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不重要了嗎?

何為一臉懵逼地推著玉傾歡跟著他們走,事情怎麼突然發展成這樣了?

難道他們不應該先打一架,然後再被帶去見他們老闆嗎?

這怎麼跟他想的有點不一樣?

在玉傾歡他們兩個被帶走後不久,就有人通知了陳昱。

「陳同學,請問你跟玉傾歡的關係好嗎?」

「還行,怎麼啦?」

陳昱覺得他跟玉傾歡之間的關係是真的還行。

「是這樣的,我好像看見玉傾歡被社會上的一群不良少年給帶走了……」

他話還沒說完,陳昱就直接扣住了他的肩膀:「被帶去哪兒了?」

「你……你別激動,我只知道他們出了校門之後就往左邊走了,具體我也不知道他們去哪了。」給他通風報信的人被他搖晃的有點喘不過氣來。

陳昱鬆開他,拔腿就往學校外面跑。 玉傾歡啊,玉傾歡,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

陳昱在校門口站定,視線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飄過,但是他就是沒捕捉到玉傾歡的影子。

陳昱給來接自己的司機打了一個電話,讓他不要過來了,然後就尋著他們留下來的蹤跡一路找了過去。

玉傾歡被帶到了一家群魔亂舞的酒吧里,裡面燈紅酒綠的,什麼妖魔鬼怪都有。

包廂裡面,周正宇老神在在地坐在沙發上,身邊圍了一群小弟。

小弟一號:「宇哥,等那玉傾歡過來之後我們一定會替你好好教訓她的,」

小弟二號:「對對對,敢欺負你的人,她簡直就是嫌棄命太長了。」

周正宇心裡非常得意:「你們幾個知道什麼,她可是明玉集團的大小姐,你們要是欺負她,她報復你們怎麼辦?」

小弟們心裡也是沒底,因為他們都是沒有背景的人,玉傾歡要是想要報復他們也就是張張嘴的事。

冷酷前夫:大律師請溫柔一點 「這不是還要宇哥給我們撐腰的嗎?」小弟們一臉的諂媚。

只要攀上了周正宇這棵大樹,他們還怕什麼玉傾歡!

周氏集團可一點也不比明玉集團差。

周正宇一臉「孺子可教也」的表情:「你們只要好好聽我的話,玉傾歡肯定不會拿你們怎麼樣的。」

小弟們:「是是是,我們一定聽宇哥的話。」

包廂的們被打開了,玉傾歡被何為推了進來。「

玉傾歡看見包廂裡面的人微微驚訝了一下,這個人她見過。

看見玉傾歡進來,周正宇換了一個坐姿,他輕蔑地看著玉傾歡:「你就是玉傾歡?」

玉傾歡:「嗯哼。」

周正宇:「膽子倒是不小,你們兩個人都敢到我的地盤上來。」

玉傾歡微笑:「謝謝誇獎。」

周正宇:「……」

誰他媽誇你了!

何為額頭上流下一滴冷汗:「……」

自家小姐姐這是想幹什麼?

都到了人家的地盤上了,居然還敢這麼囂張!

周正宇的小弟們非常看不慣她這個樣子,紛紛開始狗仗人勢:「玉傾歡,你知道我們這把你弄過來是想幹什麼嗎?」

玉傾歡一臉天真地看著他們:「想幹什麼?」

小弟一號:「當然是為了教訓你了!」

重生空間:首席神瞳商女 玉傾歡:「哦~」

小弟們:「……」怎麼跟他們想的不一樣?

她不是應該驚慌失措嗎?怎麼這麼淡定?

這不科學!

眼看手下的一群小弟吃了癟,周正宇再次站了出來:「玉傾歡,你也別在我這假裝淡定,欺負了我的人,就一定要付出代價!」

「等等,你說我欺負你的人,請問,你的認識誰?」

周正宇:「白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經常欺負她!」

玉傾歡感覺自己非常冤枉,先不說她沒有欺負她,就算欺負了她,這個經常又是怎麼來的?

