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反駁道:“虛張聲勢,雖然不知道你從什麼地方聽來的一些子虛烏有的傳聞,但是你要明白你根本不可能認識帕蒂斯,當然如果從媒體上認識我無話可說。”

王澤民被葉凡的一番話給震的不清,這下也反應過來:“我警告你,你現在又多了一項罪名,那就做僞造身份以及欺詐罪名。”

葉凡沒有說話掏出那部扔到街上也不會有人撿的手機當着所有人的面撥通了電話,不曾想說的話根本沒人聽懂,因爲根本就不是世界上主流語言。

葉凡說道:“但願十分鐘後,你們還能有這樣的勇氣跟我說話。”從口袋裏摸出那枚銀質戒指,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

沒有人敢說話,大家都在等十分鐘後會有什麼驚人的出現,要麼葉凡華麗變身成貴族,要麼轉身鋃鐺入獄。

轟隆隆,直升飛機那噪雜的聲音,由遠而近在禮堂外轟鳴着。人們都互相對外,直升飛機難道是軍方來人了?

燕京可是禁飛區,而且華夏民航局還沒有大面積的開放飛行領域,所有能在晚上出現直升飛機的聲音那只有軍方唯一的解釋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禮堂門口。

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從容走進大廳,他的身後跟着四,五個穿着OL套裝的青年男女。

老人進門後就先整理自己的儀表,光鮮的頭髮,白色襯衫領口用蝴蝶結緊緊扣死,一聲黑色得體燕尾服,標準的歐洲貴族着裝。而他深陷的眼眶,高挺的鼻樑以及湛藍色眼珠都說明他有着純正的歐洲血統。

老人目光直視着葉凡,無視衆人的目光,一步步走到葉凡跟前。葉凡笑着舉起戴着戒指的手朝着老人晃了晃。

老人看看一眼葉凡跟他的手掌,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單膝跪地,然後彎腰,說了一句依舊讓人聽不懂的話。

葉凡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倔強的老頭還是這麼死板,就算要行禮也要看看場合呀。只能迅速的彎腰說道:“這是在華夏。”

老人不爲所動,葉凡尷尬的咳嗽一聲,值得妝模作樣的伸出自己的手掌撫摸在老人的頭頂,嘀咕了一句。

老人聞言激動無比,站起來後恭敬的說道:“主人,您終於肯出現了。”這次是字正腔圓的華夏語,所有別人都聽的清。

在其他人還在震驚於老人行跪禮的時候,樸順昌已經感覺到呼吸不順暢了,別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這套貴族禮儀在歐洲只有傳承了幾個世紀的貴族人才能享受。這也是他在歐洲某個國家當領事的時候,偶爾在一次宴會上發現的。那次好像是盧森堡大公爵吧?樸順昌開始有點難受了。


王澤民也吃不準這個老者的身份,小心翼翼的詢問道:“請問閣下是?”

老人傲慢的擡起頭說道:“我是瑞典一名爵士你可以稱呼我爲沃倫爵士。”王澤民還沒有到可以直呼他名字的級別。

既然還是貴族,場中人不由的呼吸一窒,要知道現在還保留爵位的歐洲國家,都是歐洲豪門貴族。他們都是一羣高貴傲慢到無邊的人,而葉凡竟然讓一名有爵位的貴族行跪禮,這來頭到底有多逆天。

一旁的鄭允浩低聲詢問到身旁的樸順昌道:“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嗎?”

樸順昌搖搖頭,事情的主動權已經不在自己這裏了,而是在對方那裏了,現在只有靜觀其變。

看王澤民一臉茫然的樣子,沃倫爵士不屑道:“聽說這裏有人侮辱了我國皇室的好朋友,不知道各位能否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緊接着沃倫爵士身後的一名青年從手提袋中拿出手上一份文件遞給王澤民,沃倫爵士高昂着頭:“這是我瑞典皇室親自簽發的證明。”

連證據都準備好了,就等着解釋了。

王澤民拿着那證明,滿腦子裏想的都是那句皇室的好朋友,哪有心思注意文件。他在爲自己的前途擔心,原來自己真的侮辱了一名外國公民,還是人家皇室的好朋友,一想起自己剛纔還教訓了人家的雙親,王澤民臉色一陣灰白,自己這回真的是死也瞑目了。

沃倫爵士的目光沒有在停留在失神的王澤民身上,直接掠過他看向鄭允浩嚴肅的說道:“請問閣下是否就是現代集團的負責人?”

鄭允浩點點頭:“我是第一順位繼承人。”

“很好。”沃倫爵士示意身後的四人,四人同時打開手提包,每人掏出一份文件,開始不停的對照計算。

鄭允浩不明白詢問道:“請問這是?”

