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大廚拿出了一把半個手掌大的小刀。

其實大廚心裏也是非常緊張,如果這個女生真的在店裏出問題了,惹出的麻煩他們可要擔着。現在有人能治療,他高興還來不及。

薛維臉色一喜。

這把刀完全合著自己的心意,對於這種中高檔次的飯店來說,消毒那簡直是輕而易舉。

薛維接過湯和小刀。

「秦韻,你將這個湯給她喂下去,你們幾個把她攙扶起來,記住,一定要平穩。」

秦韻小心翼翼的接過濃湯,輕輕地喂到王若雪的嘴裏。

薛維接過小刀,將王若雪的手抬起來。

所有人都一副疑惑的樣子,這小子要幹什麼?不會要割腕吧!

但是事實證明,薛維這傢伙真的是要割王若雪的手腕!

「你幹什麼!我警告你,不要對若雪做什麼!不然你會後悔的!」一個女的直接呵斥道。

薛維冷冷的瞥了對方一眼。

「如果不想你的朋友嗝屁,就閉上你的嘴!」

要知道薛維可是修鍊了馭鬼術,現在薛維身上可是動不動就能引動陰力,普通人可受不了這種氣息。

那個女生臉色一變,這個男生的眼神好恐怖。

秦韻好奇的看着薛維,此時的薛維和剛才可是完全不一樣。

薛維心裏也有點發憷,哪怕他將華佗經全部融會貫通。

根據華佗經所說,人體一共有六處陰穴,六處陽穴。這六處分別在頭,四肢以及胸口。

現在薛維是要將王若雪左手的陰穴釋放!

小刀緩緩的將王若雪的左手腕割開,頓時,暗紅色的血液直接流淌出來。

「水盆接着!」薛維沉聲道。

頓時,那大廚緊張的將溫水盆放在了薛維下面。

薛維割開的口子並不大,大概只有一個指甲蓋的大小。

暗紅色的血液足足流了將近兩分鐘后才慢慢停住。

所有人緊張的看着王若雪的反應。

只看到王若雪那長長的睫毛顫抖了一下、

「她醒了!王若雪醒了!」

所有人的臉色變得異常興奮。

或許他們是見證了一場非常難以置信的醫療方式!

秦韻也是一臉震驚。

沒想到這樣就醒了,這怎麼可能?剛才明明還感覺到脈搏變得十分虛弱,可是放血之後反而開始平復了起來,這也太難以置信了!

與此同時,外面一陣急救車的聲音由遠及近。

一群穿着白大褂的醫生抬着一個擔架火速的衝進來。

王若雪被抬走的時候,那虛弱的目光一直落在薛維的身上。

她雖然身體虛弱可意識卻還算清楚,她想看清是誰救了自己。。 董事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但也不敢問。

趕緊按照陸昭的吩咐,照做了。

很快季歆月就收到了洛氏集團慈善會願意資助的消息,她接到電話的時候,還以為對方是騙子。

經過她的再三確認,真的是洛氏集團,聽聞洛氏集團的繼承人可是一等公爵!

她高興壞了,晚上立刻加餐。

孩子們已經很久沒看到這麼多的肉菜。

一整隻火雞,每人一塊牛排,還有披薩、牛奶、果汁……

「哇,歆月姐姐,今天是什麼重要的日子嗎?」

「你們猜猜?」

「是歆月姐姐的生日!」

「不是,是有好心人贊助了我們,我們的伙食水平可以提高啦!每個孩子晚上都有一盒牛奶,大家可以長高個了!」

「我們一起祈禱洛氏集團的洛先生受主庇佑,一輩子健康快樂,生活美滿。」

季歆月帶頭雙手緊握,輕觸眉心禱告。

後面的孩子也有樣學樣,稚嫩真誠的聲音傳遍屋內。

「祈禱洛先生受主庇佑……」

陸昭站在不遠處,嘴角勾笑。

雖然眼睛看不見了,但他依然能夠感受那些小美好。

這些孩子的真摯單純,季歆月的善良無私,讓他這個瞎子在這兒看起來,也沒有那麼格格不入。

「好了,洗手吃飯吧。」

季歆月看到了陸昭,攙扶他過來。

她發現他記東西很快,昨天來的時候將家裡每一寸都走了一遍,熟悉了所有東西擺放位置。

基本上不會磕著碰著,就像是正常人行走一般。

「吃飯啦,今天有雞肉,你聞到香味了嗎?」

「嗯,這些都是誰做的?」

「我啊?我是這兒的廚師、老師、醫生……」

「那你豈不是很累?」

「習慣就好,這些孩子都很感激人,也就不覺得累了。其實一般的慈善會不太願意資助我們,因為特殊兒童太多了,承擔的成本巨大。現在好了,不需要我太累,這個洛先生還真是好人啊。」

「洛先生?」

「洛氏集團的繼承人,當然姓洛啦。現在的年輕人高度可以,還願意做慈善,不錯不錯。」

陸昭聽到她讚不絕口的聲音,啞然失笑。

他這個正主也算是感受到她們的拳拳誠意了吧。

「對了,明天我約了社區的醫生上門,給你看看眼睛。」

陸昭聽到這話,心臟一顫,手中的刀叉掉落在地。

季歆月一愣,很快反應過來。

陸昭應該是心裡敏感,不願就醫。

她撿起來清洗乾淨,重新放在他的手中。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不要害怕,明天我休息,我在家陪著你。最壞的結果就是繼續看不見,不是嗎?」

