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還沒想明白,那邊負責檢查箭靶的手下已經得出了結論。

「老龍頭,如意弟弟飛鏢功夫果然一流,全部穩穩的釘在紅心邊緣。

而這位武清小姐雖然也很厲害,但是共有兩顆射進了邊緣內。

這一局,柳如意勝!」

他一嗓子喊得聲又高又脆生,把全場氣氛瞬間又拉回比賽之中。

柳如意薄薄的唇角立時得意的翹起,斜斜瞥了武清一眼,嗤然冷笑,「雕蟲小技也想難倒我,哼!不知死活。」

武清板著面孔,目光仍直直盯在前方的箭靶上,沒有說話。

座上老龍頭拂唇微微一笑,「不錯不錯,不愧是亞橋高徒,果然沒辜負他一番調教。現在開始第二項比試。」

說著他將手中紙條往身側一揚,立時有手下接過,非常自覺的念了起來。

「第二項,各自再十發。

武器與上一局相同。

十發兵刃必須要齊齊射進十環紅心圓之中。

且不得碰到邊緣兵器分毫——」

念到這裡,那名手下不覺驚訝的抬起了頭,睜大了眼睛望向了柳如意那方的箭靶。

隨著他一起的,還有其他人驚訝的目光。

每個人都清楚,

武清的釘子細小,圓環內徑大,要做到這一步非常容易。

而柳如意的飛刀不僅寬大,每一柄的後面還系著礙事的紅纓穗。

中間空位也就再堪堪容下一柄飛刀。

要飛進十把,還不能碰到外圓飛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柳如意的臉色也跟著瞬間變白。

他是世所罕見的飛刀高手不假,但他不是神仙。

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他也不能變出法術來強行做到。

如果說這個比賽規則是武清臨時想出來的,那絕對是在刻意刁難他。

他大可以不認賬。

但是偏生的她早早有言在先,更提前寫出來交給老龍頭做公證人,這就證明自己還是想得沒她全,到底著了她的道!

只在柳如意遲疑的瞬間,武清已經飛出了十枚釘子,齊齊飛進紅圈之中,沒有碰到其他分毫。

這一次,輪到了武清揚起下巴,轉向柳如意露出得意的笑容來。 黑龍幫總堂議事廳內,江天龍負手而立。

在他身前的擔架上放置著一具殘破不堪的屍體,內臟從破裂的傷口中擠出,鮮血已然流盡,凝固在屍體上,死不瞑目,看上去極為猙獰可怖。

這具屍體正是江天龍的兒子,江向晨。

雖然江向晨已經死的時間不短了,但他臉上透出的恐懼與絕望之色仍然清晰無比,任誰都能感受到他死前的絕望與無助。

江天龍的臉色陰沉無比,一語不發,可怕的氣息如同肆虐的風暴一般在堂內涌動,就連屋內的溫度都驟然降至冰點,讓人不由感到徹骨的寒冷之意。

站在堂上的黑龍幫之人全都低下頭顱,噤若寒蟬,沒人敢說話。

就連呼吸聲都壓得極低,此時的江天龍就是一座隨時可能爆發的火山,他們都唯恐被殃及池魚,成為幫主遷怒的對象。

好一會兒之後,江天龍才沙啞著聲音開口道:「是誰幹的。」

他的聲音如同萬載寒冰一般冰冷生硬,令人不寒而慄。

「回幫主,小的…小的是在衙門的那個女…捕快家裡發現少幫主和黑三的屍…遺體的。」

一個負責盯梢江向晨平日去向的眼線小頭目站出來,磕磕巴巴地說道,「只要把…那個女捕快抓來,就能知道了。」

江天龍冷冷注視著他,「晨兒出事的時候,你在哪裡!」

「小的…小的在茶樓…整理消息。」這個小頭目一臉欲哭無淚,有苦說不出。

平日里江向晨便不喜他們這些眼線靠近,他們只得遠遠跟著,不過一直以來也沒什麼事發生,畢竟以江向晨的身份足可以在慶陵城橫著走了,就算到縣衙大堂轉一圈也沒人敢說什麼。

誰能想到,江向晨竟然會突然被殺死在一個女捕快的宅院之中,直到他見江向晨許久未有出來,派人去查看時才發現已經大難臨頭。

「整理消息?是在茶樓喝茶吧。」

江天龍身為一幫之主,洞若觀火,哪裡還能不知道手下那點小伎倆,盛怒之下直接殘忍一笑:「廢物東西,留你何用!」

也不見他有所動作,一道凌厲氣勁便激射而出,直接落在小頭目的腦袋上。

砰!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小頭目臉上剛剛浮現出驚恐之意就如同西瓜一般爆裂開,殷紅的鮮血和腦漿濺得到處都是,不僅落在旁人的身上,就連大堂正中的黑龍龍首上也沾上了不少血跡。

