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杜家年輕一輩的掌舵人杜子明,杜子明略帶厭惡的看著這個弟弟道:「子峰,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要成天在外面跟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要多學點幫著打理家族的一些生意,以後杜家的生意還是要靠我們支撐下去。」

杜子峰一聽無所謂道:「哥,咱們杜家有你一人足夠了,你的能力我還不知道?我以後就跟著你跑跑腿也就足夠了。」

杜子明很滿意杜子峰的話,笑著說道:「子峰,這次是什麼事情啊?」

杜子峰一說就氣不打一處來說道:「他娘的那個秦仁國,今天我去他那醫院,被一個小娘們撞了一下,我就尋思讓她賠點醫藥費,沒有想到被那秦仁國罵的狗血淋頭,哥你知道的,我和他比有那麼一點點的差距,自然就準備不和他一般見識,可是他還說…」

杜子明一聽氣憤道:「說什麼,這麼吞吞吐吐的!」

「他說我們杜家都是廢物,還說哥你…」

「哼,他說我什麼?」

「說你也是一個好一點的廢物。」

杜子明一聽面色漲紅,手上拿著的茶杯瞬間就變成了地上的一堆碎瓷片,杜子峰看成功的激怒了杜子明心中也是暗暗高興,不過還是不動聲色的說了幾句話,火上澆油一番。

其實杜子明也不是那麼容易動怒的人,只是這個秦仁國好似他的心裡陰影一般,從小到大這個秦仁國就處處比他強上一線,雖然杜子明取得的成績還是很好的,但是跟秦仁國一比又略微有點差距,雖然這個差距不大,但是明顯一看就看出誰高誰低,這是讓他無法容忍的,以前兩個人雖然較勁,但是還是比較客氣,只不過現在爭奪盤尼西林的代理權,兩邊的矛盾迅速的激化,誰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打擊對手的機會。而杜子明的弟弟杜子峰恰恰給了秦仁國一個打擊他的機會。

杜子明不恨杜子峰,雖然他很看不慣成天花天酒地的杜子峰,但是畢竟是自己的親弟弟,就是在討厭那也是自己的親弟弟,所有的憤怒都轉化到了秦仁國的身上。

這個時候外面一個傭人傳話道:「大少爺,川井先生到了,在客廳等你!」

杜子明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對著杜子峰說道:「這個事情你先別管了,等我們家族拿到盤尼西林的代理權就是他們秦家滅忙的開始,秦仁國,哼!」杜子峰連連點頭,有點獻媚的給杜子明讓開了道路。

杜家的客廳,川井一人獨自拿著茶杯喝著茶,川井來到中國已經有五年了,這次帝國派給他的任務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得到盤尼西林的中國代理權,他的上司已經跟他講了這次任務的重要性,帝國無數勇士的生命就握在川井的手裡,這讓川井受寵若驚,連連點頭稱絕對沒有問題。

川井自然也不是一個說大話的人,他對中國還是比較了解的,很多中國的有錢人都怕日本人,因為日本現在的國力強盛,自然也有很多親日的朋友,這次盤尼西林的代理權,川井的想法就是只要聯合一下有實力的家族,並且暗中支持的話,肯定沒有問題,而川井選擇合作的對象,正是上海醫藥界的兩大王牌家族之一的杜家。

和杜家的合作並不是很順利,杜家的高層有有幾個人挺頑固的,川井也知道,帝國佔領中國的東北三省,自然引得大部分中國人的仇視,但是川井自認為威*加利誘是成功的不二法門。最後川井利用自己背後的軍方勢力,和大把大把的黃金銀元,終於說服了杜家的族長杜魁元杜老爺子,雖然家族內部意見不統一,但是還是被杜魁元的個人威望給壓了下來。

杜魁元自己認為,他只是一個商人,並不是一個戰士,他和日本人的合作,也可以更好的幫助中國人,商人逐利,亘古不變的道理,他杜魁元沒有任何理由放棄這個大蛋糕。這件事情,杜魁元完全的交給了自己的孫子杜子明去*作,他相信杜子明的能力,杜家在這個大孫子的手上,發展的勢頭很不錯,他也很欣慰自己有這麼一個孫子。

