遞了眼給周竣,讓周竣先去開車,走在後面的喬隱,撥通一個號碼。

「毅總,凡是能拍到的監控,都出現問題了。」

「不論如何一定要找到人,確保他平安無事。」阿力不可能把白一近弄出事了,一定是把人送到什麼地方去了。

「是,毅總。」

……

景城次日早上七點。

站在紀優陽病房外的木小寶,手上拿著一串糖葫蘆,「四叔,我跟老紀說了,等你出院的時候,再回老宅認祖歸宗。」

「侄子,我就知道你比你老子有良心。」

「我對你有良心,不過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啊,怎麼我爹地吃了你送的水果,就沒胃口吃飯了,還說肚子不舒服,是不是你下毒了?」

吃了?他就知道他二哥嘴上討厭他,心裡是向著他的,笑著的紀優陽沒有接這話,「回去告訴你媽咪,小心你那位新叔叔。」

「幹嘛要小心,人家可好了,知道我被人欺負了,還會找人來給我出頭。」

「你懂什麼,我的直覺告訴我,他會咬人,你媽咪,我的女人,長得那麼可愛,萬一被他咬一口就不好了。」

「四叔啊,你嘴巴老是那麼壞,小心大家都不喜歡你,特別是四嬸,對吧,你看看,人家現在都不來看你了,都是你這個嘴巴惹的禍,連他都不喜歡你的嘴巴,你說你是不是很討人厭?」

沈呈討厭他的嘴?不可能。「我的嘴巴不會惹禍,只會讓人幸福和快樂。」

站在後面等人的師少擇,總覺得費亦行這句話帶著某種不適合他家寶少爺聽的成份在裡面,師少擇立即提步上前,「寶少爺,該去上學了。」

差點忘記了,「四叔給你介紹下,這位是小師師,老馮的繼承人。」

「喲,那麼快就死了一個,換來一個新的了?」

是吧,剛說了,就臭嘴巴了,「四叔,你再不改進一下你這張嘴,四嬸不要你,你這輩子就沒人要了。」

「呵呵……」窗戶內的紀優陽,收回打量師少擇的目光,「除了我,有誰瞧得上他?」

「呵呵……」木小寶也回了呵呵諷刺紀優陽的自信。「不跟你說了,我要去上學校了,我媽咪今天可能不會過來了,因為她跟大家一塊去公園舉辦義賣活動了。」他得快點走,不然就會遇到簡渙之了。

這件事駱知秋已經跟他說過了,「你家老紀還真是不怕死,現在還敢跑出去,就不怕出事?自己被人當靶子沒關係,幹嘛拉上我女人。」

「切——」懶得搭理紀優陽在說風涼話,木小寶跳到地上,背著手帶師少擇離開。

……

睡眠質量不好的白一近,睡到七點多才起來,那點睡眠時間根本不夠,感覺自己累得都快走不動了,洗漱的時候,看到鏡子里那張疲憊的面容,白一近捧了一把水洗乾淨臉。

從洗手間出來時,沒找到自己的衣服,白一近才想起來,他現在是在喬隱這裡,用手拍著自己的額頭笑話自己那麼快就忘記現狀的白一近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外走,出了房間就聞到食物的香味。

到了餐廳,看到一桌子的早餐。

不客氣的白一近,扶著餐桌坐下,也沒有等喬隱,端起桌上的水杯就先喝了一口水,後面出來挽著袖子的男人沒說話,坐下后就開始吃早餐。

肚子填了幾分飽的白一近,即使身體恢復了一些力氣,卻還是因為沒休息好累的腦子有點昏沉,手肘撐在餐桌托著腮幫子,餘光注意到一張蒼白的面色,好奇的白一近盯著多看了幾眼,他記得自己昨晚把屋內找到的酒全部都拿出來了,怎麼今天一早醒來房間就那麼整齊?

是喬隱收拾的?

