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一走,蘇北整個人都軟了。

她跌倒在顧念城的懷裡,哭了起來。

顧念城輕聲安慰她。

"別哭了,暖暖,這不怪你的,紫蘇從小身體就不好,你今天大意了,沒有注意,也不能怪你,你不要自責了,我們還要照顧紫蘇呢,你可不能生病啊,聽話,別難受了!"顧念城說道。

他安慰了一會,蘇北的神色,才好點。

顧紫蘇一直到了半夜,燒才退下來。

蘇北趴在她的病床邊,都睡著了。

顧念城出去透透氣,回來之後,就看到這一幕。

他心疼的看著蘇北,給她披了一個毯子。

夜深了,蘇北將身上的毯子,緊了緊。

顧念城就一直站在旁邊,默默的看著她。

第二天,顧紫蘇的燒終於退下來了。

下午,蘇北去機場的時候,將小傢伙捂的嚴嚴實實。

邪王訂製寵:爆萌小醫妃 登機的時候,蘇北看到了路南,蘇暖,還有蘇寒和蘇凜。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兩個孩子的時候,她的心裡,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還伴隨著一種,酸酸的,難受的鈍疼感。

只不過,蘇寒和蘇凜看著她的時候,一臉的敵意。

蘇北有點無辜,為什麼他們會這樣看自己。

自己以前,得罪過這兩個小朋友嗎? 顧念城似乎也注意到了那邊的目光,他看著蘇寒和蘇凜的目光,眼睛里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

他拍了拍蘇北的肩膀。

"沒事的,暖暖!放輕鬆點!"他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她轉身看了路南一眼,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他的時候,自己的心裡,就有一絲難以查明的緊張。

她捏了捏自己的手心,滿是汗水。

蘇北有點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難道自己是生病了嗎?為什麼看見這個名叫路南的男人,自己會這麼不正常呢!

看到蘇暖的時候,蘇北有一種錯覺,為什麼那張臉,會那麼熟悉呢。

她有一種感覺,好像那張臉,曾經長在自己臉上一樣不。

蘇北忍不住搖搖頭。

她都在想什麼呢!

別人怎麼可能跟自己長得一樣呢!

只不過,這個女人,為什麼跟自己長得這麼像。

蘇北懷著一肚子的好奇。

她感覺到手心一直出汗,便轉身看向路南。

"念城,我想喝點東西!"蘇北說道。

顧念城點了點頭。

"那你好好坐在這裡,我現在就去給你買點東西!"顧念城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神祕呆妃很有種 顧念城看了不遠處的路南一眼,那目光,似乎帶著警告的意味。

他不想讓蘇北跟路南見面。

可是,冥冥之中,他們好像就能撞見。

這種感覺,讓他有點無力,好像根本是他能控制的。

想到你這裡,顧念城加快腳步,去給蘇北買喝的。

他買了喝的過來的時候,看見蘇北懷裡抱著顧紫蘇,神情非常不安。

顧念城快速地走過來,將孩子抱在自己懷裡。

他看著蘇北,安慰的開口。

"北北,你先不要害怕,一切都有我在呢!"說著,他從蘇北的懷裡,抱走顧紫蘇,將喝的遞到她手裡。

蘇北喝了兩口飲料,這才感覺好點。

但是,路南每次看向這邊,她就抑制不住的緊張,想起昨天的那個夢。

她就忍不住喝飲料。

好不容易熬到上飛機了,蘇北這才鬆了一口氣。

可是,等上了飛機后,她更加崩潰了。

她沒有想到,登機后,她竟然就坐在路南的右側,他們中間,就隔著一條走道。

蘇暖緊挨著路南,坐在他的右側。

蘇寒和蘇凜,坐在路南和蘇暖的前面。

蘇北感覺異常不舒服。

蘇暖似乎若有若無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帶著厭惡和敵視。

蘇北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

但是,既然對方對她不友好,她也沒有必要太客氣。

蘇北瞪了蘇暖一眼,將頭轉向顧念城。

顧念城看著蘇北。

"暖暖,實在不行,我跟你換個位置吧!"顧念城說道。

蘇北搖搖頭。

"沒事的,你抱著孩子,就坐在裡面吧!不然走道里有人,紫蘇會不舒服的。"蘇北說。

她轉過頭,努力不去看蘇暖和路南那邊。

只不過,她聽見蘇寒和蘇凜,逗蘇暖開心,發出一陣陣你嬉笑聲,她就忍不住生氣。

她壓根沒有搞明白,自己究竟在生什麼氣。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努力裝出自己沒聽到他們的聲音。

蘇暖的餘光,不時的瞄向蘇北和顧念城。

蘇北怎麼會跟顧念城在一起,G先生說過,蘇北的事情,讓她不用擔心。

看蘇北現在的樣子,顯然是不知道以前的事情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容貌,竟然變成了自己以前的樣子。

難道,這些都是G先生做的?

