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轉過頭,見到芷雪臉色不對,心中陡然一沉,「怎麼了?」

正雪從儲物戒指中拿出傳訊玉簡,著急地說道:「果然,何升耀與柳武造反了,帶著手下聚集在宗主的房門前。」

長老神色一變,「宗主現在正在閉關,最忌諱被打擾!」

芷雪說道:「長老,我們趕緊回去!」

長老點頭,說道:「叫我們的人也準備好,等我們抵達之後,馬上會合。」

「是!」芷雪目光望向葉缺,「他一出現,那兩個老狐狸馬上帶頭造反,這也太巧合了一點!長老,我早就懷疑何升耀與柳武私底下與魔盟暗通款曲,最近動作才這麼大。」匕首指著葉缺,「這傢伙一定是魔盟的人,長老,讓我殺了他!」

長老望向葉缺,心中有些猶豫,在葉缺擔憂的目光下,緩緩搖了頭,「先別殺,若他當真是魔盟的人,那麼他的命還會有用處。」語畢,右手抄起葉缺,移動腳步往前沖。

長老與芷雪兩人施盡全力,在通道內飛速移動。

令葉缺感到驚訝的是,通道十分複雜,四通八達,而長老與雪左彎右拐,始終沒有失去方向,保持著高速前進。

約莫過了半刻鐘之後,長老與芷雪放慢腳步,四周的光線越趨明亮,葉缺的視線內也多了數十道人影。

長老轉頭對芷雪使了眼色,後者點了頭。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而近傳來,不多時,三十幾個修為大多落在心動期與出竅期的人走過來,彎身說道:「參見長老。」

長老張口欲言,不過一道嘲諷的聲音隨即傳來,「楊平永,你來得可真是快啊。」

被稱為楊平永的長老臉色一沉,眼神裡面閃過防備之意,將葉缺放置在牆邊。

楊平永眼前的人群讓到兩邊,一高一矮的身影緩緩走來,高者臉上帶著冷笑,矮者面無表情,眼神透露著絲絲殘忍之意。

「何升耀,柳武。」楊平永喊著兩人的名字,質問道:「你們明知宗主正在閉關,現在卻大張旗鼓聚集在他房門前,意圖為何?」

高者,也就是何升耀,嘴角勾起諷刺的笑意,「楊平永,別說得一副好像只有你關心宗主,我跟柳武也是出自於關心,所以來到宗主門前,想確定他老人家依然安好。」

何升耀一番說詞,讓楊平永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何升耀臉上出現一絲得色,正想繼續開口說話時,雪喝道:「既然只是關心,為何還要找齊自己的狗?明明就是意圖不軌!」

何升耀臉色閃現怒氣,目光望向楊平永,「楊平永,瞧瞧,你教得可真是好啊!這個弟子以下犯上,無視尊卑!你自己說說,該當何罪!」

楊平永目光瞄向芷雪,因為輩份相差太多,正雪確實不適合在此時說話,正想開口叫芷雪稍安勿躁時,雪卻直接反擊道:「我確實以下犯上,那你們現在就不是以下犯上了?明明知道宗主他老人家在閉關,你們現在這種行為,就不怕打擾到宗主嗎?要說以下犯上,只怕何長老你們的罪名比小女子芷雪我嚴重多了!」

何升耀臉色漲紅,被芷雪一番話語堵得是無法反擊,惱羞成怒,柳武見情況不對,就想提醒何升耀以大局為重。

不過柳武還來不及開口,一道聲音從他們背後傳來,讓何升耀心中怒氣頓時消止。

「什麼時候天一道宗收了個這麼牙尖嘴利的小姑娘了?」

聲音出現的當下,何升耀與柳武往左右兩邊讓開,楊平永臉色大變,望著那道慢慢變得清晰的身影。

聲音的主人很快現身,臉型方正,人中兩旁有著醒目的八字鬍,髮絲參雜些許灰白,臉上有幾道歲月的刻痕,帶著人畜無害的笑意,舉起右手,熟稔地對楊平永打招呼,「楊長老,可真是許久不見了!」

「盧越峰!」楊平永驚呼一聲,性格平和,甚至可以說有些軟弱的他,臉上難得爆出怒氣,渾身威壓大漲,瞪著何升耀與柳武,「你們兩人竟..」

就在楊平永指向何升耀、柳武兩人,準備怒喝出聲之際,被他稱為盧越峰的男子卻比了比身後的石門,刻意壓低聲音地說道:「楊長老,陳宗主正在閉關,可千萬別驚動他老人家,若是害得他氣走岔了,那可就不好了。」

楊平永臉色一變,「你!」卻也明白此時不宜將心中的怒氣藉由言語發泄出來,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硬是將怒火壓下,臉色卻因此漲紅無比。

正雪從未見過楊平永如此暴怒的模樣,感到驚訝之餘,不免多打量盧越峰幾眼,密語傳聲道:「長老,他是誰?」

楊平永並未回答,微微搖頭,示意正雪別多問。

不過盧越峰卻注意到雪的目光還有楊平永的搖頭,對雪抬了抬下巴,笑道:

「你新收的弟子?」

楊平永冷冷道:「與你無關。」

盧越峰仍然保持笑意,不因楊平永的態度而有一絲消減,「是個好苗子,我感覺得出來,就是脾性有點沖,說話尖了點。」盧越峰眼神定在正雪臉上,「不過臉蛋挺標緻,身段也不錯,是我也會想把她收做弟子。」

楊平永聽出他弦外之音,語氣轉為森寒,「你這話什麼意思?」

盧越峰擺擺手,「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希望往後也可以收到一個跟她一樣的女弟子罷了。」盧越峰故意在女字下了重音。

楊平永張口就要回話,但雪卻密語傳聲道:「長老,別中了他的激將法。」

楊平永這才驚覺自己的情緒始終沒有冷靜下來,一直被盧越峰牽著鼻子走。

此時此刻,因為盧越峰突然出現,眾人早已忘記葉缺的存在,葉缺就坐在牆邊,觀察情勢發展,暗中希望,芷雪別把事情牽扯到他身上。

楊平永明白自己口舌比不上盧越峰,不想再與他爭論,目光對向何升耀與柳武,質問道:「宗主閉關之前明確說過,禁止我們與外界有任何聯繫,當初離開魔盟時更是下令,絕不能再與魔盟有任何瓜葛,你們兩人身為長老,卻…

「好了好了。」盧越峰不等楊平永把話說完,直接打斷道:「我們都知道你一心意為天一道宗著想,更是陳順手下第一忠臣。」盧越峰臉上笑意微微消散,「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忠,可能是愚忠?」

楊平永臉色一沉,「你胡說什麼!?」

盧越峰雙手一攤,露出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的驕傲神情,「我有說錯嗎?我問你,若是陳順閉關始終不出,你要怎麼辦?」

楊平永想也不想就道:「等!」

盧越峰不屑地冷笑,「如果陳順一直不出關,你要等到什麼時候?海枯石爛?就因為怕打擾陳順,所以一直等,一年、五年、十年、五十年、一百年,就這麼枯等?」

楊平永反駁,「當然不是!」

。 經過這兩天的相處,華曉萌是徹底融入到了蕭家的大家庭中,老爺子不再每天板著個臉,笑容多了些。

蕭母更是開始張羅著讓華曉萌生二胎,可是把某人給嚇壞了。

兩天後,她總算是找到時間,打算和蕭老爺子單獨的談談。

「爺爺,要下棋嗎?」華曉萌推開老爺子的門,笑容滿面的出聲問。

老爺子看她一眼,還是端著自己的架子,搖頭,「不下!」

結果下一秒,華曉萌直接走進去,將棋盤擺開,她明顯是已經徹底了解了老爺子的嘴硬心軟。

「爺爺想下什麼?」

老頭綳著嘴角,「我說了不下!」

華曉萌又說:「圍棋怎麼樣?」

「嗯!」老頭聲音不大,可明顯是答應了。

華曉萌噗嗤笑出聲,看到老爺子瞪過來,連忙正經起來。

別看老爺子現在的身體情況不怎麼好,腦子還是很好使的,平常和奶糰子玩的時候,那都是故意讓著,玩賴也是為了逗曾孫子開心。

跟華曉萌下棋就不一樣了,完全是火力全開。

第一局,華曉萌就輸了。

她感嘆:「爺爺,你好厲害啊!」

老爺子傲嬌的抬抬下巴,「你也不錯!」

華曉萌彎起嘴角,相處久了,才發現老爺子完全是小孩子脾性,很好相處。

當然了,她可不是專門來下棋的,是有事情想要問。

看到老爺子心情不錯,試探著出聲,「爺爺,我能問你一些事情嗎?」

老爺子抬眸看她。

華曉萌雙手合十,「我是真的有些疑問想要問,困擾我很久了!」

「要問玉佩?」老爺子明顯是猜到了,畢竟之前華曉萌也找過他。

「沒錯!」華曉萌重重點頭。

「玉佩已經不在我身上了!」老爺子表情有些不愉。

華曉萌知道老爺子是想到什麼不好的事情了,微微搖頭說:

「這一點我是知道的,我並不是想要那枚玉佩,只是想知道,爺爺當初為什麼要找人做那兩塊玉佩?」

這種事情,她早就想問了,可之前老爺子卧病在床,不能說話,根本就問不出來什麼,想要去找葉老爺子,又被華晨曦破壞。

好在蕭老恢復了正常。

「你只是想知道這個?」老爺子意外看她。

「嗯嗯!」華曉萌重重點頭,「我是我一直想要知道的事情,以前態度有些強勢,爺爺不要放在心上。」

聽她這麼說,老爺子的表情稍緩,葉家已經找到了外孫女,如今玉佩的事情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秘密。

片刻后,解釋道:「玉佩有兩個你是清楚的,其實,真正說來,玉佩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含義,只不過是信物而已。」

「信物?」華曉萌滿眼的迷茫。

老爺子繼續道:「我和葉老頭是多年的好朋友,當初我妻子先懷了你公公,一年之後,葉老頭的妻子又懷了冉冉!」

葉冉冉就是葉老爺子丟失的女兒。

「冉冉長得特別漂亮可愛,我一眼就相中了,你公公剛滿一歲,看起來也很喜歡她,就和葉老頭做了約定,定個親,讓兩個小傢伙長大之後建立一個小家庭!」

「為此特意去打造了兩枚玉佩,一個小傢伙一個,只是沒有想到,冉冉出了意外,丟了,怕是不一定還活著,我就再也沒有提過定親的事情,玉佩也好好收起來了。」

「也就是說,如果冉冉沒有丟的話,很有可能和我公公結婚?」華曉萌驚了,當初的媽媽還是蕭家的未來兒媳婦?