杜子明可就完全沒有愛國不愛國這麼一說了,杜子明的心中最大的兩個願望,第一個就是娶孫雪,第二個就是徹底的打敗秦仁國,證明自己的能力。現在第一個願望基成定局,他準備好好的實現自己的第二個願望。

杜子明還記得前兩天打擊孫雪那個以前的什麼男朋友時候的那種暢快的感覺,杜子明追孫雪的時候,開始孫雪對那個男人念念不忘,可是後來在自己長期的鮮花攻勢下,還有自己找的一些人英雄救美的情況下,孫雪已經開始像自己傾斜了,在加上他的那個男朋友居然一年都沒有來看望一下孫雪,也沒有一點消息,杜子明乘虛而入,最終如願以償,可是剛剛解決了孫雪的問題,居然就被秦仁國挑釁,他的心裡相當不爽,他要報復秦仁國,他要實現自己的願望,他的內心已經有一點畸形,他想讓秦仁國萬劫不復。

杜子明快步的走向了客廳,進門寒暄道:「川井先生,讓你久等了,實在不好意思!」

川井一看杜子明進來了,立刻起身作揖道:「杜君客氣了,我也是剛來!」

杜子明笑道:「川井君這次前來是不是有什麼好消息啊?」

川井笑道:「是的,杜君,我們那邊剛剛得到消息,中勝製藥的總裁卡爾-傑弗森先生已經抵達了上海,現在就在國際酒店中入住。」

杜子明眼睛一亮道:「川井先生的消息真是靈通啊!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川井笑道:「自然是和傑弗森先生好好的談一談,不過我們不好出面,最好也不要提到和我們合作,他們無非就是想要錢,可以給他們一個合適的價位讓他們心動!」

杜子明道:「這個自然,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們也不會公開我們的合作關係,畢竟這裡是中國」

川井和杜子明兩人相視而笑,川井道:「杜君,這次的代理權對於我們大日本帝國來說,非常的重要,我希望杜君一定要儘力而為,不然我那裡我也不好交待。」

杜子明道:「這個自然,代理權對於我們也同樣重要,我一定儘力而為,有了你們的幫助,我想這個代理權應該不在話下,現在我只擔心一家競爭對手。」

川井好奇的問道:「你說的是秦家?」

杜子明搖搖頭道:「秦家的實力本來就和我們差不多,現在我們有你們的支持,秦家已經不足畏懼了,現在我們最大的對手是孔家,孔家和國民政府的蔣先生的關係我想不用說你們也明白吧?」

川井臉色一變,之前他居然忽略了孔家,主要是因為孔家一向很少插足醫藥生意,不過這次的藥品屬於戰略物資,國民政府不可能放棄的,這樣以來,又有了新的變數。

川井問道:「既然孔家參與,我看這個事情就有點懸了,畢竟他們才是真正的地頭蛇。」

杜子明擺擺手說道:「不盡然,川井先生,中勝製藥是美國的公司,他們最大的興趣是利益,只要我們能夠出得起價錢,那我們還是有希望的。雖然孔家有錢,有國民政府撐腰,我們不是也有你們日本政府撐腰嗎?我現在倒是覺得有另一種可能,這個代理權應該不可能只給一家。」

川井好奇的問道:「不是只給一家?怎麼說?」

「你想啊,孔家無非就是代表國民政府採購的,這個一塊已經是大頭了,他們自然吃下去很吃力,另外還有很大的一塊市場,他們沒有能力吃的下去,自然就分給我們杜家和秦家來爭,我想我們爭的就應該是這一塊。」杜子明分析道川井笑著點點頭道:「喲西,杜君,你的分析很有道理,雖然不能拿到全部的代理權,但是拿到一半的代理權,我們也就心滿意足了。」

