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任自在卻相當謹慎的說到:「那你不是還有那面魔力強大的招魂幡呢嗎?它該不會也受到了什麼損傷了吧?」

說話時他還和祖力霸還有鞏奇才,相當詭異的對視了一眼。

知道他們那時候的心思的步一層,在他說完后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森至極的說道:「我的招魂幡在近期被我修復好了之後,雖然沒有遭受到任何損傷,但要重新啟動它,令它釋放出無邊的冥界法力,就必須要用,七七四十九對童男童女的鮮血和腦漿,浸泡溫養它一段時間,而且為了保證那些鮮血和腦漿都是較為溫暖的,就必須要讓他們聚在一座,很特殊的大陣內,讓他們保持著最基本的生命力,還要讓他們保持絕對的清醒,直到他們的腦漿和鮮血,全部被那面寶幡吸收掉為止,所以在這段期間,咱們都必須要耐住性子再等等,現在你們都聽明白了嗎?」

想不到那面招魂幡,必須要用那種方式啟動才能啟動的祖力霸三人,聽完了他那些話之後,一下子脊背發涼的呆在了那裡,久久沒有說話!

那時候步一層忽然一晃身,飄到了不遠處的一塊鋪著一張大老虎皮的石頭上,相當威嚴的說道:「為了咱們的大事能夠穩妥的辦成,你們就暫時在這忍耐幾天吧!今晚老子好好的準備準備,明天晚上我再次施展大法,召喚出一大批亡靈兵團,從東方主城附近,直接向他們連續發動猛烈攻擊,為咱們向他們全力進攻爭取到最有利的時機。」

看著他那麼自信滿滿的樣子,就在祖力霸很不高興的剛要說話的時候,任自在忽然用力按了一下他的手臂,相當隨和的說道:「好!我們這些人,這次沒有白跟著你老步來這裡走一遭,縱然我們還得多花點時間,才能將那座城池攻打下來,但我相信只要有你老兄,作為我們堅實的後盾,我們今後任何的行動,絕對都會戰無不勝的!」

他說完后見機得快的鞏奇才,也相當爽朗的奉承了步一層一番,登時令他相當高興的和他們閑侃胡吹了起來,而祖力霸間任自在和鞏奇才,都那樣討好步一層,雖然他的心裡那時候依然很不高興,但權衡過後,他還是和他們一起笑呵呵的痛飲了起來。 就在步一層等人商議著,要對東方之城採取下一步行動的時候,當時正在東方之城內的議事大廳裡面,和白樂商議著事情的申無語,看著呂仁仁都已經受傷了,一時間有些惱火地說到:「步一層這幫傢伙實在是太可惡了!絕不能再讓他們這樣鬧騰下去了。」

說完后他便想要從議事大廳內走出去各處巡視一番,但那時候白樂卻相當謹慎的說道:「無語,現在我可以出去對付他們,你絕對不能離開這裡!」

聽了他的話申無語登時很納悶的說道:「怎麼了白樂?難不成你就讓我眼看著那些混蛋,在咱們眼皮子底下胡鬧而置身事外?」

當時正在思量著其他事情的白樂,看著他那有點激動的樣子立刻較為慎重的說道:「你不要誤會我,現在我們二人最需要做的,就是必須要保持冷靜,你可不要忘了,現在咱們兩個的肩膀上,可是擔負著咱們整個東方之城的重大命運呢!」

說完后便給他端了杯熱茶,那時候似乎有些明白的申無語微微點了點頭,忽然相當小心的說道:「那你給我交個實底!你到底有沒有辦法將步一層那幫傢伙徹底消滅掉?」

他的話剛說完白樂立刻極為自信的說到:「這個你就放心吧!我絕對有把握將那幫傢伙徹底消滅掉。」

聽了他那句話申無語立刻追問道:「那你什麼時候動手啊?」

看著他那緊皺著的眉頭,白樂忽然相當神秘的說道:「無語,有些事情我現在還不能說,因為說出來的話,等到了時候很有可能會讓,某些別有用心的傢伙有所準備的,總之所有事情,到了該發生的時候自然就會發生的,現在你就別操心了啊!」

說完后還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也端起了一杯茶品了起來。

看著他那極為鎮定的樣子,申無語想了好一會兒,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這樣也好!雖然現在咱們沒有辦法,對付步一層的招魂幡,但如果他敢帶著他那些不入流的部下,前來和咱們交戰的話,我一定要讓他們有來無回。」

