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龍脈之氣可不是一兩年形成的。

而是從古至今,無數人的信仰之力凝結而成,守護這片大地的力量!

任憑三千小世界破碎,龍脈之氣,卻從未改變過。

「趙國的龍脈之氣抽干,趙無敵短時間內會實力暴漲,但是趙國的大地將再無一絲一毫的靈韻。」

「他不顧百姓的死活了嗎?」

重生童養媳:梟寵不乖嬌妻 「幾百億百姓的性命,在趙無敵眼裡恐怕如糞土一般!」

「為了贏,趙無敵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無道暴君,名不虛傳啊!」

幾位皇帝嘆氣道。

同時為趙國的百姓們的命運感覺到了一陣悲傷。

沒了龍脈,國將不國,他們大部分修為低下的人,恐怕會活活餓死在趙國。

而此時,昆虛山巔之上。

趙無敵高舉雙手,無數的龍脈之氣,如同一道道長虹一般進入他的體內!

讓他的修為不斷的膨脹!

十六……十七……十八……

最終趙無敵的修為竟然停留在了二十二劫紅塵仙境界!

比鹿一凡現在的境界還高出了兩個!

若是之前的鹿一凡,哪怕是借了中級修真國龍脈之氣的趙無敵,也能抬手拍死。

現在,鹿一凡想贏卻是沒那麼輕鬆了。

甚至有死掉的可能!

不過越是這樣,鹿一凡就越是高興!

想要開闢自己的道路,想要創造屬於自己的規則,不在千鈞一髮的臨死之際,是絕無可能的!

以前的他,就好像是拿著槍的拳擊手,打誰誰死,但是拳擊技巧,永遠沒有進步。

只有放棄,才是真正的得到!

鹿一凡霸氣的一吼道:

「好好好,若你今天能打死我,也不枉你的無敵之名!」

「殺心歸元氣!」

可趙無敵卻根本沒聽鹿一凡所言。

吸收完了龍氣的他,已然全身龍化!

身軀龐大長萬里,全身七彩龍鱗覆蓋,每一片都大如一片湖泊!

巨大邪惡的龍眼一睜,如同兩輪太陽在空中懸挂!

口中噴著腐蝕性的紫色烈焰,只要被噴到,哪怕二十二劫紅塵仙也會立刻化為膿血死掉!

「吾為真龍!!!」

趙無敵一聲龍吟,全趙國,億萬公里的天地都在顫抖!

「鹿一凡,朕要以此龍身,會一會你的絕世神功!」

趙無敵暴喝道。

「二十二劫又如何?比我境界高又如何?

從前擁有虛無的力量時不會逃避,現在做會了本我,更不會逃避!」

鹿一凡全身的殺心歸元氣爆炸如同氣罩一樣,包裹在全身之外,竟瘋狂的朝著趙無敵猛襲而去!

「龍滅火焰!」

趙無敵龐大的嘴巴中,瘋狂的噴射出了濃稠如同漿水一般的紫色烈焰,籠罩在了鹿一凡身上!

鹿一凡只感覺身軀被燒的痛苦不已,就好像孫悟空在煉丹爐里被煉製一般!

「就是這種感覺……死亡的感覺……如果不想再體驗這種感覺,就變強!變得比無十三還強,變得比天道還強!!!」

下一瞬,趙無敵的龍眼大睜,想要看到鹿一凡被自己的火焰燒成灰燼的樣子。卻沒想到,最後見到了一幕永生難忘的景象。

一道貫穿天地的黑色長虹,從下方冉冉升起,竟頂著他的烈焰轟然撞入了他的巨口之中!

那道黑色長虹,赫然正是全身殺氣縱橫,正享受著死亡威脅的鹿一凡!

轟隆!!!

趙國的蒼穹之上,如同有數萬噸的核彈爆炸了一般!

無邊無際的氣浪,沖向了趙國的四面八方!

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白色痕迹!

此時此刻,在億萬公里的趙國國土上的任何一個方位,哪怕是在大山裡,在下水道里,都能聽到天空中的爆炸聲,都能感受到大地震顫的響動!

「皇上贏了!!!」

昆虛山下的滿朝文武紛紛欣喜若狂。

即便是抽掉了趙國的龍脈之氣,只要趙無敵還在,趙國就還有希望!

「在皇上面前,便是二十五劫紅塵仙,也要推讓三分!」

「鹿一凡終究是敵不過趙國龍脈之力加持的皇上啊!」

「說的沒錯,終究是皇上技高一籌!」

一直提心弔膽的趙國滿朝文武們,終於臉色放晴。

而看到鹿一凡沖入了趙無敵體內的夏瑩瑩則臉色一黯,猛的心中一顫。

好不容易找到的靠山,就這麼死了?