沃倫爵士彬彬有禮的說道:“請閣下稍等幾分鐘,他們四位是國際知名的審計師,他們每個人都擁有四個學位,精通五門語言,同樣也是我國皇室御用的財政專員,所以請您放心他們的專業性以及公平性。”

鄭允浩滿頭霧水,埃裏克說了這麼多還是沒有說出他們在做什麼,可是對方不願意說,他也就不在問了,他可沒有自負到認爲自己家族可以跟一國皇室相抗衡。

沃倫爵士回到葉凡的身邊,略微站在葉凡身後,小聲說道:“主人,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在我來的時候薇雅公主正在趕往華夏。”

葉凡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問道:“你告訴他我的行蹤了嗎?”

埃裏克嚴謹的說道:“不主人,是您給大使館打電話,大使館第一時間就通知了瑞典皇室,您應該知道薇雅公主的性格,她早已經通知所有駐外領事有了你的消息第一時間通知國內的。”

葉凡瞭然的點點頭,接着一陣腦大,他開始考慮着要不要跑路了,薇雅公主瑞典王室第一順位繼承人,假如沒有什麼問題的話,她將會是下一任瑞典王室的女國王。

本來看似毫無關係的兩個人,在一些特定的環境下,特定的人物下,就發生了交集。一想起,那個有着湛藍色寶石眼睛以及金黃燦爛誘發的女孩子,葉凡有些惆悵了,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就在葉凡還在惆悵的時候,那四位御用的財政專員已經處理完了。

沃倫爵士接過來他們手上的報告,掃了一眼,遞給了葉凡,恭敬的說道:“已經覈算完畢了。數據沒有差錯。可行性爲百分之九十。”

葉凡結果來那份報告,沒有在看,而是走到鄭允浩身前。這一次居高臨下的是葉凡,而不是現代財閥的公子。

“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道歉,平且賠償我的損失。否則,後果不是你能承擔的。”

葉凡將那份報告很粗魯的打到鄭允浩的懷裏,滿是不屑的神情:有的時候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就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鄭允浩看着的手裏的報告機械的一頁頁看着,越看越心驚,看到最後,已經身體通涼。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份報告上面的內容了,一旦報告上面的內容付諸於行動,那麼等待現代集團將會是一場災難。

船大了總會有一些腐朽的地方是看不見的,一開始或許不注意。但是當行駛到深海處,將這個腐朽處揭開,這艘船的下場只有覆滅一圖。

如今的現代集團就是這個樣子,看似風光無限實則矛盾重重。衆所周知,現代汽車世界聞名,可是少有人知道,韓國第一個造船廠就是現代的。現代集團在造船領域的投資不亞於汽車領域,他們跟世界上所有著名的造船廠均有合作,尤其是跟帕蒂斯船王的合作更是重中之重。

最令他心寒的是,他們跟帕蒂斯最新合作的的項目恰恰就是在瑞典著名的港口城市,哥德堡進行。如果真惹惱了葉凡,通過瑞典皇室將這些項目全部擱置也不是不可能。可這樣一來,他們現代就要承受帕蒂斯的怒火。雖然現代在韓國橫行無忌,可是沒面對世界級的船王還是毫無勝算的。

鄭允浩心裏這會兒不停的咒罵着鄭允河,得罪誰不好,非要得罪一個得罪不起的人。他恰恰忘記了,就在不久前,他同樣不認爲身爲保鏢的葉凡有什麼通天背景。現實往往很狗血,越是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往往越是會發生。

葉凡不耐煩的看着鄭允浩催促道:“做好決定了沒有?”

鄭允浩死死的捏着那份報告,接受還是拒絕?接受意味着尊嚴喪失,不接受意味着現代集團將經歷一場殘酷的經濟打壓,該怎麼選呢?

樸順昌看了一眼陷入矛盾中的鄭允,斟酌了一下開口對着葉凡說道:“華夏有句話,得饒人處且饒人。各退一步可以嗎?”


葉凡昂着頭看着樸順昌露出嘲諷的笑容:“華夏還有一句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誅地滅!”

