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是會帶來意料之外更多的損失,而不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收穫。

太陽的光暉正從高高的玻璃牆,還有門窗的縫隙裡面透過來,暖暖地照在房間裡面。

那些金色的光芒拂過身上,又慷慨地灑落一地,把整個大廳都染成了一片白晃晃的明艷的色澤。

雖然有些刺眼,給他的感覺卻是分外的溫馨。

甚至有一種甜美的感覺。

那根本就不會是外面世界里那種烈日酷暑的滋擾。

只是很遺憾,這樣的美好卻只能是獨自一個人享受。

而且對於他還說,更多的還具備著一種療傷的意味。

空氣中瀰漫著的彷彿也是一股藥物的氣息。

他一邊靜靜地坐著一動不動,偶爾瞥一眼室外的那些行人還有日光的肆虐。

另一邊,心裏面卻還是不乏苦澀地回想著不久之前的那場反勝為敗的遭遇戰。

所以,如果這還不算是一種治療的話,又還能算是什麼呢? 看著左左這幅面露嬌羞的樣子,李茉莉卻沒忍住,撲哧一下笑出了聲,又跟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好啦,我只不過就跟你反開了個玩笑,看把你給急的!」

她是自己要是再不給他找個台階下,左左恐怕正臉都跟著紅蘋果一樣了。

李茉莉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忍不住上去咬那麼一口。

聽聞此言,左左這才跟著鬆了口氣,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緋紅的臉頰。

連帶著自己這顆心,都像揣了個小兔子一樣,真的是躁動不安,心中卻顯得有些惶恐。

要是自己在小姑娘面前害羞成這個樣子,傳到自己爹媽的耳朵里,回頭還不知道要怎麼取笑他呢!

隨即,又跟著吞了吞口水,這才尷尬的說道:「那個,你好好的照顧自己的網吧,我也該按照之前的計劃了。」

畢竟,這第一次進入炒股公司,就經歷了這麼不順暢的事情,對於左左來說,也算是將傲嬌的他打擊了一番。

既然是這樣的話,為何不去找一個地方好好實踐,這滿心的幻想還不如實踐出真知,腳踏實地來得安穩一些。

晚上,左左傲嬌的提出了這件事情,卻早就在梁景銳的意料之中。

知道自家兒子跟他一個倔脾氣,這才又跟著放軟了一口氣,「既然你想進公司,那就進吧,不過還是按照規矩,你得和大家一視同仁,你知道的吧?」

「放心吧,我只是去學習一些知識,到時候我會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公司。」

左左是一個有理想和抱負的人,自然是不可能讓自己一輩子都寄人籬下,也不願意靠著自己老爸的東西來生活。

等到清晨的時候,陽光明媚,一切充斥著歡聲笑語。

整個高樓大廈,隨著陽光的反射,如同湖面一樣顯得波光粼粼,讓人看著都油然而生幾分敬畏。

這整整一棟商業樓,全都是梁景銳名下的!

公司裡面,左左近日進入了營銷部,看到眾人都忙得死去活來,顯然這可不是一個輕鬆的部門。

「給大家簡單的介紹一下,這是咱們部門新來的成員,是一個新人,大家要多多關照。」

經理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又讓人給左左安排了座位。

坐在自己的辦公位置上,左左簡單的研究了一下工作內容,對他來說還算得上是得心應手。

這一個上午過去,的確是一個累人的行當,左左坐在餐廳裡面捶胸頓足,那叫一個痛不欲生。

卻看喬語端著一碗飯,直接朝他走了過來,「怎麼樣?有沒有覺得特別累呀?」

聞言,左左多了幾分尷尬,男人這就算再苦再累,自然也是不能喊出來的。

隨即,左左淺笑一聲,「老媽,你可就別挖苦我了,你兒子可是優秀的繼承了你老公的頑強不屈,又怎麼可能輕易的被現實挫敗呢?」

母子兩個說說笑笑,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畢竟都是郎才女貌,實在讓人羨慕不來的顏值。

等到午休的時候,左左將就著在自己的辦公位置上眯了一會兒,卻聞到一股濃濃的咖啡味兒,此刻迎面飄來。

左左下意識的轉頭看去,一個活潑俏麗的女孩,此刻端著咖啡杯,那叫一個歡喜,「聽說你家梁左,我們可算是巧了,我叫做梁瀟瀟。」

聞言,左左尷尬的點了點頭,「有什麼事情嗎?」

現在是午休時間應當也說不上公司的事情,再說二人平日里沒什麼交集,也不知此來何意。

女孩卻突然背著雙手,眼眸之中多了幾分俏皮的味道,跟著扭捏著踱著腳步,這才有嬌羞的說道:「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想問你下班的時候有沒有空,咱們兩個一起去吃個飯呀?」

