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謝謝老闆了。”

李棟跟着李亮,李靜怡說了一聲,送着釣魚去水庫。

李亮沒過去,打算私下問問李靜怡,打聽打聽。“靜怡,你爸啥時候還搞藥酒啊?”

“上個月吧,好像進山收的,好多老闆找我爸買這個,有人都出一萬塊錢一瓶,我爸都不願意賣呢。”李靜怡逗弄大聖,邊不在意說道。

“一萬一瓶?”

剛剛切好菜回來的,王成成一愣。“啥東西,這麼貴。”

“藥酒啊,表叔,我知道我爸藏在那,要不要我給你裝一杯嚐嚐。”李靜怡笑笑雞賊小聲說道。

“哥還賣藥酒,一萬一瓶?”

好傢伙,王成成看着李亮。“三哥,這個事你知道嗎?”

“我哪裏曉得,不過上次倒是寄了幾瓶藥酒。”

李亮苦笑,不知道自己回去告訴媽,你說太苦不太管用的藥酒,要一萬塊一瓶,那時候媽是啥表情。

“真不敢相信,這不會出事吧?”

王成成小聲說道,這要不是不管用人家找上門來可咋整。

“出啥事,你剛切菜不知道,剛老大接了個電話,是一個什麼總的打來了,還要買藥酒,老大愣是沒賣。”李亮說着,多好還有點驕傲。

咋說呢,老大一直是家裏父母驕傲,他們弟弟雖然不算太親近,可一直都把挺佩服老大,家裏好幾套房子,又是老師鐵飯碗,嫂子又漂亮又能幹。

這次李棟離婚,辭職,李亮還真挺擔心,還有點恨着老大不爭氣,咋就鬧出這麼大事情,爸媽爲了老二的事情,頭髮都愁白了。

沒曾想過來一看,老大情況,比想的要好的多啊,農莊不小,項目挺多,還養了不少動物,這一上午過來見着不少客人呢。

中午吃飯的人也挺多,這都挺好的了,沒曾想還有驚喜呢。

一條魚一千,還有啥甲魚五百一斤,還不愁賣,一上午幾撥客人來買,這就令李亮驚訝,甚至有些震驚了。

藥酒更是他想不到的,一瓶別說一萬了,五千吧,那就夠嚇人的。

真不知道老大咋弄到這些好東西,剛聽着口氣,效果挺好,要不人家有錢人不是傻子,沒效果還上趕着買你的藥酒。

“說啥呢?”

李棟回來了。“靜怡,你要不要回去啊,剛你婆婆打電話過來,要我送幾條鰣魚,黃鱔,山貨過去?”

“今天沒課,我明天回去。”

李靜怡和大聖,小花玩的正開心呢。 最佳情侶 “作業我都帶來了。”

“那好吧。”

“老三,成成,你們要不要跟我進城玩玩?”

“不用了,哥,你忙吧,正好我們幫你盯着點農莊。”

送幾條鰣魚,這可就是幾千塊錢,兩人可不想耽誤李棟賺錢。

李棟收拾一下就開車出發,幸好中午沒喝酒。李棟不知道自己走了沒多久,高樹峯來了,一是問問小云豹情況,再有一個想再淘弄點東西。

“高叔叔。”

伏天氏 “是靜怡啊,你爸不在家?”

“去市裏送貨了,一會就回來。”

李靜怡認識高樹峯招呼。“叔叔,你找我爸有啥事?”

“來問問小云豹咋樣了?”

李靜怡不知道這事沒見着小云豹,倒了茶,李亮過來招呼。

“真不錯。”高峯看着博古架上的一個小香爐。

“香爐?”

“是啊,清中期的民窯精品啊,做工真是沒說的。” “超凡系的反擊來了!”

“快看,這一次,恐怕真的要見血了!”

“快來圍觀,許退接連羞辱大一超凡系,引來了整個超凡系的反擊!”

…….

網絡上,類似的信息鋪天蓋地,彈幕直接閃成了一片。

此前不太關心的同學,有時間的紛紛趕向了龍虎榜擂臺,沒時間的直接看起了超清直播。

偶爾還發一兩條彈幕!

同一時間,阿黃就將能蒐集到的齊盛的資料推送到了許退的個人通訊設備上。

齊盛,水系超凡,精神力已達高級具現程度。

個人基因能力兼顧防禦和攻擊,更擅持久戰!

阿黃給許退一同推送過來的,還有此前齊盛的實戰視頻。

但是,齊盛最新的實戰視頻,卻是一個半月前獲得龍虎總榜第八十七名的實戰視頻。

換言之,龍虎總榜第八十七名,是齊盛一個半月以前的戰力體現。

和華夏基因進化大學流傳較廣的一句話高度契合——龍虎榜的排名,只代表着過去的戰力!

幾乎是許退應戰的第一時間,齊盛就踏上了龍虎榜主擂臺。

齊盛沒有穿學校提供的標準作戰服,脫去外套,穿出了一套做工非常精緻的淺藍色訂製作戰服。

上臺之後,齊盛一言不發,只是直接擰開了其提上臺的三瓶礦泉水,同時將三瓶礦泉水傾倒了出來。

被倒出的礦泉水並沒有落到地面,而是被齊盛以超凡能力輕輕一引,立時就均勻的落向了齊盛的特製作戰服。

礦泉水落到齊盛的特製作戰服上,水分盡數被齊盛的特製作戰服所吸收,竟然沒有一滴水份灑出。

一翻手,齊盛就拿出了兩柄特製的高壓水槍。

兩柄高壓水槍翻出一個漂亮的槍花,齊盛再無其它廢話,就衝着值守裁判屈晴山說道,“屈教授,我準備好了。”

許退的瞳孔微微一縮。

這齊盛的所有的動作,從上臺到現在,無一絲一毫的拖泥帶水,絕對是經過無數實戰的高手。

而且,準備也極其充分。

對於超凡系的修煉者而言,只要能以一點點真實物質爲引,就能讓他們的防禦力和戰力,成倍成倍的提升。

就如之前的火爆於中村相二的意義,此時的水於齊盛的意義而言。

相比於許退此前戰過的水系超凡沙魯科,沙魯科提着礦泉水瓶上臺的行爲,就有些LOW了!

