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身影正站在一片逆光之中,風聲在耳邊輕輕滑過,似乎是情人在呢喃低語,憐微微眯起黑眸,眼光刺眼。

「你還在等我嗎?」

是啊,我一直都在等你,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的……等下去。

至此,完結!有很多話想要和大家說的,明天再和你們分享吧……感謝你們等待了這麼久,如同憐一樣,一直一直的追文,追到現在,追到今天,追到現在這個時刻!

也希望大家可以繼續追新文,一直一直一直的等著我!

新文回歸召喚,哈哈哈~會給大家帶來一個不一樣的女主,開文了一定告訴大家,歡迎大家跳坑啊,包你滿意! 寧城,傲家。

此時傲家的訓練場上人山人海,不過大多都是一些一二十歲的青年。

不遠處一位大約十五六歲的少年獨自靜靜地站立著。

少年眉清目秀,略顯稚嫩的臉龐上滿是柔和之色,只是他與周圍那些三五成群,高談闊論的人群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周圍的人望向那位少年時,眼裡也是頗為複雜。其中有憐憫,有同情,有嘲諷,有可惜……

傲天,一個曾被整個家族視為希望的天才少年就如此隕落了。整整三年還在後天四重徘徊,無法前進一步,那些對他抱有極大期望的家族長輩無不是恨鐵不成鋼……

就在這時,一群人囂張的推開擁擠的人群,將傲天團團圍住。其中一個身穿白衫,一臉刻薄的少年站在傲天身前,嘲諷的說道:

「你這個廢物,虧你還好意思站在這!」

「就是,依我看,你還是自盡得了,免得丟人現眼!」

「峰哥,這個廢物除了他父親是家主外,哪裡比得上你!」一道聲音奉承著那個滿臉刻薄的少年。

傲峰嘴角掀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他那個老爹也是廢物!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還害得我們傲家臉面盡失,真不知道他怎麼還好意思做這個家主。依我看,他還是帶著你這個廢物兒子早點滾出傲家的好!」


頓時,周圍應聲四喝,不斷地貶低著傲天,抬高傲峰。

傲天面目顯得有些猙獰,指甲好似無知覺般的深深掐入手掌中,掌中更有絲絲血跡滲出,眼底深處卻是閃爍著深深的痛苦與無奈。

就在這時,一道叱喝聲突然從人群中響起:

「傲峰,在三年前,你怎麼不敢對傲天說這句話!」

話音剛落,一道身材苗條的少女便出現在眾人面前。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如同瀑布般飄落在背後,一套緊身服勾勒出一條充滿誘惑的弧線,一股淡雅如水的氣質令眾人為之神迷。

傲峰看到來人之時,眼裡閃過一抹驚懼的神色,而後笑道:

「原來是燕姐駕臨。」


傲燕冷哼一聲,一根如羊脂般的玉指指著傲峰說道:

「我問你話呢,三年前你為什麼不敢說這些話?!」

聽到傲燕緊追不捨的問這句話,傲峰頓時臉色發黑,顯得極為難看,而後怒哼道:

「好漢不提當年勇,不管那廢物以前怎樣,現在他只是一個廢物!」

「你……」傲燕怒視著傲峰,酥胸不斷起伏著,顯然是在壓抑著心中的怒氣。

「傲天,你真是越來越廢物了,居然還要一個女孩子站在你前面。」傲峰不顧傲燕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依舊對著傲天嘲諷道。

「呼……」傲天緩緩的吐出一口白氣,淡淡的望了一眼傲峰,便是向遠處走去。

傲峰望著從自己面前走過去的少年,頓時面紅耳赤,感覺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釁。

因為從始至終,傲天都沒說一句話,完全是他自己在那唱獨角戲,尤其是傲天臨走時望向自己的眼神,更是如同在看著小丑。

「傲天,七天後便是傲家的測試賽,我會當著眾人的面親自將你擊敗,讓他們看看你這個「天才」是多麼的落魄無能!」

「我等著……」蘊含著淡淡磁性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傲燕瞪了一眼傲峰,眼裡寒芒閃動,而後身形一動,便是向著傲天追去。