他的話剛說完,白樂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無語,一會兒你就運用你的流雲之術,緊貼著咱們的城牆,將咱們這座城池嚴嚴實實的包裹在了裡面,防止步一層那混蛋又用她那一身邪門手段,向咱們痛下殺手!」

說完后他忽然交給了他一顆芳香四溢的丹藥,又相當謹慎地說道:「這顆丹藥是萬劫送給我的,它應該可以幫助你自如的施展法力,最近這幾天咱們千萬不能有任何的閃失,要不然咱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當時知道事態嚴重性的申無語,接過了那顆丹藥相當謹慎的點了點頭,忽然更加謹慎的說道:「為防止萬一,一會兒我就讓雙守城運用他的法力,在城主府周圍布設出一定範圍的結界,隨時準備和步一層那幫傢伙展開決戰。」

他說完后白樂稍微想了想,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孔斷,應東還有樂平那三個孩子,都相繼遭到了不測,萬器和月月還有小敏以及黎召等人,現在也受傷不輕的正在調養當中呢,而力童那孩子雖然年紀還比較小,但絕對可以和祖力霸那傢伙硬拼一場,現在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讓那些孩子們,受到任何損傷了!」

聽了他那番話申無語登時較為寬慰著他說道:「好了好了,咱們那些孩子表現的都非常英勇,相信等這些事情過去之後,他們都會成長很多的!」

說完后他們頗感壓力的笑了笑,立刻和眾人部署新的計劃去了。 不覺間經過了一整天的調理和準備,在一個寒風刺骨漆黑異常的黑夜,步一層忽然身披麻衣左手拿著一個小鈴鐺,右手拿著一把四尺長的梨木劍,相當詭異的繞過了,當時正在他們那片大山中巡視的手下,一晃身化作了一道黑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東方之城附近的瀚海森林的邊緣地帶。


在那呼呼呼的狂風中他稍微猶豫了片刻,忽然用一種相當敬畏的語氣說道:「瀚海森林啊瀚海森林!自自從你出現的那一刻開始時至今日,不知道有多少世間好手,被你無情的吞沒在了裡面,縱然是我也不敢輕易地走入到你的深處,去探尋你那裡面隱藏著的無限危機,但現在我卻要將,被你困死在裡面的那些傢伙們全部召集出來,用來對付被你保護了數百年的東方之城了,如果你是有智慧的生命的話,看到了現在我所做的這些事情,一定很惱火甚至是很想將我碎屍萬段吧?」

說到了那裡他忽然陰森森的笑了一陣,隨即將手中的下令當哐啷啷的晃動了一陣子,不多時從那片森林中,忽然傳出了一陣陣陰森森的怪叫聲,頓時將裡面的一些小動物驚擾的四散奔逃了起來,而那時候步一層忽然將那個小鈴鐺收了起來,變出了八張手掌般大小的符篆,嗖的一下子迎風扔到了空中,伴隨著一片片紅黃相間的光芒快速的閃動了幾下,不多時那八張符篆竟變成了八面,畫有一些十分詭異的硃紅色符印的黃布,晃晃悠悠的組成了一座圓筒的形狀,漂浮在在了半空中。

緊接著他猛然將手中的梨木劍,嗖的一下子拋到了半空中,雙手在胸前快速的捏了一些十分奇特的法訣,就在那把寶劍穩穩的插在了,那些黃布下面的積雪中的時候,他猛然低喝了一聲:「喪屍亡靈,還不現身更待何時?」

說完后他猛然向那把梨木劍上拍出了兩道亮白色光芒,與此同時那些黃布上面的符印,忽然間也向那把寶劍,爆射出了一道道詭異的鮮紅色符篆,剎那間以那把寶劍為中心爆射出了一座,足有四丈方圓的八角形星羅大陣,不斷的向周圍爆射著一陣陣陰森森的黑氣,而那些黑氣在空中盤旋了幾圈之後,在那些符篆的鎮壓下,忽然凝聚成了數十個腐爛不堪的屍體,異常可怕的在那座大陣中攢動了起來。