「幫主饒命!」

見到這一幕,負責眼線的一眾人全都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戰戰兢兢,唯恐成為下一個被殺死的對象。

好在江天龍殺了人之後,冷靜了不少,不過臉色仍然陰沉地可怕:「不管是不是那個女捕快乾的,絕對和她脫離不了干係。

搜!找遍全城,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她找出來。」

江天龍一聲令下后,黑龍幫總堂口頓時忙碌起來,眾多底層幫眾在各自大小頭目的帶領下走上街頭,四處搜尋趙青桐的蹤跡。

黑龍幫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其他勢力自然不會不知道,不僅是刀馬會、忠義堂以及黃家得到消息,就算是其它大小勢力和縣衙也都知道了,知道了黑龍幫少幫主被一個女捕快殺死的事情。

慶陵城內一片嘩然之色,沒人能想到江向晨竟然被人給殺了,而且殺人者還是前陣子鬧出了不小風波的那位女捕快。

消息傳到縣衙,縣衙內更是上下震動,錢大貴知道這個消息的第一反應不是幸災樂禍,而是慶幸。

他很慶幸自己沒有在趙青桐失勢后,做一些虎落平陽遭犬欺的事情。

李先更是覺得全身發軟,出了一身的冷汗,自己竟然從鬼門關轉了一圈,他可不覺得自己的命會比江向晨更值錢。

衙門裡的衙役捕快全都神色複雜,二班捕快更是擔憂無比。

只有像黃縣丞、周捕頭等與趙青桐有深仇大恨的寥寥數人露出快意的笑容,覺得趙青桐這次真的是死定了,自找死路,無人可以救她。

在黑龍幫數千人地毯式的搜索下,花費了足足半天時間才找到趙青桐。

倒不是黑龍幫的人太過廢物,而是因為趙青桐居然沒有躲藏,正在茶樓不緊不慢的喝著茶水,聽著說書先生講述江湖傳聞。

黑龍幫的人根本沒想到她竟然會在茶樓待著,重點都放在慶陵幾個城門以及一些容易躲藏的混亂地帶。

找到趙青桐之後,這些黑龍幫眾欣喜若狂,不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不敢打草驚蛇,留下人盯梢后連忙回去通報了。

趙青桐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們,不過沒有去管,她就是故意讓他們發現的,不然怎麼可能悠閑的在這裡喝茶聽書。

來到這個世界后,除了修鍊和殺人之外,這是趙青桐目前唯一的樂趣所在了。

很快消息就送到了江天龍那裡,江天龍雖然不知道趙青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他也不想去猜,既然殺了他的兒子就要拿命來償還。

數百名黑龍幫的幫派精英集結在總堂口門外,他們氣勢洶洶,各個身強體壯,氣血旺盛,拿出去全都是以一敵十的精英好手。

當中的頭目更是實力不弱的武者。

這些人都是忠心江天龍的,是黑龍幫的骨幹,也不需要說什麼動員的話,只江天龍大手一揮,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前往趙青桐所在的地方。

數百名黑龍幫的幫派精英出動,興師動眾的景象令無數人側目,膽小者連忙縮著脖子躲起來,沒人敢擋他們的路。

這正是江天龍想要看到的,黑龍幫少幫主被殺,這無疑是對黑龍幫的嚴重挑釁,處理不好的話幫派聲望都會大跌。

江天龍要用趙青桐的血來祭奠兒子,也要用她的血來提醒對黑龍幫不敬之人,告訴他們得罪黑龍幫會是一個什麼代價。

很快江天龍就來到了趙青桐所在的茶樓,他抬頭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一個背靠在窗欄上,修長的雙腿擺在窗檐上的絕美身影。