等等,就算是喬隱收拾的又怎麼樣,他絕對不能對這種心懷鬼胎的人有什麼感激之情,收回目光的白一近,拿起筷子夾了一根油條,吃進嘴才想起來,好像從昨晚到現在,他一直沒戒口,準備放下東西,又想到什麼,他現在都閑下來,鬼都不會來找他,還需要注意什麼飲食。

把油條丟進豆漿里,反覆浸泡數次后再撈起。

「待會,你的新助理會來接你,今天的行程,面試完有採訪,晚上去參加頒獎典禮。」

聽到自己成了喬隱擺布的工具,白一近自我嘲諷一句,「給我頒獎,最衰人氣獎?」他知道白一近沒有看劇本,已經讓助理把劇本打出來,助理會讓白一近看劇本。

喬隱沒有接茬,放下手中的碗筷,拿出一張準備好的信用卡放到桌上,「今天有空,讓助理陪你去買齊生活用品。」

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這套衣服,他居然穿著喬隱小人的衣服!白一近笑著摸過信用卡,手指轉動著自己指尖這張鑽石卡,打量數眼后帶著不屑丟回喬隱面前,「我要黑卡。」

見喬隱抬起手,以為喬隱又要像昨天那樣對自己動手,趕緊用手擋著自己的臉。

喬隱餘光瞥了眼那個嘴上在叫囂,看到自己抬手就護著臉的白一近。

這個小傢伙,原來還知道怕他?

一直偷偷打量著喬隱的舉動,沒想到喬隱把桌上的卡拿了回去,給他換了一張黑卡。

當那張卡放回剛剛的位置時,想到自己的舉動有點漲喬隱的威風,白一近趕緊放下手,故作鎮定端起桌上豆漿,歪著腦袋盯著喬隱那雙帶血絲的眼睛,「怎麼,你也想養我,我這張臉就那麼討你們這些大佬喜歡?」

他的心很小,騰不出地方給其她人,更對男人沒興趣。沒有理會白一近對自己的挑釁,喬隱伸手正要去端桌上的水杯時,耳邊傳來凳子挪動的聲音。

起來的白一近,手指抵在桌上,朝喬隱走去時,手指順著移動的步伐滑過桌面,指尖抵在卡上,將平躺在桌上的信用卡帶到掌心。

走到喬隱面前後,後背靠在桌上,開始動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

脫到他覺得喬隱滿意的程度,白一近單手揮開喬隱面前桌上的東西。

「砰刺——」

被揮掉的東西,落了一地。

拉開喬隱搭在桌上的手,撐起身坐在喬隱對面,雙手落在兩邊,嘴角含笑望著對面的喬隱,「來吧,速戰速決。」

他恨白一近的自甘墮落,又恨白一近求助時讓自己心軟的模樣,更恨白一近對自己的態度。

從凳子起身的喬隱,抓住白一近的肩膀,直接將人推倒桌上。

「咚——」

摔在桌上的白一近,被灑落的食物燙到,痛得皺起眉,對上喬隱那雙通紅充滿殺意的眼神,白一近的嘴角揚起一抹笑容,主動把臉湊過去,「來吧,什麼花樣我都能陪你玩。」

媽的,這個喬隱小人,不會是真的對他有意思吧。

表面淡定和喬隱硬剛的白一近,心裡害怕的直哆嗦,就怕喬隱真的玩這套……

「你這麼就那麼賤呢,怪不得沒人瞧得起你!」

他賤?

除了毅總,這個世界上有誰相信他是乾淨的?「對,我就是賤,我就是靠這招上來的,怕我弄髒了你,那就讓我滾啊。」

一副豁出去的樣子,可那靠賭氣支撐的眼神,很快就被喬隱識穿了,若不是她曾經對他說過的話,讓他剋制住自己,今天,白一近就死在這張桌上了!

「——」

見喬隱久久沒有說話,也沒有動靜。

白一近笑著問了句,「是不是這樣,你不喜歡,要不要我趴著?」

白一近這句輕浮的話,讓喬隱感覺,自己受到了羞辱,「我不是覃毅,屎都吃的下去!」

他怕自己再不鬆手,真的要被白一近氣得失去理智。

撐起身的喬隱,彎腰撿起地上的衣服丟到白一近身上,「拋棄尊嚴的人,不會得到任何人的尊重。」

躺在餐桌上的白一近,笑望著離去的人,「尊重?」倒吸了一口涼氣,看著天花板,緊張的心情瞬間得到釋放,「尊嚴在權利和金錢面前,一文不值,特別是我這種人。」 雲夢恬抿唇,忍不住開口:"藍銘晟,你擦好了沒有,我額頭很臟嗎?你都擦了好半天了!"