葉凡態度擺明了就是要死磕到底,至於什麼忍一時風平浪靜的話,在葉凡看來就是可笑。如果你比對方強勢,你受了欺負還會忍嗎?肯定不會。那些能忍的都是實力弱小沒有話語權的,如今他有話語權,爲什麼要後退。

同樣不可思議的還有寧卿,她自認爲見識也不凡了,可是當看到沃倫爵士的時候,她同樣迷茫了。她不是沒見過歐洲貴族,而是沒見過歐洲貴族行禮,在她眼裏那只是一種特殊的禮節吧,她或許不在意,但是她看到老人衣服上不小心露出的一些標誌時,震驚不已。

那燕尾服衣袖領口處,有一個小小的盾牌徽章,別人不知道,她卻是知道的那是世界最著名的裁縫大師安德魯親手製作的,安德魯是戴安娜王妃禮服的設計者,同時他也是英國皇家御用設計師。

在歐洲貴族凡是能穿上安德魯大師製作的禮服而自豪,而安德魯大師親手製作的禮服那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徵。安德魯大師喜歡在自己親手製作的禮服袖口上繡上一個盾牌作爲標記,世界上沒有會敢去仿冒,那是與整個英國皇室爲敵。

當看到那身禮服的時候,寧卿就明白了,事件的掌控性已經不再鄭允浩一邊了。明智的人都知道等罪一個有深厚背景的歐洲貴族,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因此她不擔心葉凡的安危,相反她安安靜靜的看着一臉淡然自若的葉凡,心裏不住的想到:你到底還有多少祕密?

當然注意到着一些不只有寧卿他們這些當事人,還有在遠遠觀望的慕容瑤臺,看着眼神開始出現驚恐的鄭允浩,慕容瑤臺神色頗爲失望。但是看像葉凡的眼神跟寧卿如出一撤,表達出強烈的好奇慾望。

葉凡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關注了,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想着整個事件的經過,他有一些明悟,這件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鄭允浩思前想後開口道:“葉先生,我想這中間應該有什麼誤會。”

葉凡揮手打斷鄭允浩的話強勢道:“我只需要知道,你要不要道歉。”

鄭允浩喉嚨不斷蠕動,在葉凡冷冷的目光下,終於低下了高貴的頭顱:“我,我選擇道歉。”

葉凡點點頭,轉頭看向寧卿,只是看了一眼就將頭轉了過來,他心裏還有些芥蒂,對於寧卿那時候的做法,讓有些大男子主義的他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對她道歉吧。如果我感受不到你的誠意,就會視爲你在挑釁我。”葉凡惡狠狠的將所有惡氣出向了鄭允浩。

此時的鄭允浩除了接受就只有接受,手裏死死捏着已經嚴重變形的報告,走到寧卿面前。兩眼一閉,咬着牙,彎腰90度,大聲說道:“我代表家弟對給寧小姐帶來的冒犯,表示萬分歉意。希望寧小姐可以原諒家弟的幼稚行爲。”

葉凡冷哼一聲,鄭允浩歉意是表達了,可還是將左右罪名都按到了他弟弟頭上,而他說不定還能落個替可惡弟弟收拾殘局的好哥哥榜樣。

葉凡還是勉強接受了,兔子急了蹬鷹,狗急了跳牆,這人急了指不定能做出什麼不可理喻的事情。

不過葉凡的冷哼聽在鄭允浩的耳朵裏味道就變了,咬緊牙關再次說道:“爲了表示歉意,我願意將跟寧氏公司合作項目中的百分之六十股份轉讓。還望寧小姐接受。”

寧卿張大了嘴巴,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那就意味着寧家完全可以完全控股兩家新成立的公司,而現代財團不但出錢出力,最後卻只能落個清潔工的地位。

寧卿當下毫不猶豫的說道:“我願意接受你的歉意。”

鄭允浩出了一口氣,直起身子:“我會盡快處理好相關事宜的。”接着對着葉凡行禮道:“冒犯葉先生了。”

葉凡淡淡說道:“沒事了。”

這下鄭允浩纔算真的放下心,指揮着自己保鏢攙和着昏迷的鄭允河跟他的保鏢,迅速離去。

樸順昌看了一下既然沒什麼事情了,二話不說同樣緊跟隨着鄭允浩離場。在經過葉凡身邊的時候,樸順昌還是忍不住問了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凡笑道:“只是一名保鏢。”

樸順昌雖然早就知道了會是這樣的回答,可還是有些失望的搖搖頭,大步離開。

王澤民也想緊緊跟着樸順昌離開,卻比葉凡攔下了。王澤民面頭大汗,看樣子是躲不過去了。

葉凡轉頭對着沃倫爵士說道:“現在就聯繫華夏外交部,將這裏的情況通報一聲。”

王澤民差點沒跪下來,瑞典皇室名義通報華夏外交部,那真真的是兩國邦交啊。要是讓上頭知道他還侮辱了,皇室成員,那他有幾條命也不夠死的。當下不停的對着葉凡說道:“葉少,對不起。都怪我有眼無珠,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把我當個屁放了好不好?”