數百名黑龍幫精英無聲散開,將茶樓團團圍住,別說是人,連一隻鳥都飛不出去。

而當發現這裡被黑龍幫包圍后,茶樓內忽然喧鬧聲大作,所有人都驚慌失措,往樓下跑去。

茶樓中跑出的人全都被黑龍幫暫時扣下,驗明身份后才逐一放走

很快茶樓內就只剩下趙青桐一個人了,喧鬧消失,周圍寂靜無聲,只有黑龍幫一眾的輕微呼吸聲自樓下傳來。

江天龍神色森然,眼底透著一抹凶戾的紅光。

數百名黑龍幫精英也沉默地望著她。

如同黑雲壓城城欲摧一般,一股壓抑而又沉重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趙青桐的身影彷彿暴風驟雨中的一葉小舟,孤獨無助,終將被風暴所吞沒。

「江幫主,幸會了。」

這時一個聲音從茶樓上飄下來,打破了寂靜。

居然是趙青桐先開口了。 聽到這裡,後面的老龍頭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好口才!」

他終於站起身,緩步走向黃亞橋,紫檀木製的龍頭拐杖在青石磚的地面上發出鏗然的聲音。

「亞橋啊,你看看,明明是這個丫頭在求你跟她結拜。

可是經她這麼一說,跟她結拜反倒成了你的榮幸。

不答應她,反倒是你的損失了。

這個丫頭不僅生得一張利口,更有千張面孔,隨機應變,機謀橫出。

愚兄實在是喜歡的緊哪。

今天我老龍頭就倚老賣老一回!

只要她能贏了你,這個乾妹妹,咱們就收定了!」

黃亞橋抬手撫了撫金絲細邊的鏡框,含笑著望定武清,眸光幾度變換,幽深莫測。

「大哥說得不錯,這個丫頭我看著也是投緣的很。」

說著,他抬手往後腰一掃,手掌中瞬時多了一把飛速旋轉的手槍。

「如意,接著!」

在眾人的拉扯下,柳如意的暴怒已經消退了許多。

直到聽到老龍頭的話時,他臉上的憤怒已經變成了震驚。

此時黃亞橋一聲低吼,他的右手瞬間掙開同伴的鉗制,一下就接住了那把手槍。

接住之後,他瞳仁不由得一縮。

這兩把槍本是鴛鴦槍。

從來都是黃亞橋的貼身寶物。

黃亞橋不僅愛武成痴,更愛武器成痴。

各種寶刀利箭又收藏,各色先進的手槍更是他的心頭好。

而在眾多的收藏之中,唯這兩把形制小巧的德國最新式手槍最得他的重視。

平素都是貼身攜帶,更曾數次在危急時刻救過他的命。

對這兩把槍,他一直愛的不行。

從不容別人碰,如今卻直接拋給他一把。

柳如意只覺得自己的氣血都在瞬間上涌。

一種被人看中、信任的榮譽自豪感充斥在他的心間。

可是還沒等他說句感激的話來還贈師父的恩待。

他的心瞬間就從溫暖的海洋中跌進刺骨的冰水之中。

另一把雄槍,黃亞橋竟然拋給了武清。

柳如意那可憐的后槽牙再次被咯吱咯吱的咬響。

「師父!您不能答應她!」柳如意拚命的撥開眾人,朝著黃亞橋痛心疾呼道:

「剛才她還說贏了我,就收我做小弟。

如今又要跟您和老龍頭拜把結義。

咱們江湖人最重的就是輩分臉面,她這麼做不是拐彎抹角的在罵您和老龍頭嗎?!」

一看到認真叫喊勸諫著的柳如意,武清臉上表情就變得更加輕鬆。

「哎~我說小如意。」

武清叉起腰,似笑非笑的望著柳如意,

「之前武清能打敗你,自然要收你做小弟。

但是現在時移世易,水漲船高,武清要是能打敗黃先生,不僅沒收黃先生做小弟,更主動認黃先生做大哥,這不是很合情理的嗎?

再者說了,你的擔心完全沒必要嘛。

武清萬一真有那個殊榮,拜了黃先生為大哥,你自然要管我叫一聲師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