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才算是正經事情的啊。

稍微專心一點以後,他很快就走到了Smart家的營業廳。

但是,完全沒有想到啊。

今天排隊來辦理業務的人,也還是破天荒地那樣的多啊。

其實也不是太多。

每個櫃位面前都是六七個人而已。

揚天 也不知道今天這是什麼古怪的日子了。

反正好像大家就是一窩蜂地不約而同地跑來這裡打涌堂的了。

也有可能是這個時間段有些尷尬的緣故。

搖搖頭,他還是走回樓下,在二樓那裡,還有一兩個個體的充值點。

印象當中,總是沒有什麼客人光顧,一副冷冷清清門可羅雀的狀況。

雖然之前只是去過一次。

這充值的業務,在她們這裡倒完全是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事情。

理論上,另外的任何一個人,只要是屬於同一家運營商的,在同一個移動網路裡面的用戶,都是可以為他充值的。

而且,她們好像是全國都沒有區分什麼號段和地域。

只要是同一家運營商的號碼,走到哪裡都是一樣的資費標準,一樣的業務內容和範圍。

當然哪裡也都可以充值。

不過,他之前是盡其所能地,一定要在營業廳裡面去充值。

因為他老是覺得,去那些私人的用戶或者個體的店鋪裡面充值,會給人一種不太妥當的感覺。

好像是自己的隱私什麼的都要暴露出來。

其實最多就是提供給人家一個電話號碼而已。

也只有他才是這樣的斤斤計較了。

還有,就老是覺得自己閑著也是閑著,一定要捨近求遠跑到SM裡面才有的官方營業廳,才算是做過一件像樣的事情。

呵呵,看來一個人的生活過得太久以後,很多時候,人的思維方式還有想法,都會是本人不會察覺那樣的,變得很是怪異起來啊。

像是要和這個時候的孤僻的心理狀態吻合起來的意思。

二樓這家小店也還是不錯的。

這才第二次來,人家也都記住了他。

好像是那個充值的手機裡面都儲存了他的號碼。

他現在很快就覺得被人知道了號碼也沒有任何的不妥。

在這個地方,幾乎做任何事情,都是要花錢的。

特別是手機的通信費用,又是這樣的昂貴。

他根本就不用擔心,會有人主動來騷擾自己。

朝自己發發騷擾的簡訊,或者是打一下騷擾電話的啦。

沒有一個正常人,會是通過那樣的方式來燒錢,還要覺得好玩的。

不過,店裡面也都還是沒有什麼客人光顧。

擺著售賣的手機倒是品種不少。連HUAWEI的身影都可以看得到。

畫地為囚 很快他就順利地充完三百菲元走了出來。

其實這家店鋪還有一個好處。

就是再往前走個幾十米,就是那家叫做「Boss」的咖啡店。

嚴格說來,好像不能夠算是什麼店。

因為那根本就是在過道之間,正大光明地擺著幾排桌椅,還有一個小小的工作間兼收銀台的鋪位了。

佔地面積也真心是不大的。

兩邊都還有足夠的空間,可以供好多個行人同時通行無阻。

所有的桌椅,加在一起的話,大約是可以同時容納十幾個客人來的。

裡面也是毫無例外的,除了各種咖啡之外,還有一些精緻的小糕點和餅乾之類的。

只是沒有什麼西餐或者F式快餐的了。

也還是不要太難為人家了。

畢竟都只是這樣一個果汁排檔一樣的攤位了。

哪裡還承受得住客人的要求這麼多和這麼高。

但是人家是那種沙髮式帶扶手和厚厚皮墊子的座椅啊。

看上去,他就覺得坐上去會很舒服的那種。

他喜歡那種鬆軟的沙發。

尤其是在喝咖啡的時候。

隨便輕輕的一下,坐下去,就可以把身體深深地陷進去。

那樣沙發就成為了自己的另外一道外殼。

帶給自己更加放鬆和愜意的感覺。

其實,這和之前他那樣毫無營養的搭訕,都是出自於一樣的心理吧?

好像是非得要通過這樣一些細微之處的怪癖一般的情節,得到了滿足以後,心裏面才會有那種得到了什麼補償的感受。

也才會是覺得時間好挨過去一些。

理論上那應該是一種代償心理吧?