……

左左看著對方那副模樣,眼含嬌羞,也大概是明白了對方的心思,沒想到自己這剛進公司,就被小姑娘對上了眼。

糾結了片刻,這才有抱歉的說道:「真是不好意思,今晚上我已經有約了,恐怕就不能陪你了,多謝你的好意。」

聽聞此言,梁瀟瀟本能的感到了幾分沮喪,不過卻並沒有什麼氣餒的意思,「那……明天,後天,大後天呢?」

感情這事糾纏不休,不吃一頓飯,那是絕對不會罷休了的了。

左左糾結了小平克,這才10分的抱歉說道:「我女朋友比較黏人,我實在是沒什麼空的。」

隨著這番話落下,梁瀟瀟這才微微皺起眉頭,多了幾分糾結,蠕動著嘴唇,「原來你已經有女朋友了,那好吧。」

隨著時間點點過去,左左和大家也逐漸的打成一片,雖然活很累,不過慢慢的熟悉下來,

所謂熟能生巧,做著做著也就沒有多大的感覺了。

直到下班的時候,左左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這才跟著人群一路涌動離開公司。

可就在方才出了公司門的時候,梁瀟瀟居然一把挽住了他的手,「梁左,你也實在是太不夠義氣了,你騙我呢!」

左左一陣蒙圈,「你在說什麼呀?我有些聽不懂,我現在要回家了!」

「什麼聽不懂,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話,下班之前就應該給你女朋友打個電話,現在一點反應都沒有,我可是有經驗的!」

梁瀟瀟說著,那叫一個俏皮。

左左卻顯得有些無奈,「公司的門口,拉拉扯扯似乎不太好,要不咱們鬆開手再說吧?」

這已經是他耐著性子說話了,若是對方的態度稍微麻煩一點,不在這裡裝可愛賣萌,左左早就忍不住自己那個臭脾氣了。

聞言,梁瀟瀟卻嘟噥著嘴巴,粉嫩的臉上多了幾分委屈巴巴,「是不是不喜歡我,我就知道我是個沒人愛的。」

……

「不是,你也不用誤會得了,我是真的沒時間陪你去吃飯,我爸媽已經在家做好飯了,咱們改天好吧?」

左左下意識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他以前不怎麼接觸女孩,都是冷漠拒絕。

可是沒有想到這個梁瀟瀟,她真的是百毒不侵,如今死纏爛打,反倒讓他沒了主意。

可就在兩個人糾纏不休的時候,左左著眼角的餘光一看,卻突然看見了李茉莉的身影。

只看李茉莉板著一張臉色,此刻似乎有些不太高興的樣子,左左一陣蒙圈。

注意到自己和梁瀟瀟的行為之後多幾分惶恐之色,這必然是讓人家給誤會了!

隨即,也懶得再與她繼續糾纏下去,一隻手輕輕的推開了她的手臂,多了幾分抱歉的味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有點事情先走了!」

說這,左左哪裡還顧得上身後女人的撒嬌鬱悶,連忙就追著李茉莉而去。

「哎,茉莉你別誤會呀,我們剛才沒什麼的,她纏著我!」

左左這幾個跨步就追上了對方,一隻手拉著李茉莉的手腕,將她的步伐給停住,又跟著多幾分惶恐,目光糾結的看著她,渴望對方的信任。

可聽聞此言,李茉莉卻不屑一顧,雙手抱懷,故作憤懣,「你要喜歡那個小妹妹,還可以跟人家去玩是了,在這裡你會為我做什麼?」

看著女人這嘟囊著腮幫子的樣子,生氣的時候倒還挺可愛的,左左一時間沒來由的多了幾分恍神。

「我,我真的和她沒有什麼的,都是因為他一直糾纏著我,你不要誤會好不好?」

左左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過心中卻多了幾分無盡的惶恐,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她誤會自己就會害怕。

生怕李茉莉因為這件事情,以後都不理他了,那才是真正讓人絕望的事兒呢!

李茉莉卻微微勾唇一笑,突然就看向了被拉著的手腕,「你拉著我就算了,還拉的這麼疼,真是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這個世界上除了我,還會有誰喜歡你呢?」

隨著這番話一落下,做做恍然大悟,連忙鬆開了手,像個嬌羞無措的男孩子,此刻居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交疊著雙手,蠕動著嘴唇,「我……剛才真是抱歉,太激動了。」

這幅小模樣,還真的挺別緻的,李茉莉突然撲哧一笑,實在是忍不住啊!