那她一介弱女子,又該何去何從?

難道真的要被當成貨物,賣來賣去,最終被玩膩了,鬱鬱而終嗎?

「這不是我的命運,我夏瑩瑩就算是死,也不要死的窩囊!!」

說著,夏瑩瑩拿出一把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頸上,望著天空中久久不散的炸裂痕迹,慘然一笑道:

「凡哥,你生前不願意要我,那我便死後到下面去伺候你!」

就在此時,只聽有人驚呼道:

「那……那是誰?!」

夏瑩瑩剛忙朝著天空望去。

只見天空中,居然有一人正背著手,從虛空之中,踏步而下。

那人全身被火焰燃燒的腐爛不堪,臉已經爛了一半,卻每一步踏出,身上的血肉都會恢復幾分。

當踏步到了昆虛山的廢墟之上時,那人抬手一抓!

黑色的長袍憑空生成,黑色的長發從頭上長出,眼中黑芒閃耀,容貌俊美如天神!

赫然正是鹿一凡!!!

一剎那間,全場靜默無聲,一片死寂!

「鹿一凡?」

所有人都震撼的看著那個黑衣黑髮,漂浮在昆虛廢墟之上的青年,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不是才二十劫紅塵仙嗎?

為何能擊敗了化龍的趙無敵?

而且……他的身軀,為何能自愈?

真元治療的法則,不是已經不能使用了嗎?

鹿一凡此時也是欣喜不已。

突破了,他真的突破了自我!

他開創了屬於自己的治療法則,身軀就算是受損,也不會像其他人那樣,要麼找醫生治療,要麼只能等死了。

「這是屬於我自己的法則之力,不受無十三控制,不受天道控制,只有我能使用的力量!

拋棄惡之法則的這條路,是對的!」

哪怕是無十三,現在只要是身軀受損,不解除天道規則禁制,也絕對無法自愈!

可是鹿一凡偏偏辦到了!

那是在生死之際,鹿一凡全身都被龍炎腐蝕的幾乎消耗殆盡之時,感悟到的法則之力。

只有死亡,才能讓人領悟真諦!

現在的鹿一凡,突然感覺到自己吸收了無天惡之法則的那十幾億年,似乎都被困在了牢籠之內。

畫地為牢的牢籠之內!

他不敢捨棄不屬於自己的力量。

他以為那是無敵的。

卻不知道,正因如此,他誤入了歧途。

別人的力量,再強大,也絕對不如自己領悟來的力量得心應手!

「鹿一凡……皇上呢?」

最高戰將衛崢臉色狂變,氣急攻心,一時間不管鹿一凡的身份,上前喝問道。

帝少的貼心冷妻 「嗯?」

鹿一凡眼皮微閉。

衛崢只感覺全身的壓力大到如同泰山壓頂,直接跪在了地上,膝蓋都深深的陷入了大地之中,雙掌撐在大地之上,全身大汗淋漓。

太恐怖了!

僅僅是氣勢就讓他遭到了重創!

滿朝文武此時皆是瞳孔一縮,心中驚嚇不已。

難道趙無敵死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

以鹿一凡的修為,很有可能直接收掉趙國,成為新的趙國皇帝!

鑽石契約:首席的億萬新娘 「趙無敵,不用躲藏了,你還沒死吧……」

鹿一凡淡漠看著天空之上的一朵雲彩,說道。

只見雲朵之上,出現了一個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好的,骨頭露在外面,嘴巴爛了大半,如同一個喪屍的身影。

那人正是趙國皇帝趙無敵。

龍脈之氣被鹿一凡擊散之後,趙無敵早已嚇破了膽,哪還敢再戰?

「鹿一凡,這一戰是你勝了……我會安排真元動車送你出國……你……走吧!」

趙無敵語氣虛弱的說道。

「走?」鹿一凡哈哈大笑道:

「被我打敗了,你又願意答應我的條件了?你想屁吃呢?」

趙無敵長舒了一口氣,傲然道:

「若你不走,我便請桃祖前來滅了你!」

當桃祖二字一出,滿朝文武和八大中級修真國的皇帝紛紛身軀一顫!

桃祖!

傳說中趙國的守護神!

在趙國建立的這數年中,有無數高強的修士來到趙國企圖成為趙國的主人。

而每一次,桃祖出現,就能輕鬆的解決那些高手!

其中包括一名三十劫的紅塵仙!

鹿一凡這修為,打一個二十二劫的趙無敵都差點全身腐爛而亡。

絕對不可能是桃祖的對手!

「那就讓桃祖來吧!」

鹿一凡傲然道。

「好!很好!」趙無敵憤怒的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