葉凡一臉厭惡看着沒有骨氣的王澤民,心裏一片冰冷,對着沃倫爵士使了個眼色,對方領會到迅速拿起電話開始聯繫。

就在王澤民還在苦苦哀求的時候,王澤民的電話響了,看着屏幕上那清楚的電話號碼,王澤民癱軟在地,他知道他完了。顫顫悠悠的接起電話,剛聽沒多久,電話滑落在地。王澤民呆滯無神:“怎麼可能會這樣?”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葉凡對於這樣的人,沒有一絲好感,轉身從他旁邊離開。

不知道是誰說道:“王先生,你想想你的妻兒想想你的仕途,都是因爲他的一句話而煙消雲散,你不想報仇嗎?”

王澤民呆滯的眼神突然出現了一股瘋狂的神色,緊緊盯着葉凡。“沒錯,這個惡魔。明明是他的不對,盡然還連累大我,該死!”

同樣葉凡也回頭望向話音傳來的地方,放眼望去都是一臉無辜的人。葉凡警惕起來,他心裏涌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從人羣中,一柄餐刀,劃過地面,恰好落到王澤民的腳邊。那清楚的金屬摩擦聲音,早就讓王澤民看的一清二楚。

那個聲音又傳來:“就是他害的你沒有工作,讓你丟盡臉面,你要報仇!”

這個聲音如同天外仙音般讓王澤民一陣暈乎,又如同打了是興奮劑一般讓他的眼睛開始變得赤紅。王澤民呼吸開始急促,血紅的眼神死死的看着葉凡,而葉則凡皺着眉頭,他在思索這說話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去吧,把他殺了,你的一切就都恢復了!”


聲音第三次想起,王澤民一把抓起鋒利的餐刀,喘着粗氣:“沒錯,你死了就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明天起來我照樣上我的班,當我的官。只要你死了,什麼就都結束了!”

王澤民如同鬥牛一般狠狠的撞向了還在思索中的葉凡,他眼裏只有葉凡,他現在全部的精氣神都放在葉凡的身上,他現在唯一的目標唯一的要求就是殺死葉凡!

慘劇就將發生,多數人都轉過頭閉上了眼睛,一些膽小的已經開始尖叫。 看着葉凡那可惡的臉龐,越來越近,王澤民興奮的大笑起來:“死吧,叫你害我,死去吧!”舉着的餐刀狠狠的刺向了葉凡。

然而王澤民的視線開始模糊,他覺得葉凡那近在咫尺的臉龐,正在迅速與他遠離。他想使勁卻用不上力氣,腹部開始傳來劇烈的疼痛,讓他昏迷的意識開始恢復甦醒。

當他後背整個傳來一陣揪心的痛楚時候,他在徹底反應過來,他是被葉凡踹飛了。沒錯,就在餐刀即將刺入葉凡身體的時候,葉凡一腳就將王澤民踹飛了。

躺在地上,想要掙扎起來的王澤民,廢了半天勁也沒有站起來,只能平躺在地板上,張大眼睛看着天花板,揮動了下手,那明晃晃的餐刀泛着明亮的光芒。王澤民下意識的就將餐刀丟的老遠,他的意識開始漸漸迴歸,慢慢的他想起了他剛纔的舉動,這下子徹底的暈過去了,是被自己嚇暈的。

葉凡若有所思的開始巡視整個禮堂,剛纔那人的說話的時間恰到好處,尤其在王澤民整個意志被摧毀的時候適當的提醒無疑滿了蠱惑,讓王澤民如同木偶一般按照腦海裏的聲音執行命令,那時候的王澤民是無意識的,所有他的力量會變得比平時更加強大,動作會更靈敏,就如同華夏功夫中無爲的境界。

要是剛纔換成另外一個人,就算是流月這樣的人,也難逃一劫。

沃倫爵士一直站在一旁,沒有出言關心,就算王澤民當時已經衝到葉凡跟前的時候,沃倫爵士也不過是多瞧了兩眼,但是他的眼神充滿了狂熱,這種狂熱如同宗教信徒一樣,無條件的信任沒有絲毫懷疑。

寧卿卻是很擔憂的衝到葉凡跟前,拉着葉凡的手很是緊張的問道:“葉凡你沒事吧?”

感受到寧卿的關心,葉凡心神微動,可還是不着痕跡的將手從寧卿的手裏抽了出來,淡淡的說道:“沒事。我現在只是你的護衛。”

聽着葉凡有些淡漠的聲音,寧卿有點心慌,她明白他跟葉凡的距離已經漸行漸遠了。寧卿心裏充滿了悔意,假如時光倒流,她一定不會猶豫的,可惜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葉凡對着沃倫爵士說道:“這裏的事情交給你處理。”

沃倫爵士恭敬的說道:“請放心,一定會完美處理的。”

葉凡點點頭接着對流月說道:“暫時麻煩你保護好寧小姐了,有什麼事打我電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