杜子明和川井兩人又在那客套一番,然後杜子明就起身送川井出去了,臨走時,川井還留下了一張兩百萬美金的支票。意思很明顯,活動資金給了,下面就看你杜君的發揮了。

不過杜子明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也還是有點擔心,因為孔家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別說一個杜家,就是十個杜家也趕不上人家,不過幸好這次打探的消息中得知孔家只想拿到國民政府軍需採購這一塊,也沒有打算要全部的代理權,畢竟他們孔家也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喝完酒的王明宇秦仁國四人,在秦仁國的邀請下,也去了秦府,準備具體的商量一下整個事情的細節問題。 秦家的府邸古典而不失大氣,中西結合的建築風格,也長彰顯了主人運用之妙,建築群錯落有致的,極像一個藝術品一樣,等待著你去欣賞。而在秦府的高宅之中秦仁國的書房內坐著兩男兩女,赫然就是剛剛在酒店吃完回來的王明宇一行人。

王明宇喝著冰鎮的酸梅湯,兩女也一手喝著酸梅湯一手拿著扇子在那扇著,外面的天氣實在是太炎熱了,李楠也不上班了,老闆秦仁國特批的。

秦仁國急匆匆的走進了書房,一臉激動的看著王明宇道:「剛剛收到消息,美國中勝製藥的總裁卡爾傑弗森先生已經入住上海國際酒店了!」

王明宇聽到這個消息也是臉上一喜,「傑弗森來了?還有誰前來的?」

秦仁國說:「目前的消息只有傑弗森一行六人組,應該就是來談代理權的了,畢竟總裁親自出馬,這個傑弗森好像以前是個軍火商,在上海一帶販賣過軍火,好像還吃了點孔家的虧,看來這事熱鬧了。」

王明宇眉頭一挑,心道:「和孔家有過節?沒聽傑弗森提過啊!看來得抽空去看一下傑弗森,好確定一下下面的計劃。」

王明宇說道:「孔家和傑弗森有過節,但是這個事情畢竟是在中國,目前國民政府和孔家千絲萬縷的聯繫,他要想生存就必須和孔家合作。否則在中國的市場基本上就完了。」

秦仁國笑道:「恩,這樣我就能更加的確信,這個代理權應該不止給一家了。中國這麼大的市場誰的胃口這麼好能吃下?」

王明宇沉思了一下道:「這樣,我去拜訪一下傑弗森總裁,等等回來之後我們在商議。」

秦仁國道:「這可是非常時期,你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我們秦家,杜家和孔家誰見都不合適,我估計很快杜家和孔家就會派人接觸傑弗森總裁了。」

王明宇拍了拍秦仁國的肩膀道:「你怕了?」

秦仁國說道:「其實真正算下來,我們是最不佔優勢的一方。」

王明宇盯著秦仁國看了看道:「何以見得?」

秦仁國翻了翻白眼道:「明擺著得嘛,孔家和傑弗森雖然有那麼點小摩擦,但是都是利益使然,人家孔家又不是收破爛的,那會那麼多軍火商都沒有賣的出去,傑弗森只不過是其中一個,以現在傑弗森總裁的心態,估計也不會計較,再說孔家的官方背景實在太雄厚,傑弗森不會傻到和國府作對。杜家雖然和日本人合作,但是他們最大的優勢就是在暗處,我們知道可是他傑弗森不知道啊,要是我們貿然去告訴傑弗森的話,那他會不會以為我們是為了代理權不擇手段呢?所以杜家的優勢就是日本人在暗處,而且支持的力度估計不會小,按照你說的,如果美國那邊不賣給日本的話,那麼中國這邊是日本的主要戰場,他們肯定想法設法的把代理權拿到手。這是日本唯一的機會。」

王明宇豎起了大拇指道:「你也是一個人才,呵呵,不過我們還有一個最大的優勢。」

秦仁國愣了愣,急忙問道:「什麼優勢?」

王明宇道:「咱們的最大優勢就是你們秦家的合作對象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到時候可以出其不意。」

秦仁國道:「算了吧,就算出其不意,到時候人家增加資金的話,我們也沒招,總不能拿一個家族的力量和一個國家對抗吧?怎麼也不可能成功的。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傑弗森總裁能夠分一點利益給我們,不然我們秦家可就是秋後的螞蚱了。」