「她告訴你我經常欺負她?」

周正宇鄙夷地看著她:「別以為誰都像你這樣,她就算是受了欺負也不會主動告訴我,這都是我自己發現的。」

白雲那麼單純,那麼美好,怎麼可能會在背後說別人的不好?

要不是玉傾歡是在可惡,被自己發現了,指不定現在白雲還在受她的欺負呢! 「太爺爺,你的手好冷,我給你暖暖。」

妞妞握住安老的手,往自己的臉頰上貼。

安老爺子的眼角抽了抽,眼淚緊跟著就流了下來。他活了那麼長時間,早就夠了,一直咬著牙死撐著,就是捨不得妞妞。她就剩下他老頭子一個親人了,自己若是走了,她以後受了委屈,連說的人都沒有了。

洛琛簡汐很好,但再好的人,也不可能像他或者墨卿一樣,把妞妞放在首位考慮。

所以,哪怕妞妞有了好歸宿,他也是一千個捨不得,一萬個不放心。

「太爺爺,不哭,不哭……」妞妞伸出小手去擦老爺子臉上的淚水,可沒多會兒,她自己也被感染的夾雜了哭音。

爺孫兩個抱在一起,哭的不能自已。

慕洛琛微微別開了頭,垂在身側的手,緊緊地攥成了一起。

如果不是自己打那通電話,安爺爺就不會急著回來,更不會出事。

安老出事,都怪他。

心裡的自責如潮水般席捲而來,幾乎將他淹沒……

安老爺子失控了哭的一會兒,擦乾了眼淚,開書絮絮叨叨的叮囑妞妞:「妞妞,以後記得要聽話,不許再任性了。你是大姑娘了,要好好的跟別人相處。還有,記得你爸媽的祭日,每年都要去掃墓……」

他有很多事情要安排,有很多話要說。

可已經來不及了。

身體漸漸的感覺到死亡的氣息,安老爺子重重的喘息了口氣,剋制住了自己再跟妞妞告別的心:「阿琛,你過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慕洛琛邁開步子,走到安老爺子跟前。

「安爺爺,你有什麼話,儘管吩咐,我一定會做到。」

「我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妞妞,她被我們慣壞了,你跟簡汐多管管她,千萬別礙著面子不去管。我老頭子這輩子,兒子、孫子沒一個是丟臉的,我不希望我死後,安家出來一個離經叛道的罪人。」

這話安老爺子已經說了很多遍,可每次說都給慕洛琛不同的感覺。

尤其是此刻,最是讓人心如刀絞。

慕洛琛微微的點了點頭,眼睛泛紅:「安爺爺,你放心,我絕不會讓妞妞走上歧途。」

「嗯,我相信你。」安老爺子說了那麼多話,似乎有些累了,微微闔了眼帘,緩了幾秒說:「還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說,先讓其他人出去吧,妞妞也出去。」