那時候步一層看了看那些屍體,忽然相當詭異的說道:「想不到這座森林在這數百年間,竟然吞噬掉了這麼多勢力的人,還好老子向來對它心生敬畏,時至今日都沒有走進去太深的地方,要不然的話,我很有可能也會成為,這些傢伙當中的一員的。」

說完后他猛然間飛到了半空中,身形快速的展動了幾下,就在那些屍體相互衝撞著的時候,他猛然間向他們拍出了一大片,陰森森的淡灰色氣團,同時相當陰狠的說到:「現在你們就去東方之城內,去完成你們生前沒有完成的心愿,和他們奮力拚殺去吧!」

他的話剛說完那座大陣忽然劇烈地晃動了一下,剎那間爆射出了一圈,紅黃黑三種顏色相交的光芒,不一會兒的功夫,剛才還在它的裡面亂晃的那些屍體,竟嗖的一下子消失不見了,但眨眼間他們竟然全部出現在了,已經被一片相當綿后的白雲,團團的包裹在了裡面的東方之城附近,極其瘋狂的衝撞了起來。

那時候步一層又在那裡,大肆的施展起了他那種相當詭異的法力,不間斷的召喚出了好多批恐怖的屍體,接連不斷的將他們通過那座大陣,輸送到了東方之城的周圍,嗷嗷怪叫著衝殺了起來,直到他有些累了才收住了法力,相當陰狠的朝著東方之城說了句:「老子倒要看看,你們這些混蛋接下來怎麼應對那些屍體的進攻!」

說完后他一晃身,便和那些黃布之類的東西消失了。

超級魔法全才

就在那時候忽然出現在了那裡的五行護法,看著那些越來越多的屍體,立刻運用五行遁法,釋放出了一片片的金劍,木樁,洪水,大火球還有一些大土塊,猛烈異常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但沒一會兒工夫他們忽然發現,有些正在和那些屍體進行大戰著的兵卒,也被他們那些攻擊相繼打死或打傷了,一時間令他們有些惱火的衝到了那些屍體當中,爆射出了一片片亮光和他們大戰了起來。

但時間不長他們發現由於那些屍體實在是太多了,無論他們和那些兵將怎樣攻擊那些傢伙,都不能對他們構成實質性的重創,最主要的還有,那些沒有法力的兵卒,一旦被那些屍體接觸到了,他們的身體上的任何一個部位之後,就會立刻變成和他們一樣兇狠可怕的屍體,轉而向那些兵將發動起了攻擊,一時間令五行護法等人大感不妙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金護法忽然飛到了半空中,以命令的語氣說道:「現在所有將士立刻離開這裡,回到你們負責的區域去嚴加防守,嚴防那些混蛋趁現在你們各處防守空虛,向咱們耍陰謀詭計,這裡交給我們了。」

聽了他那些話,那些士兵立刻轉身向他們原本防守著的方向,相當有秩序的退了下去,但那時候黃風一邊和那些屍體拼殺著,一邊相當謹慎的大聲說道:「各位護法請放心!有我等在此,就絕不容許這些不入流的東西禍亂本城!」

聽了他那番話原本正在撤退著的那些兵卒,一下子又及其英勇的向那些屍體撲了過去,和他們又糾纏在了一起,頓時氣得火護法相當惱火的喝道:「你們這些人趕快都滾遠點!你們這些有勇無謀的傢伙,沒看到剛才被這些爛貨們碰到的士兵,現在都已經變成了和他們一樣的屍體,轉過來攻擊我們了嗎?」

說完后他猛然拍出了兩圈赤紅色的烈火,呼呼呼的將他周圍的很多屍體,全部燒成了灰燼,而聽了他那些話的那些兵卒,一下子相當謹慎的擺脫掉了那些屍體的糾纏,迅速向他們原來防守著的那些地方退了回去。

當時也注意到了,那些屍體那種可怕的同化之力黃風等人,頓時惱火異常的向他們攻擊了起來,但就在那時候,忽然有一個將士相當驚慌的大喊道:「黃將軍現在橫有一大批屍體,從城牆周圍向外面那些攻勢的方向發動了進攻,請你們務必火速派人前來支援我等……」

想不到那些屍體居然會突然分兵多處出擊的黃風,立刻飛到了高空中,相當惱火的向那些屍體釋放出了一陣陣,隱含著無數把小刀子的狂風,忽然大聲說了句:「這裡交給五行護法了,所有立刻迴轉到各自防禦的地方,決不能任由這些爛屍體屠殺我們任何一位兵將!」