王明宇看著秦仁國的樣子,有點好笑,但是他不能告訴秦仁國真正的底細,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說了,秦仁國也不是他絕對相信的人,而且只是今天才見面的,雖然表面上感覺這個人不錯,但是人心叵測,誰能夠看透人心呢?記得後世網上有一句話很經典:「沒有背叛你的人,只是因為別人給的籌碼不夠大。」

不過不管如何,王明宇的內心更傾向於秦仁國,杜子明和孫雪這一件事就不必說了,已經過去了,王明宇也已經放開了,緣分這個東西不能強求,即使現在孫雪回來了,王明宇也不能坦然的面對,在他的內心深處,也許就容不得背叛。王明宇現在能夠放得開的主要原因就是,他的未來不確定太多。

聶思思非得纏著王明宇要一起去見見那個美國總裁,王明宇本來不想讓她去的,但是經不住聶思思的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絕技,居然就鬼使神差的同意了。看著聶思思得意的笑容,王明宇只能無奈的搖搖頭,苦笑兩下就出發了。

上海國際酒店離秦家也不算遠,王明宇和聶思思兩人坐著一輛黃包車一刻鐘左右就到了。

進了酒店,詢問了服務生傑弗森的房間號,王明宇就帶著聶思思去傑弗森的房間去了,傑弗森的門口居然還站著兩個黑人保鏢,很是讓王明宇詫異了一把,這哥們居然還挺有派。

兩個黑人二話沒說就攔著王明宇兩人,嘰里咕嚕一堆話,意思就是讓王明宇他們不要靠近這裡,王明宇英文經過這兩年的加強,還是很有進步的,畢竟以前有底子在這,於是對著兩個保鏢說道:「我要見傑弗森先生(英文)」

其中一個黑人保鏢問道:「你是誰?」

王明宇說道:「你告訴傑弗森先生,我叫王明宇,他知道我!」

那黑人保鏢見王明宇也會說英文,有一種親切感,然後就去請示傑弗森了。

聶思思怪異的看著王明宇,心中想道,「他居然連英文都會說?看來我真是不了解他啊!沒有想到傳聞中的寧波王大少居然什麼都會點,哎,和他一比,我都覺得有點無地自容了。」

王明宇對著聶思思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奇怪我會說英文?」

聶思思一看被說中了,不由得臉紅了起來,不過也點了點頭,確實她很奇怪。

王明宇道:「英文我說的一般,呵呵,以前學過一陣,日語我說的挺溜,學了三年日語了。去中央軍校的時候就開始和幾個朋友一起學了。」

暖暖 聶思思好奇的問道:「你們學日語幹什麼?」

王明宇笑道:「知已知彼百戰百勝!技多不壓身,總有用到的時候。」

聶思思剛想說話,那個房間門又開了,傑弗森一臉驚喜的看著王明宇道:「我的大老闆,你怎麼來了?」說完,準備給王明宇來一個大擁抱。

王明宇趕忙朝他擠了擠眼睛,示意不要暴露自己,傑弗森也算聰明,一下就看出王明宇的示意,傑弗森突然一下面色怔了怔,然後擁抱的雙手改成了握手,王明宇跟傑弗森握了握手,然後跟著傑弗森進了房間。