藍銘晟看見雲夢恬的額頭都被擦紅了,他還是想到林曄那個讓他膈應的吻,他沉聲道:"恩,很臟,需要多擦擦!"

雲夢恬有些火了:"你走開,什麼髒東西擦這麼一會,也該擦乾淨了吧,藍銘晟,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藍銘晟聽到雲夢恬的話,這才不情願的收手,他自然是不會告訴雲夢恬,林曄偷親了她,自己介意的要死。

他收回手,開口道:"我去找找給你包紮的醫生,問問你的傷口情況,畢竟,現在包紮好了,我還沒有見傷情呢!"

雲夢恬輕哼了一聲:"好奇你自己去看!"

藍銘晟無奈的看著她:"你要是疼的話,就喊我,我給你弄點葯!"

雲夢恬不耐煩的擺擺手:"再說吧,先吃午飯!"

藍銘晟點了點頭,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病房。

藍銘晟一走,雲夢恬立馬拿出手機,她剛才就感覺到手機震動了一下,只不過,她沒管。

她拿出來一看,居然是墨傾城那個陌生號碼發過來的消息。

"你到底來不來,我都來了咖啡館半天了,雲小姐!"

雲夢恬拿出手機,想了想回復道:"我今天在工地出了點事情,受傷了,聊天的事情,等改天吧!"

雲夢恬直接拒絕了,墨傾城那邊,倒是好久都沒有音兒了,雲夢恬也沒有搭理。

本來,雲夢恬讓林曄送自己來南希市醫院,就是想跟墨傾城聊聊,她倒是想知道,墨傾城,到底還想說什麼。

只不過,摸到現在臉上的紗布,雲夢恬突然就沒心情了,縱然她並不是太在意臉上的紗布,但是,想到要見的人,喜歡的人是藍銘晟,她還是心裡各種不舒服。

雲夢恬躺在病床上,心想,如果墨傾城識趣再聯繫自己的話,就過去吧,畢竟,她也很想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想到這裡,她將手機扔在一邊。

雲夢恬不知道雲彬柯和藍銘晟兩個人多久回來,她躺著躺著,感覺又要睡過去了。

病房門打開的聲音,把她驚醒了。

她揉著眼睛坐起來,看著從外面走進來的藍銘晟,皺了皺眉:"你去幹嘛了?"

藍銘晟揚了揚手裡的病歷單:"我去拿你的病例單了,你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好點!"

雲夢恬沒好氣的輕哼了一聲:"這麼會功夫,我去哪裡好點,你不會真以為,我的傷口幾分鐘就能癒合吧!"

藍銘晟無奈的看著她,想到這丫頭現在生病,也不跟她計較:"我就是擔心你,你沒事就好!"

雲夢恬哼哼了兩聲:"誰說我沒事,疼!"

現在看起來,倒是嬌憨可愛的緊,平時藏起來的那股撒嬌勁兒,這會倒也不掩飾了。

藍銘晟輕笑了一聲,走過去,輕輕地摸了摸她臉上的紗布,語氣輕柔的緊:"乖,過兩天就不疼了,這兩天注意點!"

雲夢恬嘟了嘟嘴,權當沒聽到她的話,藍銘晟知道,這會性子使然,她看起來氣呼呼的,其實並沒有發脾氣,就是這麼個傲嬌的性子。

他眼裡的笑意漸濃:"我看了你的病例,包紮前,李醫生給你拍了照片,我看了傷口情況,傷口癒合之後會留疤!你要是介意的話,之後做激光手術去掉!"

雲夢恬今天擺明了要跟他唱反調:"一個傷口而已,我為什麼要介意呢?留疤就留疤,我又不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別人要以貌取人,我也沒辦法,但是,我更在乎的是一個有趣的靈魂,才不會像你這麼無趣,覺得有疤就要做激光手術!"

藍銘晟知道,雲夢恬心裡可能對自己有氣,說話的時候,夾槍帶棒的,語氣陰陽怪氣。

可是,知道她今受傷了,他也順著她,她喜歡說什麼,他也都由著她。

結果,雲夢恬見藍銘晟不說話,自己一個人自說自話,好沒意思。

她氣呼呼的瞪著藍銘晟:"怎麼了?不說話了,啞巴了,承認自己是個無趣的人了?"

