,一股刺鼻的焦臭味從她體外散發出來絕對能達到頂風臭十里的程度。

看向正沖向自己的機械士兵軍團蜘蛛女皇眼中也是毫無懼色,那覆蓋全身的幾丁質外骨骼生物護甲和那些呈不同程度燒傷狀態的「皮膚」居然迅速從她體表剝落!

而就在她體表生物組織剝落的同時一層新的幾丁質外骨骼和一層通體晶瑩的粉紅色皮膚也在迅速生成。

之前被馬爾克一槍打斷的半截左臂此時也在劇烈地蠕動,數秒后一條重新生長出來的手臂便從傷口處竄了出來,並且這條新生的手臂上還粘黏着許多噁心的墨綠色粘液狀物質。

「艹!又是蛻皮!」在甬道里見識過一次蜘蛛之母蛻皮的諾亞脫口而出,只是她並不知道這項技能幾乎可以說是蜘蛛之母(蜘蛛女皇)最強大的技能之一,在蛻去一層外皮(殼)的那幾秒內她所獲得的恢復效果是一階世界裏的極限效率!

但是同樣的這項技能的使用條件也相當苛刻,除了會消耗大量的儲備能量外,那長到不忍直視的冷卻時間是無法支持她在一場戰鬥中使用兩次的重要原因。

但是!這隻蜘蛛女皇卻是個意外,它的每一次進化都相當於重置了一次技能,所以從蜘蛛之母到目前為止她使用了三次「蛻皮」。

至於能量方面蜘蛛女皇更是不缺,且不說她已經吞噬的那幾具摩羅之眼,就是那幾個實力強大的阿努比斯雕像所蘊含的能量都足夠她揮霍許久。

就在機械士兵和蜘蛛女皇即將開啟戰鬥的前一刻,突然就從摩西十誡的頂部猛然間迸發出了一道肉眼可見的環形能量衝擊波,這道逐漸擴散的能量衝擊以轉瞬即至般的速度掃過了房間里的諸人。

能量衝擊波所過之處還會在路徑上形成一些泛著紫色光芒的小型閃電,並在一陣「噼啪作響」后便消失無蹤。

當幾名契約者被衝擊波掃過之後大驚失色的他們則立即看向了自己的屬性欄查詢當前狀態,可奇怪的是並未出現任何異常。

這道正在擴散的能力衝擊波就是摩西十誡這座「航標」所自帶的抹殺程序之一,它是由古代火星人所研發出來專門控制和清理那些被他們製造出來生物的殺手鐧,就和現在很多高科技實驗室里會有自毀程序如出一轍。

當抹殺程序被成功激活后將會對整座古代遺跡一定範圍內的生物兵器進行銷毀,實力弱小的生物兵器(精英及以下級別)會直接被直接抹殺。

也只有實力達到「稀有精英」級強度的生物兵器才有一定幾率存活下來,可就算是這樣它們也會實力大減,一旦被這道能量衝擊波蹭到就算是「首領級」的強大生物也會受到一定的削弱!

這就是零號之前與艾瑪迪烏斯對話里提到過的保護機制,同時也是他有信心完成這項隱藏任務的底牌之一! 「記得,怎麼了?」

雲舒很詫異,好端端的,怎麼提起了單衍?

「單衍目前也在帝都,你小心點,他不好對付。」

宋域寒叮囑道。

雲舒點頭:「我知道了。」

節目播出,效果不錯,第二期已經在籌備當中。

雲舒離開公司,驅車回到學校。

宿舍里,薛詩琪正在看書,傅安安趴在桌上,沒什麼精神。

雲舒走進宿舍,一眼看到她耷拉著小腦袋。

「安安,你怎麼了?」

傅安安癟癟嘴:「沒什麼。」

二哥以前回部隊,還會和她打電話,現在別說電話了,自從回去了,杳無音信。

她做夢老是夢到那晚的事情,吃不好,睡不好。

到了現在,更是連睡都睡不著了。

看到雲舒來了,傅安安有些委屈:「你說,我是不是生病了?」

雲舒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你不是生病了你單純就是有心事。」

傅安安不滿。

有些事情,她當著薛詩琪的面,說不出來。

總覺得難以啟齒,咬咬牙,又趴下了。

雲舒看他精神不佳,挑眉:「要不,晚上帶你出去放鬆一下?」

「去哪兒?」

「酒吧或者網吧,你可以自己選擇。」

「網吧吧,我想玩遊戲。」傅安安蔫不拉幾的。

一旁的薛詩琪被勾起了興趣:「要不去酒吧?咱們找幾個帥氣小哥哥,陪著聊天喝酒唱歌,不好嗎?」

「哇,薛詩琪,你變了,你開始看小哥哥了?」

傅安安騰的一下站了起來,眯著眸子:「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嗎,你為什麼還要去看小哥哥?」

薛詩琪羞怯的笑了笑:「其實,我男朋友之前說讓我請你們一起出去玩,要不,今晚出去?」

她第一次談戀愛,也想帶著室友們去看看對方的人品如何。

雲舒和傅安安對視一眼,點頭:「好。」

「那咱們趕緊準備準備。」

女生出門,化妝換衣服,花了足足一個多小時,三人才離開學校。

到了酒吧,三人一起走了進去。

天色漸晚,酒吧里人來人往,不少人都在酒吧里放飛自我。

三人走進來,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傅安安心裡有事兒,雲舒早就習慣了這樣的注視,跟著薛詩琪朝著包廂走。

「我男朋友脾氣不是很好,他要是欺負你們了,你們別生氣~」

薛詩琪叮囑道,那男人長期冷著一張臉,實在不好相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