說完后他便帶著一些人迅速離開了那裡。

也就是在那時候眼看著有些屍體,竟然踩著他們的同伴,硬生生的擠進了那團白雲中,衝到了城牆上和那些將士,短兵相接的展開了近身廝殺,木護法登時飛到了半空中相當謹慎的大聲說道:「大哥,現在情況危急咱們立刻組成大陣,施展法力將這些傢伙全部消滅掉吧!」

他的話剛說完,其他幾位護法運轉各自的法力,在同一時間將他們周圍的那些屍體,全部化成了一片灰塵之後,猛然飛到了半空中,相當威嚴的向那些屍體看了一眼,金護法忽然一晃身,爆射出了一片亮白色的光芒,極具威嚴的說道:「五行護法,現在立刻運轉五行相剋大陣,將這些來犯之敵全部消滅掉!」

說完后他嗖的一下子飄到了東方之城的正西方位,雙手連展爆射出了一片相當壯觀的亮白色光芒,迅速的在那片周圍擴散了出去。

那時候其他的幾位護法,立刻相當嚴肅的答應了一聲,轉瞬間木護法便飛到了東方之城的正東方位,凝運真元爆射出了一片,相當強盛的亮青色光芒,剎那間將一大片屍體震得化成了飛灰。

水護法也立刻票到了東方之城的正北方,爆射出了一片相當強盛的亮黑色光芒,刷的一下子將一大片屍體化作了一灘灘的黑水,冰凍在了地面上。

我不是大偵探 ,飄向了各處。

而土護法轉身飛到了東方之城的西南方位,相當沉穩的將雙臂一振,爆射出了一大片黃色光芒,剎那間將很大一片屍體,化成了一片片的塵土隨風飄散了。

不多時伴隨著那相當身上的五色光芒,逐漸的撞擊在一起的時候,金護法忽然相當威嚴的,向城牆上的那些將士說道:「現在我等要施展五行之術,將這些屍體全部消滅掉,所有人立刻轉到城牆下面的掩體內,沒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出來,謹防壞了自己的性命!」

聽了他那道命令,城牆上的那些將士立刻迅速從城牆上撤了下去,可那些毫無理智的屍體,卻依舊嗷嗷怪叫著,從各個方向揮動著他們手中的兵器,沖向了那五色靈光,卻在接觸到了他們那一刻,全部被化為了烏有。

就在那一瞬間,在金護法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顆金光閃耀的光球,剎那間將和那一片區域內,照耀的金光燦爛炫目至極,但那些屍體在被那些金光照射到的那一剎那間,竟相繼化成了一縷縷黑煙消散了。

那時候在木護法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棵爆射著兩青色光芒,且繁茂碩大的參天大樹,一下子將周圍很大一片區域,全部籠罩在了它那繁茂的枝葉下面,不多時那些迅速地向周圍蔓延出去的大樹根,竟然將很多屍體全部化成了一堆堆爛肉,作為肥料吸收了。

當時在水護法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條亮黑色的大黑鯉魚,嘩啦啦的向周圍拍動著它那有力的大尾巴,啪啪啪的將一片片清水迅速的向周圍釋放了出去,眨眼間將很多屍體淹沒在了裡面,迅速的將他們消融成了一灘灘黑水,和那些清水融合在了一起。

而那時候在火護法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頭相當兇猛的烈焰猛獸,呼呼呼的暴怒著,向周圍噴射出了一片片赤紅色的烈焰,呼嘯著將很多屍體化成了飛灰。