她一邊吃驚於G先生的神通廣大,一邊震驚不已。

蘇暖在感嘆的同時,蘇北的心裡,何嘗不是充滿了疑問。

說到底,她還是十分好奇蘇暖的身份。

畢竟,世界上長得這麼像的人,似乎並不多,而且,她們又這麼巧合的相遇了。

看顧念城的樣子,好像還認識對方。

蘇北有點想問顧念城,卻又不能大聲說話。

她有點憋得慌。

最終,她拿出筆記本電腦,打開Word,給顧念城打下一行話。

"念城,那個跟我長的很像的女人,究竟怎麼回事?"蘇北快速的寫完,給顧念城遞過去,讓他看。

顧念城掃了一眼,神色有點陰鬱。

他懷裡抱著顧紫蘇,有點不方便。

他轉身,在蘇北的耳邊低聲。

"暖暖,她是你姐姐,但是,我建議你,以後還是離她遠點,她很不待見你,我說過的,以前,你傷害過她!路南也一直不願意放過你,只不過你放心,我會保護好你的,只要你不去招惹他們!"顧念城考量了一下,在蘇北的耳邊,低聲竊竊私語。

蘇北的神情有點不忒,過去的事情,她全都忘記了,什麼叫,她不要去招惹那個女人和路南。

蘇北的心裡,很不舒服。

但是,看著顧念城緊繃的臉,她只能點點頭。

"好吧,我知道了! 盛世權謀:毒妃霸天下 "蘇北悶悶的說道。

路南本來正在跟蘇暖說什麼,他不經意間看見,蘇北和顧念城,兩個人腦袋湊在一起,不知道在說什麼。

路南的心裡,忍不住升起一種無名怒火。

他把這個歸結為,到底是個不折不扣的壞女人,對男人,都這麼有招數。

顧念城以前,明明那麼淡漠的一個人,現在也變得不像他自己。

除過蘇北,路南以前還真沒有見過,顧念城對哪個女人,唯命是從呢!

現在看見他們的樣子。

路南的心裡,非常不舒服。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在為蘇北打抱不平,還是什麼。

如果說是為蘇北的話,那其實大可不必啊!

畢竟,蘇北現在在自己身邊,而顧念城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徹底的遠離了蘇北,他應該高興才對啊!

可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路南感覺心裡悶悶不樂的。

飛機升空后不久,路南起身,向著衛生間方向走去。

蘇暖看了看路南的背影,收回目光,若有似無的看了蘇北一眼。

蘇北皺了皺眉,感覺蘇暖的目光,非常不舒服。

兩個寶貝依舊在逗蘇暖開心,他們依舊沉浸在,找到媽咪的喜悅當中。

蘇北在座位上坐了一會,突然有點難受。

上飛機前,喝的東西太多了,這會感覺憋得慌。

她想了想,轉身看著顧念城。

"念城,我去上個廁所!"她神色有點不自然的說道。

顧念城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了,你去吧!"他說道。

蘇北快速的取了安全帶,起身,向著衛生間方向走去。

她那會一直坐在座位上想事情,憋的時間有點長,走向衛生間的時候,低著頭,速度非常快,也沒有怎麼注意路。

她以為,這會飛機剛升空不久,應該沒有人去衛生間。

所以,她走的非常快。

前面拐角就是衛生間了,蘇北的步伐更快了。

她低著頭,就向著衛生間衝過去。

結果,她一頭撞到了一個人的懷裡。

蘇北瞬間驚得往後退了兩步。

她吃驚的抬起頭,看著眼前的人呢。

路南身上帶著一絲薄怒。

他冷冷的看著蘇北,這個女人,是怎麼走路的,睜著眼睛走路都能撞到人,眼睛是擺設嗎?

看著路南犀利的目光,蘇北忍不住將腦袋縮了縮。

"那個……對不起啊!"蘇北輕聲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那還要法律幹什麼?"路南的話,非常不客氣。

蘇北一愣,這個男人,好生不講道理。

如果不是他站在拐彎的地方,自己會撞上他嗎!

"你這個男人,還講不講道理了,是你自己站在這種死角,我走的急,撞到你,再正常不過了,既然你不接受我的道歉,那你就去找律師起訴我啊,你還當我怕你了不成!"蘇北毫不猶豫的還擊。

雖然,她從心底里,有點害怕這個男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