“許退,你最多還有五分鐘的準備時間,請在五分鐘內做好戰鬥準備。”屈晴山說道。

因爲齊盛用的只是高壓水槍,一種輔助武器,非熱武器,所以不用調整作戰距離。

許退點頭,用快進的方式瀏覽進起了齊盛的作戰視頻。

這麼多次戰鬥過來,許退發現,這種通過蒐集到的視頻對對手進行分析的行爲,是有用的。

但也不能過分依賴。

因爲這些視頻資料都不是最新的。

如果過分依賴,反而會對對手失去準確的判斷,影響到實戰。

只能用來作參考。

也就在這會兒,許退發現崔璽等人,還有柴驍、池紅纓、莊自強、宮靈、左青青都想方設法擠到了主擂臺前方,紛紛爲許退打氣。

同一剎那,14號研究所只有安小雪一人的實驗室內,阿黃的聲音突地響起。

“超凡系的齊盛要挑戰許退,要不要幫你轉接?”

“大三的齊盛來挑戰許退了? 愛在最美的年華 文紹師徒的臉皮,還真是夠厚的。”安小雪嗤笑一聲,“阿黃,幫我轉接信號。我要全方位超視角信號。”

“好的小雪,滿足你。”

下一剎那,實驗室內同時升起了八道投影光幕。

擂臺上各個方向的的攝像頭畫面,都在這一剎那轉送到了安小雪面前。

瞬息間,整個龍虎榜主擂臺就全面無死角的呈現在了安小雪面前。

“屈教授,我準備好了。”

三分鐘之後,許退開口。

“好的,守擂者許退、挑戰者齊盛,請準備!

戰鬥將在投影光幕倒計時消失的那一剎那開始!”

話音落地,投影光幕升起,屈晴山的精神力就呼嘯着開始巡場。

這個層次的挑戰,已經給了屈晴山這個巡場值守老師一定程度的壓力!

若是真有什麼突發狀況,他不一定能來得及。

擂臺上,文紹再次從板登上站起,全神貫注的看向了主擂臺。

這一次,許退並沒有在戰前繼續用言語吊打文紹。

直接開始準備戰鬥。

光幕倒計時開始的剎那。

三枚合金銀銀丸升空,飛劍亦開始在頭頂升空盤旋緩緩加速。

可以保證戰鬥一開始,就能達到戰略速度!

下一剎那,倒計時結束,光幕消散!

幾乎是光幕消散的同一剎那,一道精神力就猛地從許退體內爆發開來。

精神力鞭撻!

還是加強版的精神力鞭撻!

一開戰,許退就用了光速扭曲時間能力。

這個能力,可以用來防禦,也可以用來進攻。

進攻的主要作用,其實就是爲自己搶得0.2毫秒的絕對先手時間。

對於一般神經反應速度在10毫秒左右的修煉者而言,這0.2毫秒的絕對先手時間,沒有任何意義。

但對許退而言,卻有意義!

0.2毫秒的絕對先手。

它就是0.2毫秒的絕對先手!

尤其是用這個絕對先手發動精神力攻擊的時候,堪稱是瞬發!

也因爲這個原因,在觀戰者看來,戰鬥剛剛開始,許退的精神力攻擊就落到了齊盛的腦門上。

那感覺,就像是許退的精神力攻擊早早的就在齊盛的腦門上等候。

戰鬥開始的瞬間,就落了下去。

感覺許退像是搶先出手了,但又不像。

非常的怪異!

不過,齊盛的精神力修煉程度,早已經達成了高級具現。

所以哪怕是許退加強版的精神力鞭撻,也只是讓齊盛微微一顫,精神力被抽的有那麼一瞬間的波動。

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其它影響。

在許退與精神力鞭撻配合的飛劍與銀丸轟鳴着飛臨的剎那,齊盛周身已經宛若蓮花盛開一般,撐出了一層又一層的蓮花水盾!

許退試水的兩顆合金銀丸高速轟鳴着轟進去的剎那,只穿破了三層蓮花水盾,就後續無力。

更要命的是,許退的這兩顆合金銀丸,在穿破了三層蓮花水盾之後,直接失陷在了裏邊。

有同樣感覺的,還有許退的飛劍。

但是,飛劍畢竟鋒利無比。

破壞力不是銀丸能比的,瞬息間洞穿了三層蓮花水盾,輕輕一個飛旋,就沖天而起。

齊盛佈下的蓮花水盾,足有五層!

許退感覺他的飛劍應該能夠洞穿這五層蓮花水盾,但是洞穿之後,飛劍也將後繼乏力,無法造成有效的殺傷。

一旦齊盛再有什麼後招,飛劍就有可能失陷在裏邊。

一旦飛劍失陷被困,那麼今天這一戰,許退絕對會凶多吉少。

所以合金銀丸失陷之後,許退果斷讓飛劍沖天而起。

見狀,齊盛冷笑。

臺下的一干同學也是驚詫不已。

齊盛這手段,堪稱完克許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