在土護法的身後,忽然間出現了一片若有若無的揚塵黃沙,剎那間向周圍擴散了出去,只要是接觸到它們的屍體,立刻變成了一片片的黃沙隨風飄散了。

伴隨著那些異象相繼展現出了超乎想象的威力,金護法猛然大喝了一句:「五行護法迅速組成五行相剋大陣,將這些來犯之敵全部消滅掉!」

說完后他便凝聚起了一種渾厚的法力,向周圍爆射了出去。 當時聽到了金護法發出的那道命令之後,其他幾位護法立刻催動出了更加強大的真元,和他一起運轉起了法力。

片刻間金護法猛然間催動出了一道相當強橫的真元,剎那間他身後的那顆金球,嗖的一下子化作了一道金色光線,向木護法的方向飛射了過去。

而那時候木護法也催動出了一片相當強大的真元,剎那間他身後的那棵大樹,竟嗤的一下子,向土護法的方向移動了過去。

就在同一時間,土護法也猛然催動出了一片黃色真元,剎那間他身後的那些揚塵黃沙,呼的一下子向水護法的方向飄散了過去。

當時已經凝聚起了一片亮黑色真元的水護法,立刻驅動著她身後的那條大鯉魚,駕著一片水汽,嘩啦啦的向火護法的方向遊動了過去。

那時候火護法猛然催動起了一片,相當強盛的赤紅色真元,剎那間他身後的那頭烈猛獸,便駕著一片烈火,呼嘯著向金護法所在的方向猛撲了過去。

瞬時間伴隨著那些異象不停的追逐變換著方位,五行護法等人,也緊緊的跟隨著那些異象,快速的在空中飄動了起來,時間不長他們竟圍繞著東方之城,綻放出了一座相當壯觀的五角星大陣,慢慢的旋轉著向周圍釋放出了一道道,越來越強大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真氣,呼嘯著將那些屍體一波波的化成了灰燼。

直到他們那些真氣蔓延到了,他們駐守在數十裡外面的那些工事以外,相繼撞在了那片狂風中,才不得不慢慢的會轉了回去,和五行護法的真元產生了一陣陣的共鳴,爆射出了五種相當絢麗的瑞彩神光,不斷的衝擊著,他們那片區域內的所有屍體,以及所有可能會對東方之城構成威脅的事物,直到黎明時分,五行護法在確定了在他們的周圍,沒有任何危險之後,才緩緩地收住了真元,消除了那些異象,回到了他們所在的營房內休息去了。

那時候在東方之城的周圍的地面上,竟然出現了無數個三尺方圓的五角星,星羅棋布的散落在了各處。

當五行護法將他們化解了那場屍體攻擊的危機,將相關事宜稟報給了白樂和申無語等人之後,申無語登時相當謹慎的說道:「看來步一層那傢伙是越來越過分了!」

他的話剛說完白樂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一會兒令呂仁仁趕快回到他的防禦住地,並命令所有修行者近期一定要全神戒備,嚴防那些傢伙再來搗亂,我相信就在這幾天的時間裡,步一層那傢伙肯定會給咱們施展出,他更加陰狠的手段的!」

聽了他那道命令,申無語等人立刻謹慎的答應了下來,但那時候他又相當嚴肅地說道:「五行護法,你們近期暫時不要聚在一處,一定要嚴守各自的方位,一旦步一層施展出了他的招魂幡來威脅咱們,你們立刻運用自己的法力,和雙守城等人一起,為我們布設出幾道厲害的結界,到時候由我親自去和他們交戰,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要出去,都聽明白了嗎?」

看著他那意態堅決的樣子,申無語登時有所擔心地說道:「白樂,我們都很理解,你要保護我等眾人的那份心情,但你也很清楚步一層這次回來對付咱們,可是下了死心要將咱們這些人全部消滅掉的,而且他那些陰損狠辣的心思,咱們曾經也都見識過,我勸你在任何事情上都不要太冒險,一面帶來很多難以預料的災難!」

他說完后水護法也相當謹慎的說道:「雖然你的霸道罡氣不懼怕他的招魂幡等法寶,但如果他們全力向你發動進攻的話,以你一人之力是很難招架得住的,我勸你最好還是想清楚了再做決定,要不然到時候你垮了,城主的傷勢還沒有好,而幾位長老又因為給城主療傷,消耗了太多的真元的時候,咱們東方之城可就真的太危險了。」

聽了他那些話白樂立刻沉思了起來,那時候木護法也極其謹慎地說道:「現在世界各方勢力風雲突變,西方帝國連年來,多次派人來我們帝國刺探機要事情,夜幕降臨又神鬼莫測的出現在了世間,暗中向各方勢力作亂了起來,在此時機咱們這些人都務必要小心行事,決不能給帝國帶來任何不必要的損失!」