陸昭沉默了良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好。」

第二天,醫生上門,拆開了他眼前的紗布。

他睜著眼睛,可周圍卻漆黑一片。

醫生用燈照耀他的眼睛,瞳孔渙散,一點都不聚焦。

「能問一下病史嗎?為什麼會失明?」

「大腦受過撞擊,腦部淤血,壓迫視神經。」

「那這個不是外力可以醫治的,因為大腦結構複雜,淤血緊挨著視神經,也很難開刀清除,只能等淤血自己散去。不過你也別灰心,保持良好的心態,心情愉悅,有利於病情。」

「我知道。」

醫生這番話,等於沒說。

季歆月送他去給別的小朋友體檢身體。

她回來就看到陸昭一人站在窗前,伸手去捧那一束陽光。

他穿著乾淨的白色毛衣,整個人好看的就像是漫畫里走出來的精靈。

季歆月忍不住小臉泛紅,心臟都情不自禁的加速。

。這次假期並沒有提前,反而還向後移動了,因為墨子卿住院一個多星期,導致校隊的訓練沒有跟上,校隊其他人自然也是跟著一起遭罪。

「我的天山旅遊計劃被打亂了,看來只能明年去了。」蘇雲兮躺在妙妙屋的沙發上頹廢著。

本來好好的,酒店都訂好了就等著放假然後直接去的,結果因為延遲放假,就只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二百八十二章寒假又又又來了 「尚元醫生辛苦了,需要我們打下手幫忙的你儘管吩咐。」

「暫時不需要,我應付得來。」尚元得意的快速的施針,一會的功夫,已經為三個孩子針灸完畢。

他一邊針灸一邊聽著身後才到的醫護人員與新到的長官不住的表揚著自己,真沒想到今天陰差陽錯,居然讓他學到了一套精妙的針法。

這絕對是解毒的最秒的針灸之法。

他會了這套針法,以後就可以賺很多很多錢了。

嗯,一次針灸至少也要收個五百六百的吧,畢竟,這可是代表一條命的針灸之術。

然,就在尚元每四次為第四個孩子針灸的時候,救護車上下來的一個護士指著尚元第一個施針的孩子道:「他臉色有些不好,好象呼吸都有些微弱了,好象要死了。」

「不可能,措央已經好多了,你看,措央就是我救活的,她現在臉色紅撲撲的,是真的快要蘇醒了。」尚元回憶了一下喻色針灸的手法,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那就一定是可以救活這些孩子的,從此他就可以揚名天下,受人景仰了,畢竟這一次所救的孩子可不是普通的孩子。

現場後到的醫生這個時候也跟著質疑了起來,「尚元醫生,你這第一個針灸的病人與後面三個針灸的病人的情況好象不一樣呢,你看看,措央現在臉色是白裡透紅,呼吸也很均勻,整個人就是正常孩子的樣子,可是其它的這三個,你自己看,那臉色……」

尚元看過去,然後臉色也跟著這三個孩子的臉色一樣,白了。

慘白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

「不好了,三個孩子都口吐白沫了,快想辦法搶救吧。」護士們已經快要嚇傻了。

「怎麼回事?」新換的長官上前,滿臉都是擔憂,顯然裡面的爭吵驚擾到了他,而他則是必須負責裡面這些孩子的安全的。

不管是人身安全,還有其它的生命安全,全都是他們的職責範圍。

所以這些孩子要是真在他的地盤上出了事,那他就是吃不了兜著走。

「孩子們的情況不好了,趕緊上擔架送上救護車送去醫院吧,能救活幾個是幾個。」其實不止是這長官緊張,隨救護車趕來的醫護人員也緊張。

救好了是他們的榮耀,可倘若治死了,那就不是榮耀,而是自毀前程。

「不行,已經落了針就不能隨意移動,否則他們就真的沒救了。」尚元看看措央,還是認定自己沒有錯,說不定再等等,三個昏過去的孩子就都沒事了呢。

他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這套才學到的針法。

可只等了一分鐘,護士又是大聲的也是慌亂的喊了起來,「不行了,真的要不行了,可憐才這麼丁點大的孩子,就這樣說走就要走了,真是愧對他們鮮活的生命。」

護士這一喊,長官瞬間飄移到了尚元的面前,「你到底能不能救人?「

「能,我能的,我真能的,她……她就是例子。」手一指措央,尚元就是認定自己的針法沒問題是能救人的。

這已經救活了措央不是嗎?

他一直在心裡暗示措央是他救的,暗示著暗示著連他自己都相信就是自己救的了。

那長官看看尚元,倏而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對方絕對是秒接,「孩子們都醒過來了,是不是?」

說話的是之前隨著那批便衣一起離開的老伯,也就是支持喻色針灸的老人家。

「咳……咳咳……沒。」長官微微擰眉,就覺得哪裡不對勁,可是一時間之間他也想不出來哪裡不對勁,畢竟他之前沒在現場,所以並不清之前的情況。

「小姑娘沒有救活措央?不可能呀。」老伯巴叔喃喃自語的完全不接受這個結果。

「什麼小姑娘?」長官秒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