進了房間,傑弗森高興的問道:「王,你怎麼會到上海?這位女孩是誰?」

王明宇見到故人也是頗為高興,說道:「她是我的妹妹,我來找你,是為了盤尼西林的代理權的事情。」

傑弗森一臉無奈的說道:「您不是讓我們做主嘛,早知道你已經計劃好了的話,那我就不來了,大老遠得跑一趟多不容易啊,哈哈」

王明宇也很無奈的說道:「碰巧而已,再說你們也不太了解國內的形勢。」

傑弗森直截了當的說道:「你是老闆,一切都是你說了算,你說怎麼辦吧,我聽你的。」

王明宇點點頭說道:「國民政府的專項採購不列為代理權之中,直接交給孔家負責。國內的代理權給秦家。兩方互不干擾,記得杜家列為黑名單!」

傑弗森問道:「為什麼杜家列為黑名單?他們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

王明宇道:「做沒做對不起我的事情倒是不重要,他們勾結日本人!」

傑弗森一聽,也是一臉的氣憤,說道:「這樣的人,我也很痛恨,不愛自己的國家,是會受到人們唾棄的。」

王明宇點點頭,表示同意,然後說道:「我們的東北三省已經淪為日本人的手裡,我們的四萬萬同胞真正水深火熱之中生存著,但是就是有那麼一些人,只顧自己的利益,不顧國家的利益,這樣的人不僅僅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恥辱,也是我們打擊的對象。」,說完王明宇憤怒的把茶杯狠狠的敲在了桌子上。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發火,以為王明宇和傑弗森沒有談的攏,於是趕忙拉著王明宇,然後對著傑弗森說道:「對不起對不起,他不是故意的。」

王明宇有點感動的看著聶思思,然後對著聶思思笑笑說道:「思思,沒事,剛才談的一些話題讓我太氣憤了,呵呵,我和傑弗森先生現在已經是朋友了。」

聶思思有點不解的看看了王明宇,又看了看朝她微笑的傑弗森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好說道:「你們繼續談吧!」

王明宇繼續對著傑弗森說道:「美國那邊的事情,還要你多多的費心,希望你們能夠再接再厲,把公司搞好,我聽王介說了,發展的很不錯。這次你回去,運這批藥材的時候,多帶三萬支給我。回去之後立刻辦,直接送到連雲港碼頭,電報聯繫。」

傑弗森點點頭示意沒有問題。

PS:推薦收藏實在有點凄慘,大家幫幫忙,謝謝各位啦! 傑弗森知道王明宇這樣讓他做,肯定是有道理的,何況王明宇才是真正的老闆,無論王明宇需要什麼,傑弗森肯定會拼盡全力去做好,讓王明宇滿意的。

看著傑弗森想恭敬又不得不裝做很矜持的的樣子,王明宇笑了笑說道:「傑弗森你可是總裁啊,而我現在是代表秦家來的,到時候幾家一起談的時候,千萬別當做認識我,今天我來拜訪你的事情,肯定其他幾家都知道了,你就說以前上海的朋友就行了。另外說一個事,就是我這次和秦家是合作關係,到時候秦家問起來你就說,我已經給了你三百萬美金的定金。」

傑弗森笑眯眯的點點頭,然後拍了拍王明宇說道:「恩,我知道了,你是老闆還不是你說了算,呵呵,這個女孩不錯啊,在寧波的時候,好像我聽說你有個未婚妻,不知道是不是這位?」說完還朝聶思思擠擠眼睛。

聶思思在一旁好奇的看著傑弗森這樣怪異的動作,於是就問王明宇這個傑弗森說的什麼,王明宇打著哈哈只能說道:「他在稱讚你美麗呢。」

聶思思喜滋滋的問道:「真的啊?真是謝謝傑弗森總裁啊,我很高興!」,王明宇無語的看了看聶思思,笑著搖了搖頭。

王明宇讓傑弗森拿的這三萬支盤尼西林真正的目的是要送給陝北的工農紅軍,一支王明宇真正佩服的軍隊,他們的醫療設備實在太落後了,在加上國民政府封鎖其藥品來源,另外自己本身的經費不足,導致很多戰士因為得不到及時的醫治而死亡的。這麼多優秀的革命戰士如果因為這樣的原因而犧牲的話,這是王明宇不願意看到的,三萬支盤尼西林也夠紅軍消耗一陣子的了。經過這次的上海之行,在王明宇的心中漸漸有了一個清晰的計劃,只等這次回去之後在實施了。

其實王明宇沒有想到的是,這次陝北方面,也派出競爭選手,參與這次的盤尼西林的爭奪,目前中-共的地下黨,正在積極的籌劃這件事情,上海市委正在積極的籌措資金,他們也得到了日本人爭奪代理權的事情,另外為了防止軍統特務,他們的一切行動都是在暗中秘密的進行的。