聽了他那些話白樂很認真的沉思了好久,忽然極其嚴肅的說道:「多謝各位的好意,但我現在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就絕對不會輕易更改的,因為我是戰神的徒弟,更是戰神流傳下來的唯一血脈的師父,在此時刻,我唯有承接起我師尊昔日的責任,義無返顧的應對所有來犯之敵,現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期盼著戰神的傳人能夠早一點長大成人,和我等一起擔負起,這份必須要有我們來承擔的責任!」

聽了他那些話,所有人一下子十分無奈的對視著嘆息了起來,隨後也只能答應了他剛才所說的那些話,各自去了自己防守的地方嚴加戒備了起來。 就在五行護法運用五行相剋之術,將步一層召喚到東方之城附近的那些屍體,全部消滅掉了沒多久,通過自己強大的靈識,已經探查到了那些事情的步一層,一下子相當惱火的怒喝道:「好個五行護法,竟敢將老子派出去的大軍全部消滅掉,弄得我這次有一次功敗垂成,這筆賬老子早晚一定要和你們清算!」

說完后他猛然間揮掌,向一旁打出了一片陰森森的黑氣,剎那間將好幾名小卒子,打成了一副副骨頭架子,登時嚇得周圍的那些小卒子,立馬撒丫子跑了出去!

當時正坐在他身旁喝酒的任自在等人,看著他那怒不可遏的樣子,立刻相互對視了一下,隨即祖力霸便相當爽朗的說道:「老步,步老兄正所謂勝敗乃兵家常事,前些天你不是大顯神威的,挫敗了他們好幾名高手了嗎?今天這件事情,肯定全是因為他們的狗運氣好而已,咱們沒必要太放在心上的啊!」


說完后便給他們倒了兩杯酒,笑呵呵的看向了他。

那時候任自在也笑呵呵的說道:「可不是嘛老步,今天這件事情肯定是因為他們太走運了,昨天晚上你忙活了大半宿了,現在就好好的休息休息,我們立刻派出各自的手下,大兵壓境向他們去襲擾,就算不能夠殺掉他們什麼人,也一定要將他們攪和的不得安生,好為咱們出出氣,也殺殺他們的威風!」

當時也正在琢磨著那些事情的鞏奇才,也笑呵呵的說道:「老步,你不要將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兄弟們都知道你和我們是一條心,都向儘快的將東方之城拿下,雖然他們現在的確稍微佔了點上風,但我相信他們的好日子不會有太多了,如果你心裡這口惡氣真的難以咽下去的話,大不了今天晚上你在施展法力,召喚出更多的屍體部隊,更加兇猛的向他們攻擊過去,我就不相信他們到時候還能有這麼好的狗運氣!」

聽了他們那些勸導,步一層一邊喝著酒一邊想了想,忽然陰森森的說道:「雖然五行護法的法力相當厲害,但我就不相信,他們能夠將瀚海森林裡面那些厲鬼全部消滅掉,一會兒我去洞中準備準備,到了晚上我再次出手,召喚出比昨天晚上更多的屍體部隊,一舉將他們全部消滅掉!」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猛然一用力,啪的一下子捏碎了一個石頭杯子,頓時令祖力霸的等人,哈哈大笑著奉承了他一番。

不覺間深夜已至,在那一陣陣寒風中,步一層又拿著一個小鈴鐺和一把寶劍,化作了一道黑影去了瀚海森林附近,施展出了一種相當邪門的法力,相繼召喚術了好多批兇殘異常的屍體部隊,不斷的向東方之城周圍傳送了過去,直到第二天黎明時分,他才氣喘吁吁地回到了,他們所在的那片山洞內休息調理去了。

本來步一層以為憑藉著他那獨門法力,召喚出去的那數不清的屍體,就算是不能將白樂等人全部消滅掉,最起碼也能夠將東方之城的很多將士,打得潰不成軍的四散奔逃起來的。

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那些屍體剛剛被他傳送到了,東方之城附近的時候,還沒等他們有所動作呢,他們就都被地面上那些,星羅棋布的分佈在東方之城周圍的五角星,爆射出的一片片五行真氣全部化成了烏有,雖然著實令呂仁仁等人相當惱火了一陣子,但根本沒有對東方之城構成任何威脅。

