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間房的窗戶正好對著樓下。

鹿一凡拉上窗帘,把宮紫麗的整個身體都壓在窗戶上,拉開她的裙子,直接瘋狂的懟了起來。

宮紫麗迎合著鹿一凡的節奏,發出了一陣又一陣讓人面紅心跳的叫聲。

「這!才叫狂妄!這才叫自大!」

鹿一凡一邊艹著宮紫麗,一邊對著樓下冷冷道。

此時此刻,哪怕是再謹慎的六長老也忍不住了!

願你和白蓮花百年好合 鹿一凡當著一眾尊者的面,玩女人,已經不僅僅是狂妄自大了,這簡直是對他們尊者的一種紅果果的羞辱!

這臉打的啪啪響!

憤怒的六長老大手一揮道:「隨我入酒店,將這個狂妄的小雜種大卸八塊!」

「我要將他身上的肉一塊塊的割下來,喂狗!」

「我要切下他的丁丁,扔到豬圈裡去!」

「我要拘了他的三魂七魄,煉製成法寶,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所有人有一個算一個,都被鹿一凡的這種行為氣的怒火中燒,憤怒不已。

當他們一踏入酒店內,一開始還挺謹慎的。

但是沒一會兒,眾人發現根本就屁事兒沒有,所有人就更加憤怒了!

「艹,讓這小子給耍了!什麼法陣啊,這裡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本章完) 「不過這酒店裡總感覺陰森森的,不會有鬼吧?」

「喂,老三啊,你也真是搞笑。你是修真者啊!鬼不就是人的魂魄嗎?就算真的有,咱們也能使功法弄死它!」

樓上鹿一凡啪啪啪的聲音特別大,一群人根本不用費力找,順著聲音就上樓去了。

「就是那個房間,待會兒進去不用客氣,直接亂劍砍死!」六長老輕捋鬍鬚,眼中抹過一絲狠色。

浩浩蕩蕩的修真大軍,氣勢衝天,真元外放!

各色的真元護體起來,在黑夜中閃爍如霓虹燈一般!

可是越走,眾人心裡就越是詫異。

「奇怪了,怎麼走了這麼久了,還沒走到那房間啊?」

「對啊!我怎麼感覺走來走去,又回到原地了?」

「再走走試試看。」

越走,眾人越是心驚。

卻見這一條窄窄的過道燈光變得愈發昏暗,到最後,這燈光竟然變成閃爍不定的黑白色!

黑白色的燈光,將整個酒店映照的如同老舊的黑白電影里的場景一樣。

眾人來來回回走了接近半個小時了,鹿一凡那啪啪啪的聲音一直沒停下來。

房間就近在咫尺,可他們偏偏就是走不到那裡去!

「怪事,真是怪事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難道是……傳說中的鬼打牆?」

說到這裡,六長老不禁怒罵道:「什麼鬼打牆,這不過是鹿一凡玩弄的一點兒小把戲罷了!

這個世界上,只有魂魄,哪來的鬼?呃……媽呀!!!

九長老快躲開!」

六長老話還沒說完,就被嚇得尖叫了起來。

只見九長老的身後,幽幽的站著一頭巨大的馬臉人身怪物。

他手持著鐵鏈,狠狠的對著九長老的脖子一勒!

吱呀!!!

骨頭與鐵鏈扭曲攪合在一起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裡格外的刺耳。

馬面一甩鐵鏈,九長老的頭顱應聲落地,脖子如同被殺了的雞一樣,瘋狂的往外噴血!

直接濺了周圍的人滿身都是!

雖說在場的眾人都是修仙者,在刀口上舔血過日子,殺過的人不計其數。

可眼見一個尊者級的修士,居然被這般粗暴的殺死了,所有人都差點嚇尿了!

「妖孽!!!」

六長老祭出飛劍,雙掌同時凝聚一團真元,向著馬臉怪物襲去。

然而打過去之後,六長老卻驚愕的發現,這馬臉怪物居然化作一團黑霧散去了!

彷彿從未存在過一般!

「鬼……真的是鬼!」

一名大鬍子的尊者被嚇得驚聲尖叫,雙腿不自覺的發軟,膀胱傳來陣陣酸脹,似乎要真的尿出來了。

唰唰唰!

就在大鬍子長老驚駭莫名的同時,他的身後傳來一陣呼嘯聲。

一把如同小山般大小的鋼鐵巨扇,被一隻牛首人身的巨型怪物拿著,沖著他的身體狠狠的拍了下來!

轟!!!

一拍之下,這大鬍子長老被站著生生給拍在了扇子之下。

帶著寒光的鐵扇緩緩挪開之後,所有人都吐了!

一名尊者,再次被一扇子拍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團肉泥了!

心臟、眼睛、腦漿和血液混合在一塊,饒是殺慣了人,這些修仙者還是狂吐不已。

「跑!快跑!這間酒店不對勁!」

六長老終於意識到了危險。

急忙大聲胡喊道。

然而似乎是知道了眾人的心理,此時此刻,寂靜的酒店內,突然又響起了鹿一凡啪啪啪的聲音。

這聲音一浪比一浪高,似乎是那名叫小狐狸的美女快要高(和諧)潮了!