老爺子點頭,「是這樣!」

華曉萌明白了,什麼都明白了,所以那玉佩代表著媽媽的身份,華晨曦和華正國會將玉佩拿走,就是為了藉助玉佩讓華晨曦進葉家

她捏捏指尖,眼睛發紅,媽媽她原本應該有一個幸福快樂的童年,有疼愛她的爸爸媽媽,寵溺她的哥哥,長大之後還有可能會有疼愛她的公公婆婆。

可是一場意外,什麼都毀了,甚至連命都被人害了,就連現在還要讓其他人霸佔著她的身份。

華曉萌的心一陣陣的抽痛,眼眶中蓄滿淚水,沒忍住噗嚕噗嚕的掉下來。

老爺子看到她哭,慌了,「這是怎麼了,怎麼哭了?」

抬手捂住臉,華曉萌蹲下身子,控制不住的將腦袋放在老爺子的腿上,哽咽著說:「爺爺,你很喜歡葉冉冉對不對,希望她能當你的兒媳婦。」

老爺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伸手摸摸華曉萌的腦袋,「對,我很喜歡她。」

「謝謝,謝謝……」華曉萌一度無法說話,是她媽媽福薄命淺,沒有機會享受這世間美好的一切,原來,原來有那麼多的人,愛著媽媽啊!

「這孩子,哭什麼呢!」老爺子一下一下的拍著華曉萌的脊背,像是哄小孩子一樣,「沒事了!」

華曉萌哭的撕心裂肺,似乎是想要這些年來壓抑的委屈一併發泄出來,她瘋狂的想,如果是媽媽還活著,該有多好啊!

如果媽媽能知道這一切,該有多好啊!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嗓子啞的不成樣子,抬起頭,鼻尖都是紅的,老爺子有些手足無措,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爺爺,我沒事了!」華曉萌帶著水光的臉綻起笑容。

老爺子有些恍惚,似乎是在這一刻又看到了襁褓中沖著她笑的嬰兒。

腦海中有什麼一閃即逝,可那到底是什麼,老爺子沒能抓住。

華曉萌擦乾眼淚,站起身體,看起來又是平常的樣子。

「爺爺,玉佩是華晨曦拿走的吧!」

「你怎麼知道?」老爺子瞳孔微縮。

華曉萌俏皮的開口道:「很簡單啊,我知道華晨曦一直在找東西,開始不知道是在找什麼,後面才知道是一塊葉子形狀的玉佩。」

「她在找,我就跟著找,查了不少的東西,別看我這樣,我知道的事情可是有不少呢,放心吧,華晨曦做了那麼多的事情,一定會得到應有的報應的。」

「你……」

華曉萌歪頭,陽光照亮了她發光的眼眸。

老爺子突然就笑了,眼前的女孩明顯是有秘密的,他不再問,只是點頭道:「好,我信你!」

。 他全神貫注,注意著四周,陡然爆發肉體之力,向著左側轉身轟出一拳。

「咚!」

一道身影出現在那,手中持着一柄短刃,正與秦楓的拳頭相撞,迸發出陣陣勁風,能量洪流隨之呼嘯而出。

二人交戰,你來我往,頗為激烈。

台下,瞿鈞來到燕煬身邊后,先是攀談了兩句,確認他已脫離炎天宗,便開始勸說他加入太極門。

「門主在古星河戰場中的表現想來你是知曉的,特別是最終決戰前的賭鬥,他可是戰勝了魔族那擁有魔尊之資的九衍。門主乃紫聖,是被我神族高層認可的頂尖天驕。

有他帶領我等,太極門何愁不強盛?日後說不得將與太初宗等齊名,而我等作為元老,自然沾光,榮耀加身。

而且,有着太極門做你後盾,可獲得諸多修鍊資源,讓你加速變強,不管是為了你身後的燕族,亦或是日後為我神族出力,都有不少幫助。」

瞿鈞一番說辭,燕煬卻是不為所動,面無表情。

忽然發覺台上動靜,二人望向擂台之上,眼見秦楓與聆風天聖激戰一處,頗為兇悍,燕煬不由露出驚異之色。

見狀,瞿鈞接着開口道:「門主之威如你所見,其天賦冠絕古今,其實力可見一斑。若你加入我太極門,定為門主重用,地位不在我之下。」

Leave a Comment