當時步一層因為施展了一個晚上的法力,真元消耗的太厲害了,所以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那些事情的發生,而不明就裡的祖力霸等三人,在他回去之後立刻相當奉承的,吹噓了一番他的本事,又和他喝了幾杯才相繼回去療傷調息去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步一層忽然感覺到了,他那次又一次失手了的事情,頓時凶性大發的在那片山洞中狂怒了起來,當時看著他那想要吃人一般的架勢,祖力霸等人都很知趣的沒有去理會他,轉而去了其他的地方招募了一些山賊惡匪,補充了一些他們消耗掉的手下。 不覺間數日已過,在某天清晨祖力霸等人像平時一樣,在他們盤踞著的那片區域巡視著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正有一陣陣相當可怕的陰森之氣,從那片群山中呼嘯著向他們侵襲了過去,有些沒有任何修為的人竟然相繼倒在了地上,雙眼翻白死在了那裡。

而在他們死去的那一刻,忽然間有一片陰森森的黑雲,出現在了他們的頭頂上,不斷的呈螺旋狀盤旋了起來,緊接著竟將十顆相當詭異的小亮點,從他們的體內吸了出去,和那些從其他人的身上飄動出去了的小亮點,逐漸的彙集在了一起,飄向了距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座大山上。

當時看到了那些事情,意識到情況不妙的祖力霸和鞏奇才,立刻帶著他們的手下,找到了見多識廣的任自在,而那時候他卻正站在某處小山上,相當嚴肅的看著那些小亮點飛過去的那座大山,想著什麼事情呢!

看著他那不太對勁的神色,祖力霸一下子忍不住相當著急的說道:「七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難不成在那座大山裡,出現了什麼妖魔不成?」

當時也十分擔心那些事情的鞏奇才,也極其謹慎地說道:「咱們在這片地帶都待了真么長的時間了,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這裡有這麼大的陰森之氣呢?今天它們突然冒了出來,對咱們肯定會構成十分嚴重的威脅的。」

聽了他們那些話,任自在相當認真的說道思量了一會兒,忽然卻相當詭異的笑呵呵的說道:「兄弟們你們不要太擔心那些事情了,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那些陰森之氣還有剛才那些詭異的黑雲,應該就是老步的招魂幡爆發出來的,照這種情況來看,那面招魂幡很可能已經被老步修復好了,重新啟動了出來。」

他的話剛說完,天空中忽然傳出了,步一層那慣有的陰森森的聲音,相當高興地說道:「不錯!任老弟果然見多識廣,老子的招魂幡現在已經重新恢復了所有的實力,用不了多久,老夫就可以憑藉它,將東方之城那幫混蛋全部消滅掉了!」

說完后他忽然相當興奮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當時聽到了那個消息祖力霸等三人,一下子也相當興奮的大笑了起來,就在步一層出現在他們身邊的時候,他們周圍的那些小卒子,竟有一大批人的魂魄被吸出了體外,迅速的向那座大山飄動了過去,對於那些事情,步一層三人卻根本沒有去理會,反而相當高興地飄到了半空中,向那座大山看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時候,當時正在東方之城內的白樂和東方凈水等人,也感受到了那種極其強大的陰森之氣,心中都是一驚,但由於那時候東方凈水正和其他的幾位長老,全力運動真元為東方風霸驅毒療傷呢!因此他們當時雖然都想,去全力阻止步一層將要實施的,那些難以預料的瘋狂舉動,卻也只能暫時將那些事情放下去,守住心神繼續為東方風霸治療了起來。

但白樂等人立刻將東方之城內,所有修為高深的人召集了起來,謹慎的商議起了應對之策!

當天晚上正在和祖力霸等人喝酒的步一層,忽然相當詭異的向他們說道:「你們想不想親眼見識見識,我的招魂幡究竟是什麼樣子啊?」

都市最全能系統 :「你真的能讓我們見識見識你的寶貝嗎?」

他的話剛說完,任自在卻一下子相當緊張的說說道:「老步咱們現在可是在做同一筆買賣的兄弟,你不至於這樣對待我們吧?」

他說完后鞏奇才也相當謹慎的說道:「除了招魂幡的主人可以見到招魂幡,其他任何有靈魂的生靈一旦見到了它,都會在一瞬間將自己的三魂七魄全部吸走的;這句話應該不是世間流傳至今,用來唬人的話吧老步?」

聽他那麼一說,祖力霸一下子臉色慘白的跳到了一旁,相當惱火的說道:「老步,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現在咱們的大事還沒有完成呢,你就想著將我們幾個全部幹掉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