「文達,把妞妞抱出去。」

周文達上前,要抱著妞妞走。

可妞妞像是感覺到了安老爺子大限將至,死死地抓住安老的手,哭喊:「太爺爺,妞妞不想走,我要留在你身邊陪著你。」

她掙扎的厲害,周文達又不敢使蠻力,強行帶她走。

兩人耽擱這會兒的功夫,連接在安老身上的儀器,忽然發出尖銳的鳴叫。

「安爺爺!」慕洛琛目眥欲裂,大跨一步上前,按響了呼救鈴,然後抓住安老爺子的手,「安爺爺,你再堅持一下,很快醫生就來了。」

安老爺子喘不過氣來,喉嚨那裡彷彿有一隻手,在大力的卡著脖子。

他用力的把慕洛琛往自己的跟前拉,嘴張張合合的說:「阿琛,不用費力了,我,我活不了了。你要清楚,清楚,你真正的敵人是,他是……是……」

餘下的話安老爺子沒能說出來,眼前驀地一黑,手無力的垂了下去。

慕洛琛握著安老爺子冰涼的手,身體僵硬在了那裡。

時間凝固,周身的人和物迅速的倒退,整個世界變得一片空白。

很長一段時間裡,他聽不到妞妞撕心裂肺的哭聲和醫生對他說的話,直到周文達大力的拉了他一下,跟他說:「少爺,安老先生已經去了。」

慕洛琛聞言,充血的眼睛,迅速的蒙上了一層霧氣:「嗯,我知道了。」

冷冷地吐出這句話,他閉上眼睛,說:「文達,你留在醫院裡,好好的照顧妞妞,以及安排安老的身後事。」

「是,少爺。」

……

從病房裡走出來,慕洛琛徑自出了醫院。

獨自一個人開車,行駛到郊區,他將車速瞬間提到最高檔。

黑色的車子猶如閃電一般,瘋狂的劃破夜色。

直到開到臨考的一處斷崖旁,慕洛琛猛地踩在油門上。

吱嘎……

車子險險的卡在了懸崖邊,石子混雜著泥土簌簌地落下,慕洛琛用力的捶打著方向盤。

一下,兩下,三下……

車子發出「嘀嘀」的鳴笛聲,不停地回蕩在黑沉沉的海面上……

A市。

凌晨十二點鐘,慕老太太被管家喚醒。

慕老太太拍了拍身邊被吵醒的蓁蓁,將她哄睡著后,有些生氣的說:「有什麼事不能明天說,非要大晚上的驚擾?」

管家壓低了聲音,道:「老太太,五爺回來了。」

慕老太太聞言,臉色沉了下來:「那個孽障,我不是已經跟家裡人說,同他斷絕關係了嗎?以後都不許他再踏入慕家半步!你們怎麼還把他放進來?」

話到最後,慕老太太的聲音忍不住提高。

剛睡著的蓁蓁,哼哼了兩聲,小腦袋也動了動。

慕老太太注意到了,只好把怒氣忍回去,說:「他現在在哪裡?」

「在書房裡等著,」管家回道,「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說,請您務必過去。」

「嗯,我這就過去。你找人看著蓁蓁,別讓她身邊沒了人。」

「是。」

須臾后,慕老太太換好衣服,和管家一起走到前廳。看到慕江墨的那一刻,慕老太太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變得更加難堪,說出的話也不近人情到了極點:「你還回來做什麼?上次,我已經把話跟你說清楚了,別再回慕家……」

「媽,我這次回來,不是求你的原諒,而是要慕氏集團的所有權。」

慕江墨一句話,無異於投擲下一顆原子彈。

慕老太太許久都沒有反應過來,等回過神來,揚手一巴掌,甩在了慕江墨的臉上:「你再說一遍?你要什麼?」

慕江墨結結實實的接下了老太太這一巴掌,挺直著脊背,一字一句道:「我要慕氏集團的所有權。」 玉傾歡:「那你可一點都不瞎。」

周正宇怒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玉傾歡:「沒什麼意思,行了,我知道為什麼被你民弄到這裡來了,所以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周正宇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了一樣:「走?你想的可真美,別忘了我們把你弄過來是想要幹什麼的!你們幾個還在等什麼,給我把她的臉扇腫!」

小弟們摩拳擦掌,就要走近玉傾歡。

何為先一步站在了玉傾歡的面前,做好了保護的姿態。

剜情 玉傾歡在何為身後幽幽地說:「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你們要是使用暴力都不怕被警察叔叔帶走嗎?」

周正宇:「你當我們家是吃素的嗎?少廢話,都給我好好教訓她!」

玉傾歡嘆了一口氣:「真是不聽勸,既然這樣,我也只能自保了。」

周正宇不知道她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但是他仍然沒有讓手下的那些人停手。

周正宇的人想要碰玉傾歡一根手指頭都要先經過何為那一關,他們那麼多人愣是被何為一個人攔住了,但是何為也沒有少挨拳頭。

正在這個時候,包廂的們被人一腳踹開了。

陳昱著急忙慌地從外面進來了,他一眼就看見被圍著的玉傾歡,瞳孔一縮,一腳把靠近玉傾歡的那個人踹飛了出去。

「你們想幹什麼?」

周正宇站起來,眯了眯眼:「陳昱,我勸你少管閑事!」

陳昱露出嫌惡的表情:「原來是你啊!」

周正宇被他的眼神刺了一下,立馬口出惡言:「陳昱,勸你趕緊出去,要不然我連你一塊收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