傲峰卻是冷笑的望著二人,陰森的喃喃道:

「七天後,我要你顏面盡失!」

周圍的少年卻是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冷顫……

「傲天,你不要理傲峰那瘋子,他完全是在嫉妒你以前的成就。」傲燕追上傲天後連忙說道。

傲天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少女,說道:


「我知道。」

「那你七天後的測試賽……」

「我會出手的。」傲天淡淡的說道。「並且我會親手擊敗他。」傲天又在心裡補了一句。

「可是你的修為才後天四重,而傲峰……」傲燕焦急的聲音還未落下就被傲天打斷:

「沉寂了三年,看來很多人都忘了我的手段!」話音剛落,傲天臉上的柔和褪去,一股冷冽湧上那顯得還有些稚嫩的臉龐。

望著身旁的傲天,傲燕微微一怔。此刻的傲天哪裡還有之前的柔弱,眼中的凌厲之色讓得傲燕都是心驚不已。

「燕姐,謝謝你!這次又是你幫我解了圍。」傲天臉上的冷冽瞬間褪去,滿臉的柔和重新回到這個少年身上。

傲燕深深的望了一眼傲天,說道:

「曾經的天才要再次綻放獨屬於他的光輝了嗎?」

傲天嘴角微微一揚:

「七天後,不是就能見分曉了嗎?」

傲燕掩嘴輕笑:

「看來你要殺雞儆猴了,要是我沒猜錯的話,傲峰很不幸的成為了這隻雞。」

傲天並不言語,只是抬頭望著某個方向,眼裡竟滿是狠戾,喃喃道:

「柳妖,你給我的痛苦,我一定會連本帶利的還給你……」

夜色如墨,皎潔的月亮透過雲層,將月光灑向大地。

一間房間內,傲天盤膝而坐,雙手不斷地凝結著一個個玄奧的手印。周圍的天地玄氣好似受到一股拉扯之力源源不斷的從傲天毛孔中湧入。

此時的傲天就宛如一隻吞天巨獸,不知疲倦的吞噬著周圍的玄氣。

玄氣如同一隻只小泥鰍,進入傲天體內后便是朝著一些經脈開始遊走,而後凝聚在丹田之中的玄氣團上。

就這樣不知過去了多長時間,傲天丹田中的玄氣團越來越大,而後一道金光閃動,玄氣團中竟是出現一道龍嘯之音。

而原本粗壯的玄氣團已然全部消失,一道金色能量取代了玄氣團的位置。

這股金色能量就猶如一位剛降世的娃娃,對周圍的一切充滿了好奇。在傲天丹田中不斷地遊走著。

其間竟有龍吟之聲響起,不過這道龍吟卻是顯得有些稚嫩,就好像是剛剛降生的幼龍在低低吟嘯。

房間中,傲天雙眼緩緩睜開,細細望去,便會發現其眼中竟是有些金芒閃動,顯得頗為詭異。

不一會兒,傲天眼中的金芒便是化為無形,重新又恢復成原來的黑白分明。

「呵呵,不錯,三年便練出了化天勁,你的天賦果然恐怖。」一道中年聲音在傲天腦海響起。

傲天對於這突然冒出的傢伙好似習以為常,只是撇了撇嘴說道:

「三年時間說不定都足以讓我再次突破先天,為了修鍊這《龍神化天勁》,我可吃了不少的苦頭。」

「小傢伙,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雖然這三年你受到不少的嘲諷,但是也因此,你有遠超同齡人的堅韌,尤其是《龍神化天勁》更是極為恐怖的功法,你想打敗那柳妖,想與你的母親團聚的話,這套功法你就必須修鍊。」