「那我問你一件事,你剛才為什麼要這麼緊張的追上來?為什麼要這麼緊張的跟我解釋?是不是怕我誤會,怕我吃醋?」

這一連串的問題,問的簡直就是針針見血,完全是戳中了左的心思。

看到這個大男孩明明陽光帥氣,平日里是高冷的不理人,此刻卻顯得嬌羞無措,讓人忍不住多幾分歡喜。

站在原地愣了老半天,也未曾見他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李茉莉微微鬆了口氣,想要讓他產生那些恐怕是太難了,突然又轉念說道:「得了,我也不為難你了,不如換個說法吧?」

李茉莉說著左左莫名的鬆了口氣,卻看女人突然湊了上來,眼眸之中帶著幾分期許。

唇齒一開,多為惶恐,「你這麼緊張,是不是因為喜歡我,怕我誤會而害怕失去我?」

說著女人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微微勾起唇角,本就精緻的面孔,此刻又讓人帶了幾分不容抗拒的喜歡。

左左的這顆心啊,恐怕比那激昂的曲子,還要跌宕起伏! 據說,人生的最高境界,也是最理想的存在狀態。

就是要和自己喜歡的每一個人,乃至於天地間的萬事萬物,建立起深層次的牢不可破的連接。

那就是一種相互信任相互依賴的一種聯繫。

可以伴著彼此在這個世界上度過每一天。

不管是艱難的還是愉快的每一天。

只是對他來說,那是太過於高尚和遠大的理想。

很難可以做得到。

這天底之下,估計也就只有是這陽光,才可以輕而易舉地做到那一點吧?

它慷慨無比,撒播處處。眨眼之間就可以遍訪世間每一個角落。

隨隨便便就能夠聯繫起來所有的事物,無論巨細。

在它照耀之下,一切事物乃至塵淼都無所遁形。

它想要進去的一切地方,想要照拂到的所有深度,想要關切到的任何事物,都是不可能阻擋的。

可能正是那樣的緣由,才有了多曬陽光可以治療抑鬱症的說法吧?

所以他才選擇靜坐在這樣陽光穿透得進來的大廳。

不管自己是不是想過把這種姿態展示給相關和不相干的人看。

也不管別人看到以後又會不會對他產生什麼新的不利的言論。

不過雖然置身美好的光影世界,但是他對這些籠罩身心的美麗,卻沒有多少留戀之心。

也沒有心思再多想些什麼。

除了持續著切膚之痛那樣的深刻反省。

都說了,他的世界里只有她一個人。

之前的唐突,說過的那番話,雖然也不算是太絞盡腦汁或者費盡心思的陰謀詭計。

而只是在苦心尋找各種各樣的理由之際,突然出現的一個小小的靈感而已。

但他就是那麼迫不及待的立即就要付諸實施。

也壓根就沒有想過,那效果到底會是怎麼樣。

儘管一開始他的心裡確實也沒有底。

但怎麼都是不該犯下那樣太過冒失和輕佻的錯誤。

剛才發生的,也許不過就是一個不太愉快的,也可以算做是失敗的過程吧。

但是現在他只有深深的懊悔。

沒有辦法可以輕易地原諒自己。

不知不覺,那些真是不應該那樣做的自責,就充斥在那短暫過程裡面的每一個小小的細節。

他心裏面心急火燎地想了又想,帶著幾乎是要肝腸寸斷那樣的悔恨萬分。

而且也奇怪自己,為什麼沒有想到過,那樣本來已經算是很勉強的行為了。

也還沒有過半點的違和感。

怎麼說呢,那是有些在趕鴨子上架的感覺。

也像是打牌時候,不管自己手裡的牌好不好,滿不滿意,也都要打出去。

然後不管接不接得下來,也硬著頭皮去接下對方的牌。

並且他還忽略了周圍的人物環境。

就像之前人家告訴他的,而自己也是可以深切的感受得到。

現在整個酒店的人,不管是員工還是一些客人,都已經是為此對自己而印象深刻。

所以,他這樣那樣的一舉一動,實際上就像是被別人拿著放大鏡一直仔細地觀察著。

他開始擔心自己,在這樣眾目睽睽的壓力之下,很可能就會進一步地發揮失常。

並且最重要的是,眼前這種狀況都還不知道是否能夠持續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