藍銘晟哭笑不得,他第一次知道,原來雲夢恬也有胡攪蠻纏的潛質。

他笑著開口:"我一直都是個無趣的人,小夢怎麼今天才知道!"

雲夢恬被他的話氣得不輕:"你……果然無趣,讓我越說越生氣,不跟你說了!"

雲夢恬生氣的轉身,直接背對著藍銘晟。

藍銘晟寵溺的看著她在被子里蜷成一團,好笑的開口:"好吧,那你教教我,怎麼說你不生氣,我慢慢學,好嗎?小夢,給我個機會唄!"

雲夢恬聽到他的話,慢慢翻過身,似信非信的看了他一眼:"你說的是真的?你願意好好跟我說話?"

藍銘晟冤枉的要命:"我一直都想跟你好好說話來著,只不過,我這人最笨,老是惹你不高興!"

藍銘晟盡量順著雲夢恬,他也算是看出來了,受傷的雲夢恬,像個小孩子一樣,凡事都得依著,不然肯定要鬧騰。

雲夢恬癟了癟嘴:"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你不許凶我,不許打斷我說話,不許懟我,不許對我說的話提出質疑!"

"還有呢?"雲夢恬越說,藍銘晟臉上的笑意越深。

雲夢恬忍不住皺眉,他怎麼感覺這人在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一樣。

她立馬不高興了:"別這麼看我,我又沒有無理取鬧!"

藍銘晟輕笑出來,他連連點頭:"恩恩,你說的對,我也不覺得你無理取鬧,我反而覺得,你說的都是大實話!"

雲夢恬聽著藍銘晟的話,似乎是好話,可是,怎麼聽怎麼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她也不想去多想了,可能是臉上疼,讓她暫時卸下所有的防備和小心思。

藍銘晟去給她倒水,她眸子閃了閃,突然問:"我哥什麼時候回來啊,我都餓了!"

藍銘晟看了她一眼,勾唇:"我打電話問問!"

藍銘晟說著,把水杯給雲夢恬端過來,他這就要打電話問問。

結果,雲夢恬喝了一口水,打斷他:"別打電話了,突然就沒那麼餓了!"

對於雲夢恬這會分分鐘變卦的想法,藍銘晟已經完全適應了。

他點點頭,從容的收起手機。

雲夢恬的大眼睛,圓溜溜的瞪著他:"我說不打,你就真不打了啊!"

藍銘晟苦笑著扶額:"那你告訴我,你的心裡話,到底是希望我打呢,還是不希望我打呢?"

雲夢恬有些糾結的看了他一眼,皺了皺眉,好半天才開口:"還是別打了吧,我哥買好飯就回來了,我就是無聊,有點煩,不知道做什麼才好!明明應該工作的,卻要待在醫院裡!"

藍銘晟也看出來,雲夢恬的情緒有些煩躁,他低聲安慰:"小夢,你先別著急,等傷口不疼就好了,我在病房裡陪著你!"

雲夢恬聽到他這樣說,眼睛眨了眨:"你都不用忙你的事情嗎?"

藍銘晟搖搖頭:"就算是真的有事情,也比不上你重要,再說了,我腿不方便這段時間,你不是一直在照顧我嗎?你都這麼對我了,我怎麼能做忘恩負義的小人呢,你住院一天,我就陪你一天,就算是回家了,你的傷口我也會時時刻刻照料,怎麼都得讓你完全恢復!"

雲夢恬的眸子閃了閃:"這樣啊,雖然有點無聊,但是呢,你既然都這麼誠心誠意的要陪著我了,那我就免為其難的接受吧!"

藍銘晟勾唇看了她一眼,看著雲夢恬明明開心的要命,卻要掩飾的模樣,他就覺得,這丫頭真的是越發的可愛了。

這段時間,雲夢恬回國之後,在他面前,除了情緒失控的負面情緒之外,這還是第一次,她這樣真性情,讓他感受到她原本的模樣。

他笑著看向雲夢恬:"你能接受,我再開心不過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