傲天這次倒是並未反駁,眼裡閃爍著複雜的神色,也許,那道神秘的聲音觸動了傲天心中的柔軟…… 那道美麗如天仙般的身影時時刻刻回蕩在傲天腦海里。

「天兒,吃飯啦。」

「天兒,又和人打架啦?」

「天兒,不哭不哭,娘在這兒呢……」

那道柔軟並蘊含著無限母愛的聲音無時無刻不是讓的傲天沉浸在無邊的母愛當中。

但是三年前的那件事讓的傲天的幸福徹底破碎。

那個名叫柳妖的男子僅僅一指就讓自己辛辛苦苦修鍊數年的玄力徹底化為烏有,從原本的先天五重掉落到後天四重。父親更是被他連打幾十巴掌,傲家家主的顏面也被他徹徹底底的踩在了腳下。

他帶走了傲家的尊嚴,帶走了自己的母親,帶走了自己的幸福,帶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一切,儼然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回歸那所謂的「無上霸族」。

而為了能夠救出自己的母親,也為了能一雪前恥,自己更是付出整整三年的時間修鍊這《龍神化天勁》,也因此,自己受到三年的嘲諷,這三年的痛苦奮鬥,如今終於到了開花結果的時候了嗎?

想著,即便是以傲天現在堅韌的心志,也不禁眼角犯紅:

「老師,這《龍神化天勁》我也算是登堂入室了吧。」

那道中年聲音帶著淡淡的笑意:

「不錯,修鍊出化天勁就等於你邁出了最艱難的一步,只要你堅持不懈,就一定能救出你的母親,成為真正的蓋世強者。」

傲天聽到后,不禁雙拳緊握,眼中燃燒著熊熊戰意。

柳妖,你帶給我的一切,我會還給你的,等著吧!

窗前,傲天望著漆黑廣闊的夜空怔怔出神。

龍神世界,武者眾多。而武者大都修鍊玄力,武者境界又分為後天九重,先天九重,以及三靈之境。至於之後的境界傲天卻是知之不清。

後天境界前四重修鍊肉身,而到了第五重體內便會誕生玄力,唯有體內出現玄力,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武者。

而傲天修鍊的是頗為罕見的功法《龍神化天勁》,體內誕生的並非玄力,而是化天勁。在今夜傲天也終於是修鍊出了化天勁,也就是說他終於跨過了後天四重到達了後天五重。

傲天雖然心裡有些興奮,不過更多的還是沉重。因為現在自己這點實力根本微不足道。強大的武者搬山碎石不過是在一念之間。根據老師所說,真正的頂尖武者甚至能撕裂虛空,締造萬物,那才是真正的一方霸主。要是我有那種力量,救出母親恐怕是輕而易舉吧?

想著,傲天不由一陣苦笑。要是那種境界真的那麼容易到達的話,那還稱什麼霸主。不過,現在的我沒能力,不代表以後不行。

黑夜中,傲天的眼神竟是熠熠生輝,充滿了自信。

「既然你練出了化天勁,那就找個機會出去,我讓你儘早突破先天。」那道中年男子的聲音再次響起。

林天點了點頭,說道:

「七天後便是傲家的測試賽,等我證明了我的實力之後,就隨你出去歷練。」

「隨便你吧,這次我們要去的地方有點危險,我也要儘可能的多恢復實力,因此我會陷入沉睡之中,在這期間,盡量不要喚醒我。」

「是,老師……」

之後便沒有了聲音,那道聲音主人好似完全沉入傲天的體內。

傲天對此倒是並沒有什麼驚訝,三年的相處,對於那個神秘中年的來歷傲天雖然知之不清,但是卻知道他一定不會害自己。

三年之前,一個凄涼的夜晚。在那個荒無人煙的山頂上。那個面容稚嫩的少年臉上掛著並不是在他那個年齡段該有的天真和幸福,而是滿臉的絕望與黯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