王明宇和傑弗森閑聊了一陣,敘敘舊,談了談美國目前的形勢和以後中勝製藥發展的路線等,王明宇希望傑弗森能夠不斷的接觸美國的政要高官,能夠開闢一條美國到中國的運輸通道,傑弗森欣然接受了王明宇的要求,他的一切都是王明宇給與的,現在的傑弗森表面上雖然裝成一副總裁的模樣,其實暗地裡對於王明宇那是敬畏有加,聶思思的在場只能讓傑弗森不卑不亢,不能表現的太過熱情。王明宇談了大約兩個多小時之後,就和聶思思一道回到了秦家。

回到秦家的王明宇已經告訴了秦仁國和中勝製藥達成了口頭的協議,傑弗森總裁同意將除國民革命軍所需之外的業務轉讓給秦家。秦仁國聽后覺得不可思議,驚訝的看著王明宇,因為秦仁國感覺事情太順利,順利的有點讓他無法接受,不過他還是選擇相信王明宇的話,畢竟這種事情一般不會拿來開玩笑的。

和秦家的合作,王明宇決定和聶思思一起拿出三百萬美金,當然不是真的需要拿出三百萬出來,王明宇這次見傑弗森的目的就是讓這三百萬直接劃到王明宇的名下,當做和秦家合作的定金。畢竟如果再去浙江籌錢,這個時間趕不上,只能找個理由說自己身上帶著洋行的支票就行了。

秦仁國一聽王明宇已經把三百萬美金的支票交給傑弗森先生當定金時,激動的有點語無倫次道:「王兄,真的已經給了?那可是三百萬啊。。。」

王明宇眉頭一挑道:「怎麼?秦兄莫不是信不過我的人品?不信你現在就可以去問問傑弗森總裁。」,一旁的聶思思想著王明宇什麼時候給傑弗森支票了,她一直在旁邊也沒有看見,不由得懷疑的看了看王明宇,但是王明宇這樣說,她也不可能當場就問出來,畢竟她也不是那種什麼都不懂的小傻瓜。只能想著事後問一問。

秦仁國一聽王明宇的口氣急忙說道:「王兄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我只是有點太激動,想確認一下!」

王明宇也笑了笑表示沒事,然後說道:「秦兄,咱們的合作從現在起算是正式開始了。我想確認一下我們的合作方式,已經股份的存在方式。」

秦仁國思索了一下,然後問道:「不知道王兄的打算是什麼?」

「這三百萬算作我們王家和聶家的摺合股份,你們秦家出三百萬佔四成股份,我們兩家各佔三成股份。」王明宇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這樣吧,我回頭跟家族商量一下,這個事情我暫時定不了,不過我估計家族同意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畢竟這個事情是王兄一手促成的。」秦仁國想了想說道「恩,不著急,我等著就是。」王明宇點點頭,畢竟這樣關係到一個家族未來的大事,確實不是秦仁國一個年輕後輩能夠做主的。

秦仁國走後,聶思思就氣沖沖的問道:「王明宇,你什麼意思?我怎麼沒看見你給傑弗森錢啊?」

王明宇尷尬的一愣,把這茬給忘了,然後神色自然的說道:「當時你可能發獃了吧,我給了你沒有看見嗎?」

聶思思這時也有點不確定的問道:「你…你真的給了嗎?」

「給了,我以為你看見了呢!沒想到你那會還開小差啊,我真是對你無語啊!」

「哦,可能是我當時沒注意!哼,誰叫你們說的英語我聽不懂呢?不過你怎麼說我們家也有三成的股份啊?我爹還沒答應給錢呢!你就這樣,不怕我們賴賬啊?」

「呵呵,這三成的股份就當我送你的嫁妝好了。我還怕你們賴賬?我們家和你們家可是世交,談錢太傷感情了。」

「你。。。誰跟你開玩笑,一百五十萬啊!那不是一百五十塊。」聶思思有點怪物的一樣看著王明宇,很不理解王明宇的做法,其實換誰也不會理解的,想想誰會這麼抽瘋,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拿一百五十萬出來送人的?