隨著男女歡好聲音的愈發強烈,在這黑白色的酒店內,一股滾滾的黑潮襲來!

在短短一瞬間,便將眾人包裹在了其中!

黑潮之內,裂開了一個巨大的熔岩裂縫,剛剛的那牛頭馬面正帶著無數惡鬼從裂縫中爬出來。

「鬼!鬼啊!!!」

「是牛頭馬面!」

「這是地獄!這間酒店是地獄!」

與此同時,驚恐的尖叫聲,痛苦的慘叫聲,從四面八方響了起來。

彷彿約好了一樣,牛頭馬面與所有的惡鬼同時動手了!

平時根本不被這群修真者看在眼裡的鐵鏈和鐵扇,現在正瘋狂的收割者眾人的生命!

牛頭一扇子下去,少則一人被拍成肉醬,多則三五人被生生打蒼蠅一樣,被拍癟在地上!

馬面的鐵鏈一擲,如同串糖葫蘆一樣,將十餘人的心臟串在上面,然後用力一甩!

刺啦!!!

仙御 十餘人的心臟被生生拽出了身體!

最痛苦的是,他們現在還沒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還跳動著的心臟被馬面猙獰的笑著吞吃了肚子里。

其餘惡鬼或是用手直接摳這些人的眼睛,或是掰著這些人的嘴巴使勁拉扯成兩半,或是直接上嘴啃!

一時間,這些修真者竟成了食物!

惡鬼們人手一大塊血肉,大口大口的吞吃著,似乎根本不知道飽字怎麼寫。

六長老帶來的四十來個人,幾乎一眨眼就死了三十幾個。

總裁算計人 能夠僥倖活命的只有區區五六人,全都是元嬰期修為的強者!

「六長老救命啊……六長老救救我們啊……」

這群人一邊凄厲的大喊,一邊往酒店外狂奔逃跑。

因為他們發現,周圍的惡鬼越來越多,無窮無盡,比那螞蟻,比那蝗蟲還要多,還要密集!

最關鍵的是,這些惡鬼還好說,起碼他們有一拼之力。

可那牛頭馬面兩個怪物,打不死,傷不到,簡直就是bug!

這種戰鬥根本沒法打,不跑難道等死?

「要去了……主人,小狐狸要去了……啊~~~~好爽,好爽啊~~~~~」

眾人的慘叫聲與宮紫麗的呻(和諧)吟聲交織成了一曲詭異的地獄交響樂。

六長老此刻絕望無比。

「這才叫真正的狂妄自大!」

鹿一凡在艹著宮紫麗時說的那句話,此刻不斷縈繞在六長老的腦中。

他沒有羞辱自己……

是自己自取其辱!

若不是自己非要眾人進來,現在豈會死傷如此慘重?

正在愣神之時,一條鐵鏈飛了過來,直接穿透了六長老的手臂!

馬面往後一拽。

刺啦!

六長老的手臂被生生拽了下來!

馬面張開血盆大口,對著飛來的胳膊伸出巨大的舌頭輕輕一卷,便將其吞了下去! 絕望的六長老抬起手中的飛劍,對著自己的脖子正想要抹去的時候。

忽然間,走廊內的燈光漸漸恢復了正常。

黑潮也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往地下收縮。

那吃人的惡鬼和牛頭馬面,也都消失不見了。

六長老不禁驚喜道:「天不亡我!!!」

再看看現場,當真如同一片煉獄一般!

血跡斑斑,屍塊遍地!

還活著的,就只剩下他和三位元嬰期的長老了。

「我一定要殺了鹿一凡這個小雜種!!!」

六長老憤怒到眼都紅了。

四位重傷在身的元嬰期修士手持飛劍終於衝到了他們之前永遠也沖不到的那間房門前。

只聽裡面的鹿一凡使勁衝刺了一陣子,然後發出一陣低沉的怒吼,似乎是達到了極點。

當門被六長老踹開的時候,鹿一凡已然是穿上了一條褲衩,淡定的坐在了床邊上。

「已經快一個小時了,你們終於來到這裡了啊。」鹿一凡淡笑道。

「你……你這個魔鬼!惡魔!人渣!你知不知道剛剛你的法陣害死了多少人?」六長老從脖子紅到了臉上,用飛劍指著鹿一凡憤怒道。

「笑話!我已經告訴你們了,這裡被布下了很厲害的法陣,是你們自己自投羅網的,怪我咯?

要不是這法陣維持時間有限,而且只能布下一次,你以為你現在還能活著?」鹿一凡道。

「小雜種,既然你知道陣法已經救不了你了,還不乖乖交出悟道草,乖乖受死!」六長老眯著眼睛道。

「你似乎還沒搞清楚一件事情。」

鹿一凡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身邊的大五行劍胎隨之如同鬼魅一般漂浮在其左右。

「若是你們是鼎盛時期,我自然不是對手,可如今你們全都身受重傷,乖乖受死的,應該是你們!

殺心一氣決之劍氣縱橫!」

鹿一凡緩緩抬起手臂,雙指對著那五位元嬰期修士!

瞬間,體內的殺心歸元氣全部彙集在了一點,氣旋微動,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

「吼!!!」

剎那間,一道巨大的怒吼聲響徹整個酒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