而且,他還很中意這樣慵懶地堆在沙發裡面,偶爾還可以看一眼周圍經過的路人。

倒是有幾分鬧中取靜,忙裡偷閒的意味。

不過,他本來就是一個大閑人的了。

哪裡還有必要再體味什麼閑適的感覺呢。

不過有些湊巧的是,手裡的卡布奇諾剛剛喝過了一口。

手機卻又開始嘀嘀作響。

那是又收到一個簡訊的提示音。

起初他以為是Smart的報告簡訊。

但馬上就覺得有些奇怪起來。

因為那樣的信息,剛剛等到他成功充完值以後,就已經收到過的啦。

還有誰會這麼好心,給自己發簡訊,替自己打發無聊排遣空虛和寂寞呢?

是誰都有可能。

就是沒有可能會是Elsa。

或者Ane。

Ane根本是連自己的手機號碼都沒有興趣知道的。

好奇地看了一眼那個號碼。

居然不是個陌生號碼。

卻是和之前保存過的,和那個高中生Michael的號碼,在同一個名下呢。

但是感覺卻很是有些陌生,甚至是比較詭異的。

因為那內容很簡短,就是這段時間,在他方便的時候,要約他去一個地方見面。

印象當中,好像是Michael是從來沒有這樣主動約過自己見面上面的吧?

之前也就是很平常的,淡淡的禮節性的彼此問候過兩次罷了。

對了,好像她還是說過。

在這樣的上學期間,她是不方便和自己再聯繫的。

所以現在這樣的一條簡訊,還有如此詭異和突然的內容,他是怎麼都不敢相信的。

也還真心是覺得有些荒誕不經。

而且,這段時間以來,他對於她的印象都很是淡漠的了。

雖然她是他在這宿務,還有這SM購物中心裏面認識的,第一個本地女孩子。

還是那麼的清純漂亮。

理論上應該是要念念不忘的。

但是畢竟人家才是高中生來的。

又好像這裡的法律,表面上還是明文規定著,和那樣年齡階段的女孩子,交往約會都是不太合法的呢。

難道這是她的另外一個號碼嗎?

不然自己為什麼要存在她的名下了?

不過,印象當中,她好像並沒有兩個號碼啊。

而且之前的一兩次屈指可數的聯絡,也是一直都用另外一個號碼來的。

搞不好,這會是Elsa,或者Michael本人,用另外一個號碼來試探自己,或者捉弄自己的吧?

但是,馬上他就否定了這樣的想法。

Elsa嘛,根本就不可能知道Michael的存在。

也更是不可能裝成別人的號碼發過來啊。

而Michael,人家又有什麼必要搞這樣的惡作劇?

最大的不可能的情況,就是這個時候,人家怕是被關在學校裡面,給看管得嚴嚴實實的,連手機都很難摸得到的吧。

哦,對了。

他靈光一閃。

馬上想起另外一個人來。

和Michael的號碼保存在一個名下的人,也就只能是當時見過一面的,她的那個留在宿務城裡上學的女同學了。

也只能是那人了。

好像上一次,在Ane和他決裂的那個下午。

好像是收到過這個號碼的簡訊。還有MIchael本人的簡訊。

依稀他又記起來,當時這個號碼,還告訴了自己,人家是Christina的同學了的。

應該就是這樣的情況。

沒想到人家還會記得自己,還要主動發過來約他見面的簡訊。

一時之間,他倒是有些激動起來。

對於人家這樣的可能只是無心的順便的一聲問候和邀約。

只是覺得有些慚愧的是,他幾乎都忘記了那個女孩子。

如果不是現在這樣一條冠以Michael的姓名的簡訊息的提醒。

差那麼一點就要鬧出張冠李戴的笑話來了啊。

想到這裡,他趕緊把這個號碼單獨保存了一遍。

不過,對方的名字,他現在真心是想不起來了。

也不知道上一次為什麼沒有好好保存下來。

於是就直截了當地存了個「Michael的同學」。

等到回想起來準確的名字,再改過了吧。

這樣以後應該就不會犯類似的錯誤,還要去苦思冥想一番,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的了吧。

幹完這件事情之後,他又懷著還沒有平靜下來的心情,認真地研究了那條簡訊好幾遍。

首先,從時間上面來看,那條簡訊應該是今天上午一大早的,或者乾脆就是昨晚深夜時分發出來的吧?

因為昨晚和Elsa聊崩了以後就恰到好處地停機了。

所以一直是到現在復機了以後,才真正收到。

看來,這裡的女孩子們,好像還都是在認真地觀察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的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