「我知道,一百五十萬怎麼了?我們兩家本來就是世交,不過這也算感謝你這幾天辛辛苦苦的陪著我,再說了我把你當妹妹看待,給你點零花錢也是應該的嘛!你說是不是?」王明宇則是一臉微笑,滿臉不在乎的樣子。

「妹妹?零花錢?」

「行了,這個事情,回頭我跟聶伯父提一下,你也不要有什麼心理壓力,其實錢多了就是個數字,你也用不了那麼多錢,就當存著吧!」

「哦,可是。。。」

「別在可是可是了,如果覺得不好的話,賺了錢在還我不就得了。」

「好吧,謝謝你!」聶思思頗為無奈的答應了王明宇,畢竟盤尼西林的代理權意味著什麼,聶思思心中還是很清楚的,既然有這麼好的事情的話,答應了也無妨嘛,何況是王明宇送她的,她才答應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就這麼痛快的答應了,但是心裡反正也有點高興,同時也有點淡淡的失落。

「你看你,這麼客氣幹什麼,我這不是也借用了你們家的影響力嘛,咱們這是各取所需。」

「恩,不跟你客氣了,有錢不要是傻瓜,我也是剝削一下你這個地主老財了,哈」

「你們家不也是地主老財,等以後有機會,我也剝削一下,找一找,農民翻身把歌唱的感覺!」

「你…你能不能不要老和我抬杠!」

「我怎麼和你抬杠了?」

「你現在就是和我抬杠」說完,聶思思氣憤的在一旁咕嚕一聲喝了一大口水,不在理王明宇,給王明宇弄的莫名其妙。

其實聶思思來氣的不是王明宇和他鬥嘴玩,來氣的還是剛才那句把你當妹妹看,聶思思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理就是不舒服,認真反思的聶思思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過看重王明宇的了,她怎麼也不會覺得自己會喜歡上他,可是自己的表現確實有點喜歡他的意思,聶思思可以騙別人,但是自己卻是騙不了的,那種心理的感覺,也不可能欺騙到自己。

處於糾結之中的聶思思,一直不停的安慰自己,自己是喜歡錢老師的,可是越是這樣,越會想起王明宇,此時的王明宇就好像一個夢魘一樣,不停在徘徊在聶思思的腦海里,生根發芽。當然,遲鈍的王明宇顯然沒有意識到聶思思的異樣,他還在不停的想著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又得罪了這位似乎拿著自己糗事當把柄的大小姐。

幾天之後,上海國際酒店,幾路人馬都殺到了,目標直指盤尼西林的代理權,一時間暗流涌動。

PS:繼續淚奔求推薦收藏! 上海國際酒店外停放著一輛輛的高級轎車,從車上下來的人無一不是在保鏢簇擁下進入酒店的。今天的國際酒店,氣氛有點嚴肅,雖然門口鮮花林立,而且外面還有很多人不斷的往門口瞄著,彷彿裡面有什麼吸引的人的美女一樣,但是細心的人一看就會發現,這些外面遊盪的人,來來去去的還是這麼多人,很明顯他們是什麼人了。

上海國際酒店的某一個豪華房間中,中勝製藥的總裁傑弗森先生有點抑鬱的看著外面的的一群又一群的人進入酒店。不過今天他的壓力特別的大,自從來了上海見到了老闆王明宇之後,王明宇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他現在想把情況和王明宇及時的溝通一下,現在的情況實在是有點混亂,不但日本,國民黨橫插一腳,連中國國內又一大政黨共-產-黨,也派出代表前來接觸,詢問能否得到代理權未果之後,又想低價購進一批盤尼西林。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這些都是傑弗森自己不能做主的,早知道來中國會有這麼多事情發生,他就直接請示讓老闆親自出面就好了。不過他也知道,他老闆目前可是在國民政府擔任軍官,一旦身份暴露,那就不是代理權的問題了,就是白送的問題了,可是老闆不願意白送給國民政府,所以不能暴露老闆的身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